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7重新做两份亲子鉴定(必看,看完请留言7000+)

如果若若知道她失去了一个宝宝,还能像现在这样没心没肺的傻笑吗。看到她这样单纯的笑着,唐菱的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唐菱姐,你知不知道,顾安之居然跑到电视上公开对我表白耶!”白若素整张脸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以后,我再也不用说谎话骗人,我可以告诉所有人,顾安之就是我老公,哈哈哈!我以前怎么那么笨呢,一直怕被曝光,怕没有自由。

其实现在我才明白,能够和顾安之一起在阳光下牵手漫步,那就是幸福,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日子是她自己在过,又不是过给别人看。”

比起唐菱和穆昊焱,明明相爱的人都不能在一起,她和顾安之要幸福千万倍。

“你想明白了就好,本来你们因为相爱而结婚,也没有对不起谁,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本来就不用隐瞒。”

唐菱其实很羡慕若若,能够遇到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更重要的是他们能相守在一起。不像她和穆昊焱属于有缘无份的一类,如果有下辈子,她会躲着穆昊焱,在爱上他之前就先走开……没有相爱,就不会有分手,也不会有别离后的痛苦。

“我知道以前都是我太矫情,以后不会了。”白若素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宝宝们,谢谢你们一直对妈咪不离不弃,前面几个月是我太闹腾,让宝宝们都受了苦。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宝贝们安全出生之前,妈咪会乖乖待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看到若若稚嫩的脸上,满满都是母性的光辉,唐菱突然想起了当年,才刚刚从昏迷中醒来。妈妈把贝贝放到她怀里时,看到贝贝小小的身体,软软的小手,那时候她连抱都不知道怎么抱小宝宝。

她那时候的年纪和若若差不多,又刚刚才睡。什么记忆都没有,就被告知已经是一个小宝宝的妈咪,当时的她很恐慌,连碰都不敢碰贝贝。

不知道是不是贝贝感觉到了她的害怕,居然冲着她咯咯的笑,就因为那个童真暖心的笑容,让唐菱很快适应了自己的角色。

唐菱甩了甩头,不对,如果按程心爱的说法,她根本就没有昏迷一年之久,只是妈妈为了不让她想起以前已经去世的宝宝,才故意那样说骗她的。

不管了,人都要死了,还管以前的记忆干嘛。这样也好,过几天她就可以到另一个世界去陪妈妈。

“若若,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自己要照顾身边。如果不去上班的话,待在家里应该会挺无聊的,无聊的话你就我去陪贝贝玩玩。你也知道我和昊焱分开之后,贝贝的心情也有受影响。他平时就喜欢和你玩,你就多帮我去陪陪他,我毕竟没有那么方面。”

白若素明白唐菱的意思,现在程心爱和昊焱哥在一起,听说还已经选了婚戒,打算要注册。唐菱姐夹在中间也一定很为难,看到程心爱和穆昊焱成双成对,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这种心情她比谁都能体会,就像当初顾安之要与白苏末结婚时,一样,她也选择了离开。

“我知道,唐菱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经常去陪贝贝。”

“恩,那就拜托你了,我走了。”唐菱弯下身子,给了白若素一个拥抱。

白若素看着唐菱的背景,皱了下眉,她怎么觉得今天唐菱姐有点奇怪。耸耸肩,一定是她太敏感,怀孕的人都喜欢胡思乱想——

唐菱在第一医院和白若素道别的时候,穆昊焱正在满世界的疯狂找她。

本以为到了她上班的医院就能找到她,可他却从张强强那里得知唐菱上午递了辞职信,这会已经离开了医院。

唐菱的手机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只好回她家里去找,到家后才发现他并没有她家的钥匙。因为着急,穆昊焱直接一脚踹门而入。

好在唐菱家是旧小区,门并不是那种特别结实的防盗门,否则,以穆昊焱此时有点失去理智的状态,他会直接找人把门给爆开。

进门之后穆昊焱发现房间内基本没有唐菱回来过的迹象,完全和他早上出门时一模一样,包括那个他洗好又放在客厅茶几上的保温瓶。

唐菱这是下了决心不想让他找到啊,她要走!

他以为经过昨晚,他俩会重新在一起,没想到却更给了她必须走的理由。

可是她要走也应该回家收拾东西才对,穆昊焱想了想决定用守株待兔的方法,就在家里等唐菱,顺便找人来把门锁修好。

反正现在程心爱在医院有医生护士照顾很安全,贝贝这两天也被老爷子接回别墅住了,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唐菱,他怕她会不辞而别。

穆昊焱站在窗边,看着小区楼下进进出出的人,却没有他等的人。

从白天一直等到夜色降临,楼下昏暗的路灯亮起,唐菱依然没有回家。她现在在S市已经没有亲人,不回家她能去哪里?

