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7心脏没了,穆三少终于发飙了(此章 也必看哦6000+)

琳达将容器打开,朝着穆昊焱侧了一些,让他能清楚的看到里面装的东西。“看到了吧,这就是唐菱的心脏!”

琳达说这话的时候,距离穆昊焱不远处的门再次打开,约翰博士从里面走了出来,穆昊焱一眼就看出他是主刀医生。

一个跨步上前,推开约翰博士身后的那窗门,果然看到唐菱躺在手术台上。

眼前的景象就连他这种从小受过各种训练,见惯了血腥的人都觉得不忍直视。

唐菱胸口的伤口没有缝合,血虽然没有再继续涌出来,但依然看着是血肉模糊的。穆昊焱再走近了些,原本应该有心脏的那个地方,空空如也。

这次琳达没有骗他,她手里抱着的真的是唐菱的心脏。

唐菱闭着眼睛察觉到有人走近,而且有一股很熟悉的气息,猛的睁开眼睛。正好看到穆昊焱因为忿怒和绝望,全身已经不由自主的不断的喘气发抖,两眼更是冲血到就像下一刻就会滴出血来一般。

她没有看错,穆昊焱此时正是已经到达了嗜血的边缘,他觉得自己全身每一个根血管,包括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他,杀了琳达,杀了琳达!

唐菱想要阻止他,可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愤怒的穆昊焱走了出去。

她并不是担心琳达,而是担心穆昊焱,他这样的状态明明就像是要与敌人同归于尽一样。她活不了多久,如果连他都出事的话,那贝贝怎么办?谁来照顾贝贝!

可是穆昊焱听不到她的心声,他现在的脑子已经被仇恨所占据。

拉开门,临时手术室外,琳达和R国的特种兵们还在僵持着。她雇佣的人已经全部倒下,此刻只剩下她与这一批医护人员。

不过因为她要挟如果杀她,她就马上把唐菱的心脏丢进海里,所以暂时没人敢动她。

R国的这些人,在出发前领到的任务,除了要逮捕琳达外,还要将他们的公主殿下护送回国。他们已经知道唐菱就是他们国家的公主,因此,现在都不敢对琳达太过逼近,怕逼急了她,她真的会丢掉那颗心脏。

穆昊焱从手术室出来后,微微低着头,径直朝琳达走过去,一把掐入她的脖子。将她单手举了起来,整个身子靠在木板上,因为身高的差距,琳达被举起时,脚已离地三四公分。

“放……放开我……”到了此刻琳达仍然双手护着那个容器,这颗心脏现在已经属于她。她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了得到它,不到最后关头,当然不能轻意的毁掉。此刻在就快窒息的情况下,她也只是用脚试图踢穆昊焱。

她清楚,这个男人只是见到了唐菱现在的模样,一时失去了理智。

约翰博士可不能让琳达死,如果她死了就没人知道他的老婆女儿还有孙子被关在什么地方。虽然看到穆昊焱那双魔红的眼睛也很害怕,但他还是走了几步,到他的身边说,“里面那个女人,她还有救。”

闻言,穆昊焱果然放下了琳达,转而一把抓住约翰博士的手,“你说什么?说清楚一点,什么意思,要怎么救?”

“她现在的身体有体外循环机在帮助她维持生命,只要重新移植一颗合适的心脏给她,她就能救活了。”约翰博士用非常流利的美式英语回答道。

穆昊焱听完约翰博士的话,抓住他的手松开。

约翰博士也是一个很有眼力见的人,一看这形式就知道哪方会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仰视着穆昊焱,说:“现在这里只有我能完成这个手术,只能你答应我帮我救出我的家人,我就帮你救活里面那个女人。”

一听到唐菱还有救,还有希望,穆昊焱总算是找回了一点理智。

合适的心脏,还有什么心脏比她自己的更合适呢。

穆昊焱转身看向琳达,朝她走了几步,摊出手,“拿过来。”

