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8姐姐,别杀我,我是你妹妹呀

“老三,你先冷静的想想,除了S市她还能去哪里?她之前有给你提过她的家乡啊,或者她最想去的地方之类的吗?”裴寒轩前一刻还叫着程心爱嫂子,这一秒便站在穆昊焱的角度为他操心。

他们几兄弟都是这样,除了白若素是和他们一起长大,也是他们重视的人外。其他新加入的他们当然是站在自己兄弟这边,本来他对程心爱的印象就一般,并不是太好,总觉得那个女人太假,不过因为老三喜欢,他也就只能接受。

现在老三可能发现了自己的真正心意,那程心爱对于他来说,便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没有,唐菱只说过她以前曾失忆过,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只是,据小爱说唐菱的家乡应该在她家乡不远,不过……”不过现在他已经开始程心爱,那她说的话不一定就是真的。

穆昊焱闭上眼,手紧紧的握成拳。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情侣,而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对她的了解有多少,她出走,他甚至连一个可以找的地方都没有。

穆昊焱此时很后悔当初没有去唐菱住过的医院调查,如果当时他要去那里调查的话,就一定会问唐菱在有记忆之后的家乡是哪里。现在也就不会在这里干着急,却什么都无法做了。

那会只因他对小爱没有一丝的怀疑。她说的话又在以前他住过的村子附近的小镇,得到了证实,他便更没有怀疑她的话,因此觉得没必要再去查唐菱住过的医院。

此时,就算叫裴寒轩再去调查,那等调查结果出来都不知道已经过了几天。不行,他必须在24小内就找到她,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有时候眼见并不一定为实,好好用心去看看你身边的这两个女人吧。”

这句在当时救唐菱时,那个男人说的话突然从穆昊焱的脑中闪去。

那个男人一定知道什么!

“老四,帮我找一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身份,只知道昨天下午他曾在一家私人会所出现过。他或许知道唐菱去了哪里!”

“好。”

裴寒轩又再次回到自己的电脑面前,这间屋里有十几台电脑,全是裴寒轩的宝贝,除了他们几兄弟外,没人知道他是世界级的黑&%客。

从昨天早上微博爆料事件开始,裴寒轩便没有休息过,手指一直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他和情报组的其他成员都一样,忙得手都没停过。结果那件事还没完,这又闹出不辞而别。

裴寒轩看到两位兄长,更是下定决心,绝对不像他俩这样,为个女人就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乱七八糟。重心都围着身边的女人在转,像他这样多好,女朋友众多,甲跑了还有乙丙丁,女人何其多,何必为了一颗水放弃整片大海。

穆昊焱没有继续待在裴寒轩的工作室,现在老大在医院陪着嫂子,弑盟总部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联系总部的负责人。

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深呼吸了几下,这才开始工作。

一个小时后,裴寒轩匆忙的推门而入,“老三,快点,你找的那家伙搭乘两个小时后的飞机回英国。从这里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应该来得急,以防万一我会帮你订一张他的同班机票,万一在候机室没找到人,直接去飞机上找。”

“好,谢了,老四。”穆昊焱关上文件,拎起外套就往外走。

好在像他们这种人也许随时都有可能出国,护照身份证等证件一般都带在身上。

裴寒轩笑着拍了拍穆昊焱的肩,“两兄弟这么客气干嘛,你这样我倒还真有点不习惯。对了,你找的那个男人名字很有趣,与三……”

原本想叫三嫂,想了想又改了口,“与程心爱只有一字之差,叫程心朗。是英国一个小有名气的银行家。不过我查过他的资料,他的老家正是你以前被绑架到的那个村子,也就是和程心爱是同一个地方。”

闻言,穆昊焱愣了一下,前行的步子一顿。

同一个地方,名字又如此相似,那他为什么会特意找人把唐菱抓去。

穆昊焱觉得那张谎言的网,已经被撕掉了多个角落,只要再用力撕开一些,就能看到被网挡住的那后面的真相。

“老四,这两天为了老大和我的事辛苦了,去休息会吧,让你的手下的人也去休息下,说不定接下来几天还有更多需要你们帮忙调查的事。”穆昊焱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陪他一起到车库的裴寒轩说。

“你就别担心我们了,快去吧,把我真正的三嫂找回来。”裴寒轩薄薄的唇抿起一个浅浅的笑,拍拍穆昊焱的肩,给他加气。

穆昊焱点了点头,一脚踩下油门,车向箭般驶了出去。

裴寒轩看着车子驶离的方向,摇了摇头,爱情真麻烦!

