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51装着欢欢“尸体”的玻璃瓶

其实在初一来之前他们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是因为初一的一句话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可最终还是保不住。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如果初一一来直接就为若若动手术,没有给他们希望,那现在可能不会这么难过。可他们又怎能怪初一,她的初衷也是想要帮白若素保住两个宝宝。

“那现在该怎么做?”

“准备手术室,一个小时后,我为她动手术。男宝宝虽然保不住,但我可以保证手术不会影响到女宝宝和母体的健康,你们放心。”初一想了想又提了一个要求,“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顾安之看了眼陆尔彦和白祺睿,显然三人都没想到初一会在这个时候提条件。

“我要那个取出来的男宝宝。”

“什么?!”顾安之虽然知道像初一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提出要多少报酬这样的要求,可这个……这个要求也太强人所难。

即使这个宝宝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那也是他的孩子,他会好好安葬他。

“我说我要那个取出来的男宝宝,这是我为顾太太动手术的唯一条件。”初一表情冷漠的说道。“如果不答应的话,我不会进手术室。”

顾安之并不了解初一,不知道她这话的真实度有几分。

“你要嫂子的那个宝宝来做什么?”陆温彦一把拉住初一的手臂,“不要告诉我,你是想拿回去搞研究啊!”

陆温彦和初一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两人都是研究狂人,所以他多少能了解一点初一的思维方式。

“没错啊,你说得很对,我就是要带回去研究。反正对于你们来说,也就是一具死尸,你们又没有用,何不给我。”初一不明白这个要求有必要这么为难吗?

“你是医生,怎么能连一点医德都没有。”白祺睿整张脸臭到极致,平时对谁都是笑脸相对的他,此时也忍不住动怒。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初一这样,毫无医德,对病人完全不负责的医生。

听到白祺睿的指责,初一一点也不生气,耸耸肩,回应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医生,我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研究员。别和我谈什么医德,总之答应我条件我就为顾太太动手术,不答应我现在就走,就这么简单。”

顾安之看着初一,沉默了一会。

传闻中都说初一是个怪医,之前的一次接触是小黑带她过来,并没有交流。

今日在五分钟之前,他也觉得传说有虚,初一还算是一个挺好沟通的人,可原来传闻不假,她还真是一个由着自己性子的怪医。医不医人全凭自己心情,人命在她面前根本就不重要。

他从来没觉得这般无奈,如果不答应她,这样下去,说不定连若若说不定都有危险。可如果答应她,那不就相当于,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给她去做研究,连死都死得不安宁。

权衡轻重后,顾安之终于点头,“好,我答应你。”

初一冷漠的表情终于有些松动,嘴角一勾,很明显,顾安之的答应让她心情很好。

“OK,你们既然不想让白若素知道动手术之事,我为先为她打一针,这种针药会她睡上两个小时,比麻醉药温和,对身体不会有妨害,对肚子里的宝宝也不会有影响。两个小时后,她会自然醒来。”

其他人都不会明白,她为什么这么执意要一个已经坏掉的死胎。只有她自己清楚,刚刚在病房里,透过仪器看到那个胎儿时,她差点激动到当场尖叫。

从表面上看,那已经是个死胎。可是仪器上的数据又表明,胎儿体内有一种来历不明的能量,让他在明明已经没有心跳的情况下,还有很微弱的生命迹象。

她感兴趣的并不是胎儿本身,而是他体内的某种未知的能量。

当然,这件事她不会告诉顾安之他们,即使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

初一先跟着顾安之再次回到白若素的病房,骗她说因为她之前摔倒,有流产的迹象,所以需要打一针保胎针。

白若素没有怀疑,侧躺着让初一在她臀部打了一针。

打针之后初一先到白祺睿事先安排好的手术室做准备。

顾安之则是白若素晕睡之后,和白祺睿一道推着移动病*去了手术室。

由于初一的行踪保密,而且大家是在瞒着白若素的情况下动手术,人多口杂,所以手术室内只有白祺睿和陆温彦当初一的副手,顾安之则在手术室外等候。

手术进行中,顾安之在手术室外来回的走着,虽然初一在里面,成功率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可他依然还是担心。

