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87林雪飞是被杀的?(一更)

“本来已经答应了,我连花还有戒指都准备好了,打算让你做这个宴会上的最佳女主角。可我还没出场,你和白若素就已经成了女主角……”

苏辉文在说到这时,表情还有些狰狞。傅名扬,敢动他的女人,虽然他的势力现在还不如傅氏企业,不过他会记下这笔帐,迟早得讨回。

姚钱钱闻言,嘟起嘴,她也好期待苏辉文说的那个让她感动的求婚。可……就因为那男的,现在什么都没了,婚也没求,还直接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那现在怎么办?这婚……你是求呢,还是求呢,还是求呢?”

姚钱钱本就不是那种扭捏的女人,既然求婚这事都已经说出口了,也就不在乎什么惊不惊喜,重点是这个男人想要娶她的那颗心。

形式什么的已经不重要,反正她是演员,在戏里肯定会被N次求婚,那时候什么浪漫的方式没有。

闻言,苏辉文将石台上的西装拿过来,从里面拿出一个桃心的锦盒。都还没有打开,就被姚钱钱抢了过去,直接打开,看到亮闪闪的钻石戒指。

“哇!好美!”转过头单手勾住苏辉文的脖子,重重的在他唇上印上一吻。

这完全是考验苏辉文的忍功,面对心爱的女人,而且还全身未着一寸布料,这样的you惑,真不是一般人能忍的。

所以,他承认自己只是一般人,手固定住她的腰际,将她转过身面对着他。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很明显的传达着自己想要的意愿。

可这时候的姚钱钱却不解风情的,用手挡住他打算吻下的唇,并拿着锦盒直接游到了他的对面,背靠着浴缸壁躺着。

从锦盒中拿出戒指,直接就套上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

快得让苏辉文连阻止都来不及,等他游到她身旁时,戒指已经好好的戴在了她的手上。

这丫头的不按常理出牌,真是让他无语。“钱钱,哪有人自己戴求婚戒指的,你……”苏辉文已经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

不过,姚钱钱却觉得很开心,自己戴又怎么样,重要的是这枚戒指是他买的,也是本着想要和她结婚的前提买下的求婚戒指。既然已经没了浪漫的求婚,那何不彻底一点,连戒指都自己戴。

这样她也有理由要求苏辉文给她一个更难忘的婚礼啊!

“哈哈,反正已经戴上了,求婚戒指戴了就不能取,不然意义不好。怎么样,漂亮吧!”姚钱钱将手背朝向苏辉文,炫耀道。

苏辉文摇摇头,这让他更觉得心中有愧,早知道就不该听岳父岳母的。他原本是想要,在钱钱参加的《明星情侣》上公开求婚,谁知道被莫寒抢先一步,其实那一场他也在现场,花和戒指都已准备好,只是最后没有上台。

后来准备在她生日那天求婚,又因为片场的车祸事件取消,而现在,计划了这么久的浪漫惊喜求婚,到最后居然以女主角自己戴上求婚戒指划上句号。

他觉得求婚这个仪式和他相冲。算了,求婚不成,婚礼时好好计划一下就行。

可怜的苏大叔又开始脑洞全开,开始构思一个完美的婚礼仪式。

“你摇头干嘛,不漂亮吗?”姚钱钱一脸严肃,有一种只要你敢说不漂亮,我就和你撕逼的状态。

苏辉文立刻从善如流的扯动嘴角,“漂亮,当然漂亮!我老婆戴什么都好看。”再次将姚钱钱拥进怀里。

“谁是你老婆,今天和你一起参加宴会的那个女人吗?”明知道他说的是谁,姚钱钱就是故意膈应他。她突然想明白,老妈让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是就是要让苏辉文以后在她面前都觉得有愧于她呢。

原本老妈这么聪明,以前她怎么就没发现呢。

远在美国的姚妈妈这时打了个喷嚏,如果她知道女儿有这种想法,一定会说,“宝贝儿啊,你想太多了。妈妈只是觉得你之前经常和别的男人传绯闻,这样对小苏不公平,有绯闻大家一起传嘛,这样婚后的生活才能协调。”

