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3唐菱的绝症是真是假?

唐菱现在非常担心贝贝,她相信琳达的话,她那么心狠手辣连自己妹妹和妈妈都不会放过的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而且,在真相揭穿之前,她是贝贝的亲生妈妈,想要带走贝贝何其简单。

司机见唐菱看起来真的是像赶着去救命似的,于是猛的踩下油门,“好,我就算帮这个忙吧。小姐,坐好了!”

车飞快的在有些拥挤的路上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眼见就要到城西码头,唐菱的手机此时再次响起,她以为是琳达又打电话来,看都没看便接起手机,“不是还有几分钟吗,我马上就到了,你别动贝贝,否则你别想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唐菱?”穆昊焱打唐菱的手机打了不知道几百个,一直都是关机状态。这会他连续开夜车开了好几个小时,正好停在路边打算休息十分钟再继续上路。

这个电话完全是没有抱一点希望,谁知道却通了。

不过刚一通他还没开口,就听到唐菱有些气愤的声音。从她的话中能猜到她以为这个电话是琳达打去的,这么说琳达之前已经与她联系过,贝贝真的在那个女人手里。

唐菱听到熟悉的男声才将手机拿离耳朵,看了一眼,上面果然显示着穆昊焱的名字。

“穆昊焱……”声音很轻,有种像是做错事后的说话声。

“是不是琳达找过你?她让你去哪里,你别自己一个人去,她找贝贝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得到你的心脏,她要你死!你等我,我马上就到沪镇了,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贝贝救回来,你别做傻事。”

穆昊焱拿的手机的手都有些微微抖动,他不希望自己刚刚找回他的小爱,就又再次失去。

唐菱想了一下还是以实相报,声音非常冷静的说:“穆昊焱,琳达半个小时前给我打过电话,她说贝贝在她手上,让我去城西码头。如果三十分钟不到的话,她就把贝贝丢到河里。现在只剩几分钟了,我不管她要什么,或者她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必须去!

你明不明白,贝贝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有事!”

穆昊焱当然知道唐菱的心情,听她叫琳达时,他就已经猜到唐菱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更清楚贝贝在唐菱心中的地位,那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不管贝贝是不是她亲生的,她都会愿意为了他连命都不要。贝贝现在出事,这个时候不可能阻止得了她。

“好,我不反对你去,不过你要保证不会轻举妄动。手机一直要保持畅通,危急时刻就用上面的方法,给我传送你的具体位置。我大概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到沪镇,你想办法坚持到我到城西码头。不要和她硬碰硬,如果她有什么要求先假意答应,等我……”

穆昊焱将手机蓝牙打开,在导航上输入沪镇城西码头,看了一眼距离目的地还有三百公里左右。以他的时速,至少也要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发动他的爱车,疯狂的在宽阔的地上奔驰。

“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后,唐菱突然没有之前那么紧张。

穆昊焱马上就到了,似乎只要有他在,一切问题都能解决。她相信穆昊焱,哦不,是她的小天,一定会把她和儿子都平安的救回。

唐菱把手机调成静音,然后放在裤子后包里,因为穿着长长的外套不易被发现,看了看自己,都准备好之后,付了出租车的车费加闯红灯的罚款。

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看到码头旁停着一艘轮船,于是朝那里走了过去。

而另一边穆昊焱一边开着车,一边按下裴寒轩号码的快捷键,“老四,琳达现在在沪镇,她绑了贝贝,以贝贝为要挟让唐菱去城西码头见她。我知道她的目的是想要唐菱把心脏给她,现在我担心她会从水路唐菱带走,你马上找人给我准备一艘快艇,在城西码头等我,我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到。”

“用贝贝要挟唐菱?不可能啊,我已经查到一些眉目,虽然还不是很确定具体的位置,但贝贝现在还在S市市区内,不可能在沪镇。我想唐菱应该是被骗了,三哥,你赶紧联系唐菱,让她别去。”

