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4若若,愿赌服输,可不能这么赖皮

“已经联系上了,唐菱回了她的老家沪镇,老三现在正赶去沪镇,她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顾安之并没有以实现告,他认为现在就算是告诉了白若素也只是多一个人着急而已,他相信老三绝对会把唐菱安全带回来的。

白若素半信半疑,她知道顾安之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一定会避重就轻,不会对她说实话。“哥,他说的是真的吗?唐菱姐,真的没事?”

“当然没事,你昨天不是才见过她吗?能有什么事!”白祺睿脸上依然是他惯有的温柔笑容。

“不对,如果没事的话,那外面为什么会突然多了那么多的保镖。顾安之、哥,你们就别让我猜了行吗?难道我在你们心中是个瓷娃娃吗?”白若素故作生气状。

她现在只有钱钱和唐菱姐两个最好的朋友,特别是唐菱,她完全把她当成是亲姐姐看待。如果唐菱有什么事,她当然要知道。

“哎,你这丫头啊,真是拿你没有办法。”顾安之在白若素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我认为你听了应该会开心。”

“开心,那你干嘛刚刚还不告诉我。什么事啊,说来听听。”白若素嘟着嘴不是很相信的表情。

“对,开心,你一定会替唐菱开心。昨晚老三证实了之前的那个程心爱是假的,并不是五年前他遇到的那个女人,而真正的程心爱,其实是……”

顾安之的话还没说完,白若素就急着接道,“是唐菱姐对吧?!”

“你知道?”

“哈哈,太好了,我之前就觉得唐菱的那双眼睛有点不像她的眼睛这种错觉,原本我没有看错。快说快说,昊焱是怎么知道的。贝贝也知道了吗?他肯定是最开心的,他最爱的妈咪真的是他的亲生妈妈,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乐的。”

抓着顾安之的手臂一直摇啊摇的,激动道:“那唐菱姐呢,她也知道了吗?”

问完,白若素又敲敲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木头脑袋,唐菱姐肯定不知道啊,如果知道她就不会走了。她肯定是想成全昊焱哥和那个假的小爱,所以才一走了之。还好还好,终于都真相大白了。”

白若素相当激动,就像这件事是发生在她身上一般,心情瞬间变好。

“是啊,只要老三把唐菱带回来,他们就可以一家团聚。”白祺睿站了起来走到白若素的身边,顺便为她解释道,“现在你也知道以前那个程心爱是假的,现在她也已经发现自己的谎言被识破,离开了医院。我们都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所以安排了人保护你,只是以防万一。”

白若素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

“切,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嘛刚刚还遮遮掩掩,像出了多大的事一样。你们放心吧,我就待在这个病房里,哪都不去,现在有人保护着,不会出什么事。”

白祺睿崇溺的揉了揉白若素的头发,转身对顾安之说:“老大,你不是说今天要开一个很重要的董事会吗?去吧,这里有我守着,还有外面那些人,若若不会有事。”

“好。”顾安之走近白若素,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你乖乖待在病房里,我开完会就回来陪你。”

“你快去吧,我没事。”白若素推了推顾安之,示意他以工作为重。

顾安之走了之后,白祺睿从他的白大褂里拿出一副扑克牌,嘴角含笑道:“若若,要不要来玩一把?”

他知道白若素不是一个能静得下来的人,待在医院已经有两天,再不找点什么事做,她一定会很无聊。他记得以前小时候,白若素偶尔晚上睡不着时,会跑到他的卧室缠着他,陪她玩特别幼稚的“勾勾钓鱼”。

“好啊好啊!玩什么呢?”

