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60贝贝被“程心爱”接走了

“程心爱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琳达,说起她这个姐姐,那可比她还要牛。听说五年前她就曾派人刺杀过老国王,想要夺王位。不过计划失败,被全国通缉。后来听说全世界各地逃亡,最后是在四年前被程心爱找到,抓回去处了极刑。”

“之前老四曾说过小爱的姐姐,几年前因为刺杀R国的老国王,被全国通缉,只能逃亡。我想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她找到了唐菱,本来是要杀了唐菱用她的身份重新回到R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唐菱逃掉了。

不过那并没有影响她的计划,她还是用小爱的身份回到了R国。至于她现在突然出现,我想应该与她的心脏病有关。R国只是一个小王国,那里的医疗设备根本无法与Z国相比,而她虽然是R国的公主,但比起诺亚的财力势力,又完全是小巫见大巫。我想她是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帮她找到合适的心脏。”

穆昊焱终于把整件事想明白,原本他等了五年,一直在他的心里的那个人,那个初恋,那个他最爱的女人,都是唐菱。

一个人不管容貌如何改变,即使失去了以往的记忆,可内心的那份感觉不会变。

只要是真正爱上了,即使是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再次出现在你的生命中,你终究还是会爱上。

“三哥,那照你这么说,现在在医院的那个女人就是唐菱的姐姐,琳达。这个女人的心机也太深了吧,而且太狠毒了,居然对自己的亲妹妹也下得了手。”陆温彦打了个寒颤抖,果然,女人狠起来有时候比男人还恐怖。

突然一个更恐怖的想法从陆温彦的脑中闪过,他急忙叫住正拿出手机的穆昊焱。

“三哥,你说过现在在医院的那个程心爱,在半月内必须再次进行心脏移植手术是吧。她的血型又是非常稀缺的熊猫血型,要想找到合适的心脏非常不容易,而唐菱和她是同卵双胞胎,也是熊猫血型。我想应该没有谁的心脏会比唐菱的心脏再适合她,这个琳达回到你身边应该不只是看中了你背后的势力,说不定她真正想要的是唐菱的心脏。”

穆昊焱觉得背脊一凉,他刚拿起手机也是想让白祺睿帮他看住这个假的程心爱,连一向只知道宅在实验室化验室的老五都能想到的事,他又何尝想不到。

只是,他痛恨的是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想到,之前明明是有过一丝丝的怀疑,可在看到程心爱的那张脸后,却又把那一点点的怀疑都甩开。

穆昊焱没有多说什么,继续拨打他原本就要打的那个号码,现在已接近凌晨两点,不过白祺睿还是很快的接起电话。

“二哥,你现在在医院吗?如果不在,就找人帮我看着程心爱,我现在马上去医院。”

“出了什么事?”白祺睿原本在自己的休息室里休息,接电话时也还有些睡眼惺忪,一听穆昊焱的语气不太对劲,立刻坐了起来。“我在医院的,现在马上去。”

今晚本不是白祺睿ONCALL,不过因为白若素在医院,他不放心她的情况,所以便留在了医院。

“医院的程心爱并不是真的小爱,这件事说来话长,等我到医院再给你细说,你先帮我看住她,绝对不能让她离开。”

白祺睿一边与穆昊焱通话,一边已经走出休息室,往程心爱的病房走去。因为她住的是VIP病室,病房外二十四小时都有护士守着。

可是当白祺睿走到1103病房外,却看到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值班护士。

他走上前去摇了摇值班护士,发现她已经昏了,在颈后还发现了一道红色的印迹,应该是被人用手刀从后颈打晕的。

白祺睿急忙走进病房,病*上只有凌乱的薄毯,哪里还有程心爱的踪影。

“老三,程心爱不见了,病房里没有人。”

闻言,穆昊焱急着往外奔的步子停下,“你说程心爱不见了!”

“对!外面的值班护士也被打晕了。”

穆昊焱心里暗道不好,一定是他去医院拿走她的头发样本时,被她发现了。程心爱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他在怀疑她,在他这里已经无法再得到她想要的合适的心脏,那现在……

唐菱有危险!

