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47应该在楼下车里的穆昊焱,此刻正在唐菱的门外

唐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怕打雷,可是从她有记忆以来就已经很怕打雷。只要打雷天,她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独处,以前只要一打雷,妈妈就会跑过来和她还有贝贝一起睡。

后来妈妈过世后,打雷天她就会紧紧的抱着贝贝睡觉。

轰——

又是一声惊天的响雷。

唐菱捂着耳朵站起来,掀开窗帘,看到穆昊焱的车还停在原地,车灯已经熄灭,却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窗外雷雨交加,也许是因为知道穆昊焱就在下面,离她并不远,唐菱居然没有那么害怕打雷声了。她站在窗边盯着车子看了许久,终于……情感战胜了理智,她决定下楼去找穆昊焱。

拿起沙发上的蓝色外套披在身上,唐菱就打算往外奔,可刚一拉开门,就看到……

“你怎么在这里?”

没错,原本应该在楼下车里的穆昊焱,此刻正在唐菱的门外。

由于停车的位置到唐菱这幢楼还有一段距离,穆昊焱刚才跑过来时外面下着暴雨,所以此刻全身都已湿透,头发上的水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唐菱看着眼前的穆昊焱,非常惊讶。心扑通扑通的不受控制的猛跳,“你……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打雷了。”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唐菱忍了好久的泪终于无法再继续忍住,滑落到脸颊。

穆昊焱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然后改抚为捧,身子向前倾斜,唇慢慢的吻干她的泪珠。

可泪却越吻越多……

唐菱和穆昊焱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刚开始在一起时,又害怕贝贝发现穆昊焱的存在,又怕穆昊焱知道她已经有一个儿子,真正开心的时间并不多。

后来在儿子的算计下,他们一家三口终于见面,她也不再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可那样的幸福只维持了不到五分钟。

穆昊焱此刻的这一吻,吻出了她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委曲,所有的伤心,所有的不舍……

原本是怜惜的吻,可吻着吻着却变了质。不再只是唇与唇的碰触,彼此想要的都更多。

穆昊焱一手揽着唐菱的腰,一手捧着她的脸颊,唇依然没有分开,就这样抱着她朝屋内进了一步,脚勾住了门,砰的一声关上。

随后抱着唐菱两人互换了一下位置,穆昊焱将唐菱压在门板上,狠狠的掠夺他早已渴望已久的唇*&舌。

两人虽然都不是对方的第一次,可穆昊焱的上一次是在五年前。至于唐菱的上一次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肚子上还未消去的剖腹产留下的疤,证明她曾经肯定是有过经验的。

不过不管有没有经验,她失忆早就忘记那种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所以,可想而知,两个都已经干渴了多年的男女,又都深爱着对方,那一点点的欲一旦点燃,是多么的似火如烧。

唐菱脑中完全无法思考,没有理智只有最本能的yu望,她爱眼前这个男人。反正都要离开这个世界了,那在离开之前,就为自己留点念想吧。

穆昊焱也同样,此刻他的眼里心里全都是满满的唐菱,没有一丝位置留给程心爱。

刚刚坐在车里他想得很清楚,这件事并不是唐菱退出就能解决,这样下去三个人都不会幸福。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变心就是变心,他一个大男人如果连承认这点的勇气都没有,就太对不起唐菱,更对不起程心爱。

他爱唐菱,他要和唐菱在一起,这一点他非常确定。所以,他上来了。

唐菱并不知道穆昊焱此刻是抱着就算背叛全天下,也不再负她的心态留下来的,她以为穆昊焱和她一样,只是想要留下一个美好夜晚的回忆而已。

窗外依然是雷电交加,室内却是涟漪一片。

玄关,客厅,卧室,浴室,甚至是厨房,都留有他们爱的痕迹。

整个晚上唐菱很热情,穆昊焱很配合,基本上把能想到的姿*&势都做了个遍。

凌晨三点多,刚刚休息半小时的穆昊焱从睡梦中饿醒,睁开眼看着怀里被累坏的女人,一种幸福的感觉由心而生。

肚子发出咕咕的声响,可唐菱正枕着他的手臂熟睡,他怕一抽出手臂便会惊醒她。

其实他不知道唐菱一向非常的浅眠,每晚都会醒很多次。贝贝一岁多开始睡觉特别不老实,总是踢被子,或者乱滚。

她经常晚上醒来看看贝贝有没有踢被子呀,或者有没有滚到地上去,从那个时候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只要有一点点声响,她便会醒来。