当穆昊焱赶到飞机场时,距离飞机起飞的时间只剩二十五分钟,也就是说已经结束了办理登机手续。

平日里他们几人中除了裴寒轩外,都很低调,可现在没有办法,穆昊焱直接叫来了机场经理,让他用特殊通道进入候机厅。

穆昊焱坐着乘警们的巡逻车,到程心朗坐的那班航班的候机厅时,所有人都已经登机。

不过好在现在舱门还没有关,他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可以上机找人。他已经与机上的空乘人员商量好,会在最后一分钟才关舱门。

穆昊焱在来之前裴寒轩已经告诉过他,程心朗买的是商务舱的票,人不是很多,穆昊焱上去后不到五分钟便找到了程心朗,也就意味着他可以与程心朗交谈的时间,不到十分钟。

“你还是来了,比我想象中晚。”程心朗唇角一勾,脸上明明是笑意,却让人觉得很冷冰。

他显然早就猜到了穆昊焱会来找他,只是没想到会在他快要离开时,追到飞机上来。

昨日对他说了那句话后,他以为以穆昊焱的聪明,最晚今早就会找他。他还特意在那个会所等他,谁知道等了好久没人来。

程心朗在英国有很急的工作,必须马上回去,他原打算解决后,最晚七天内会再回Z国。如果到那时候穆昊焱还是没有来找他,或者对程心爱依然没有一丝的怀疑,那他会把唐菱带走,带到英国,永远的离开穆昊焱的身边。

“你一直在等我,那一定也知道我要问你什么。”穆昊焱面无表情的看着程心朗,“我们的时间都不多,废话就不多说,我知道你希望我问的是我身边的程心爱,到底是不是当年的小爱。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我现在要问的,我会自己去调查。现在我只想你告诉我,在唐菱来S市之前,她在哪里生活过?”

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穆昊焱心里对唐菱是愧疚的,身为她最亲密的身边人。当她离开时,他却要去问另一个男人,她可能的去处。

“沪镇。来S市之前,她和她妈妈生活的地方。”程心朗并没有为难穆昊焱,在见到穆昊焱去救唐菱时他就告诉过自己,只要穆昊焱来找他,不管他问什么,他都会据实相告。

他的确是没有想到穆昊焱这么急着,追到飞机上来只是问唐菱以前住过什么地方。

“谢谢。”得到了自己的答案,穆昊焱便转身要走。

程心朗突然起身,叫住他,“穆昊焱,真正的小爱后颈被头发遮住的地方,有一道小时候被烫过的伤疤。”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因为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的小爱能幸福,如果这份幸福只能穆昊焱来给的话,那他便帮她把穆昊焱送到她身边。

穆昊焱脚步停住,转身勾了勾嘴角,“谢谢。”——

唐菱刚回到沪镇时,已是晚上十点。

当初她与妈妈离开沪镇时,把家里的房子也卖了,现在连个可以住的地方都没有。

其实她对沪镇的印象只有那家医院,听妈妈说她在医院应该是躺了有十个月。不过如果据程心爱的说法,那她应该最多在医院只住了一周左右。

这个时间点走出车站,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还有摩托车司机都围了上来,问她要不要坐车。

唐菱摆了摆手,可是那些人依然没有离开。

唐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站在原地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这些人是坏人,可能她还能直接拎着包打上去。可这都只是一些有些热情过度的家乡人罢了。

突然有人拉着她的手,说:“妹妹,车来了,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唐菱回头一看,原本是刚刚坐在她前排的那对母女。

唐菱对她感激的一笑。

司机们见有人来接,于是又都散开,继续围上下一个下车的人。

“阿姨,我们走吧。”糖糖软软的声音让唐菱觉得很温暖。

“你现在是要回家吗?没人来接你吗?如果没人的话,我让我公公送你吧。我公公来接我们了,就在前面。”糖糖的妈妈指着不远处的一辆黑车的轿车,说道。

唐菱眼珠子打着转,回倒是回了家乡,可望着这陌生的一切,她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好老实的对糖糖妈妈说,“我在这里已经没有家了,也没有人来接我。我以前的记忆没了,其实沪镇对于我来说,也都是陌生的,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酒店吗?”