琳达抱着容器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行,她绝对不会把这个还给唐菱。

这个时候她已经孤立无援,没有任何人帮她,就连那几个刚刚帮忙做手术的医生,此时也纷纷往穆昊焱的方向靠,纷纷表示只要能帮忙救出他们的家人,他们都愿意帮唐菱做这个移植手术。

琳达知道自己输了,输得彻彻底底。于是在穆昊焱只差一步就到她面前时,她突然扑向铁栏,打算抱着容器一起投海自尽。

穆昊焱眼急手快一把拉住了琳达的腿,硬生生的将她从鬼门关又拉了回来。可……

将琳达放下之后才发现,她手上的容器已不见。

他趴在铁栏旁,看到海里因重物的*荡开了一个大大的漩涡。

“哈哈哈……完了,都结束了,既然是姐妹,那就一起死吧,哈哈哈……啊!”琳达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昊焱,视线从他的脸慢慢的移到他的手。

在场的其他人,约翰博士和几个医生惊讶得张大了嘴,又赶紧捂住,就怕发生了触动穆昊焱的声音,怕他也会像对待琳达一样对待自己。

只是他们都只看到穆昊焱一拳击在琳达的胸口,她便开始喷血,然后几秒钟之后便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只有那些懂内行的人知道,穆昊焱的这一拳是直接震碎了琳达的心脏,她才会有喷血这一反应,而且喷出的血有些是成块状,那就是内脏碎裂的最好证明。

即使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R国特种兵们,也不禁愣住。

在亲眼看到琳达将唐菱的心脏毁掉那一刻,穆昊焱的震怒比刚才更甚,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手的五根手指。突然转过身朝着琳达的胸口猛的一击,这个力度应该是超出了他平常的极限,这是在极度的暴怒下才会有如此的反应。

那些特种兵们都很惊讶,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居然可以以徒手的力气震碎一个人的内脏,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连他们这些经过了严格训练的人都不能办到,太狠太厉太绝!

穆昊焱的下一个目标便是与琳达同盟,也有份害唐菱的约翰博士。

“冷静一点,请你冷……冷……冷静一点!”约翰博士看着穆昊焱朝他走来,他一边往后退一边劝道。

什么冷静,唐菱都死了,要他如何冷静。什么冷静、理智都通通都见鬼去吧!穆昊焱此时已经有了想要与唐菱共赴黄泉的消极想法。

穆昊焱一拿手掐住约翰博士的脖子,一直掐着往前,想就这样掐死他。

正当这时,R国这次带队过来的领头人突然上前一步,抓住穆昊焱的手臂,“放手,他现在是唯一能保住公主性格的人。”

“什么意思?”

所以大家都说关心则乱,穆昊焱此时正是这种情况,只要他能稍微冷静一点,就会想到。

虽然现在唐菱的身体里没有心脏,可是靠体外循环机至少还能坚持几个小时,只要在这段时间内再找到合适的心脏移植到她的体内,就会没事。

穆昊焱放下约翰博士,“你说,你能不能救活她?”

“能,能!”刚刚呼吸顺畅的约翰博士连忙答道,废话,这个时候就是不能也得说能啊!否则……

他相信,如果自己说个不字,下一秒便会和琳达有一样的下场。

“进去!”穆昊焱轻轻的推开门,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冷静。

将这里所有医护人员都叫进了手术室。他吩咐人将船开回S市之后,自己最后一个也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情况怎么样?要怎么才能把她救活?”穆昊焱进来便看到约翰博士和他的副手们都在消毒自己的手,也重新换了一件手术服。

这个临时的手术室虽然比较简陋,但该有的还是都有。

“现在我们必须先保证她不被细菌感染,她的心脏被移出,新的适合的心脏又暂时还没有找到,所以这个时候只能用仪器帮忙她维持心跳。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个正规的医院,把她放进无菌病房,以防在找到合适的心脏之前她就受细菌感染发生什么病变。”

约翰博士简单的给穆昊焱解释,并让副手将一件手术服给他穿上。

“放心,现在船正在往S市航行,应该很快便会到达S市,只是到时候应该怎么运送她上岸?她这种情况还能移动吗?”

