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2小爱,你的妈妈为什么会变成唐菱的妈妈呢?

“不用了,就当是付给初一的酬劳吧。”初一救了若若两次,却一分钱酬劳都没收过,只不过是一辆车而已,值!

白若素此时正打着点滴,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但也还是流了不少的血,她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顾安之抚摸着她的脸颊,帮她把脸上的一些发丝理顺到一旁,然后对身后的三人说:“你们都回去吧,若若现在也没事,我守着就行了。”

“好,我一会再来看若若。”白祺睿下午正好还有病人要做检查,眼睛怔怔的盯着白若素看了一会,然后转身离开。

“那我先走了,老大你也注意休息。”穆昊焱也的确有他必须去处理的事,感情的事拖得越久对彼此的伤害会越深。

陆温彦在几人中应该是最闲的,才刚开学,而且他是最后一个学期,学校也没课了。回去后也只是关在实验室里,搞他的那些研究。

不过此刻他却完全不想回学校去,现在满脑子全是初一,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弑盟,好好了解了解初一才行。否则他这样的状况就会回到实验室,也做不出什么成果,说不定还会因为分神,连小命都没了。

“老大,我也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老五,等一下。本来我是想安排你保护初一,虽然现在她自己先走了,不过爵爷交待的任务还是不能马虎。你让情报组的查一下初一去了哪里,暗中保护她。这段时间我得陪着若若,初一在S市这段期间就交给你了。”

顾安之转身站起来,拍拍陆温彦的肩吩咐道。

“好,我知道了。”

陆温彦离开后,整间病房就只剩下顾安之和白若素。

顾安之把若若的身子往一旁移动了一些,然后自己脱掉鞋子躺了上去,将手穿过她的后颈,紧紧的拥入怀中。

虽然VVIP的病房*会比一般普通病房的*要大一些,但比起家里的超大码双人*,显然还是非常窄。习惯了大*的顾安之将白若素抱得很紧,生怕她会跌下*一般。

若若自从嫁给他之后,就一直多灾多难。很多人都把他当成神话一样的崇拜,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并不想当这个神话,他之所以会这样一步一步的变强,只不过是想要保护他爱的人,守护他的家人而已。

如果连自己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那他拼命得到的这些地位,财富又有什么意义——

穆昊焱走进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拿出磁卡刷了一下,然后按下59楼。

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变化,穆昊焱在心里默默打着草稿,一会应该怎么对程心爱说出分手的话。

贝贝昨天就去别墅陪他爷爷玩了,现在家里就只有他和小爱,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只是,她现在身体才刚刚恢复一点,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伤害她,可是他更不愿意再让唐菱伤心。况且……上午看到唐菱的那张照片后,他的脑海中就有无数个疑问,他总觉得这些疑问的谜底与小爱有关。

叮……电梯门刚一打开,便看到程心爱正微笑着站在玄关处等他,不知道是不是窗户开着风太大,吹得她的脸有些惨白,看上去和刚做完手术的白若素脸色差不多。

“小天,你总算回来了,昨天在珠宝店你突然就离开了。中午你又说马上回来,结果很久都没到,打你电话也不通,我好担心。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现在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穆昊焱的表情没什么大的变化,和往常一样,无怒也无喜,“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不用太担心,刚刚本来已经到楼下,不过临时有点重要的事要处理,所以就又出去了会。”

“小天,你看,我选的婚戒,漂亮吗?”程心爱将右手伸到穆昊焱的面前,脸上绽开花一般的笑容。

穆昊焱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昨日他陪程心爱去珠宝店选过戒指。淡淡的回答了一句,“恩,漂亮。”

“小天,你吃饭了没?我做了好几样你喜欢吃的菜,不过我也是第一次做,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你要不要尝尝。”程心爱帮穆昊焱将脱下的外套理了一下,平整的放在沙发上。

“小爱,我已经吃过了,你别忙了。过来这里,我们坐下聊聊吧。”穆昊焱表情严肃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程心爱坐下。

程心爱眼神与穆昊焱一接触,立刻移开,她像是已经猜到了穆昊焱想要和她谈什么。可她现在不想谈,于是选择逃避,“小天,我想起来了,贝贝新的少年宫我还没有找好,我先去联系一下。”

“贝贝马上要开学了,没有时间去少年宫,等这学期结束再找,不急于一时。况且贝贝自己不愿意去,那就算了,如果要学一些自我保护的功夫,我教他就行了。”

穆昊焱直接一把拉住程心爱的手腕,“小爱,我们谈谈吧。”

“我不想谈,小天,我现在好累,我想休息。我们过几天再说,好不好?”程心爱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穆昊焱,那恐慌害怕的表情,惹人怜爱,让人舍不得为难她。

可穆昊焱并没有就这么算了,他知道此刻的怜爱只会伤害她更深,同样对唐菱也是一种残忍。

“小爱,这个人你还记得吗?”穆昊焱并没有先说分手的事,而是把手机里之前翻拍的那张照片拿给程心爱看。

程心爱接过手机,愣了一下,照片上的人她怎会不认识。只是……穆昊焱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不可能,如果他真是什么都知道了,就不会回来问她。

