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6唐菱来向白若素告别(第一更5000+)

程心爱突然抬起头,双眼发光,往前倾了倾身子,激动地握住唐菱的手,“我有办法!唐菱姐,我虽然心脏有事,但是肺叶还非常健康,我把我的肺移植一半给你,这样不就可以了。”

“你……”唐菱看着程心爱冒着光的双眸,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好像这真的是个好主意一样。她有些吃惊,也有一些放心。

其实这个想法在她刚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绝症之后,也有想过,只是后来穆昊焱找到了另一个合适的心脏供体。否则,那时候她就打算把自己的心脏捐过程心爱,只是当时,她有一丝犹豫。毕竟已经事隔几年,她不知道程心爱是不是会真心对贝贝好,也不知道她到底有多爱穆昊焱。

现在,她能做出这样的牺牲,就说明她和她一样,为了让这两父子能够幸福,付出自己的生命都愿意。

“唐菱姐,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唐菱摇了摇头,不赞成。

“为什么呀?反正都是要死,这样我的死也有点意义,就算是为贝贝和小天做的最后一件事吧。唐菱姐,你就成全我吧。手术成功后,你就连同我的份一起爱小天和贝贝。”程心爱的脸颊还有泪痕,可是因为想到这个主意,突然不再那么悲伤。

“不,该成全的人不是你,而是我。”唐菱的声音虽然很轻,可是她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

程心爱还握着唐菱的手,激动的求她答应,听到她这么一说,程心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唐菱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熊猫血型,之前我就检查过,很庆幸并没有转移心脏,心脏非常健康。”虽然说心脏因为其特有的功能特征,不亦患癌,但也还是有被转移的几率,好在她的心脏没事,可以移植给程心爱。

“可是……不行,小天如果知道了绝对不会答应。”

“那你觉得让你捐肺给我,他就会答应吗?其实你刚刚自己也肯定想过,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我们就必须瞒着他。小爱,我也不是善良到牺牲自己来成全你,只是医生说癌细胞已经扩散,肯定就不是肺移植就能解决的。”

“但是……”

“别但是了,就这么决定吧。谢谢你,在来之前我还无法做这个决定,可是刚刚听了你的一番话,让我觉得这样做,值得。”唐菱第一次真正的冲着程心爱微笑,“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给我三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会和你联系。”

说完,唐菱反握住程心爱的手,“我走了。记住,千万别告诉昊焱我的病,拜托。”

“唐菱姐……”程心爱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自己此时的感激之情,“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我也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贝贝……还有穆昊焱。”唐菱嘴角轻轻一抿,浅浅的笑容让人看着很舒服。

程心爱用无比感激的眼神望着唐菱,然后挥了挥手再见。

唐菱拉开门,走出去,门又再次关上的一瞬间,程心爱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

因为对她足够了解,所以知道什么样的话能够让她自己主动走进陷阱——

唐菱走出程心爱的病房,坐电梯刚到一楼,出电梯时被人猛的一撞,脚扭了一下。

吃痛的一扭一拐的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自己轻轻揉了一会,正打算要起身离开时,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她。

“唐菱?”白祺睿的声音并不大,因为他不是很确定。唐菱与穆昊焱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正式的介绍给他认识过,只是上次程心爱住院时,唐菱来看过她,当时也只是粗粗的看过一眼。

唐菱转身看向喊她的人,对他也没什么印象,不过看他穿着白大褂,身上还有一股贵族的气质,在这个医院有这样的特征,又能叫出她名字的人,那便只有他了。

“白医生你好,我是唐菱。”

事实证明唐菱的简单推理能力还不错,站在她眼前的的确是白祺睿,白医生。

“怎么了?脚扭了吗?”

“恩,只是轻轻的扭了一下,没事。”

“你是过来看若若的吗?”白祺睿知道唐菱除了是穆老三的前女友之外,也是他家妹妹的好朋友。

唐菱微微皱眉,她当然不是来看若若的,是因为程心爱的电话所以才来的一院。只是……“若若住院?她怎么了?”