如果姚妈妈的这席话被姚钱钱听到,一定会吐血要求亲子鉴定,到底她的谁的亲妈啊。

“老婆~~~老婆~~~”苏辉文将头枕在姚钱钱的肩上,在她耳边吹着气,声音很轻的唤着老婆大人。

姚钱钱没想到一把年纪的苏大叔,卖起萌来可一点都不比年轻人弱,喊得她骨头都快酥了。

“老婆,你看两人泡在水里这么久了,身上的皮肤都有些起皱,要不我们转战卧室怎么样?”说完还眨了眨眼,意思是抛媚眼。

能想象一下苏大叔抛媚眼会是什么一种景象吗?姚钱钱完全看呆。

苏辉文聪明的发现只要他一撒娇卖萌,姚钱钱就会乖乖的顺从,看来非常吃这一套,于是百试不爽。

抛完媚眼后,趁未来老婆还在发呆,直接打横将她抱起,赤条条的就这么走向卧室。

今晚的夜色很好,窗外窗内的景色都不错——

清晨,白若素将手伸出被子外面,伸了伸懒腰,然后往旁边摸了一下。没人!又摸了几下,真的没人!

于是揉了揉眼睛,让自己尽量清醒一些。昨晚回家之后,顾安之便给她熬了很大一锅的姜汤,预防感冒。

这两天兰姨放假去英国陪她女儿了,家里的家务事全都是顾安之在做。

连泡杯牛奶这样完全没有质量含量,也根本不会累着的活,他也会抢着做。她多次抗议,说孕妇也要多做运动,这样对胎儿好,也比较容易顺产,可他怎么都不听。

到后来把她说急了,顾安之就说,那等过了这一个月,因为她之前从楼梯上滚下来,差点流产。这一个月怎么都要小心点,不能碰一点冷水,不能劳累。

白若素知道他也是为了她和宝宝好,最后也就不再与他争。

其实她不知道,顾安之这是在为她的不寻常小产做月子呢。

她此刻一觉睡来没有看到顾安之,那肯定又在厨房为她做早餐,或者是煲汤,这几日顾安之的厨艺完全突飞猛进,有了质的飞跃。

在*上又滚了五分钟,白若素这才披上睡袍起了*。今日是周六,顾安之说过要在家里陪她,所以肯定不会去公司。

她到厨房看了一眼,没看到她亲爱的老公,然后又到书房去找。果然,顾安之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连她出去了都没有发现。

如果是平日里的顾安之警觉性那绝对是一流,可是在家里,他便会不自觉的放松,收起那比猎犬还要灵敏的警觉性。

因此,当白若素走到他身后,看着他的笔电好一会,他居然都没有发现。直到……

“林雪飞死了?!”

如果在前几天,这样的一则新闻对于白若素来说,就好像在看任何一条车祸的新闻一样。会为逝者觉得惋惜,但终究那是别人的事,与她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看过之后也就忘了。

可现在这事,似乎与她有关。

“若若,你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昨晚你一直在做恶梦也没有睡好。”昨天一晚上白若素都在喊着别抢她的宝宝,把她叫醒之后只要一睡着,立马又会开始尖叫,也不知道为何。

就这样反复的折腾,她真正安静的睡着时都已经凌晨四点多了。

顾安之一边说着一边让白若素坐在他腿上,“手这么凉,起来也不多穿一点。”

双手帮她搓着,然后放到他的嘴边哈气为她取暖。

“林雪飞怎么会出车祸呢?”白若素愣愣的任由顾安之照顾她,可她依然想着刚才看到的那个新闻,“你前两天不是说她得罪的人很多,根本不需要我们亲自动手。她的车祸是不是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人为。是谁?是不是白苏末?”

白若素并没有怀疑是顾安之找人做的,因为她知道,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只要她问起,他绝不会瞒她。

而之所以会怀疑白苏末,就是因为她知道她这个姐姐是什么样的人。她知道林雪飞已经叛变,反咬了她一口,让她这么多年精心维持的好形象,一朝尽毁,还逼得她不得不辞去诺亚集团的工作。

白苏末绝对不会就这么罢休,所以,她找人杀了林雪飞的可能性最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