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8你是在跟踪我呢?还是在保护我?

“对,这样你有兴趣了吗?如果有兴趣的话,现在马上要S市的二号码头,病人在那艘轮船上。不过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她的心脏已经被人取出来,现在是靠仪器进行心脏的起博。”

初一这样一听就更激动了,难得有个人可以让她实践一下自己研究多年的成果,不去的才是傻子呢。

“我知道了。你听好,我研究完成的那颗人工心脏现在还在美国,我的实验室里。你准备好专机,我会让我朋友现在把它带过去,从美国过来大概需要十几个小时。你让他们就在船上等我,我大概一个小时后会到二号码头,绝对不能移动病人,这段时间之内我绝对不会让她死。”

“好,等我联系好了再和你联系。”顾安之说服了初一,立刻给穆昊焱回了一个电话。

“老三,初一答应给唐菱做手术,她说一个小时左右会赶到二号码头去,你们就在那里等着。初一叮嘱过,在她到达之前,绝对不能移动唐菱。放心,初一一定会治好唐菱。”

接到顾安之的电话后,穆昊焱总算松了一口气。初一,一个绝对神秘的名字,他也听老大提过在美国,如果不是初一可能那一次嫂子肚子里的宝宝就已经没了。

她救了嫂子两次,他相信初一这一次也一定能帮他救回唐菱,一定能!

“我们这里距离二号码头也还有一段距离,不知道能不能在她到之前到达。”

“好,我知道了,我会叫老五过去帮忙,他会在那里先等着初一。”陆温彦的家距离二号码头只需要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而且顾安之也有这种想让陆温彦和初一多多相处的想法。

所谓无歼不商,初一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而且老五对她也似乎很感兴趣。如果他俩能成的话,那他们就会有一个免费的神医,何乐而不为呢。

在顾安之给穆昊焱打电话的时候,初一已经飞快的洗漱完毕,五分钟不到便出了门。

一走出酒店就看到酒店对面有辆熟悉的车,这辆车就是昨日到机场去接她,然后又被她开走,最后让人开到诺亚集团大楼外还给顾安之的那辆车。

刚刚顾安之才和她通过电话,听起来应该不知道她在哪里,也没有说过要来接她,所以很明显,车上另有其人,而她大概能猜到车里的人是谁。

初一拒绝了酒店安排的车,而是朝路的对面走去。敲了敲车窗,车窗立刻降了下去。

“你在这里干嘛?跟踪我还是保护我?”初一猫着腰,侧着头望着车里的人。

初一猜得没错,车里坐着的正是陆温彦,昨晚穆昊焱离开弑盟后,没多久他也离开了。因为他已经找到初一下榻的酒店,顾安之说过初一在S市期间的安全交给他,所以他当然就得尽责。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保护初一,他的功夫是五兄弟中最菜的,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不过男人嘛,天生力气就比女人大,所以他觉得有他在还是比没他在要强。

“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陆温彦无所谓应道,刚想问初一要去哪里,他可以送她去。手机便响了,“老大?恩,我现在没在家……哦,我知道了,初一现在正在我身边,放心,我会送她到二号码头。恩,好的。”

因为车门锁着,初一依然还站在车外,侧着头手趴在车窗上问道:“怎么样,可以打开车门了吧?”

一听陆温彦接电话时的回话,就猜到一定是顾安之打过来的,既然大家目的地一样,搭个便车也不错,她还能省下一笔的士费。

“上车吧。”

陆温彦从驾驶座探过身子,帮初一打开车门,“系好安全带。”

“真啰嗦!”初一嘴里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很配合的系上安全带。

陆温彦看了初一一眼,见她已经坐好,门也关好了,便一脚踩在油门上。汽车呼啸离去,瞬间便没了踪迹。

他们到达码头的时候穆昊焱等人还未到,初一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朝陆温彦特别温柔的笑了笑,“陆温彦,这里你比较熟哦。”

“恩,是啊,怎么了?”完全没眼力见的陆温彦对着车内的后视镜理了理头发。

“你看我吧,是被你们老大直接从睡梦中给吵醒的,直接就被带到这里来救人,你觉得是不是应该在我救人之前先把我喂饱呢?”