此时也一样,唐菱转过身眼睛慢慢的睁开,她不像穆昊焱受过特殊的训练,可以用一秒的时间被马上适应黑暗。她等了大概一分钟才适应暗黑的光线,才能清楚的看到穆昊焱的脸。

“你等着,我去给你煮碗面。”激*&情之后特有的性感音色,让穆昊焱忍不住想要再次将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

“别去,我忍一下就行,很快就天亮了。”穆昊焱拉住唐菱抱在怀里,他知道自己今晚很失常,明明清楚她虽然生过一个孩子,可是也五年未经历过男女之事,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遍一遍的要*&她,直到她求饶还不想放开。

他已经忘记五年前与程心爱是否也像这般的契合。

圣经里一个这样的故事,原本每对相爱的人都是一个完整的圆,后来上帝把这个圆劈成了两半,分到了世界的各地。两个半圆要在今世努力的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唯一的那个半圆。

如果真有这样的半圆,穆昊焱相信自己的另一个半圆就是唐菱。

“没关系,很快就好。”唐菱起身被上睡衣便走去厨房。

穆昊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中满满的全是感动。于是披上自己的外套,也起了身。

脚步很轻,悄悄的走到唐菱的身后,此刻水刚浇开,她正把面放进去,打算再洗点清菜放到面里。

穆昊焱从后面突然抱住她,头枕在她的肩上,脸在她脖颈处轻轻的蹭着。

唐菱两手不空,一手拿着面,一手还拿着锅铲,被这突然的一抱差点就把锅铲给扔了出去。

可能是由于这间屋子太久只有她一个人,不管做什么事都只有她一个人,突然多出一个男人,还不太习惯。

穆昊焱环在她腰上的手开始不老实,从衣角伸出去慢慢朝上游移,由于唐菱刚刚起来得比较急,只穿了一件法兰绒的睡衣。nei*&衣没有穿,完全的真空上阵,这倒是给了穆三少方便,可以直接覆上那对*&柔*&软。

“别闹~~~”唐菱头侧转过去娇嗔道。

穆昊焱在她唇上偷了个香,说:“我饿了。”

“我知道啊,所以让你别闹,我不正在给你做吗?”唐菱觉得现在的穆昊焱一点都不像她熟悉的那个穆三少,倒是有点小孩子气。

穆昊焱直接将唐菱转了个向,让她面对着自己,然后低下头狠狠的吻上去,深情缠*&绵的吻到唐菱早呼吸不畅时,他才松开。

“比起面,我现在更想吃*&你。”手从唐菱的腰间伸过去,直接关掉燃气灶上的火。

抱起唐菱将她放在流理台上,扣住她的后颈,辗转亲吻着她柔软的唇。

此处由于河蟹省去一万字,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穆昊焱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身旁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昨晚两人都太过疯狂,到真正入睡时已经是早上五点多。

唐菱已经累到动都不想动一下,连洗澡都是穆昊焱帮忙,洗好后又直接抱回到*上,如果不是看她实在是已经快虚脱,穆昊焱还不肯放过她。

明明应该比他醒得更晚的人,此刻却不在他身边。

穆昊焱连忙披上外套起*,客厅没人,浴室没人,厨房也没人……

“该不会是想要带球跑吧?”穆昊焱的脑中不自觉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甩了甩头,看来这是陪儿子看太多八点档狗血剧的后遗症。

最后穆昊焱在客厅的小茶几上看到一张纸条,还有一个保温瓶,就像唐菱第一次去他家时做的一样。

纸条上写着:

我去上班了,粥在保温瓶里,记得喝。

PS.洗的毛巾牙刷都放在浴室里。

穆昊焱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看来他昨晚还卖力不够,这女人居然还有力气跑去上班。

知道唐菱并没有因为昨晚的激&*情而选择逃跑,穆昊焱悬着的一颗心也算回到了原位。

打开保温杯的盖子,看到上面有一层是清爽的泡菜,下面是熬得很稠的粥,顿时胃口大开。快速回到卧室穿戴整齐,又洗漱完毕后,再回到客厅慢慢的享用他的早餐。

待他用完本应是早餐的午餐后,刚好十二点钟。打了个电话给助理秦强,问了一下今天的行程,下午没什么重要的事,直接在电话里处理了几份比较急的文件。

昨晚的他并不是一时的精chong充脑,他既然会留下,就是已经决定好要重新和唐菱在一起。他不想骗自己,也无法再继续自欺欺人,他根本就没办法放下唐菱,和小爱一起生活。特别是经过昨晚之后,他希望每天都能拥着唐菱一起入眠。