对,他怎么会没想到呢!唐菱在S市除了他和贝贝外,最亲的人就是白若素,如果她真的要走的话,也一定会去找她告别才对。

果然是关心则乱,平时他经常见老大一遇到嫂子的事就变得不理智,明明很容易想到的事却会因关心而蒙蔽。

“嫂子,今天唐菱有没有找过你。”手机拔过去很快就被接起,穆昊焱连对方声音还没有听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老三?”手机并不是白若素接的,她这会正乖乖的吃着兰姨给她做的营养餐,铃声响起时,顾安之第一时间接起。

穆昊焱一听是顾安之,又转问道:“老大,今天唐菱去找过嫂子吗?”

“唐菱,来过,怎么了?”顾安之回头看了一眼白若素,发现她正好奇的望着自己,还指着手机说要让她接。“老三,你等会,若若给你说。”

“昊焱哥,你找唐菱姐吗?她下午来看过我啊,不过没坐一会就走了。”

“她下午什么时候来的,又是大概几点走的,她有没有对你说她去哪里?”

白若素被他问得有点莫名奇妙,“不是你告诉唐菱姐我住院的消息吗?那她怎么会知道的。怎么了,你找不到她吗?给她打了电话没?”

说完,白若素又觉得自己很白痴,如果穆昊焱给唐菱能打通电话,干嘛现在还来问她。

“她手机一直关机,我联系不到她。”说这句话时,穆昊焱的声音里有太多的无奈和泄气,还有……一丝的愤怒。

几年前程心爱也是这样,明明两人约好了时间,等他回去却不见她的踪影。这次又是,再一次的不告而别。

再一次?!

穆昊焱突然被自己想的这个词吓住,愣了一下,他怎么会用再一次!

这个潜意识中冒出来的词,突然让穆昊焱灵光一现,他之前似乎忽略了一些细节。

“嫂子,我突然有点事,先挂了。如果唐菱和你联系的话,请你尽量问出她在哪里,然后一定要通知我。”

挂完电话后,穆昊焱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从见到唐菱的第一次到程心爱的突然出现,再到昨晚,所有过往的记忆,一点点在脑中浮现。

程心爱的这一次出现,他承认,给他的冲击很大。见到那张思念了五年的脸,又因一张亲子鉴定,他便再没有别的想法。

从未想过去怀疑小爱的真假,她对当年他们发生过的事,那些只有他俩才知道的事,记得一清二楚,他也没有理由怀疑她。

即使现在的小爱无法给他当年的感觉,他告诉自己,那只是因为分开太久,彼此都变了而已。

即使每每他都会在唐菱的身上,找到当年小爱的影子,可不同的脸,不同的性格……

他以为是自己变心了,忘记小爱,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可现在,当织得非常完美的网,破了一个洞,那个洞就会无线的蔓延开。

是啊,小爱对以前发生的事的确是记得很清楚,可也记得太清楚了,甚至记得他到她家的隔天吃的是什么饭。他的记忆力一向不错,却也只记得当初一些重要的事,小爱却能记住一些细到完全不起眼的细节。

他记得之前看一套刑侦片时,其中一个案子就是嫌疑犯居然记得十几年前,就是案发当日,她买了几斤牛肉回家,晚上吃的是粥而不是面不是其他的。

警方就怀疑她在撒谎,一个人的记忆是不可能记住多年前这么琐碎又无意义的事。

他为什么就丝毫没怀疑呢!

穆昊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不行,他绝对不能让唐菱就这么走了,他还有好多话没对她说,也有好多的疑惑没有解开。

跑到卧室,在梳妆台上想找唐菱用过的梳子,却没有看到,于是打开抽屉,梳子果然放在抽屉里。拿起唐菱用过的梳子,上面果然还有几根头发。扯了一些卫生纸将头发小心翼翼的包裹好,放进上衣口袋里,正准备离开……

却看见抽屉内放着用透明袋装着的药。

唐菱生病了吗?

其实生病吃药没什么药,可穆昊焱这一次却鬼死神拆的把那包药也一起放进了他的上衣口袋,然后才离开。

在穆昊焱让裴寒轩帮他调取今日所有航班、动车、火车的乘客名单时,唐菱已经坐上了回沪镇的小巴。

原本她从一院出来后就打算回家收拾些衣服还有药什么的,然后就去火车站买晚上的票回沪镇,可是刚到小区门口,还未走进去便看到了穆昊焱的那辆霸气的路虎。

她知道这一上去,估计也就走不了了,那她又如何进行她的下一步计划。

和穆昊焱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她多少也了解一点,所以她并没有按原计划去火车站,而是去了无需用身份证就可以买票的汽车站。