大概半个小时后,他的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上裴寒轩的号码。这才想起,还有事情要处理,那个害死他儿子的人他绝对不会轻饶。

“老四,是不是查到那个博主的消息了?”事情的起因缘于那条微博,即使不是他亲手推倒若若,但这件事他也脱不了干系。

“老大,我们追踪到那条微博的IP地址,我去查过,是一家黑网吧。没有客人的登记,连身份证都不需要,谁都可以进去,最主要的是那个网吧摄像头坏了,没办法知道当时是谁用那里的电脑发了那篇微博。”

裴寒轩从微博爆料事件发生后,便一直在他的电脑室调查此事。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一个IP追踪,却遇到了和他差不多同等级别的黑客的捣乱,不然他也不会查个IP就查了这么久。

“至于注册微博的信息,也都全是假的。不过能知道嫂子那么多事,拿到那么多照片的人一定是嫂子身边的人。但是爆料的有些事又不真实,像是真的并不知道嫂子和你的真实关系,所以我想应该不会她做的。”

顾安之当然知道裴寒轩说的这个她指的是谁,事发时,她也很着急的让他去找若若。而且这样做对若若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只要他一出面澄清,便会真相大白,如果幕后的人是白苏末,她不会这样爆料。

所以表面看应该与她无关。

可……认识了白苏末这么多年,也了解她为了达到目的的不折手段,也许这正是她不想让人怀疑而故意真真假假如是爆料。

“网吧周围的监控录像都拿到了吗?”虽然网吧内部的监控坏了,总不可能其他地方的监控也都坏了吧。

“当然,不过我看了好几遍,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进入别人的监控系统,调出监控录像是黑客最基本的本领,如果这点都办不到,裴寒轩也就别在弑盟的情报组混了。

“你先把录像都Email给我,现在若若正在动手术,等结束后我再看看。”顾安之眼睛瞟了一眼手术室外的指示灯,依然还亮着。

裴寒轩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哈欠,连续工作了几十个小时,完全没睡。不过在没找到一点线索之前,他也不好意思去睡觉。“那行,我马上发给你。哦,对了,老大,你让我查的那个记者,我已经查到了。”

“什么身份?”顾安之的背挺直了一些,全身的细胞好像也活了起来,那个伪装成记者的女人也许会是一个突破口。

“车海之,私家侦探,以前当过兵,是名退伍军人。我到她的侦探社去调查时,她的员工说车海之已经出国了,侦探社也卖给了别人,只有一名员工在处理一些收尾的工作,近期应该不会回国。至于去了哪里,现在还没有查到。”

私家侦探,那就是说有人找车海之查过若若,可是如果只是调查这么简单的话,又为什么要伪装成记者呢?顾安之不解若若平时也没有得罪什么人,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大费周章的害她。

“那车海之这段时间的通话记录呢?有没有什么线索?”

“已经查过在侦探社问到的车海之手机号码的通话记录,完全无可疑,都是侦探社的一些客人,基本上全是抓歼这一类的。”裴寒轩光是排除这些客人有没有可疑,就用了六个多小时,却一无所获。

他暗暗的下决心,等找出那个在背后害白若素的人,一定要好好揍那人一顿。害得他连女朋友生日都没办法和她一起过,刚接到小女朋友的电话,说要和他分手。

此仇不报,他就不是裴寒轩。

“那就是什么线索都没了?”