穆昊焱并不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既然做了决定,他准备一会就回家找程心爱说清楚。他不想让唐菱以小三的身份和他在一起,那样对她太不公平。

拿起关机的手机,从昨天找回唐菱后,他便将手机关掉,不想被人打扰。刚一开机手机便响起,看了一眼,正是程心爱的号码,“喂,小爱……恩我没事……”

面对程心爱关心的问他昨晚是不是加班很晚,要注意身体这样的话,穆昊焱不打算骗她,于是说:“昨晚我没在公司。小爱,你现在在家吗?好,我回去找你,有些话要当面对你说。”

说完穆昊焱便收起手机,也许是急于回家与小爱讲清楚,他并没有留意到手机上有几条新的留言。

他觉得以小爱的聪明一定会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事。这样也好,先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穆昊焱环视了一圈客厅四周,墙壁上的白灰都已经翻黄,看来这幢楼层已经建了有不少年份。只是这样的一个破旧公寓却被唐菱打造得格外的温馨,想着昨晚的甜蜜,穆昊焱打算买下这里,当作两人甜蜜回忆的见证。

刚要开门出去,发现自己手表忘记戴,又折回卧室去拿手表。手表旁边放着一个相框,昨天来的时候没有开灯他也没有注意到。

穆昊焱戴好手表后,拿起相框仔细的看了看,相框是折叠型的,放着两张照片,一张是唐菱和贝贝的合照。另外一边放着唐菱和一个中年女人的合照,想必这个人就是唐菱的妈妈。可……

可是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中年女人如此的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穆昊焱干脆坐在*边,左手拿着相框,右手的手指在*头柜上轻轻的敲打着。

这个女人到底在哪里见过?

按理说他不该见过唐菱妈妈才对,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唐菱妈妈已经去世。

穆昊焱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必须想起在哪里见过唐菱的妈妈。

闭上眼睛,在脑中慢慢的描绘着唐菱妈妈的样子,然后……一点一点的与过去的某段回忆重叠……

是她!

小爱的妈妈!

穆昊焱猛的睁开眼睛,对,没错,这个中年女人就是小爱的妈妈。难道这不是唐菱的妈妈?那唐菱为什么会有她的合照,又为什么会把这张合照放在*头?

穆昊焱手指敲打*头柜的频率越来越快,这个小习惯顾安之也有,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关系太好,好到连一些小动作都一样。

每次顾安之遇到大事需要思考时就会用手指敲打眼前的东西,穆昊焱后来也学到了这招,似乎很管用,这样做真的能让头脑更清晰,思维更敏捷。

穆昊焱觉得从小爱出现后,一直到现在,他似乎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

不是说完全没有怀疑过,只是有太多解释不了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放下疑惑,说服自己承认那就是事实。

有时候一个完美的阴谋,就因为一个很小很小的缺口,便被一层一层被人揭开,直到阴谋败露,真相大白。

而这张照片正好就是那个很小的缺口。

穆昊焱相信既然上天让他看到了这张照片,就一定有他的用意。

他拿出手机拍下这张照片,然后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让照片上只有小爱妈妈一个人。收好手机,将相框放好,这才离开了唐菱的家——

白若素的微博爆料事件的第二天,顾安之一大早便离开了医院,只给她手机留了条口信说是要去接机。也没有说到底是去接谁,神神秘秘的。

白若素非常相信人类是由猴子变的这个说法,因为她自己就是个典型的猴子型,一刻都停不住。

待在医院虽然还不到一天,可是她已经觉得无聊得要发疯了。顾安之陪着的时候还好,两人亲亲我我,东扯西聊的时间倒是过得很快。

可顾安之这才刚离开不到两个小时,她就在*上已经欢腾个遍,侧着躺,仰着躺,趴着躺,圈成一团躺……总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躺法她都试了个遍,可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白祺睿昨晚来看过她,说让她要多休息,其他的事什么都不要想,交给他们就好。

白若素知道他说的其他的事是在指那个微博事件,其实她也没有多想,反正微博上爆料的事都不是真的,只要发个新闻稿澄清一下就好。

她在意的倒不是那件事,而是明明她已经没事了,可哥和顾安之都不让她出院,还说要在医院再多住一段时间观察一下。她总觉得这两个男人有事瞒着她,要不是肚子还圆圆的,她还真以为是宝宝有问题。

