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9唐菱和程心爱都是贝贝的亲生妈咪?

走到门边轻轻敲了几下门,想要问她是不是有事,需不需要她的帮忙。谁知道她敲完门后,反而听到唐菱更惊慌的叫声,还听到咚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这时,段巧曼敲门的声音也急了许多,她转动了门锁可是打不开,看来是在里面反锁了。她一边敲一边喊着,“唐菱,唐菱,你没事吧,开一下门。”

可是她越敲里面唐菱的喊声越大。除了一向只要睡着就算在她耳边打雷都听不到的糖糖外,段巧曼的公公婆婆都披着睡着,走了过来。

“曼曼,怎么回事,你朋友怎么了?”

“不知道,好像是做恶梦了,可是门反锁了,打不开。”说实话,段巧曼此刻的心里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一时好心多管闲事的把唐菱带回婆婆公公家,万一她在这里出了事,给公婆带来了阴影就好心做了坏事。

“老头子,快去把钥匙拿来,顺便把镇定剂和注射器拿来,我看你朋友不光是做恶梦这么简单。”

段巧曼的婆婆聂灵梅以前是个护士,不过五年前已经退休。因为她年轻时其实学的是医科,退休后就在小区开了一个小诊所,一些常用的病和针剂家里都有备一些。

“对不起啊婆婆,一回来就给你们添麻烦了。”段巧曼很不好意思。

“你这孩子,看说的是什么话。这里是你的家,你的朋友过来住,怎么会是添麻烦呢。曼曼,你朋友以前的身体状况怎么样?”聂灵梅是个很开通,完全是儿媳妇当成自己女儿的好婆婆。

“婆婆……”段巧曼低下头,对于婆婆的好,她更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唐菱是我今天坐车时才认识的朋友,我看这么晚了,她也没有去处,所以就……”

聂灵梅这倒是没有想到,她一直以为唐菱是媳妇的朋友。不过既然人家已经到了自己家里,那就是客人,总不能让人在她家出什么事。

“没事没事,大家既然遇到了也算有缘,你心肠好是好事。”聂灵梅不希望媳妇自责,于是安慰道。

“来了来了,钥匙拿来了。”段巧曼的公公许康顺拿着老婆吩咐拿的东西,急急的赶了过来。

用钥匙把门打开,段巧曼轻轻推开一点,走进去打开灯,可是*上并没有人,被子也不见了。“唐菱?唐菱……”

正当她打算转身在屋内别处看看时,聂灵梅听到媳妇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她重重的推了一下门,门被什么东西挡住又弹了回去。

与此同时,外面的天空突然来了一声巨响般的雷声,唐菱再次发出尖叫声,“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姐姐,不要杀我!”

窗外的雷电,风雨继续呼啸着,唐菱原本盖着被子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突然被门板打到,又听到了她恶梦中一直在响的雷声,再次刺激到了她最恐惧的那根神经。

“唐菱?唐菱!”段巧曼转身看到被棉被盖得严严实实,躲在门后的唐菱。把棉被拉开,看到唐菱的头发都已汗湿,整个人抱着腿坐在地上,脸完全埋在了膝盖间。

走近之后才发现,她正全身颤抖着。

段巧曼去拉了她一下,唐菱便更往后缩了缩,身上也抖得更厉害,让段巧曼不敢再轻意靠近。

聂灵梅再次推门进来,顺着段巧曼的视线也看到了缩成一团的唐菱。她试着非常轻声的唤她的名字,“唐菱,唐菱,你怎么了?”

见唐菱并没有尖叫,聂灵梅便走近了一些,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肩上,可没想到又再次刺激到唐菱。

唐菱一边叫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妈妈,姐姐,你不是这样的……”一边挥舞着她的手,把靠近她的人都通通赶走。

“曼曼,老头子,你们帮忙把她按住,我给她打一针。”说着聂灵梅便把注射器和镇定剂拿出来,作准备工作。

唐菱的力气肯定比不上段巧曼和许康顺两人的力气,于是几分钟后,因为镇定剂的药性发作,她终于安静下来,身上也不再发抖。

许康顺将唐菱抱*,让她好好躺着,段巧曼则把被子抱起来给她盖好,以免她感冒。

等一切弄好之后,聂灵梅这才看清楚唐菱的样貌。

“是她!居然是她!”聂灵梅真没想到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她还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她。怪不得她会做那样的恶梦,会喊着姐姐不要杀我,原来是她!

