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83丢表事件(一更)

白若素就站在一边喝着现榨的纯天然果汁,看着好友的脸越来越红,已经有醉的迹象,连忙提醒道:“钱钱,差不多可以了,再喝就得真醉了。”

“行,不喝就不喝!”姚钱钱端起手上,第不知道是多少杯鸡尾酒,放到嘴边,一饮而尽,然后放下酒杯说,“小素素,我得去趟洗手间,你别乱走,就在这里等我,记住,不许乱走哦!”

姚钱钱虽然已有一些微醉,可还记得要照顾好友。

“要我陪你去吗?”看到走路都有一点不太自然的姚钱钱,白若素不放心让她一人去洗手间,于是打算一起去。刚走到她身边扶着她,就被她将手甩开。

“你别去,我没醉,你帮我在这里监视苏辉文,不许让他跑了。”姚钱钱趁着有几分微醉,决定要和苏辉文讲清楚,到底喜不喜欢她,给个痛快话。

白若素到处寻找苏辉文的身影,等回过头才发现姚钱钱已经不见了。

她也站久了有些累,于是到一旁的休息区去坐下,可四周都看遍了也没有看到苏辉文的身影,他的那个女伴倒是在现场,正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聊得很欢。

继续环视整个会场,白若素发现顾安之和温晴也不见了。

这下子让白若素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理说她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顾安之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才对。结果他自己居然不知道躲哪去,不见人影。

可她刚答应了钱钱要在这里等她,而且她现在就算去找顾安之,也不知道去哪里找。算了,可能他有事吧,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找她。

大概过了十分钟,姚钱钱从洗手间回来,步伐还是有些不稳,而且还时不时拍拍自己的胸脯。怎么去了一趟洗手间,感觉更不清醒了呢。

“钱钱,你刚去洗手间我就没看到苏大叔,连我家顾安之也不见了。你说他俩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白若素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顾安之这么护妻的人,居然会在宴会上把她扔在一边,自己跑得不见人影。

按理说,他应该会很紧张她,就算不是每分每秒都待在她身边,至少会一直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才对,以便她有事能及时找他啊。

姚钱钱在一旁喘着大气,微弯着腰,手抬起示意白若素先让她平静一下。

又过了一会,姚钱钱才终于恢复了正常,往好友身边靠近了些,神神秘秘的说:“小素素,姐刚刚居然跑到男洗手间去了,真是!糗死了!”

“啊!”白若素嘴张成了个O型。早知道她就应该陪她去,要是被什么人说出去,到时候的报道就是大明星姚钱钱的奇葩癖好,喜欢上男洗手间!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白若素便用一种很奇异的眼光看着好友,“就说让你别喝这么多吧,到底咋回事啊?你进去时里面有人吗?”

“TNND,就是因为进去时没人啊,我都已经尿完出来,正洗手呢!结果一男的从另外一个隔间出来,艾玛,丢死人了。”姚钱钱捂着脸,悔不当初。

“然后呢,你就跑出来了?”白若素不会承认自己身体里的八卦因子又发酵了,“那男的帅不?其实这样的邂逅也挺有意思。”

“有意思个鬼啊!”看到好友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姚钱钱有种想扁她的冲动。“哼,我才没马上跑出来呢,而是非常淡定的挤了一点洗手液,然后等那男人出去了之后,我才优雅的走出了男卫生间。”

白若素扑哧一下爆笑,“钱钱,你太有才了,还优雅呢!你就没看你刚才出来那模样,走路东倒西歪,我还以为卫生间也有酒喝,你又干了几瓶,那绝对是完全醉了的状态。”

“喂,小素素,你到底是不是我朋友?我这么糗了,你还笑我。”喝得有一点微醉的姚钱钱,又因为误入男卫生间的事,开始进入委屈的卖萌的阶段。

瘪着小嘴,头微微低下,手指还一直拎着自己礼服的腰间一角,非常典型的呆萌表情。

“好啦,不笑不笑,怎么样,到底醉没啊?这里空气不太好,要不我俩去阳台那边吹吹冷风,醒醒酒也好。”白若素其实更想让钱钱陪她去找顾安之,不过算了,他应该是有事所以才走开。