“嗨~~~小素素……”白若素正嘟着嘴无聊的数绵羊,病房的门轻轻的被推开,冒出姚钱钱的小脑袋。

“哇,钱钱,快进来快进来。你来得正好,我都快要无聊死了。”

看到好友来陪她,白若素的精神劲又都回来了,拍了拍自己*边的位置,“快,坐这来。”

“小素素,无聊了吧。”姚钱钱将手提包扔到沙发上,热情的扑上去抱了白若素一下,“看我对你多好,我才刚刚结束活动,家都没回就直接来你这儿了。咦,怎么没看到你家顾大少呀?”

“他去机场接人了。钱钱,你来得太是时候了。我觉得如果再不说话的话,我的嘴都快不利索了。”白若素伸长手拿起*头柜上的一个苹果,“给,吃吧。你说你刚结束活动,肯定还没吃东西吧。”

“恩,还是你疼我。”接过去就是大大的一口,完全没有什么淑女的形象。

白若素看到好友来了,心情也好了许多,昨天她出事的时候钱钱也在现场。自己一个人乱想还不如直接问问她,“钱钱,我昨天送到医院时,你是不是也跟着过来了。”

姚钱钱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回答道:“对呀,怎么了?”

“当时医生怎么说啊,我到底有没有事。记得我晕倒之前好像流了很多血,可是问顾安之他又说没事,不过我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我。”

“你想太多了,顾大少怎么会瞒你呢。我当时也在呀,医生说你没什么事,宝宝也没事,你就放心吧。”姚钱钱其实已经知道白若素有个胎儿没了,怕她继续追问,于是转了话题道:“对了,昨天的新片发布会今天应该会播,让你看看,这可是姐第一次当女主角。”

说着便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换到RY台。

“咦,小素素,你快看,你家老公上电视了。”

时间非常的巧,就在姚钱钱换到RY台时,正在现场直播一场记者发布会。

在姚钱钱叫她时,她也看到了电视上的顾安之,他穿的正是今天离开时的那套银灰色的西装。顾安之的脸很小,似乎很适合上镜,非常帅!完全不在亚于现在的那些一线明星。

当然,他与那些明星不同,他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不是谁演就得演得像的。

白若素花痴的望着电视机里面的老公,双眼冒着崇拜的光芒,“哇,顾安之好帅。钱钱,我的命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帅的男人居然是我老公,重点是他还那么爱我,哈哈哈。”——

鑫鑫麻:今天唐菱和三少这部分是不是很有爱呢,你们是不是该奖励我一下呢,快快,推荐票、收藏、留言一条龙服务……(如果有打赏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嘻嘻),三少出来帮我吆喝一下呗,吆喝得好有福利哦

穆昊焱:咳咳……各位,看在我这么卖力表演的份上,就留个言吧

穆羽贝:爸比,什么卖力的表演呀,贝贝可不可以看呢?!

唐菱:……贝贝,这个……

穆羽贝:贝贝要看嘛要看嘛,妈咪,你有了爸比之后都不疼贝贝了,什么都只跟爸比玩。爸比也是,有了妈咪就不疼贝贝了,贝贝好可怜呀!

某小屁孩撅着嘴,委屈的对着手指。

鑫鑫麻:贝贝,你爸比妈咪怎么可能不疼你呢,他们就是因为疼你,见你一个人玩太无聊了,所以想给你添个弟弟妹妹

穆羽贝:我不要弟弟妹妹,我就要爸比妈咪陪我玩

小玥爱小莎:小老公,这个游戏只能两个人一起玩,而且必须要成年之后才能玩,你要快快长大,小七在等你哦,等你长大了,小七当你的老婆,陪你一起玩你爸比妈咪玩的这个游戏好不好?

穆羽贝:夏景柒吗?我才不要,那么胖,圆滚滚的!我要找像我妈咪那种高高瘦瘦的女人做老婆。

小玥爱小莎:穆羽贝你太过份了,等着瞧,我一定会变成美女回来找你的,让你深深的迷恋上我之后,我再狠狠的把你甩了

鑫鑫麻:停!我才是作者好吧,拒绝自己编剧情的

小玥爱小莎:你不照这么写,我罢演!

穆羽贝:罢演是啥,好吧,我也罢演!

鑫鑫麻:…………

作者大大不明白,明明只是要个推荐要个留言,怎么会被歪楼歪到罢演上去了,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