陆温彦把后视镜转回了原位,转过头看着初一,眉头皱了皱。“你饿了?”

“废话!还不去给我买吃的,如果一会饿得我拿不了手术刀,或者在动手术时突然划偏了一刀,那可就别怪我了。”初一指了指码头的另一边,那里有一条美食街。

“好吧,你等着,我去买。”

陆温彦离开之后,初一也下了车,走到码头边上找了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把鞋子脱到一旁,脚悬在海里。不过现在的海水水位并不高,因此她这里坐着脚也没有被海水弄湿。

好久没有这么惬意的休息过,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最开心的一段时光就是在岛上与灭绝他们相处的那段日子。

后来灭绝走了之后,她开始过所谓正常人的生活,念书,考大学,搞研究。

虽然也很有趣,不过还是更怀念那个时候的日子,虽然灭绝有点凶,不过她还是很喜欢她的,哈哈!

陆温彦拿着面包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初一坐在码头边上,头微微的扬起,眼睛微眯,像是在享受着海风吹抚的感觉。

就像以前看过的一幅叫初恋的画,陆温彦觉得自己的心跳开始有点不正常,看得也出了神。直到……

“陆温彦,你干嘛,快点把吃的拿过来,饿死我了。”初一享受过阳光海风后,回过头居然看到陆温彦在那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开口唤道。

“给。”

接过食物的初一,完全没有什么淑女形象,拿起面包一口咬下去,直接咬掉半个。

然后大口大口的咀嚼,一分钟不到直接解决掉一个面包,看来她是真的饿了。然后继续吃第二个,一共吃完了三个才罢口。

手撑在背后,微微后仰,很享受的舒了口气,“总算是又活过来了。”

“你这里……”陆温彦用手指了指初一的嘴角,示意她那里有面包渣。

初一翻过手背随意的擦了一下,可是没有擦掉,陆温彦只好伸手帮她把那点面包渣弄掉。手不小心划过初一的柔唇,脸刷的一下胀得通红。

初一像是发现了新宇宙一般的兴奋,“哈哈哈哈……你不会这么纯情吧。来,告诉姐姐,是不是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啊?”

不过就是这样不小心的碰了一下,至于嘛,居然还脸红。在这个开放的世界,像陆温彦这样纯情的男人已经绝种了。

“我……我听老大说,你还做过人工心脏的研究。”陆温彦被初一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说到这个研究他也很感兴趣,其实不管是化学、生物、物理这几块的陆温彦都有涉猎。只是太医学化的,他就不是很懂,没怎么研究过。

不过最近他突然觉得这一个领域似乎也更高难度的挑战,他正在打算要不要报考医科,反正现在那些都懂了也挺无聊,多学习一门技能也不是坏事。

至少,在初一不在S市的时候,他们如果遇到什么疑难杂症,他也能帮上忙。

“恩,就在年初的时候研究出了第一颗人工心脏,不过还没有进行人体实践,所以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能成功。不过我之前曾经做过一颗小型人工心脏,在白老鼠身上做过实验,理论上来说应该没有问题。”

初一知道陆温彦是在害羞,故意转移话题,不过她也没有为难他。讲到人工心脏的研究,初一的双眼便冒着一种夺目的光芒,这是目前为止,她最自豪的研究。

“白老鼠?!”陆温彦惊叹道。

他知道白老鼠的内脏有多少,居然给白老鼠做心脏移植手术!手术的难度,精密性之高,他完全不能想象。顿时对初一的崇拜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恩,是啊,因为白老鼠虽小,但很多地方和人类最相似,所以用白老鼠做实验最好不过。想着一会要第一次用到我研究出来的人工心脏,就很激动,这还是我第一次为人类移植人工心脏,这对我的研究有很大的帮助。”