可现在她要如何回答呢,穆昊焱明明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还明知故问,一定有鬼。但她又不能说不认识,程心爱突然有些后悔,当日见面时她应该说自己丧失了一部分的记忆才对。

“当然,这是我妈妈我怎么会不记得。小天,难道你忘了吗?以前你住在我们家时,妈妈还经常烧红薯给你吃。”

“这,真的是你妈妈?你确定?”穆昊焱的双瞳怔怔的睁着程心爱,连眨都未眨一下,他怕自己会错过她的任何一个可以作为线索的表情。

穆昊焱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对程心爱已经开始怀疑。

“对啊,当然确定啦!难道我还能把自己妈妈认错不成。有什么事吗?怎么突然问起妈妈了?”程心爱也眨巴着她的紫瞳,一脸无辜疑惑的看着穆昊焱。

其实她只不过是表面镇定而已,心里早就明白穆昊焱已经开始对她起疑,可是她明白越是被怀疑就必须要越镇定。

穆昊焱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妈妈在几年前就已经被人杀死了,对吗?”

“妈妈……”提起妈妈,程心爱的眼眶红润,就像随时都会落泪一般。“都是我不好,妈妈是被我害死的。”

“你确定她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你是亲眼见到的吗?”穆昊焱虽然不愿意相信小爱会骗他,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程心爱眨了眨眼,无辜的看着穆昊焱,“小天,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一直问我确不确定。这是我妈妈,我亲眼见到她为了救我被人杀死的啊!对了,你这张照片哪里来的?”

“这张照片拍摄于去年,可是你说她在四年前已经死了,那这个照片又怎么解释。”

穆昊焱在回家之前先去了一趟别墅,把他拍的那张未处理过的原始照片拿给贝贝看过,贝贝说这上面的中年女人是他的外婆。这张照片是去年他的生日那天拍的,和相框里的另一张合照一样,都是那一天拍的。

程心爱愣了一下,可谎话已经说出口,就只能用另一个谎言来掩盖。微微一愣后,程心爱表现得十分激动,抓着穆昊焱的双臂,因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这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妈妈中了一枪倒下的。难道……难道妈妈没死,被人救了吗?那她现在在哪里,真的是我妈妈吗?她还记得我吗?你现在带我去见她,好吗?”

程心爱不知道穆昊焱到底已经知道了多少,这个妈妈又对穆昊焱说了些什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绝对不能自己主动招认。

“她去年生病过世了。”穆昊焱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却又一时之间抓不住。

唐菱的妈妈就是程心爱原本以为已经去世的妈妈?

这意味着什么呢?

唐菱说过她曾经发生了一次大的事故,醒过来时贝贝已经两个月,而在她身边除了贝贝,就只有她的妈妈。

“过世了……”程心爱默默的重复着这三个字,心中大喜,原本以为这个女人的出现会给她带来麻烦,没想到却已经死了。现在死无对证,她的心情怎能不好。

不过在穆昊焱面前,她不能表现出一丝的喜悦。内心大喜,而面部表情却因听到过世而悲伤。

只是,穆昊焱并没有放过程心爱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笑意,虽然只有一秒不到的时间,但就这个笑却更让他觉得她有事瞒他。

“小天,你这张照片哪来的?即使她已经过世,我也想去看看,去了解一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妈妈,还是一个长得和妈妈一模一样的陌生人。”

穆昊焱看了程心爱一眼,他之前怎么就没有察觉到她的虚伪呢!明明她有很多地方已经不像当年的小爱,明明她已经变了那么多,他为什么却什么都看不见。

只因为心中对她的愧疚,就蒙蔽了眼睛,听信了她的片面之词,让唐菱受了那么多苦。

虽然当年终究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已经无法知道,但有一点他现在可以肯定,便是程心爱在说谎。

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贝贝和程心爱的亲子鉴定是他拿回弑盟做的,根本不可能会被人动手脚,那就表示贝贝的确是程心爱的儿子。

可……现在他已经不相信唐菱会是那个抢人孩子的女人。

“照片上的女人,是唐菱的妈妈。”

“什么?!”这一次程心爱的淡定无法再继续装下去,当年明明看到两人分开,为什么她们又重新走到了一起。这个女人到底对唐菱说了多少,唐菱对于当年的话又知道多少?!