现在的天温度并不是很高,今早才换的衣服,还可以将就穿两天。至于那些抗癌的药,反正她现在已经决定要把心脏移植给程心爱,吃不吃药都无所谓了。

而且最近吃这个药好像也没什么用了,已经开始出现剧痛,头晕,呕心,狂吐这些症状了。

也许是到了她该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以前想着死还觉得有点怕,现在作出决定要将心脏移植给程心爱,就好像即使她走了,她的心也一直会陪在穆昊焱和贝贝身边。

唐菱坐在车上,车已发动,从S市到沪镇的人并不多,小巴显得有些空荡。

她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看着窗外,仰头看了看已黑的天空,不知道等会会不会下雨呢。一般的电视剧,当女主角或者男主角伤心离开时,不是都会下雨吗?预示老天也在为这对有*哭泣。

唐菱摇摇头,果然孤独的一个人坐车就会让人胡思乱想,全世界有多少人,每一分每一秒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就有一对有*分开,如果老天都帮他们哭的话,岂不是随时都在下雨。

“阿姨,你为什么要哭啊,不开心吗?糖糖把棒棒糖给你吃吧。每次糖糖哭的时候,妈妈就会给糖糖吃棒棒糖,然后糖糖就不会哭了。”

前排一个和贝贝看着差不多年纪的小妹妹,站在座位上,递给唐菱一颗棒棒糖。

唐菱听到小孩子的话才惊觉,原来,自己哭了。

“谢谢小妹妹,阿姨没事,你自己吃吧。”其实唐菱很想告诉这个小妹妹的妈妈,在这个年纪,给孩子吃太多的糖对孩子的牙齿非常不好。

“阿姨是哪里痛吗?糖糖帮你呼呼,呼完就不痛了。”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很能温暖人,让唐菱又想起了贝贝,以前她切菜或者做什么弄伤了手,贝贝也会像她一样,握着她的手帮她呼呼。

“是不是不痛了呀?”糖糖软呼呼的小手伸过去摸了摸唐菱的脸。

小女孩的家长见唐菱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睁着小女孩,以为唐菱生气不喜欢小孩碰她。于是把她抱了回来,对唐菱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打扰到你了。”

唐菱醒了醒神,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糖糖长得很乖,又会体谅人。我只是看到糖糖想起了我儿子,他和糖糖差不多大。”

“啊,原来是这样。你是沪镇的人吧?这次回老家没有带儿子一起回去,所以想他了?”糖糖妈妈自己给唐菱安排了一个剧情,“正常,我上次有事一个人回沪镇,也是刚上车就想女儿了,所以这次回去说什么都要把她带在身边。”

唐菱抿了抿唇,微微一笑,她不擅于和陌生人聊天,于是只能用微笑代替回答。她也不想和外人分享她自己的故事。

笑过之后,唐菱的头便转向窗外,看着被夜幕静静笼罩住的繁华都市,明亮的灯火将这整个城市都点缀得像座不夜城。

路上有来来往往的很多车辆,人行道有很多陌生的行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但都在很努力的活着,想要活得更好。有比她幸福的,当然也有比她更不幸的。

红灯亮起,小巴车停了下来。突然,唐菱的双瞳睁大,手情不自禁的扒在窗户上,想要开窗,却又告诉自己不能开……

窗外便是穆昊焱的路虎,与她只隔了两扇玻璃的距离。她都能清楚的看到穆昊焱此时脸上那焦急烦燥的表情,是为了她吗?

他现在一定已经知道她不告而别,正到处找她。

谢谢老天,让她在离开这个城市之前又再一次看到他。

不知道穆昊焱是不是感觉到了她炙热的目光,突然转过头看向大巴车这边,好在唐菱在察觉到他转的那一刻,立刻低下头,躲了起来。

穆昊焱焦急的等着绿灯亮起,却察觉到似乎从哪里有一道目光正注视着他,于是本能的仰望旁边的车窗。

什么都没有!

看来是他今天精神太过紧张,情绪也很不对劲,所以产生了错觉。

120秒的红绿等待时间让他心里更加烦燥,打开副驾驶座前的杂货箱,拿起上次裴寒轩留下的烟和打火机,手势有些笨拙的点烟。

咳咳咳……

已经有五年没有再抽过烟,穆昊焱都有些不习惯这烟草的味道。

他并不是不会抽烟,在五年前他虽然烟瘾不大,但偶尔也会抽几根,特别是心情烦闷时。

“小天,吸二手烟会伤肺,你就这么希望我早死吗?”

就因为这么一句话,穆昊焱从此再没有碰过烟。可现在因为唐菱的消失,程心爱又住院,这里也没人会吸到他的二手烟。

不知为何,突然就想抽上这么几口。

唐菱慢慢的坐直身子,两只手小心翼翼的巴着窗沿,露出一双明眸,透过车窗看着穆昊焱。

他在吸烟!