对于初一来说,别指望她现在对唐菱有什么感情,或者医生的什么道德。目前来说,在她眼里,唐菱也只是她的一个研究对象而已。

陆温彦听得出来初一对于研究有多热衷,原本不光是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当一个女人在认真的说着自己专业之内的事情时,那种光芒也非常的耀眼。

突然,他有了一个计划,一个与初一有关的计划。

初一被陆温彦看得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害羞,于是移开视线,不与他对视。视线转回海平面时,立马喊道:“你看那边,有一艘船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等的那艘。”

陆温彦也顺着初一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远远的便看到有个人站在甲板上,可是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当船慢慢的靠近,越来越近时,陆温彦终于看清甲板上的男人,便是穆昊焱。

他朝着船的方向挥了挥手,穆昊焱显然也看到了他们,也冲他们这边挥了挥手。

五分钟之后,轮船终于靠了岸,穆昊焱等不及连接板放下,便直接从甲板上跳了下来。

“初一,谢谢。”

穆昊焱一着地立刻上前一步,走到初一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非常诚恳的道谢。这一点都不像穆昊焱平时的作事风格,可是,这一刻,除了说谢谢他真不知道用什么来表示自己对初一的感激之情。

初一如果能救活唐菱,那就不仅仅是救唐菱一个人的命,也救了他,救了贝贝。

陆温彦见三哥这样,也完全得体会出唐菱对他的生重要性。原来一个男人当遇到自己真正爱的女人时,真的是会变的,像老大,像三哥,都是这样。

他忽然在想,自己如果遇到心爱的女人,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而能让他愿意像老大他们那样去爱的女人,又会是怎么样的?

第一次,这还是第一次,他除了实验室里的那些研究之外,对女人有了兴趣,对未来他爱的那个人有了憧憬。

“咳咳……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客气,这都是互惠互利的事,别说得我好像很伟大一样。我给你说实话,你们现在需要我的人工心脏救命,而我呢,需要一个*让我做最后的实验。”

初一以为她这么一说穆昊焱会生气,气她拿他心爱女人的命来搞研究,来开玩笑。可是他的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怒气,依然是很感激的望着她。这让她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连接板已经放下,穆昊焱带着初一和陆温彦上了船,到了二楼的那间临时手术室。

船上此刻只有医疗队的,以及他们三人。其他R国的那些特种兵们已经带着琳达被抽干血的尸体,回R国复命,毕竟这里是Z国的领土,R国的特种兵们不方便出现。

因此,在公海与Z国的交界处,他们便都换到了另一艘船。

初一消毒完,穿上手术服,看了一眼这间临时的手术室,虽然有些简陋,但的确是该有的都有。

只是初略的看了下手术室的装修便走到唐菱的身边,检查她的伤口,以及现在仪器上显示的一些数值。

当她看到约翰博士时,很是惊讶的喊道:“博士?你怎么会在这里?”

“初一。”约翰博士耸耸肩,有些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学生,毕竟他身为一个医生,居然会干这种在*上取心脏的不道德行为。况且这个学生还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学生。

看到约翰博士的表情,初一大概猜到了眼前这个女人现在这恐怖的模样,是出自谁之手了。

不过她倒很惊讶,约翰博士把这个女人的心脏取出来,穆昊焱居然没有杀了他。

“我老婆女儿还有孙子都被抓去,威胁我必须做这个心脏移植手术,否则就会杀了他们。”最终约翰博士还是对初一作了解释,他不想让自己的学生误会自己是个为了钱就什么事都肯干的医学败类。

初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然后继续检查唐菱的身体,脉搏跳动暂时还很正常,不过看情况血压有点低。

“初一,你一定要救这个女人。”约翰博士这几天就像是过了好几年一样,每天都很难熬,在亲人和自己的道德之间纠结着,最终他还是做了选择。可现在他很后悔,因为自己的自私就这么害了一个鲜活的生命。