那丫头也让人挺不省心,顾安之遇到她注定不能过太平凡的日子。

唐菱平时就很少看新闻或者上网,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若若的微博爆料事件。如果她像平时一样上班的话,也许还会在同事们的口中听到大家讨论顾少和白若素的事。

可昨天一整天她都心不在焉,整个人比冰箱里的那冻硬的冰还要冷,谁还敢找她聊八卦。

“你不知道吗?”白祺睿低垂着黑眸看着唐菱,有一丝惊讶,难道不是来看若若的,那就是来看程心爱?正当他想问是不是来看程心爱,唐菱却开口道。

“哦,知道啊,我刚刚的意思是想问她现在怎么样了?”唐菱觉得上天对她不薄,中午那会还想着,在离开之前能见见若若和贝贝。结果贝贝就到医院去找她,现在她又阴差阳错遇到白祺睿,知道若若在住院的消息。

提到白若素,白祺睿脸上的笑便有些僵凝,不过又立刻微扬唇角,“没事,只是有流产的征兆,住院观察几天就没事了。”

白若素动过手术的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这样传到白若素耳边的机会也就越小。她自从怀孕后,几个月受的伤比她之前十几年还要多,身体本来是非常健康,可也被这几次的手术给弄得很糟。

他不敢想象,如果此时若若知道了自己失去了一个宝宝,会怎样!

以她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再承受住这么大的打击。

“不好意思啊白医生,我只知道若若住院,可是忘记问她在哪个病房了。”唐菱扯出了一记她觉得很柔和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其实她心中也有一点慌,怕白祺睿会看出来什么,她现在的气色一定不会太好,最近吃了太多的抗癌药物,脸色并不好。

“十五楼的超V五病房,你直接上去就行,那层楼现在只有若若一个病人。”白祺睿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报告,“我现在还有事,就不陪你去了。”

“好,谢谢你,白医生。”唐菱朝他微笑着点头以示感谢。

白祺睿看着唐菱一拐一拐的背影,本想要上前扶她一把,结果却被一位病人的家属叫住。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唐菱的视线与白祺睿相对,两人都朝对方点了点头。

看着电梯上显示屏的数字,一个一个的跳跃,唐菱不知道游魂到哪里去了,她突然想到几日后,自己的心脏就会被拿出来,然后会经过白祺睿的手,成功的放进程心爱的身体里。

不知道到时候,程心爱会有她的记忆吗?她的爱好,习惯会不会借由程心爱的身体表现出来呢?那颗心脏在看到穆昊焱时,是代替她在跳呢,还是程心爱在跳呢。

叮~~~电梯门开的声音终于把她从天马行空的幻想中拉了回来。

她自己也是医生,怎么会想这些没有科学依据的事呢。心脏从她身体移出那一刻,她便死了,哪里还有什么思维呢。

走出电梯,空荡荡的走廊,也许是由于这层是超V的关系,能住得起的人并不多。护士都在最里面的办公室待着,整条走道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感觉有些凄凉。

找到五号病房,唐菱轻轻的敲了敲门,很快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

“唐菱?进来吧,若若正好醒了。”顾安之往旁边移了一点,让开位置,好让唐菱进来。“是老三告诉你若若在这里住院的吗?”

对于唐菱和穆昊焱之间的感情,虽然他觉得这个唐菱与他更配,而且老三心里的人也是她。可是毕竟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才明白,他也不好给意见。

“恩。”唐菱用鼻音很轻应了一声,这个时候她不想再多提穆昊焱。提一次只会更加舍不得离开,她告诉自己,现在只是来看看她最好的朋友,看过之后,她便再无遗憾。

“唐菱姐,你也来了。快过来,坐吧。”

白若素看到唐菱非常开心,急忙招呼道,如果不是她现在不知为何身体没力,下半身那羞人的部位有些发痛,她估计已经直接起身扑向唐菱了。

“唐菱姐,对不起啊,我前段时间一直太忙了,都没时间去陪你。”白若素有点自责,她知道失去穆昊焱和贝贝的唐菱,其实是最需要她这个好朋友的陪伴,可是她要实习,又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一些,搞得自己每天都好忙。

唐菱的手附在白若素的手上,嘴角扬起很温柔的笑容。

她此刻的笑与刚才在和程心爱谈话时,以及刚见到白祺睿时的笑都不一样,那些都很表面,只有这一刻,唐菱的笑才是出自于内心。

“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我听你哥说,你差一点就流产,怎么会弄成这样。你啊,现在怀着宝宝就更是要小心,别总操心别人的事,好好的保护自己和宝宝。”

有人来陪白若素,顾安之也总算是有点时间处理公事,“若若,你们先聊着,我出去一会。”