“婆婆,你认识她吗?”

“老婆,你认识她?”

段巧曼和许康顺异口同声的问道。

聂灵梅站在*边,看着唐菱的表情非常的温柔,就像是在看自己失而复得的女儿一般。

“你们都去睡吧,今晚我就在这里陪着她睡。”聂灵梅说着,直接脱掉外套,准备在唐菱的身边躺下。

段巧曼看了眼婆婆,她虽然是一个很热心的人。但也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对待过谁,很明显唐菱是她的旧识,而且还是公公不认识的旧识。段巧曼的脑中突然天马行空的想到一些很狗血的情节,唐菱该不会是婆婆在外面的私生女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把唐菱带回来,不是很对不起公公。

段巧曼又一脸自责的望了眼许康顺,发现他也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老婆。

看到依然站着不动的两人,聂灵梅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不过现在并不是讲故事最好的时间,而且这个故事不短,需要些时间,于是道:“去睡吧,有什么疑问我明天会告诉你们。”

“哦,婆婆晚安,公公晚安。”

“老婆子,我卧室的门就不关了,有什么事你大叫一声,我就过来。”许康顺还是有点不放心,谁知道这个媳妇带回来的女人,是不是有精神病史啊,万一老婆有危险咋办。

“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啰嗦,快回去睡吧。”看到许康顺打算帮她关灯,连忙阻止,“别关灯,这丫头会害怕。”

许康顺若有深意的看了眼自己老婆,便回卧室睡觉去了。

可想而知,这个后半夜,除了什么都知道的糖糖,还有打过镇定剂的唐菱,另外的三个人,没有一个睡着了。

段巧曼在想着要不要把这个超级大八卦告诉自己老公呢,她一时好心带回来的女人,居然有可能是她的小姑,还有什么比这个还惊悚的消息。

而许康顺虽然是绝对相信自己老婆的,可老婆的这个态度也的确是有些不太寻常。

聂灵梅侧躺着,看着身边睡得像个孩子般的唐菱,那个时候她不叫唐菱,而是叫程菱。

“菱菱,五年没见了,不知道你还记得梅姨吗?你妈妈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你的记忆恢复了吗?不然怎么会做那个恶梦。”聂灵梅的确是把唐菱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一般。

五年前,她照顾了她整整一年的时间,那个时候儿子到S市上班,老公的工作也很忙。她还在医院里当护士长,对于这个她救回来的女孩,她一直都疼爱有加。

她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昏迷期间还生下了一个宝宝,大家都以为她不会再醒来,谁知道她却在宝宝出生两个月后奇迹般的醒了。

聂灵梅想起刚刚进来时看到她全身发抖,满头大汗的模样,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拿毛巾将她头发上的汗珠擦干。

唐菱依然在做梦,不过这个时候进入她梦里的是已经过世的妈妈。

她梦到妈妈正温柔的帮她擦着汗。

唐菱往聂灵梅的怀里钻了钻,梦中声音轻柔的喊着:“妈妈,妈妈……”

“乖……别怕,梅姨在身边守着你,睡吧。”

没过一会儿,唐菱便沉沉的睡去,聂灵梅等了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穆昊焱回到弑盟时已经十二点多,裴寒轩等人已经各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在弑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整个弑盟在S市的分部外表看上去只是一幢很普通的32层公寓楼。

地下四层才是弑盟的工作场所,每个弑盟的内部人员都有一张特制的卡,进电梯后刷一下,上面原本显示1、2、3、4楼的按扭就会变成-1、-2、-3、-4的序号。如果没有卡,就算进了这幢公寓,进入电梯也不会知道这里还有地下室。

穆昊焱来到负三楼,生化组的研究室,陆温彦还在认真的比对着两组DNA的排列,听到有人进来转过头看到是穆昊焱,“三哥,你来得正好,你拿来的那包药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里面含有大量的长春新碱,这种碱是从夹竹桃科植物长春花中提取出来的生物碱,多用来治疗癌症。”

“癌?!”难怪唐菱要离开,这个笨女人。

“三哥,你这药是从哪里来的?”陆温彦化验完药之后,就一直很想问穆昊焱,是他们身边的谁得了癌症吗?