果然,白祺睿没有猜错,在看到他拿出扑克牌时,白若素的双眼闪着光,笑得整张脸都洋溢着喜悦的情绪。

“勾勾钓鱼。”

“勾勾钓鱼。”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来这个回忆在两人的心里都记忆深刻。

白祺睿看着白若素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今天翘班翘得真值!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单独与白若素相处过了。

自从她和老大结婚后,回家的时间少了,当然见面的机会也就更少了。

如果当初收养她的人是顾家,那结果会不会就不同了呢。而他是不是就不会走现在这条路……

“哥,发什么呆,快点分牌啊!”白祺睿的胡思乱想被白若素的声音打断。

于是他轻轻甩了甩头,把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甩开,重新扬起笑容,修长好看的十指熟悉的洗着扑克牌。

“不要一张一张的发,还像以前那样直接分成两份,一人选一份好了。等下等下,在玩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定好规矩,输了的人要怎么惩罚?”

白若素也已经好久没有玩过扑克牌,她记得上一次玩应该是几年前了。对,就是第一次给顾安之表白失败后,她心情不好,哥陪她玩了一个通宵的幼稚版“勾勾钓鱼”。

“输了的……我想想。”白祺睿装作一副特别认真的表情,思考了几秒后,说:“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件事,不管是什么事,不管要求合不合理,都必须做到。”

白若素想了一下,便应了一声,“好!”然后笑得贼贼的,“哈哈,反正输的人又不会是我。”

她记得她和白祺睿玩过很多次这个扑克克的游戏,可是每次都是她赢,还从来没有输过。

当时她还嘲笑过白祺睿,什么都比她聪明,就是这个勾勾钓鱼每次都被她把鱼全勾到她这边,白祺睿每次都输得相当惨。

白祺睿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一笑,熟悉的洗好牌,然后平分成两份。

“我选这个。”白若素先选了距离她近一些的那份牌。

两人便开始玩起……

刚开始白若素很兴奋很激动,白祺睿手上的牌一大部分都被她赢了过去。

“哈哈,哥,你要输了哦!哈,不过你也别灰心,反正每次都是这样,我想你应该也习惯了吧。”白若素抱着一大堆赢的牌有些嚣张的大笑。

白祺睿依然不动声乐,嘴角还是保持着他一惯的微笑。然后翻出了一张牌放在薄毯上,“大王,赔六张,拿来吧。”

白若素数了六张牌给他,“切,小意思,不过是六张嘛。”

接着白祺睿又是一张勾,把之前的大王又再次收回到自己的手里。

接下来的局势就完全反转,就看到白祺睿几张几张的往自己那边收牌,而白若素则只出不进。

“小王,赔五张。”

“勾,全收。”

“大王,赔六张。”

…………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若素的运气都在前半部分用完了,每次赔牌的时候,都会把她的勾赔出去。到最后四个勾两个王都在白祺睿的手里,结果就可想而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哥,一定是你出老千,你怎么可能赢我!”输了之后白若素嘟着小嘴,她也不是不认输,只是觉得两人玩过那么多,从来都没有赢过她的人,怎么会突然就赢了呢。

白若素有点不服气,抓着白祺睿要检查他的袖子,她看那些老千一般都会把牌放在袖子里。

白祺睿手指抵在她的额头,把她推开了一些,“若若~~~愿赌服输,可不能这么赖皮。”

“哥,你就老实说吧,是不是为了赢我,偷偷去练过。”白若素微眯着眼睛,脸上挂着发光般的笑容。

“就这个幼稚园小班级别的扑克牌,我需要偷偷练吗?以前每次和你玩都是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当然故意输给你了。”白祺睿没好气的说,这丫头完全是质疑他的智商好吧。

闻言,白若素的肩膀松塌下,嘴里嘀咕着:“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自己很厉害呢,每次都赢你!你干嘛故意输我,我是那么小气输不起的人吗?”

“不管是故意输还是真的输,只要你开心就好。”白祺睿看着白若素的眼神特别温柔,虽然平时他也是温柔的,可今天的眼神中除了温柔似乎又多了些什么东西。

白若素不解道:“那你今天干嘛不继续输给我呢?”

“因为,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一件事,而我正好有一件事需要你做。”——

感觉最近的情节有点过于紧张,所以这一章让大家稍稍轻松一下,不过别以为是在乱凑字数的哦,大家可要好好看这一章,也许现在看不出什么,但我可以剧透一下,这里也是一个大大的伏笔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