“阿姨,你没有地方可以住了吗?那你来我们家啊,我们家有好多好多间屋子。”糖糖就像个小天使一样,笑得非常的甜。

“对啊,现在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去住酒店也不方便。就到我们家里去住一晚吧,明天再做打算。”糖糖的妈妈也好心的游说。

唐菱不太好意思,刚才在车上是她先表现出疏离的意思,现在她们还对她这么关心……

“这个……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大家都是同乡,现在有缘坐同一辆车,除非你是怕我们是坏人?”

“阿姨,糖糖不是坏人,妈妈也不是坏人,爷爷和奶奶都不是坏人,你要相信我们。”糖糖立刻立明,声音也加大了几分,看来是真的不能接受别人把她当坏人看。

唐菱的性子虽冷,可那都只是一种表象,她其实有拒绝困难症。看到糖糖和她妈妈都这么热情,便完全说不出不字了。

“好吧,麻烦你们了。”唐菱莞尔一笑,伸出手道,“我叫唐菱,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段巧曼,你叫我曼曼吧,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段巧曼伸出手握住唐菱的友谊之手。

“耶!阿姨,我们走吧,爷爷在那边。”糖糖一手牵着唐菱,一手牵着她妈妈的手,开心的朝那辆黑色轿车走去。

从轿车上下来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人,一看到糖糖就高兴的张开双臂,“糖糖,快,来爷爷抱抱。”

“爸,这是我的朋友唐菱,今晚去我们家住。”

“叔叔你好,打扰了。”

“好好,不打扰不打扰,快上车吧,夜里比较凉。”男人比较朴实,很慈祥的笑着。

段巧曼陪着唐菱坐在后座,糖糖则坐在副驾驶陪着她爷爷。

“唐菱,你这次回来是准备做什么呢?度假还是打算搬回镇上住啊,我看你也没带什么行李。”从车站到家里还大概需要十几分钟的车程,段巧曼怕唐菱坐在车上尴尬,于是便与她闲聊道。

“我现在也还没有决定,先回来看看吧,反正现在我也没什么事做,如果我能适应这里的环境,那就住下。”唐菱随意的回答,虽然她答应了去段巧曼家住,但她还是不愿意把自己的事对一个不太熟的人说。

段巧曼的工作是销售类,她每天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人,所以她看得出来,虽然唐菱脸上一直有着浅浅的笑容。但对她依然还是很疏离,并没有真正的热情。

她这倒不是很介意,本来她们也就才刚认识,唐菱的性格与她不同。她是自来熟,人来疯的性子,唐菱看上去就属于比较外冷的类型。

“恩,这样挺好的。其实沪镇现在发展也挺快,变化很大,你几年没回来现在应该都不认识路了。好多以前的房子都拆了,街道也比以前宽了许多。如果你不喜欢大城市的那种喧哗的话,沪镇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这里的空气比S市好,对小孩子的健康成长也很有益。”

段巧曼niang家是S市的人,这里是她老公的家乡。因为老公经常在外地出差,所以她隔几周便会带着糖糖一起回来,呼吸一下这里的新鲜空气,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回来看看俩老。

“是啊,我记得我离开时,晚上到了八*&九点外面就是漆黑的一片,没有现在这么多路灯,还有那些吃夜宵的小店。”

“那你已经离开好几年了吧!现在沪镇的夜晚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冷清,不过这都是近一两年才发展起来的,回来发展吧,现在有很多出去打工的年轻人都回沪镇了,这里的就业形势很好。”糖糖的爷爷一边开着车也忍不住搭话道。