“唐菱家里。”穆昊焱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心里想着有多爱多爱唐菱,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好好关心过她。她生了这么严重的病,他居然一无所知。

听到答案的陆温彦沉默了,只能继续完全DNA的比对工作,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让穆昊焱自己冷静一下比较好。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陆温彦终于完全了两组DNA的鉴定工作。

“三哥,你看看。这一份是程心爱和贝贝的亲子鉴定。”陆温彦先把一份递给穆昊焱。

穆昊焱接过后自己翻到最后一页看结果,看完之后失望的眼神特别明显,丝毫没有掩饰。

结果与上次的一样,依然是确定为母子关系。

陆温彦其实已经猜到穆昊焱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一开始就是先做的程心爱与贝贝的亲子鉴定,当时结果出来后,他也很失望。因为他知道,穆昊焱希望得到的结果是贝贝不是程心爱的亲生儿子。直到他做完第二份亲子鉴定,结果实在是让他大为惊讶!

“三哥,这是唐菱和贝贝的亲子鉴定,看完之后也许会帮助你想明白很多事。”

穆昊焱看了一眼陆温彦,他正对他仰了仰头,示意他赶紧看结果。

原本很失望的穆昊焱,小心翼翼的打开唐菱与贝贝的这份亲子鉴定,同样是翻到最后一页。

鉴定结果,母子关系的可能性为99.99%。

也就是说唐菱是贝贝的亲生母亲!

穆昊焱的脸上扬起好久未见的笑容,可下一秒又笑容隐去,看向陆温彦,“老五,报告的错误率有多少?”

怎么会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都是贝贝的亲生母亲。

“据现在的数据研究汇告来说,错误率为万亿分之一,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陆温彦知道穆昊焱在想什么,于是给出自己思考后的结论,“要么是你给的样本有问题……”

“不可能,小爱从来没有去过唐菱家里,那里不可能有她的头发。而小爱的头发,也是我亲自去拿的,不可能有问题。”穆昊焱马上否定这个可能性。

“如果样本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什么?”穆昊焱摒住呼吸,从来没有这么紧张,似乎陆温彦说出的这句话,关系到他下半生的幸福一般,非常的紧张和激动。

“程心爱和唐菱是同卵双胞胎姐妹。”

虽然穆昊焱也想过这种可能性,但真正从陆温彦口中说出,他还是显得有些惊讶。

“三哥,你知道程心爱有双胞胎姐妹吗?”

“有,小爱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这件事是裴寒轩从R国调查得来的,后来他也问过程心爱,她也承认的确是有个姐姐。

陆温彦想了一下,说道:“那很明显,唐菱也许就是程心爱的那个双胞胎姐姐。这样就能说得通为什么程心爱和唐菱亲子鉴定的结果都是贝贝的亲生妈妈,因为她们是同卵双生姐妹,所以DNA的排列也基本一样。”

“应该不是这样!我怀疑唐菱才是真正的小爱,而现在这个小爱其实才是那个双胞胎姐姐。”穆昊焱在想到要做唐菱和贝贝的亲子鉴定时,脑中就大概有过唐菱是小爱的这种想法。

但他没有想过现在的小爱是那个双胞胎姐姐,因为裴寒轩查到的消息,那个姐姐已经死了。

现在知道唐菱和程心爱是双胞胎,那就说明死掉的那个人肯定只是个替身而已。

“老五,有没有办法确定唐菱到底是不是小爱。”