姚钱钱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也觉得有点头晕脑胀,出去吹吹风也好。

宴会厅的男男女女们各自都在寻找着自己的猎物,每张邀请函后都附赠了一张总统套房的入住卡。只要双方都有感觉便可直接上楼,这是他们这种上流社会多数人的感情观。

顾安之、温晴这样的宴会主角,也只是在刚进场时会吸引众人的目光。而之后,大家都心中有数,自己肯定在他们这里没戏,当然就转而去寻找适合自己的目标。

不过,也有一种情况,大家会暂且放下各自的目标人物,而将焦点聚焦在一个地方。

那便是派对的一个有趣的插曲——闹事!

正当姚钱钱和白若素从阳光吹了冷风后进来时,一个男人突然挡在了她俩的面前。

刚开始白若素以为只是巧合,于是扶着钱钱往左边移了几步,可那男人也跟着朝她们同样的方向移动。她又往右移动几步,那男人也照样又挡在了她们的前面。

“不好意思,请你让让。”白若素抬起头看着挡在面前的男人,还算有礼貌,并没有发火。

毕竟这是公众场合,她现在的身份也不只是个小透明,而贴上了诺亚集团的标签。不管在做什么事前,都得先想一想,会不会有损形象,这也是她之前不想那么早公开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

“把我的钻石手表交出来。”男人并没有让路,而是朝着迷糊中的姚钱钱摊开了手。

白若素这时才知道这男人根本就是故意档住她们的去路,于是道:“什么意思?我想应该误会了,我朋友不可能会拿你的钻石手表。”

“哼,谁偷了会主动承认自己是小偷。”男人嘴角上扬,扯出了一记冷笑。

毕竟不是当事人,即使白若素再怎么信任自己的好友,也不能完全当她的代言人,于是摇了摇姚钱钱。

“钱钱,这人说你拿了他的钻石手表,到底怎么回事,你认识他吗?你快抬头看一眼。”

白若素现在特别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提议去阳台吹风,以前她是有听说过吹吹冷风,酒会醒得快一点。

谁知道钱钱这么奇葩,越吹越醉,刚刚在阳台还差点吹了,这会她正打算扶她去卫生间,谁知道又碰上个找麻烦的。

姚钱钱猛的抬起头,眼睛虚成了一条线,凑上前去看了一眼,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认识。”

“别在我面前装蒜,我只有在洗手间把表取下来后,刚才也只有你在男洗手间,不是你会是谁。快,把表给我交出来。”男人见姚钱钱不承认,开始有些不耐烦,上前握住姚钱钱的下巴。

姚钱钱的脑子还迷糊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有人把她弄疼了,直接一挥手,将男人的手挥开。

白若素见这男人居然动武,也顾不上什么诺亚集团总裁夫人的形象了,将钱钱拉到身后。仰起头,瞪视着眼前的男人。

这时,四周的人开始往这边聚齐,虽然还不利于把他们围成圈,但视线都专注着他们三个人,然后和身边的人小声的议论着,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劝解。

在场的人大多数也就认识姚钱钱,像白若素是第一次出席这种上流的派对。之前就算看过那篇微博爆料,可那时的装扮大多都是学生装和休闲装,和现在经过精心打扮后的模样几乎不像同一个人。

如果不是特别熟悉她的人,肯定认不出来。而挡住她们的那个男人,也没人认识。

男人名叫傅名扬,一直在国外留学,昨日才刚回Z国打算继承傅氏企业。今晚是他回国后参加的第一个派对,没想到就丢了他妈妈死前送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

商场的人都知道明哲保身的法则,在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之前,绝对不会轻举枉动为任何一方说话。

谁知道会不会因为一时的好心,而惹上令自己终生后悔的麻烦。

“你说我朋友拿了你的表,请问证据呢?没有证据的话,就请别在这里诬蔑人。”白若素到目前为止都还算是客气,只是手上握拳的动作,已经显示她的忍耐也快到极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