若若的这件事不光是他的家事,他没忘记若若还是南宫爵的孙女,上午他通过视频已经向全世界公开了若若的身份。这件事闹这么大,爵爷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现在只不过是在等他主动联系而已。

“好,你去忙呗,反正现在有唐菱姐陪我。”白若素朝顾安之挥挥手,她其实也有一些话想要单独问唐菱。

顾安之出去关上门后,白若素突然把唐菱拉近了一些,很神迷的眼珠子四处望了一下,在确定顾安之已经出去之后。声音非常轻,还有些害羞的问道:“唐菱姐,我想问下你,怀孕的时候,那……那下面会痛吗?”

她又没有怀过孕,没有经验,可是那si处太害羞,她又不好意思问顾安之和白祺睿。

正好现在唐菱来看她,唐菱是女人,又是妇产科医生,而且也怀过孕,当然是最佳人选。

唐菱听她这么一说心下有些奇怪,按理说这个时候不管有什么反应,首先应该是腹部痛才对。除非……

她看了一眼白若素凸起的肚子,对她说:“若若,把手给我,我帮你号号脉。”

如果是一般的流产,肚子上一眼就能看出,可是若若怀的是双胞胎,如果只有其中一个有事,那肚子依然还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就算是有一个胎儿有问题,那疼痛的反应也不该在si处。

带着这样的疑问,唐菱闭上眼睛,很专心的为白若素号脉。

号脉的时候,唐菱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

“唐菱姐,是不是宝宝有什么事?”白若素看到唐菱的表情不太对,很紧张的问道。

唐菱摇摇头,“我现在还不确定。若若,你把腿抬起来,这样弯起踩在*上,我帮你检查一下。”

唐菱在四周看了一下,果然在一旁的抽屉里找到了很多干净的医用手套还有手电筒,这些在VIP病房都有,以备不时之需。

白若素按着唐菱的话做,心里有些紧张,有点担心。从唐菱的表情上看,似乎她真的有什么问题,并不像顾安之他们说的那么简单。唐菱是妇产科医生,她一定比白祺睿在这方面有经验。

“腿&*再*&张*&大*&一点,对,就是这样。”唐菱拿着手电照在她的si密处,那里有非常明显的手术痕迹,像是做过流产手术。

一般来说如果是有一个胎儿出事,根本无需理会,除非是同卵。但如果是同卵的话,要在不影响另一个胎儿的情况下把出事的胎儿移出母体,这手术的难度极高。

她刚刚为她号脉时,发现胎儿的心跳非常的健康,说明手术做得很成功。再看若若的si处也很明显地表示,应该是在几个小时前做过手术,可是却处理得特别好。按这种情况只需要休息一两天,痛处便会消失。

唐菱把几个疑问整理了一下,很快便知道,顾安之他们一定请了位很了不起的医生,在瞒着若若的情况下为她取出了那个死胎。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住她肚子里健康的这一个,也是为了保护母体的安全。

“怎么样?唐菱姐,有问题吗?我问顾安之,他一直都说没事,你告诉我实话,他是不是在骗我。宝宝……有事吗?”最后一个问题白若素顿了一下才问出口,她也很怕真的听到宝宝有事的消息。

唐菱脱掉一次性手套,帮白若素把被子盖好,然后把手电放回抽屉,这才走回她病*边坐下。“若若,我老实告诉你,你这次真的很危险,有滑胎的迹象,不过好在发现得比较及时,只要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放心,你现在这个都是正常现象,过一两天就不会痛了,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

唐菱非常明白顾安之他们隐瞒若若的用心,她当然不会傻到去揭穿他们的谎言。

“太好了。”听到唐菱的话,白若素终于松了口气。放心之后便是望着天花板开始傻笑。

看到白若素这样子,唐菱更加明白这件事隐瞒着她的必要性。有时候并不是事事都需要知道得那么清楚,就像程心爱出现之前的她,因为失去记忆,因为妈妈对她因疼爱而故意的隐瞒。至少那几年,在贝贝的陪伴下,她很快乐。

如果若若知道她失去了一个宝宝,还能像现在这样没心没肺的傻笑吗。看到她这样单纯的笑着,唐菱的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还有七千字,明天再更了哦,今天大图推,宝贝们留个言吧,爱你们!等我明天的七千字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