虽然唐菱的话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段巧漫和她的公公在找话题聊,不过好在气氛还算可以,并不让人觉得尴尬。

一车人就在欢声笑语中很快到了段巧曼的婆家,段巧曼的公公帮她拿行李,她则抱着眼皮已经在打架,快要睡着的糖糖。

唐菱下车后四处打望了一下,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区,比她租的小区环境好,但要比起穆昊焱小区的奢华,那又肯定是无法比的。

“唐小姐,快上楼吧,看这天好像要下雨了。”糖糖爷爷看唐菱站在原地没有动,于是提醒道。

唐菱跟着他们上了五楼,很快在段巧曼的带领下洗漱完毕,然后便到书房休息。

“唐菱,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了,现在都快十一点了,今天先睡觉吧。我婆婆这会已经睡了,明天再介绍你们认识。晚安!”

“晚安!”

段巧曼出去后,帮她把门也顺便带上。唐菱并没有马上躺到chuang上,先去把门的小锁拧上,反锁后,走到窗边……

虽然看起来糖糖爷爷一家都是好人,她是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去防范。但毕竟对她来说,他们依然还是陌生人,她一个女人孤身在外,是必须要小心一些。特别是现在,她的命很重要,她必须好好保护这颗能救活程心爱的心脏。

窗外小区的路灯亮着,中间有一个类似花园的绿化地带,对面一幢楼的灯全都熄了,看来都已经入睡。是啊,这个点是谁睡觉了。

穆昊焱现在在做什么呢?是不是还在S市疯狂的找她呢。

听糖糖爷爷说今晚会下雨,会不会和昨天一样,打那么响的雷!

唐菱拉上窗帘,躺进被窝里,她决定在打雷之前让自己先睡着,否则今晚就不用睡了。

也许是因为疲惫,也许因为昨晚严重的睡眠不足,唐菱躺下不到五分钟,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只是这个晚上她睡得并不踏实,一直在做着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梦。

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外面果然下起了大雨,雷雨交加,很是猛烈!

“姐姐,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是我的亲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啊!姐姐,别杀我,别杀我……”

睡梦中的唐菱嘴里一直嚷着别杀我别杀我,整个人都极度的害怕,手将被子拽得紧紧的,满头冒着冷汗。

“姐姐,我是你妹妹,妹妹啊,别杀我,别杀我……”

极度恐惧的唐菱被自己的梦吓醒,蹭的一下坐起来,眼前因为窗户没关,窗帘正随风摇动。

刚醒的唐菱还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看到窗帘动就像看到梦境中的那个人,那个拿着刀想要杀她的人。吓得她全身发抖,再加上雷响电闪,唐菱的心理恐惧已经到达了一个她无法承受的地步。

这时,“咚咚咚……”响起的敲门声,彻底把唐菱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拉着被子滚落到*下,在门侧的墙面依墙而坐,将被子整个盖住自己的头,全身都不自觉的颤抖着。

嘴里还一直大声的喊着“别杀我,姐姐别杀我”这样的胡话。

门外的段巧曼原本已经睡着,却被唐菱的尖叫声惊醒,披上件外套打算出来看看。毕竟这是她带回家的,如果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她也会过意不去。

走到门边轻轻敲了几下门,想要问她是不是有事,需不需要她的帮忙。谁知道她敲完门后,反而听到唐菱更惊慌的叫声,还听到咚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谢谢昨天留言的宝贝们,我大概知道你们的想法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甚至比你们更爱我笔下的这些人物。对于唐菱妈咪的故事其实是在开文前就构思好了,做的笔记最开始甚至比若若顾大少的还要多。我不会草草的结束他们这一对的故事,不过我也记得这文的男女主始终是若若和安之,所以暂时我还是会按时间的顺序继续交叉着写。

不过说是交叉着写,唐菱这边也不会有太多内容了,按着时间来写近两章基本上是在写这十二个小时内的事,主要发展的还是唐菱和穆三少。顾少和若若那对现在正在医院休养,没什么事发生,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