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48白若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爱的女人

白若素花痴的望着电视机里面的老公,双眼冒着崇拜的光芒,“哇,顾安之好帅。钱钱,我的命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帅的男人居然是我老公,重点是他还那么爱我。天啦,我上辈子一定是救国救民的大英雄才对,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呢。哇~~~~~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咦,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姚钱钱身子抖了抖,表示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花痴闺蜜。“小素素,你丫的给我闭嘴,别再花痴了,听听你老公都说些什么。”

其实她何尝不为好友开心,有这样的一个极品男人当老公,而且还如此的专情于她一个人,这得羡慕死多少女人啊!

据她所知,顾安之并不喜欢把自己曝光在镜头前,这一次也是为了小素素才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应该是顾安之第一次在媒体面前公开露面,以前虽然也有被拍到,不过那都是在不正式的场合被偷*&拍,这样主动出现还是第一次。

屏幕下方的字幕虽然写着是新闻发布会,其实现场只有RY一家媒体。

顾安之这次开新闻发布会的原因只是想要公开他与白若素的关系,并没有打算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

“关于昨日在网上流传的一篇微博爆料消息,我想澄清一点,白若素和我并不是*关系,而是合法的夫妻关系。最初不公开我俩的关系,一方面是因为我太太现在还在念书,我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让她没有了安静的生活。另一方面,我和太太都不是公众人物,我认为结婚是我们两个人,或者说是我们两家人的事,没必要向外人交待。

现在大家都应该知道我太太已有孕在身,我不希望有人去烦她,更不想有人对她恶意诽谤,微博事件我们会采取法律手段追究到底。

另外,关于我和我太太结婚的理由,很多人都在做各种胡乱的揣测,更有人恶意中伤将白苏末小产之事也归到她的头上。其他具体细节我不想多说,这是我们的家事,我也希望不管是媒体朋友,还是关心我私生活的朋友,不要干涉。

我要说的只有一点,就是,我爱我太太,不是因为她是爵爷的孙女,也不因为她是谁的养女,只因为她是白若素,这个世界上我最爱,也是唯一爱着的女人。我们结婚和理由和全世界的大多数夫妻都一样,因为相爱,想要永远生活在一起,所以才结婚。我知道很多人非常关心我,但请别用爱我的名义,做伤害我爱的人的事,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谢谢。”

顾安之的话就到此为止,要说这是一场新闻发布会,还不如说是顾安之对白若素的告白式。

“哇,好感人,好浪漫。小素素,你丫的太幸福了。”姚钱钱走到病*边上搂住白若素,她真替姐妹能遇到这样的绝世好男人开心。

白若素也很感动,他终于实现了他当初的诺言,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宣告她是他的女人,他爱她,只爱她。

“虽然这个时间点会看电视的人不多,不过这视频一播出去,肯定会被疯狂的转载。那点击率想想就觉得恐怖,小素素,不出二十四个小时,你就会成为全S市女生最羡慕嫉妒的对象。”

顾安之这招简单有效,比起去解释那些事都不是真的啊,或者去找照片里的那些人出来对质什么的,他这一出面,什么丑闻都没了,只有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

“哎,不知道等我出院回公司,那些人会怎么看怪物一样的看我。”白若素在考虑要不要结束实习,就乖乖的待在家里安胎呀!

“你管别人怎么看呢。你可是诺亚的小公主,又是顾安之的老婆,用得着看他们的脸色吗?”姚钱钱早就想这两人公开了,总是拿她当挡箭牌,虽然她也得到不少好处,可是她和顾大少的绯闻让她也很烦恼。只要某天有她和顾少的报道,晚上回到家一定会被苏大叔折腾到整晚都别想睡。

现在顾安之的真命天女公开,她也算是解脱了。

白若素瞥了姚钱钱一眼,“虽然你说的是事实,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损我呢!”

“嘻嘻,那绝对是你的错觉,你可是我的金主啊,我怎么敢损你呢。”姚钱钱开玩笑的扑到白若素怀里,“金主大人,我现在狐假虎威不了了,以前那些羡慕嫉妒恨我的人肯定会出来欺负我,我可全靠你了。”

白若素把她推开,手指敲了敲她的太阳穴,笑着说:“钱钱,你就装吧你。”

“笑了,就是嘛,人家都说孕妇要多笑,这样宝宝才会长得可爱,一天绷着脸那么严肃干嘛。”姚钱钱见自己的办法有效,很开心。

其实她会在这个时间来陪小素素,也是有原因的。昨晚顾安之就把素素的病情全告诉了她,还说他今天会去接一个医生,等医生到之后,会先给她全身麻醉。

顾安之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有一个胎儿已经没了,他怕会影响她的情绪。

整个上午姚钱钱都讲着各种笑话,总之是想方设法的让她开心。下午顾安之来病房时,她已经疲惫的睡着了——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顾安之温柔的理了理白若素脸颊上的几根发丝,她睡得很熟,完全没有察觉他已经醒来。

看着她还有些稚气的脸,此时应该做了个不错的梦,笑得那么纯真。

刚刚,就在白若素刚睡着的时候,霍杰给他回了电话,问他是不是若若出了什么事。他没有瞒他,实言以告。

在这个男人面前,顾安之经常会觉得有种压抑感,很少会有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况且还是一个年纪比他小的男人,他相信霍杰在与若若分开的那几年,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足以改变一个人性格及气场的大事。

霍杰告诉他初一并不是寒鹰的人,而且初一看病完全看她的心情,想医便医,不想医时就算拿着枪对着她,她也不会医。

初一是个软硬都不吃的怪胎,霍杰是这样告诉他的。不过他说会想办法联系到可以说动初一的人。

顾安之知道霍杰说的这个人应该就是墨澄,暗门的门主。

顾安之看了看时间,距离初一坐的航班到达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从这里到机场也大概需要两个小时。低下头亲了亲白若素的额头,然后才离开。

这次接机他叫上了陆温彦,两人刚到机场停车场刚好听到广播,从美国洛杉矶开来S市K189次航班已经到达。

陆温彦快速下车朝接机的出站口走去。

本来应该由他亲自去接初一才对,可是近段时间他的曝光量太大,认识他的人太多,如果现在他出现在机场,还是来接一个女人的话,万一被偷&*拍到又会传出绯闻。

就算不是传绯闻,他也不能让初一曝光,这是南宫爵给他的任务。

就连陆温彦,也以为初一是专门来为白若素动手术,并不知道她与南宫爵有联系,更不知道她是暗门的人。

在停车场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便看到陆温彦和初一走了过来。初一和上次见她时一样,还是简单的衬衣配牛仔裤的装扮。

不知道她的人会以为她是个学生,是个很冷傲的学生。

顾安之下车打开后备箱,接过陆温彦手上的行李,放进去,然后走到初一身边,帮她打开后座的车门。

“谢谢。”初一若有所思的对顾安之打量了一番,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顾安之听不懂的话,“灭绝的女婿原本长这样啊!”

车很快开出了机场,初一是第一次来S市,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景色,表情比之前柔和了许多。

“初小姐,请把头缩进来,那样危险。”为了让初一觉得亲切一点,陆温彦并没有坐在副驾,而是和初一一起坐在后座。看到初一把头伸出窗外时,他好心的提醒道。

初一转过头看着陆温彦瞪了他一眼,他以为是乌龟吗?还缩进来!初一没有理他,又转头看向窗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很累,而且她还有点晕机,现在吹点清爽的微风,很舒服。

“初小姐,五岁的小朋友都知道坐车时,头不能伸出窗外,那样真的很危险!”陆温彦再次开口道,他平时不是这么多管闲事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这么唠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