穆昊焱一边穿着防菌衣一边问约翰博士,因为他看唐菱现在这个情况有点特殊,按理说根本就不可能移动。

约翰博士沉默着,他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回答,老实话,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以前他是做过无数次心脏移植手术,可那都是在正规的医院,在正常的程序下进行。

没有得到答案的穆昊焱,走到唐菱的身边,却惊讶的发现唐菱此时正流着泪看他。

他以为她目前是昏睡的状态。

“唐菱?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唐菱朝他眨了两下眼睛,表示她能听到。

穆昊焱回头看向约翰博士,问道:“她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是醒着的?”

他宁愿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安静的睡着,一切都交给他,等她醒来时,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恶梦一样。可现在,所有过程她都一清二楚,这样的恐惧感,很可能会让她以后的人生一直留着这个阴影。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唐菱的眼眸一直侧着望他,却不敢有稍稍的直视上方,于是抬头一看。

居然看到在唐菱的正上方有一面镜子,可以让她能全方位的看到自己此刻的模样。

琳达,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早知道他不会让她死得那么容易,居然这样折磨唐菱!

“她被注射了一种特殊的麻醉剂,虽然全身已经被麻醉,感觉不到疼。不过她的意识却是清醒的,这个麻醉剂才研发出来,现在还在临*研究期间,至于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目前还不是很清楚。”

约翰博士在面前唐菱时,也觉得很愧疚。自己身为一名医生,理应是救死扶伤,而他为了自己家人的安全,无可奈何的成了琳达的帮凶。

“没事,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别怕。”穆昊焱温柔的抚摸着唐菱的脸颊,擦干她眼角滑落的泪水。“唐菱,你乖乖睡一觉,等你醒来时,一切恶梦都结束了。”

穆昊焱回头看了一眼约翰博士,这次他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约翰博士给唐菱之前打麻醉剂时留下的留置针内,又注射了一点普通的麻醉剂。

一分钟不到,唐菱就真正的进入了全身麻醉的状态。穆昊焱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这才重新站直身子,面向约翰博士。

“你老实告诉我,你有几成把握。”

“如果在五个小时内,能找到适合的心脏,那我可以保证百分之百的能救活她,可是……”

穆昊焱明白他的意思。反而言之,就是说如果五个小时内找不到合适唐菱的心脏,那她就有可能就这样永远的睡去。

约翰博士也不敢再隐瞒穆昊焱,“我相信你也知道,这位小姐的血型是RH阴性,是世界上都很稀有的血型之一,所以要找到适合的心脏供体,很难。否则琳达也不会为了换心,而做这么多事。”

这点穆昊焱又怎会不知,五个小时,就算诺亚集团的势力再大,在五个小时内找到适合唐菱的心脏也很难。除非是像琳达这里,找到一个熊猫血型的人,然后*移植。

先不说这是不是犯法的事,如果唐菱救回来之后知道自己的心脏是这么来的,她以后还能开心的生活吗?他知道,根本不可能!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约翰博士想了想,“我有一个学生,我知道她在研究人工心脏,而且好像已经有了成果。如果找到她帮忙,也许还有希望。不过她的性格很怪,软硬不吃,除非她自愿,否则没人能强迫她帮忙。”

“谁?”人工心脏他有听说过,虽然可能没有自然的心脏那么好,但至少在找到合适的心脏供体之前,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给他多一点时间去找合适的心脏供体。

“初一。她是我当年还在哈佛教书时的一个学生,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你可以试着找找看。”约翰博士看得出来,这个穆昊焱背景肯定不一般,也许能找到初一也不一定。

初一?昨天的那个女人!