“现在的唐菱很明显整过容,不过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程心爱还是有办法的。三哥,有没有五年前程心爱的照片和现在唐菱的照片,如果有现在这个程心爱的照片就更好。”

穆昊焱拿出手机和钱包,递给陆温彦道:“钱包里这张是小爱五年前拍的,手机上这张是我今早在唐菱家翻拍的,应该是整容后和她妈妈合照。这后面这张是现在这个小爱最近照的。”

陆温彦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生化,不过对于一些鉴证方向的知识他一向也比较感兴趣,所以以前也做过一些研究。

“人们整容往往注重的是眼、鼻、嘴以及脸型这几方面的调整,很少会有人专门去整耳朵,所以耳朵的整容技术现在也并不发达。只要我们将唐菱整容后,以及现在这个程心爱的照片,与五年前的程心爱的照片做耳朵的比对,应该就能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程心爱。”

陆温彦一边为穆昊焱解释,一边将这三张照片都扫描进电脑,然后打开一个专门的分析软件。

“一般来说就算是同卵双胞胎,长相也不可能完全一模一样。特别是像耳朵的大小,耳垂的厚薄,以及耳朵边缘的弯曲程度等等,都会有所不同。”

穆昊焱站在陆温彦的身后,仔细的看着他做的每一步,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好像自己一个大喘气就会让陆温彦的对比结果出现误差一般。

虽然现在他已经大概知道了结果,可没有百分百的确定,始终还是不放心,不想要再空欢喜一场。他必须带着最有力的证据,到沪镇去把唐菱,哦不,是他的小爱带回来。

“三哥,你看,有结果了。”陆温彦回过头提醒穆昊焱看分别不同的两个结果。

刚刚陆温彦分别用两台电脑同时对比着唐菱和五年前的程心爱,现在的程心爱和五年前的程心爱,这两对的照片分析。

其中一台电脑上显示着“MATCH”,而另一台电脑上显示“MI*ATCH”。

对于这两个简单的英文单词,穆昊焱当然看得懂,“MATCH这一组是谁?”

现在他当然最关心的是谁才是他的小爱。

“唐菱!”

意料之中的答案,却依然让穆昊焱激动不已。

“真正的小爱后颈被头发遮住的地方,有一道小时候被烫伤的伤疤。”穆昊焱突然想起程心朗在飞机上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怪不得那天他赶到会所时,正看到程心朗在亲吻唐菱的后颈,原来他早就发现了唐菱才是真正的小爱。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从唐菱再次出现在他生活中的第一次,他就无条件了接受了她。

那个时候他以为是因为唐菱是白若素的朋友,是她介绍给他的,而他那段时间又备受老头子的相亲摧残,所以他才会带着将就的心态接受了唐菱。

可是,他哪里是在感情上那么容易将就的人,如果可以将就,他也就不会等小爱五年。

程心爱回来之后,他在她身上找不到以前小爱的感觉。他以为那是几年没见,她变了。或者是他对她的爱变了,他移情别恋!

原来不是,他爱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小爱一个人,只是现在的程心爱并不是真的小爱而已。

“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了唐菱就是三哥你要找的小爱,那现在住在医院的那个程心爱就是假的,她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假扮自己的妹妹呢?”

陆温彦觉得不解,按理说那个女人应该不可能是因为爱三哥,所以才装成是失踪多年的程心爱来接近他。

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干嘛非要等到现在才来假扮,在当年程心爱一失踪时,她就可以出现了。

穆昊焱突然想起了裴寒轩当时从R国回来,向她汇报的内容。

“程心爱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琳达,说起她这个姐姐,那可比她还要牛。听说五年前她就曾派人刺杀过老国王,想要夺王位。不过计划失败,被全国通缉。后来听说全世界各地逃亡,最后是在四年前被程心爱找到,抓回去处了极刑。”——

喜欢唐菱妈咪和穆三少的宝贝们,你们有没有很激动呀!穆三少终于知道唐菱妈咪就是他的初恋,真正的小爱!鑫妈妈也好激动呀,需要冷静一下,宝贝们,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