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1唐菱妈妈留下的信和照片

“后来,可能是因为你头部中枪,失氧多时,虽然取出了子弹,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手术之后三天你都没有醒,林医生就给你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结果发现你居然已经怀孕三周了。”

“你说什么?!怀孕三周?!”唐菱听到这里,也没办法淡定了。

她不是在昏迷之前生过孩子,而且宝宝已经死了吗?怎么又会怀孕三周?

听到这里,唐菱的头一阵剧痛,好像有两种不同的记忆,在她的脑子里交叉的叫嚣。

程心爱的话和聂灵梅的话,让唐菱觉得有些精神错乱,她一时之间已经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她当然相信梅阿姨不会骗她,那贝贝就有可能是她的儿子。可是程心爱和贝贝明明已经做了亲子鉴定,他们才是母子啊!

“是啊,那时候给你做完身体检查,除了有孕在身外,其他身体各个功能都很正常。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昏迷不醒。一周后,在你妈妈的强烈要求下,林医生帮你联系了他的同学,一个整容专家,为你换了一张脸。”

聂灵梅也知道她说的这个故事太离奇,可是这的确是发生在唐菱身上的事。

“你是说我以前不是长这个样子的?”唐菱觉得匪夷所思,可是似乎又合情合理,她记得之前有一段时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时,总觉得不真实,好像自己不应该是长着这一张脸。

段巧曼觉得自己今天这个懒觉没睡,实在是太值了。唐菱这经历完全可以拍成电视剧了,什么洒狗血的情节都有了。

“当然。虽然我现在记不太清楚,你以前的样子。不过我一点我记得很清楚,你以前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紫色眸子,就像是外国人一样。”

聂灵梅的这句话彻底让唐菱愣住了。

紫色双眸!

那不是程心爱吗?!

“后来你昏睡了有一年的时间,宝宝也是在昏睡中剖腹产取出来的,你醒来时贝贝已经两个月了。大家都说是贝贝的笑声把你唤醒的,你昏迷了那么久,所有人都以为你不会醒了。

可是你妈妈没有放弃,一边辛苦的在医院当护工,去照顾那些瘫痪的病人给你赚住院费,一边还要照顾孙子,我看着实在是心疼,所以白天在医院我就会帮着她照顾贝贝。贝贝也很乖,像是知道外婆白天要忙,你妈妈去工作时,贝贝也不吵……”

从聂灵梅说完她醒来时贝贝已经两个月开始,后面的话唐菱通通都没有听见,脑中一直一直反复的出现着那句话。

贝贝已经两个月……

贝贝已经两个月……

贝贝?

贝贝!

怎么可能?那亲子鉴定又是怎么一回事?!

唐菱脑中闪现出昨晚的恶梦场景,那个拿着枪要杀她的人……居然和程心爱长得一模一样!

“啊!!!!!!!!”唐菱突然歇斯底里地尖叫一声,然后头往聂灵梅的身上一倒,倒晕了过去。

“唐菱,唐菱~~~~~~~”

“菱菱!菱菱!”

段巧曼连忙起身让出空间,聂灵梅则用力的掐了掐她的人中。

好在这一次唐菱晕倒的时间并不长,掐完人中后她便慢慢的转醒。

“菱菱,你没事了吧?”把唐菱扶起来,担心的问道。“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睡会?”

“不需要,梅阿姨,我没事。还有呢,你再给我讲一些关于我失忆前的事吧。”

“其实我知道的也只是从第一次在路上救你开始的事,以前的事,你妈妈也很少说。我知道那是个不太愉快的记忆,所以我也没有问。”

唐菱很失望,她现在还是有好多好多疑问。到底她是谁,如果贝贝是她的儿子的话,那她和穆昊焱之间又是怎么回事?

她以前又长什么样子,紫色的眸子?难道她和程心爱是双胞胎姐妹?