“也不是,老大,我发现有件事很可疑,侦探社的员工曾对我说过,说是他们侦探社有一个非常重要又神秘的客户。侦探社的绝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于那个神秘的客户,这个客户一直是车海之亲自接待。

还有那个员工说车海之每周周五都会消失两个小时,那段时间内会关掉手机,完全无法联系到她。我怀疑她是去见那个神秘的客户,可是我查过她所有的手机号码还有座机,都没有这么一个可疑的人物,所以我猜她有一部专门与那个神秘客户联系的手机,手机号也没有登记过。又或者他们基本不用手机联系,而是有约定,每周五直接见面交谈。

更值得怀疑的是,据那名员工透露,近一周,车海之这种完全联络不上的情况更为频繁。”

顾安之听着也觉得可疑,可是手机没登记过,便无法入手查,现在车海之又下落不明,也无法得知那个神秘客户到底与若若的事有无关系。但直接告诉他,事情不会这么巧合,正好近期联络得这么频繁。

“好,现在至少有一个调查的方向,他们出去见面总要有个地方,从侦探社外的监控查起吧。”

“我知道了。老大,你也别太担心了,嫂子和宝宝肯定都会没事。”裴寒轩收起平时嘻笑的语调,真心的安慰道。

顾安之嘴角微扬,“我知道。放心,我没事。老四,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没睡,先去休息下,再继续追查吧。睡眠不足,也会影响判断力。”

“哈哈,我也正好有这个打算,好久没连续做事这么长时间,有点扛不住。”裴寒轩非常配合的又打了个哈欠,“老大,拜啦,真的要去躺会,不然得躺尸了。”

挂断电话不到一分钟,顾安之的手机又再次响起,是失踪了一天的穆昊焱。

“老大,嫂子怎么样了?”穆昊焱昨日找到唐菱之后便关了手机,打开手机后又刚好接到程心爱的电话,挂断后没有注意便收起手机,直到刚刚到公寓的停车场,打算在与程心爱摊牌前,给唐菱通个电话,这才发现了顾安之的留言。

“现在正在动手术。老三……我失去了一个儿子。”顾安之的声音很轻很痛,也只有在穆昊焱的面前,他会肆意的表现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穆昊焱这个兄弟在他心中的份量,远远超过其他几人。

穆昊焱正在开车门的手停了一下,收回已经迈出的一条腿,又重新坐回车内,发动车子,“老大,你们正在二哥的医院对吧,我现在过来。”

等穆昊焱赶到时,刚好手术室外的指示灯熄灭。穿着手术服的初一和陆温彦一起出来,想必白祺睿还有一些后续工作没完成。

“老五,嫂子怎么样?”穆昊焱看到从手术室出来的陆温彦,微微愣了一下,便上前问道。

回答他的并不是陆温彦,而是心情相当不错的初一,“放心,手术很成功。你的太太和女儿我保证不会受到一点感染,都非常健康。术后也不需要特别的休养,就和一般孕妇一样就行。再过半个多小时,她就会醒来,只要你们不提起,她不会知道自己在睡着的这一段时间已经完成了一个手术。”

初一难得主动一次性说这么多,可想而知,她现在的心情不是相当不错,而是非常非常的好。

正说着,白祺睿便推着白若素出来了,看到顾安之还有话要说,便道:“老大,从专用VIP通道送若若先回病房再详说。”

“好。”顾安之应道,跟着白祺睿一起把白若素送回了病房。

初一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她只是来为白若素动手术,现在依然手术已经成功完成,当然就到了她功成身退的时候。不过还有点事要做,“陆温彦,你在这里守着,不许任何人进去。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便快步的朝白祺睿的办公室走去,果然很快,不到五分钟便又回到了手术室前。只是回来时,她已经脱掉了手术服,行李箱也拉了过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奇怪的玻璃瓶。

陆温彦之前还觉得她的箱子大得有点夸张,现在看来也并不大,没有这么大的箱子,怎么能装得下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这是要做什么?”