裴寒轩从晚上陆温彦叫醒他开始,就一直用着各种方法找唐羽贝。他入侵了交通局的内网,调出了全市的所有路面监控,眼都不敢眨一下的一直在找。不过对方似乎也有一个电脑高手,故意调换了一些假的监控视频让他追踪。

刚刚他好不容易把那些错误的信息排除,终于有了一点头绪,没想到琳达那边已经开始行动。

和裴寒轩通完电话后,穆昊焱便立刻给唐菱打电话,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听,最后飞去了留言信箱。

穆昊焱脚猛地踩下油门,时速表上的数字直接从180飙升到230——

程心爱,不对,是琳达站在船头看着唐菱下车,朝她走来。她向后面的人做了一个手势,便有一个男人放下连接板。

“上来。”

唐菱看了一眼程心爱,她记住了穆昊焱说的话,现在她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只要拖延到他赶到就行。

于是她并没有马上听琳达的话上船,而是仰着头看向琳达,问:“贝贝呢,你先让我看看贝贝,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你可是我唯一的妹妹,我爱你还来不及呢!”琳达站在船头,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因为她心脏有事,脸色并不是很好,显得有些惨白。不过她此刻的脸上却扬着胜利者的笑容,一点都不像一个病人该有的气势。

唐菱嘴角一勾,看着琳达那张虽然苍白却依然精致的脸,原来自己以前长这个样子。这张脸还真是比自己现在这张脸让人惊艳,怪不得以前有时候看着镜子总有一张这张脸不属于她的错觉。

可是现在,看到琳达,她反而感谢妈妈给她换了另外一张脸。“哼,妹妹。你有把我当成妹妹吗?我从来不知道原本姐姐爱妹妹,可以爱到要杀了她。琳达,你五年前就想杀我,现在再次见面,你依然想要我的命。你觉得我会相信这样的姐姐吗?”

“不管你相不相信,你终究还是来了。妹妹,五年没见了,你还是没有变啊!姐姐之前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太相信别人吗?这是你的致命弱点,明白吗?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不过我劝你别打这个如意算盘了。”

琳达朝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命令道:“去,把她给我抓上来。小爱,既然你都到了这里,上不上来就由不得你了。”

唐菱知道自己上了当,可她并不后悔,她刚刚做的只是任何一个妈妈都会做的选择。

至少她确定了贝贝并不在这里,那她这一趟也就没有白来,她相信穆昊焱一定会找到贝贝。

“不用那么麻烦,既然我敢来,就没什么好怕的,我自己上去。”

说着,唐菱便走上踏板,走到琳达的身边。看着这张她还是有些陌生感的脸,道:“姐,你收手吧,现在也许还来得及。你放了贝贝,我们一起回去见穆昊焱,我会求他借用诺亚的资源帮你找到合适的心脏供体。”

当然,唐菱并不是真正有这么善良,善良到为杀自己的人求情。她只不过是想要先稳住琳达,不刺激她。

“小爱,你根本就不会撒谎,又何必说这些违心的话来拖延时间。我知道你的目的,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抱什么希望。”琳达回头朝站在最前面的男人,说了句不知道是哪国的语言,反正唐菱听不懂。

说完后甲板上的几个男人却转身离开,不到一分钟,巨大的轮船便从城西码头起航了,轮船的螺旋浆翻起了层层白浪,驶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长长的波纹。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知道你几年前曾想害我,不过我已经没有那段记忆,而且最终你并没有真的杀死我。我现在依然还活得好好的,所以我并不恨你,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不管琳达说她的拖延战术有没有用,她依然找着话题分散她的注意力。

琳达点了一根女士香烟,姿势非常优雅的吐着烟圈,另一手理了理头发,嘴角勾起道:“我早就猜到假冒你的迟早会被穆昊焱发现,可是我没想到偏偏是这么关键的时候。”