“二哥,如果你看到程心爱回来的话,绝对不能让她再离开。唐菱现在有危险,我必须马上去找她。”

“唐菱?”白祺睿突然想起白天见到唐菱的情景,当时他以为她是来看若若,现在想来也许她是刚看完程心爱,“白天我见过唐菱,她和程心爱应该见过面。”

“我知道了,具体的情况等我回来再告诉你们。你也上去给老大说一声,假的程心爱已经知道嫂子的身份,我怕她狗急跳墙会伤害嫂子。”

当穆昊焱知道这个假的程心爱就是小爱的姐姐琳达时,他便明白这个女人是个狠角色,绝对是那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你就放心的去找唐菱,若若这里有我和老大保护,不会有事。”白祺睿一边说着一边按下电梯,往白若素的病房赶去。

穆昊焱挂断电话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又折了回去,“老五,我现在必须马上赶去沪镇,我担心唐菱会有危险。你通知老四,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必须给我查到唐菱现在的具体位置。还有,找几个人暗中保护贝贝和老头子。”

现在知道程心爱是假冒的人并不多,如果这个时候她要对付贝贝相当容易,因为贝贝和他家老头子一定不会对她有所防范。

“好,我知道怎么做。”陆温彦虽然平时是宅了一点单纯了一点,但脑子还是非常好用的,否则也不可能研究出那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穆昊焱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给穆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想要提醒他提防程心爱。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喂,你小子大半夜找电话来做什么。”从电话里就能听出穆老爷子睡得正香,被手机吵醒还有点不愉快。

“爸,贝贝呢?”

“贝贝?!不是你叫小爱把贝贝接回去了吗?”穆老爷子愣了一下,到底是谁睡糊涂了呀。

闻言,穆昊焱心里一惊,“什么时候接走的?”他突然后悔,因为怕老爷子担心,就没有告诉他程心爱再次入院的消息。

“九点多钟,怎么了?小爱和贝贝还没回家吗?”穆南皓一听儿子的话,睡意全消。

晚上九点多钟,他和贝贝吃过晚餐,他正陪贝贝看狗血的连续剧,程心爱就来接贝贝回家了。

那小爱是贝贝的亲生妈妈,他这个做爷爷的总不能说不准吧。不过这都过几个小时了呀,不可能还没回家吧。

“爸,你先别急,我一定会把贝贝带回来。你自己一个人在别墅也小心一点,那个程心爱根本就不是当年的小爱,所以如果你再看到她,一定要防着。现在我不和你多说,等我回来再给你解释吧。”

穆昊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老五,贝贝被琳达带走了。派人全程搜索,必须把他们找出来。唐菱的位置如果找到了,让老四立刻发信息给我。”

“知道。”陆温彦急忙给裴寒轩打电话,找人什么的当然还是裴老四最厉害。

穆昊焱没有再停留,直奔车库在导航中输入沪镇的位置。

唐菱,你一定要等我!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清晨七点刚过,春日的暖阳正透过白色丝质窗帘照在被子上,唐菱缓缓的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

打算换个姿势再赖*几分钟,谁知一转却发现*上居然还有一个人。

差一点便尖叫出声,她记得昨晚她跟着在车上认识的段巧曼来到了她公公婆婆家,可是这……这……明明她有锁门,怎么会有人爬上她的*。好在看到她的一头长发,和纱质的睡衣,确定她是个女人,她才没有大叫。

本来就浅眠的聂灵梅察觉到身旁有动静,于是也睁开了眼,“菱菱,你醒了。”