这个名字也许之前对他来说很陌生,可昨天他才亲眼见过她,看起来很瘦小的样子,却有着一双能将死人都救活的妙手。

“好,我明白了,你们现在待在这里,时刻关注着唐菱的变化。”穆昊焱说完便脱掉防菌服,拉开门便打算走出去。

约翰博士突然叫住穆昊焱,“琳达身上的血也许还有用,因为这位小姐的血型非常特殊,在手术过程中可能还需要输血。”

穆昊焱立刻明白了约翰博士的意思,因为琳达刚死不久,她身上的血还没有凝固。这种血型的人本来就少,血库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更何况唐菱现在不能移动,在这准备一些备用血是很有必要的。

“好,我明白了。”穆昊焱也知道其实这件事与这些医生没有直接关系,他们也只不过是想要救自己的家人而已,于是给了承诺道:“放心,只要唐菱没事,我一定会帮你们救出你们的家人。”

说完没有看约翰博士等人的反应,便转身走出了临时手术室。他现在最紧要的事是找出初一,为了唐菱,他一定要把初一给找出来。

她昨天还在S市,听说她这次来是有事要办,那应该不会这么快离开。只要找到她,唐菱就有救了。

因为他并没有初一的联系方式,于是出去后便给顾安之打了一个电话,“老大,你能联系上初一吗?”

“怎么了?”这个时候顾安之刚刚结束股东大会,正开车往医院驶去。

“唐菱出事了,琳达想要移植她的心脏,我赶到时,唐菱的心脏已经被医生取了出来。现在只有初一可以救她,我听给唐菱做手术的约翰博士说,初一在研究人工心脏,我现在必须要找到她。”穆昊焱很着急,说话的语速也比平时快了许多。

一听穆昊焱说唐菱的心脏被取出,顾安之急忙转动方向盘,将车停到应急道上。取下蓝牙,直接拿着手机通话。

“初一现在应该还在S市,你等会,我现在给她打电话。”说完挂断后,立刻拨通了初一的手机。

没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喂,谁啊,灭绝师太?怎么这么早啊,你都不用睡的吗?”

很明显初一现在还在睡觉,而且还睡得迷迷糊糊。

顾安之没有猜错,初一昨晚,不对应该说是今早六点多钟才睡觉,现在正处于深度睡眠中。

“初一,是我,顾安之。”

“顾安之?怎么了,是不是白若素有事?”一听是顾安之,初一的瞌睡立马醒了。虽然别人的生死都与她无关,白若素也一样,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她是无所谓的。可是她是灭绝很重要的人,那她就得关心一下。

顾安之也敏感的察觉到了初一的变化,她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若若了?

“不是若若,是别的人,现在有生命危险,希望你能救她。”

“不是白若素啊,那就算了,你找别人吧,我现在很困还要睡觉呢,没心情去救人。”说着初一就要挂断电话,既然不是白若素,那与她何干。

听到初一的回答,顾安之更觉得不对劲,照理说初一和若若应该是没有直接的关系。以初一的性格,也不应该会突然关心起她的一个病人。

“等等!我听说你在研究人工心脏,现在应该还没有进行过真正的人工心脏移植手术吧?”顾安之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像初一这种人。

他们这一类人有着超高的智商,对与自己无关的事或人都莫不关心,但是如果有难度很高的挑战时,就会激起他们的兴趣。

“你说什么?移植人工心脏吗?”

果然,初一来了精神,如果这时顾安之不是和她通电话,而是面对面的看着她的话。那他应该能看到两眼冒着光的初一,非常兴奋非常激动。

“对,这样你有兴趣了吗?如果有兴趣的话,现在马上要S市的二号码头,病人在那艘轮船上。不过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她的心脏已经被人取出来,现在是靠仪器进行心脏的起博。”——

针对有读者问起在小爱出事时,程爸爸和程心朗在哪里,正文里应该不会再提到,在这里说一下哦,程爸爸几年前已经去世了,而程心朗则出国留学了,所以当时只有唐菱和唐菱妈妈在家。

我的宝贝们你们都别潜水了,不想我虐唐菱妈咪,想快点让唐菱妈咪和三少幸福的在一起,你们就给我出来留个言呗,让我知道你们是爱他俩的,不然……呜,其实不是鑫妈妈威胁你们啦,只是……只是鑫妈妈喜欢看你们的留言嘛,这样更有动力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