认识穆昊焱以来,知道他是不吸烟的人,又怎会……

“吸二手烟会伤肺,你就这么希望我早死吗?”

唐菱的脑中突然闪现出这句话,想要再仔细回想一下这句话是谁说的,什么时候说的,又是在什么环境下说的,可头却剧烈的痛起。

唐菱的手按摩着太阳穴,却没有丝毫的好转,依然很痛。痛得她的额头渗出许多汗珠,不敢再继续回想。

此时正好右行的绿灯亮起,唐菱看到穆昊焱熄灭烟头,转动方向盘,朝十字路的右边转去。

唐菱巴在车窗上的手紧了几分,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她最后一次见穆昊焱。

路虎的速度很快,不出五秒就已经看不到车影,正好直行的绿灯也亮起,唐菱坐的大巴便和穆昊焱往完全不同的方向驶去。

就像他俩的爱情一样,各朝一方,越走越远……——

穆昊焱拿着从别墅那拿来的贝贝的头发样本,以及在唐菱家找到的唐菱的头发样本,来到了弑盟在S市的据点。

他到的时候陆温彦和裴寒轩都在盟里。

“老三,你让我分布找的合适的心脏供体捐赠者,现在还没有消息,三嫂的血型实在太稀有,比较麻烦。”裴寒轩一见穆昊焱便上前告知,他以为穆昊焱是为了这个才来。

穆昊焱脸色阴沉,嘴角的弧线下沉,原本平时就不怎么爱笑,现在看来更是显得异常的冷冽。说话声音也一点温度都没有,“没有合适的再慢慢继续找。我让你帮我找的乘客名单呢?”

“那个啊,那个简单,都已经调出来了,我去打印了给你。”说着裴寒轩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很快列出一组名单,敲下打印机,便听到一旁的打印机刷刷的出纸声音。

在打印的同时,穆昊焱走到正专心查着初一资料的陆温彦身边,“老五,帮我做两份亲子鉴定,你亲自做。”

“没问题。”

穆昊焱将两个透明袋交给陆温彦,一个袋子里装着唐菱和贝贝的头发样本,另一个袋子里装着程心爱和贝贝的头发样本。两个袋子上分别写着唐菱和程心爱的名字。

陆温彦接过之后看到名字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想到了什么,大概明白了穆昊焱的意思。

“还有这里有一袋药,你帮我化验一下,这种药的主要成份,以及它一般用于治疗什么病?”穆昊焱又从上衣袋子里拿出从唐菱家中找到的药,交给陆温彦。

“好,没问题。”

穆昊焱原本就紧皱的眉现在皱得越紧,也许这几份报告会解开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的谜。

“老五,报告最快什么时候能拿到。”

“两份亲子报告最快也需要五个小时,药物的成份化验也要看情况,快则半个小时,慢的话大概也要五六个小时。三哥你放心,一出结果我会马上告诉你。”说完陆温彦便暂时放下电脑,拿着样本到弑盟的化验室。

五个小时后,他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倒不急,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唐菱,不能让她就这么不辞而别。

“老大,给,你看吧。我在你来之前已经看过一遍,所有的航班、动车高铁等都没有唐菱的购票记录。要么她还在S市,要么她就是搭乘的大巴这类不需要乘客实名的交通工具。”

裴寒轩拿着一大叠印出来的乘客名单,递给穆昊焱,并给他说出他查的结果以及他的分析。

穆昊焱快速的扫视乘客名单,其实裴寒轩从电脑一寻找就可以立刻知道上面有没有唐菱的名字,只是穆昊焱不放心想要亲自再检查一遍。

“唐菱在S市并没有亲人,也没什么朋友,我问过嫂子,今天唐菱也去找过她。而且中午她还和贝贝一起出去吃了饭,唐菱这明显就是要离开的意思,她不可能还在S市。”

穆昊焱现在很后悔早上醒来为什么没有立刻去她医院找她,或者在察觉她打电话时的不对劲就立刻去找她,也许现在她还在他身边。

“老三,你先冷静的想想,除了S市她还能去哪里?她之前有给你提过她的家乡啊,或者她最想去的地方之类的吗?”裴寒轩前一刻还叫着程心爱嫂子,这一秒便站在穆昊焱的角度为他操心——

宝贝们,你们都给我留个言呗,告诉我是希望我一鼓作气的先把唐菱这对写完呢?还是和以前一样,按时间顺序,把顾少若若和穆三少唐菱妈咪的故事交替着写呢?留言告诉我,你们的想法。本来以前我也打算正文就主攻若若和顾少这一对的,把其他人的都放到番外去写,可是穆少唐菱这一对的时间上太重合了,而且有些事又和若若他们那边有牵扯,无法单独放到番外写。其实我自己还挺爱唐菱妈咪和穆三少的,也不想给他们草草结尾,所以,给我点意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