“帮我把行李看着,记住,要看好,这里面可全是我的宝贝,如果丢了我唯你是问。”说完便抱着玻璃瓶进了手术室,出来时外套已经脱掉抱在手上,不过看起来应该是用外套把玻璃瓶盖了起来。

陆温彦起初没觉得初一奇怪,这会怎么越看越觉得她奇怪。“你拿了什么……哦……你该不会是……”突然想起初一在手术前说过的要那个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死胎。

“你想得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初一唇畔勾起一抹浅笑,将外套盖着的玻璃瓶往陆温彦面前晃了一下,“怎么样,怕了?”

陆温彦愣住,不是觉得害怕,而是有一种初一是个*的想法。虽然都是搞研究的,但他从来没有拿活人研究过,这个初一该不会是要研究什么基因改造吧。

陆温彦顿时觉得初一也是个危险人物,还是少接触为妙,“没事了吧,我上去看嫂子,你自便。”

“那怎么行,我现在抱着瓶子不方便,你帮我拉行李箱先送我到停车场。”初一拉住准备走的陆温彦,行李箱里的东西和她手上抱着的这个玻璃瓶可都是她的宝贝。

陆温彦扫了一眼初一,明明告诉自己这女人*又危险,可是心却还是莫名的怦然一跳。这对于对女生几乎没兴趣的陆温彦来说,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他在思考,自己该不会真的对这个女人一见钟情了吧。

“喂,想什么呢,还不快走。再不走就得被人发现了,这玩意被人看见可不好。”初一说着直接拽着陆温彦往前走。

平时她也算是个淑女,当然这是在外人眼中的她。陆温彦是第一个除了温晴、墨之外见到她除了冷漠的另一面,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别的要紧事,她不介意和这小子多相处一段时间。

陆温彦帮她把行李箱再次放进后备箱,因为刚刚帮她拿了行李箱,所以现在车钥匙正好还在他这里。

等他放好行李,走到后排座时,正好看到初一往玻璃瓶里倒一种粉末,然后将很多盐水放进玻璃瓶。当然,瓶内还有刚刚手术取出的那个小婴儿的尸体,初一该不会是放的福尔马林吧,她把宝宝的尸体到底要拿去做什么?

陆温彦的研究方向主要是偏化学,还没有直接接触过这种活物,或者说是尸体。

第一次见到总觉得有些慎人,突然觉得胃里有东西直涌向喉咙,转过身直接很丢脸的狂吐。

初一透过车窗看了一眼陆温彦,瘪着嘴摇了摇头。再回头看了看玻璃瓶内看似已经死去的男婴,将玻璃瓶平着放在副驾驶位的座位下,自己坐在驾驶室摇下车窗,说:“陆温彦,你慢慢吐吧,我先走了。”

说完不待陆温彦反应,便开着顾安之的车驶离了医院。

陆温彦擦干净嘴角的脏物,追了几步,发现根本无法途步追上,便放弃了徒劳。看着初一开车离开的方向,陆温彦注视了一会后便转身往白若素的病房走去。

“老五,初一呢?”白祺睿看到陆温彦推门进来,却没看到初一的身影。

“走了。”看到正坐在病*边握着白若素手的老大回头看着他,于是又补充了一句,“老大,初一是开你的车走的,还有……取出来的宝宝她也带走了。”

顾安之现在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不光是他适应力快,而是他也无可奈何。

如果可以救他的儿子,就算用他自己的命去换他也肯,可连初一都无法保住他,他又能怎么办。

也许注定了欢欢与他们无缘,以后他会更小心的保护若若和他们的女儿,绝对不会让她们再出事。

“老大,要不要我派人追踪车的位置?”穆昊焱皱眉问到。

“不用了,就当是付给初一的酬劳吧。”初一救了若若两次,却一分钱酬劳都没收过,只不过是一辆车而已,值!——

认领角色还在继续哦,有想要认领的角色就去评论区留言吧,昨天换上了我新男神和他的女神做底图的封面,好开心,宝贝们喜不喜欢这个和之前完全不同风格的封面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