“梅阿姨!!!!!”唐菱瞳孔吃惊得睁得很大,她没想到自己一觉醒来,睡在她身边的人居然是梅阿姨。

这次让她回沪镇,最大的原因就是聂灵梅。

她记得妈妈去世之前,让她如果哪天想要找回失去的记忆时,就回到沪镇找当年她住院时,照顾她的梅阿姨。

因为妈妈去世后,她忙着躲继父,忙着工作照顾贝贝,根本没时间回沪镇。最重要的是,那个时候她并不觉得以前的记忆对她有什么作用,她当下活得很好,很开心。

以前的记忆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

可是现在……她想在死之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失去的那些记忆又是什么。

昨天回到沪镇后,发现变化好大,她多怕以前的医院没了,没办法找到聂灵梅。可没想到,只不过是睡了一觉,睁开眼就看到她要找的人。

唐菱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

“菱菱,你还记得梅阿姨啊,我真开心。”聂灵梅坐了起来,背靠在*头。

“梅阿姨,你怎么会在这里?”

聂灵梅轻笑道:“这是我家,我当然在这里。”

“这不是段巧曼家吗?”唐菱刚起*,可能由于昨晚的恶梦打扰,并没有睡太好,脑子一时之间有点短路。

“是啊,是段巧曼的家,也是我家。段巧曼是我媳妇!”这只能说程菱和她很有缘份,不然怎么会和她的媳妇坐同一辆车,还住进了她家。

唐菱这么淡定的人也为这奇妙的巧合,张大了嘴,觉得不可思议。

“梅阿姨,一回来就找到了你,我实在是太开心了。还以为要找很久呢,我的时间有限,明天或者最迟后天就又要回S市。”唐菱激动得扑到聂灵梅的怀里。

聂灵梅摸了摸她的头,从她的眼神中她能看得出来,这个孩子这几年过得并不是太好,并不像当初刚从昏迷醒来时那么纯净。

“你妈妈呢,我们也五年没见了,怎么都不回来找我这个老朋友。”

提起妈妈,唐菱的头微微垂下,在妈妈的有生之前,在她的记忆中,她活得一直不是很开心。她这个做女儿的,为她做的太少了,唐菱一直为此很自责。

因为继父的强势,妈妈几乎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妈妈,去年生病,去世了。”

“啊,哎,真是世事难料,你妈妈还不到五十,居然就走了。”聂灵梅没想到好友这么年轻就离开了人世,五年前的一别,就是一世。

妈妈的死已是事实,反正过不了几天她就会去陪她。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失去的记忆,“梅阿姨,妈妈去世前给我说,如果我想找回以前的记忆,就让我来找你。梅阿姨,你能告诉我,我失去的那段记忆到底是什么吗?”

“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吗?那你记不记得你昨晚做了恶梦,还吓得蹲在门后全身发抖。”看到她昨晚的情景,她还以为她的记忆已经恢复了。

唐菱的双手呈弯曲状,轻轻的按着太阳穴,“有点印象。我好像梦到有人在追杀我,可是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

“你梦里一直在喊着姐姐不要杀我,我是你妹妹,这样的话。你真的完全想不起来吗?你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既然是程菱自己想要知道以前的事,那她就希望能帮忙她自己回想起当初发生的事。

其实在程菱母女离开沪镇前,程菱的妈妈就来找过她。

她说如果有一天她发生了什么事,而她女儿又想要找回她失去的记忆,希望她能帮助程菱。

唐菱摇摇头,虽然隐约记得自己昨夜做了恶梦,但具体的情节还是不太清楚。而且,那不是只是一个梦吗?难道……

“梅阿姨,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昨晚做的恶梦并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梦,而是我失忆前的事实经历?”如果梦里的事是真实发生的事,那她更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从来没有听妈妈提起过,她还有一个姐姐。

“你失忆前的事我知道的也并不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我知道而你不记得的事。”

聂灵梅坐直了一些,揽着唐菱的肩,她知道自己即将要讲的,并不是一件那么愉快的经历。她希望自己在身边,能给她一些力量。

“那一天的情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和你妈妈是在五年前,那天我和林医生到邻镇去义诊。回来的路上,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天已经完全黑了,突然有一个人冲到路上挡住了我们的车,那个人就是你妈妈。”

唐菱的头靠在聂灵梅的肩上,她也大概能感觉到,她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并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否则妈妈也不会一直不告诉她,而梅阿姨也不会这么严肃的表情看着她。