趁着琳达背对着她享受海风的吹抚时,唐菱的手伸向裤兜,快速的按下那个调节音量的键,把自己的位置图发放出去。

唐菱刚刚发完把手拿出来,琳达就转了过来,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她刚刚的动作。

“只要再等几天,你就会乖乖的把心脏给我,那样的话我也没有必要抓贝贝当人质。没错,贝贝现在是在我手上,不过你暂时放心,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证不会对你儿子怎么样。”琳达的左嘴角一扬,道:“毕竟,他也是我侄儿。”

对于琳达的这些事,唐菱当然不会信。如果因为贝贝是她侄儿,她就不会动手的话,那她这个更新的双生妹妹,她又怎会忍心活取心脏呢。

“你假扮我也只是想要得到穆昊焱的帮助而已,何必搞这么多事出来呢?!”唐菱看着船离码头已经越来越远,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慌,不知道穆昊焱来不来得及追上她们。

知道自己就是小爱后,至少应该让她见穆昊焱一面才对,那样她才会没有遗憾。为了那一面,她绝对不会放弃。

“你懂什么!从小在那个封建王宫的长大的人是我,为什么妈妈当初是把你带走而不是我呢。我们俩明明是双胞胎,可是为什么那么不公平呢。在你享受着母爱天伦时,我在那个王宫里天天被*的无生育能力的妈妈毒打。

一开始错的人就不是我,是你是你们通通都先对不起我,我用自己的努力想要拿回我应得的东西,我有什么错!五年前,我逼宫失败被全国通缉时,我听到那个死老头居然想找你回去,代替我的位置。

凭什么!我这些年为R国做了多少事,招进了多少有实力的大企业。哼,居然想把我的功劳抹去,让你坐享其成,完全是做梦。

所以我在他们之前找到你,我得不到的也不会让你得到,这样才是好姐妹不是吗?”

琳达在讲到过去的事时,脸上呈现着一抹妖孽般的笑容,“可是当我亲眼见到你,才知道双胞胎的基因有多强大,我俩不管从肤色到瞳孔的颜色,甚至连一些小动作,都完全一模一样。

如果不说,没人相信我们是在两个不同的国家长大,来自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受不同的教育。以前我也不是没有见过双胞胎,大多数都是小的时候很像,可是越大越能看出分别来,可我俩不是,我俩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所以……”

“所以,你就萌发了想要用我的身份重新回R国的想法。”唐菱打断了琳达的话,替她把结果说出来。

“没错,其实最开始我并不想杀你,只是想和你商量。只要你离开现在这个地方,去一个无人能找到的地方重新生活,那我就可以用你的身份回到R国继续做我的公主。”

琳达的视线望向无边的海,好像在回忆很久远的事。

“那为什么又突然动了杀机?”唐菱很认真的听着琳达的回忆,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话,表示自己有在听。

“很简单啊,我嫉妒!嫉妒你有疼你的妈妈,还有你口中的小天,凭什么,什么好事都被你遇上了,而我却落得被通缉的结果。所以,我明白了,因为我们是双胞胎,我俩的命运是相连的,只要你活着一天,所有的好事都不会轮到我。因此,你必须死!”

唐菱心里暗暗摇头,虽然完全不赞同她的说法,却并没有反驳她。

“不过,好在你大难不死,不然我哪去找这么合适的心脏供体。”琳达觉得这是上天不要她亡,唐菱能活到现在,就是为了要给她捐脏心脏。

“今年年初我被查出有很严重的心脏病,R国最好的医生都没有办法,就因为我的血型稀有。就在我以为我死定了的时候,居然在新闻上看到穆昊焱作为诺亚的新闻发言人出现,你五年前给我看过他的照片,所以我认得,他就是你的小天。

哈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于是我开始调查他,打算用诺亚的庞大势力,帮我在全球范围内找适合我的心脏供体。可是……

可是,我在调查中居然发现了你!虽然你的样貌已经改变,可我还是认出了你。小爱,你是不是应该有点感动呢,毕竟连穆昊焱都没有认出你来,还把假扮的我当成是你,你说这可不可笑呢!”