总之,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可却不知道要去问谁。

“对了,菱菱,你妈妈离开前,交给我一封信。她说过,如果你来找我问你失忆前的事,就把那封信交给你。说不定那里面有你想要知道的事……”说着,聂灵梅便披起外套回了他们的主卧室。

段巧曼则留在客房陪唐菱,握着她的手,“唐菱,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复杂的经历。我想一定是你妈妈在天上的指意,特意安排我和你坐共一趟车,然后把你带回到我婆婆身边。”

段巧曼原本是不太信缘份这回事,可她决定从这一刻她信了,不然哪有这么巧的事。

过了几分钟,聂灵梅便拿着一个木制的锦盒过来,“这个锦盒也是你妈妈的,这是钥匙,里面的信我没有打开过,一直在等你来向我要回去,现在我都物归原主,你慢慢看吧!我们先出去了。”

聂灵梅觉得这个时候应该给唐菱一点私人空间,于是拽着段巧曼,“丫头,还不走,走啦,去叫糖糖起*了。”

出去时,聂灵梅还体谅的将门带上。

唐菱小心翼翼的捧着锦盒,抚摸着上面的纹路,看来梅阿姨帮她保存得很好,上面连一点灰都没有。

打开锦盒的小锁,里面有一封未拆封的信,信封有些发黄,看得出来有些年岁了。

撕开信封头,里面有三页纸,满满的密密麻麻的全是字。除了信之外,还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妈妈,另一个样貌和程心爱一模一样。

唐菱猜想,这个应该就是自己没整容前的样子。

她现在已经慢慢的接受自己和程心爱是姐妹的事实,只是还是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她放下照片,急忙打开信,希望妈妈留给她的这封信能为她解开谜题。

唐菱妈妈的信,第一句就证实了她之前的想法。

“菱菱,也许你会觉得陌生,也许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熟悉,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女生就是你,没有整容前的你,是不是很漂亮。对不起,妈妈一直以来都瞒着你。现在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可能妈妈已经不在了……

妈妈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想要找回你失去的记忆,妈妈只希望你在面对这段记忆时,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不管它对你来说是美好的或是残忍的,那都已经过去。

这个故事要从很多年前,妈妈当时还在R国……”

唐菱将信一字一句都看得很认真很仔细,似乎就怕漏看了一个字会歪曲道整段话的意思。

此时的时间就像是静止的,唐菱随着信的内容,一会现实一会过去的穿梭着。

信的最后一行写着,“菱菱,我最爱的女儿,虽然你并不是爸爸妈妈因爱而孕育的孩子,可是妈妈爱你,真的爱你!如果没有你,那些痛苦的日子妈妈不可能熬得过去。不管你是否能恢复记忆,都一定要记住,妈妈爱你!”

唐菱放下信,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小区里的人有些正在小区的活动中心做锻炼。有一对母女两人手挽着挽,很亲密的在散步。

她和妈妈好像很少这样挽着手散过步,从她在医院里醒来,就开始学着怎么当一个妈妈,照顾贝贝。没多久妈妈就说要带着她一起到S市,她要和唐忠诚结婚,从此之后妈妈的笑容便越来越少。

妈妈给她留的那封信很长,几乎把她能想起的关于她的大事件都写了下来。

原来妈妈是R籍的华人,从小生活在R国,可是家里条件并不好。在她二十岁那年,为了一笔不少的代孕费去当着一个神秘男人的代孕妈妈。可是怀胎十月,她对肚子里的宝宝有了感情,再加上那段她藏起来怀孕的日子,唐菱的外公外婆相继去世,肚子里的宝宝相当于是唐妈妈唯一的亲人。

后来她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胞胎,便买通了医生,在生的时候藏起了一个,随后妈妈带着晚出生三分钟的她连夜离开了R国,偷渡回了Z国。

在*上因为她还在月子期间,生病很严重,当时的船长程泰和细心照顾,还收留了她们母子。程泰和有一个儿子,叫程心朗,他的老婆在生程心朗时难产死了。后来妈妈就嫁给了程泰和,还给她取名为程心爱。

所有人都以为程心爱就是妈妈和程泰和的亲生女儿,程泰和也真的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的疼爱。后来过了很多年,她才得知原来她当年代孕的神秘男子居然是R国的国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