“婆婆,你们都醒了呀!在聊什么?”段巧曼早上也睡不着,很早就醒了,打算过来看看唐菱怎么样了。

走过来发现门并没有锁,于是推门而入,没想到自己一进去就看到婆婆揽着唐菱。

这么亲密的动作,连她这个婆婆视为女儿的媳妇都没享受过这待遇,段巧曼更加确信唐菱就是她失散多年的小姑。

聂灵梅看到儿媳妇那打量的眼神,就知道那丫头又在胡思乱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曼曼,别胡思乱想,你婆婆我只有你老公一个儿子。菱菱不是我在外面的私生女。”

被拆穿心思的段巧曼怯怯的一笑,“婆婆,你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想什么你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你怎么会认识唐菱的啊?”

聂灵梅看了一眼唐菱,用眼神在征求她的意见,毕竟这件事是唐菱的*,如果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话,那她会叫曼曼先出去。

唐菱也明白聂灵梅那眼神的意思,笑了笑道:“没关系,梅阿姨你说吧。”

“小八卦,坐吧。”聂灵梅以前就很想要个女儿,可是生了儿子后身体太弱,一直没有再怀上。所以后来在医院把程菱完全当成是她自己的女儿,后来儿子娶了媳妇,她也是真心把媳妇当闺女一样的疼。

把唐菱往里面挤了挤,自己也往里面移了移,让出了一个位置给段巧曼。然后才继续道:“你妈妈拦车时,她的衣服上全是血,手上也是血,一冲出来就晕倒在地,大晚上的差点被她吓死。”

“然后呢?”

“当然就停了车,下去看喽。林医生是个非常仁心的医生,一看到你妈妈全身是血,他不是怕,而是停好车下去帮你妈妈检查伤口。可经过我们的检查发现你妈妈只是受了惊吓,身上的血并不是来自于她。”

“那是谁的?”段巧曼听得很认真,时不时的接话道。

唐菱见聂灵梅没有继续说,于是猜道:“是我,对吗?因为妈妈对我说过,我曾经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所以才会失忆。”

“没错,我们顺着血迹找了一下,在一旁的玉米地里找到你。当时你已经奄奄一息,如果你们母女没有遇到我们去义诊,那你估计在五年前就已经没命了。当时让我们吓一跳的不光是伤势很重,最重要的是……你头部中的是枪伤。并不是一般的车祸或者是什么刀伤。”

段巧曼吃惊的看着唐菱,她随便从车站捡回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啊,居然曾经还中过枪伤。虽然内心无比激动,不过她表面上还是非常的淡定,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淡定一点,就无法听到后面更精彩的故事。

唐菱也同样的吃惊,自己以前居然中过枪伤!难道这与她做的恶梦有关?那一枪是她那个双胞胎姐姐开的?

她现在整脑子的疑问,“梅阿姨,你继续。”

“我和林医生就打算把你和你妈妈都一起带回了医院,你妈妈在去医院的半途中就醒了,她央求我们千万不能报警,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中的是枪伤。她说有人追杀你们,如果让人知道你受的是枪伤,一定会惊动警方,然后那些人就会找到你们,你就又会有危险。”

“那后来呢?”

“还能怎么办,救都救了,难道还能把你们丢回去吗?所以我和林医生就连夜把你们带到医院,说是车祸的伤者,进入手术室后,只有我一个副手。也多亏林医生以前做过无国界医生,也当过战地医生,对于取子弹这事完全是熟得不能再熟。”

聂灵梅讲话的同时,她的思绪也跟着好像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晚上。

“后来,可能是因为你头部中枪,失氧多时,虽然取出了子弹,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手术之后三天你都没有醒,林医生就给你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结果发现你居然已经怀孕三周了。”——

评论区第一个奖励2156楼已经产生,恭喜夏景柒的认领者小玥爱小莎,第二个2200楼应该也快要产生,礼物我周末比较有空才能去寄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