唐菱并没有怪过穆昊焱没有认出她,其实认不认出又有什么关系,不管她是以什么样的外表出现在穆昊焱面前,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的今天,他都爱上了她,这才是重点。

“琳达,我有一个疑问,其实我并没有得绝症是吧?”这个想法是从刚刚见到琳达时,才有的。

其实整件事有很多的巧合和疑点,只是当时她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想,所以才会被骗住。

她们医院的体检期是每年的九月份,一直以来她的身体都很好,体检各方面都正常。不可能这么巧琳达的心脏病一发作,她工作的医院就突然要求要提前体检,而她还被检查出肺癌。当多个巧合组合到一起的时候,也许那就不光是巧合这么简单。

“反正你现在已经上了我的船,我也不怕告诉你。没错,你的肺根本就没事。只不过是为了让你甘愿把心脏捐出来,买通了你们医院的一些人而已。”琳达觉得完全没必要再瞒她,反正都要死了,好歹姐妹一场,让她死也死得明明白白。

这艘轮船是她早就买下的,里面有个房间已经被改造成了手术室,所有做换心手术需要的仪器设备都已经准备好。

为她们做手术的医生全是美国最顶尖的心外科权威,这个手术团队加上副手一共有十人,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唐菱的心脏,她就可以完成换心手术。

以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小爱,而只有她琳达。

“来人,把她带下去,好好看着。”

琳达的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又高又壮的男人,从船舱走了出来。

在男人打算押唐菱走时,琳达突然说:“停一下!”说着便走到唐菱身边,伸手到她的裤子后兜里摸出手机,当着唐菱的面直接将手机扔进了海里。“好了,带下去。”

唐菱并没有反抗,走了几步后回头看了琳达一眼,“妈妈并不是故意不要你,她以为你在R国过得很好。”

说完便跟着那两个黑衣人离开了甲板——

白若素刚醒来发现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想估计顾安之公司有事,这也没啥,反正她的病房外有护士,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叫她们。

抬头看了一眼盐水瓶已经取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掉太多盐水,现在很想去WC。

病房内就有私人卫生间,这倒也方便。白若素缓缓的起*,披上一件外套,就去了卫生间。等她回来时隐约听到外面传来顾安之的声音,定眼一看,病房的门并没有关严。

她本来是想走过去打个招呼,却听到顾安之和白祺睿提起唐菱。

昨天昊焱哥打电话来问她,唐菱姐有没有来过时,她就已经觉得有点奇怪。一把拉开门,看到外面除了顾安之和白祺睿外,还有好几个像是从保镖穿着的黑衣人。

“若若,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去,别感冒了。”虽然已经春天,但病房内空调开着恒温,外面终究还是要冷些。

顾安之推着白若素进了病房,白祺睿对保镖吩咐了几句后也走了进去。

关上门,白祺睿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看着顾安之温柔的哄着若若*休息,又给她盖上薄毯。说实话,他很羡慕,他希望为若若做这些事的人是他。可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他之于白若素,永远只能是哥哥。

“顾安之,你们刚刚在说唐菱姐什么?昊焱哥还没有找到她吗?”一躺好白若素就抓着顾安之的手臂问道。

“已经联系上了,唐菱回了她的老家沪镇,老三现在正赶去沪镇,她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

顾安之并没有以实现告,他认为现在就算是告诉了白若素也只是多一个人着急而已,他相信老三绝对会把唐菱安全带回来的——

最近的评论区我发现全是三少党的人,估计和我最近的情节安排也有关系,不过顾少党的若若党的,你们也出来找找存在感呀,告诉我,还是有很多人喜欢这两只的。最近有点忙评论区没那么及时的回复,但每一条我都有很认真的看过,等空一点,鑫妈妈会逐一回复的,么么哒,爱你们,爱喜欢留言的宝贝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