如果这个女人救不回来,那就算是他的家人都回到了他身边,他剩下的日子也将在自责愧疚中渡过余生。

其实之前他应该再稍稍坚持一下,明明想到会有人来救这个女人,他只要动刀的时候稍微慢一点,也许现在就不是这样的局面。

“博士,这个体外循环机好像有点问题,病人的血压一直在不规律的升高降低,这样下去等不到人工心脏运到,她就会死。”

初一并没有给约翰博士一个承诺,反而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她不相信以博士这样的专家会看不出来体外循环机的问题。

“什么?”穆昊焱站在一旁一直没有插话,直到初一问出这个问题,他才往前走了几步,站在约翰博士面前,一把抓起他的衣领。“你说,怎么回事?”

约翰博士看已经无法隐瞒,只好老实交待道:“之前做完取心手术之后,出去时琳达曾用手折了一吓体外循环机的一根管子。所以……”

他其实也早就发现了问题,可是却不敢告诉穆昊焱,就因为知道他肯定会有这种反应。说不定一怒之下便会直接杀了他,在初一来之前他绝对不能死。

“博士,你……”初一摇了摇头,如果不是他的故意隐瞒,她会带自己研究的那个小型体外循环机。比现在用的这个机器要小巧很大,但该有的功能却都齐全。

可因为博士的自私,没有提到这点,有时候可能会害死人。

“初一,你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你。”约翰博士此刻只能依赖于初一,只能求她,别无他法。

陆温彦看到穆昊焱在看向唐菱时,那种绝望的眼神,心中不忍,于是也帮忙求道:“初一,你这么厉害,肯定能想到办法。你就救救我三嫂吧,求你。”

初一看了陆温彦一眼,陆温彦他们这几人就像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看到他们就让她想起了她和温晴之间的那种友谊。“我尽力。你们现在马上派人去我住的酒店,1906号房间,让人把我的行李箱拿过来,必须要快!这个体外循环机最快只能坚持一个多小时。”

“好,我马上派人去拿。”穆昊焱听到初一这么说,好像又见到了希望,那双已绝望的眼睛闪过亮光。

穆昊焱感激的朝初一点了点头,然后便出去打电话。

初一则一脸严肃的表情,从她随手带的一个小包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药瓶,然后拿起干净的注射器,导入药瓶中的粉末再加入一些盐水。注射进唐菱的体内。

现场没有人说话,都非常安静的看着初一。

陆温彦站在距离手术台最远的地方,怔怔的望着她,这个女人他只不过才认识一天。可是却见到了她很多的不同面,在他的眼里,这样的女人就非常有魅力。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等我的仪器,等人工心脏。”见穆昊焱又再次进来之后,初一说道。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刚刚我给她打了一针我研究的新药,可以暂时为她续命一到两个小时,这样至少可以坚持到新仪器送来。”

“初一,你按自己的想法做,我相信你。”穆昊焱很诚恳,这样的态度这样的无条件相信,对他来说并不多见。可是此刻他真的是由衷的相信初一,其实也只能相信她。

几个小时后,这个临时的手术室比之前又添加了一些设备,完全可以和正规的手术室媲美。

白祺睿接到消息后,也赶到了过来,他也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人工心脏。在Z国,他绝对是最年轻最权威的心外科专家,每一次有他参与的心脏移植手术,他都是主刀。但在初一的面前,他也不免退居副手一职。

在白祺睿也到场几个小时后,外面的天早已黑尽,此时已是凌晨三点多。夜晚的海风给人一种更凄冷的感觉,虽然手术室内有恒温的设备,可是海风吹着轮船微动,让本就着急的人们,现在的心情更是有些急躁——

宝贝们别着急,下一章应该就虐完了,你们实在不喜欢看虐的话,就等虐完之后再看吧,我到时候会告诉你们的……虽然我也承认有一点点血腥了,可是这做手术哪有不见血的呀,是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