程心爱摇了摇头,不可能,唐菱如果真的知道当年发生的所有事,她不可能就这么乖乖的把穆昊焱让给她,更不可能把贝贝也给她。

“对,这个女人,就是唐菱的妈妈。你不知道吗?为什么唐菱的妈妈会和你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呢,或者应该说,为什么会是同一个人呢?小爱,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事,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唐菱应该不只是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对吧!”穆昊焱本来就没有多少表情的脸上,现在更冷酷了。

面对穆昊焱的咄咄逼问,程心爱的回答是……没有回答。

因为在穆昊焱一步步靠近她,一句句提出疑问时,程心爱捂着胸口,呼吸越来越急促,连嘴唇也开始发紫。

情况就和几个月前,他第一次知道她心脏有事时一模一样。

“我……我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小天……我……我好难受。”

程心爱一下子跌坐到地上,一手压着胸口,一手无目标的伸出来想要抓穆昊焱的手,可抓了几下都没有抓到。

穆昊焱本能的握住她还在乱挥的手,蹲下身子回忆起上次发作时,唐菱告诉他的姿势。让程心爱半坐着靠在他的胸口,道:“别怕,我在这里,你不会有事,不要紧张,深呼吸。”

说着,一手摸出手机给白祺睿打了通电话,之前程心爱的手术是他做的,他是主治医生,一定最了解程心爱的情况。

“二哥,小爱的心脏病好像又发了,现在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恩,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后,让程心爱先背靠在沙发上,自己则回到书房去拿来氧气袋。给程心爱戴上氧气管之后,打横抱起她就往外走。

电梯直接到达车库,将程心爱抱到副驾驶位,帮她系好安全带后,穆昊焱快速发动车子,平稳的驶出车库。

最近几个月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这些人轮着的往医院跑,白若素才刚刚动完手术,小爱又进去了。穆昊焱也没想到自己离开医院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又重新回去。

虽然现在程心爱似乎有很多事瞒着他,也不像以前的小爱那般单纯,可是要他眼睁睁看着她就这样痛苦,他还是做不到。

不是因为他有多善良,而是因为程心爱的那一张脸,那是他的初恋,他曾经对爱情所有最美好的憧憬里都有她。

看到她痛苦的表情,他于心不忍。

“小天,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程心爱的病发并不是装出来的,昨晚她的心脏就已经有点微微的疼痛感,只是当时她没有太过在意。

程心爱相当了解穆昊焱,如果这个时候让他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那她的生死就不再与他有关,就算她死在他面前,估计他都不会皱一下眉。所以,现在,在确保她不会病发之前,绝对不能让穆昊焱知道真相。

“不会。”穆昊焱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细声的安慰道,只是很冷淡的回应了一声。

他用余光看了程心爱一眼,其实他知道两个相爱的人一旦出现在信任危机,那就离分开不远了。就像此刻,程心爱的痛苦,他已经分不清是真是假。

只是有一点很确定,他不会让她现在就有事。他还有好多的事要问她,唐菱失去了记忆,那当年的事就只有程心爱才知道。

车很快便开到了第一医院的院门口,白祺睿也已经早在那里等候。

一看到穆昊焱的车停下,白祺睿立刻命令护士将程心爱抬到移动病*,并立刻送到急诊部。

程心爱的运气还算不错,他本来此刻应该正在为另一位预约病人做检查,可那人突然来电将预约改到了后天上午,所以这个空档正好空出来。

“老三,你在外面等着,我们要为她做检查。放心,有我在。”白祺睿拍了拍穆昊焱的肩,跟着进了急诊室。

穆昊焱坐在急诊室外的椅子上,左手捏了捏鼻梁,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程心爱与唐菱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早不来找贝贝晚不来找,偏偏是快要病发时找,就算是为了死之前能见自己亲生儿子一面,可是哪个母亲会在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还如此高调的认回儿子呢。

如果是他,明知道自己身体有病,而且时日不多的话,他也会想要见自己亲生儿子一面,不过他会偷偷的去看。

想着程心爱与唐菱之间的事,莫名的开始想唐菱,穆昊焱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未接来电。

这女人还真能逞强,昨晚明明入睡时,已经完全四肢无力,瘫在了他的怀里。结果她居然能早早的起chuang,还能去上班,真是让他对她令眼相看。

想起她昨晚酥酥柔柔的喊他名字的声音,突然想再听听,于是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久到他以为无人接听时,却传来了她轻轻的声音,“喂~~~~~~”

“是我。”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还真是够冷淡,这哪里像是昨晚在他身下求饶的小女人。“没事,只是突然想听听你的声音。”

这么肉麻的话,穆昊焱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说得出来,没想到现在这么自然的说了出口,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穆昊焱以为唐菱也和他一样,此刻肯定也在想着他,或者在等他的来电,没想到唐菱只是很冷漠的回了一句,“如果没事的话,我挂了,我这还有病人正等着。”

“哦,挂吧。”穆昊焱第一次被人这么冷淡的对待,而且还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么冷漠相对,说实在的心里不是很好受。

唐菱也实在,穆昊焱一说完挂吧,她还真二话不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穆昊焱甚至觉得手机那边的人不是唐菱,只是一个和唐菱声音很像的陌生女人。

其实穆昊焱并不知道,唐菱现在正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花园里,压根就没有什么病人等她。她刚刚才去找科长张强强递交了辞职信,刚一出来就听到手机铃声响,结果拿出来一看,居然是穆昊焱。

她不想当第三者,更不想自己到时候病发离世时,穆昊焱伤心。

有昨晚的回忆,对她来说已经够了——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留言到2156条,2200条,2566条的我有礼物送哦!大家积极的留言吧,不要再潜水了,快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宝贝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