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44程心朗?与程心爱有什么关系?

唐菱一边想着要收拾些什么行李一边走出医院大门,打算去前面的公交车站坐公交回家。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辆小轿车从她出医院就开始,一直跟着她。

直到她走出医院范围,人没有那么多的时候,那辆车突然加速超到唐菱的前面停下,然后便快速的下来两个男人,一人用手在唐菱颈后一敲,她便瞬间陷入了昏迷,两人合力将她抱上车后,驶离医院。

唐菱迷迷糊糊醒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车依然还在行驶中,看了一眼路边的建筑物,这一带她并不是很熟悉。

她发现自己身处车的后排座,她身旁两边都坐着同样穿着黑衣的壮硕男人,其中一个她还认识,便是那个曾经抢走贝贝的刀疤男。

这下她终于明白,这些人全都是她的那个可恶继父派来的。

继父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找过她麻烦,想必现在是知道她与穆昊焱已经分手,而穆昊焱也即将与别的女人结婚的消息,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直接把她绑回去。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如果被绑回去,那个*继父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的事。

她记得自己的手机是放在上衣右边口袋里,移动了下身子,整个转向右边看向那个刀疤男,而此时右边的衣服则被右手拽着。

“我记得你,你是我爸的保镖对吧,我爸要你带我去哪里?有什么事你知道吗?”唐菱一边向他问话转移车内几人的注意力,而她的右手则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其实她也知道这个刀疤男不会回答她,她本来也不是为了想得到答案才问的话。

待手机握到手上,目的达到了,便又移回身子,双眼平视着前方。

因为现在都用的是触屏手机,在这种被监视的情况下,想要打个求救电话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好在她手机里设置了一个非常方便的求救软件。

她记得那是在她还没有和穆昊焱成为男女朋友时,有一次两人聊起她的继父,穆昊焱便在她的手机里装了这样一个求救程式。

在紧急情况下,她只需要长按调节音量的键,不是增加音量也不是减小音量,而是将这个键平平的长按下去。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具体座标便会以彩信方式发送到之前预存好的接收人手机上。

当然,那个接收人的号码存的是穆昊焱的手机号。

唐菱并没有纠结着该不该向穆昊焱求救,既然穆昊焱有这个能力救她,而她虽然也是个快死的人,但她不想被继父再折磨。她为什么不发这个求救信号呢,她知道穆昊焱离开她后一直对她有所愧疚,也许这次的救命之恩能减轻一些他的愧疚感,那也不错。

于是,唐菱每隔几分钟便发送一张彩信,一直到到达目的地被刀疤男请下车时,她发送了最后一张彩信过去,之后手机便被发现并没收了。

唐菱被迫下车,跟着他们一起走进一家像是酒店的地方,这时她只祈祷穆昊焱能快些看到她的求救信号。

穆昊焱在收到唐菱的第一条求救信息时,正在一家珠宝店与程心爱挑选结婚戒指。

程心爱其实已经暗示明示过很多次,婚礼的事她不着急,可是她希望能尽快领证。她总是说自己虽然动了手术,可是不知道会不会突然产生排斥现象,她想要珍惜现在的每一天。

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嫁给穆昊焱,成为他的妻子。即使没有婚礼,没有别人的祝福,即使只有短短一天她也满足了。她不想到时候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穆昊焱想着也许真的走到了结婚这步,他的心才能真正的定下来。既然他已经选择了程心爱,那结婚是早晚的事,想结……就结吧。

于是,他便把程心爱带到了诺亚珠宝的一间分店,让她自己选喜欢的结婚对戒。

谁知道刚坐下来没多久,便听到手机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这是他为唐菱的短信设置的专属铃声,平时他俩很少会用短信交流,这个时候发来短信,难道……

穆昊焱立刻打开手机,果然看到上面发来是一张彩信,将彩信点开便是一张有着标记的地图定位。

看到这张图,穆昊焱的第一反应便是,唐菱有危险,他必须去救她!

“小天,你看这对戒指怎么样,也不会太夸张,设计感也很……”程心爱挑选着导购为他们推荐的几款戒指,看中了其中的一款,想要穆昊焱给些意见。

在程心爱说话的同时,穆昊焱又收到了一张彩信,“小爱,你喜欢哪对自己选吧,我现在有事,必须先离开。”然后拍了拍程心爱的肩膀,便转身离开了珠宝店。

在他离开到坐上他那辆路虎这段距离,他又收到了三条彩信,上面的座标一直在变化。说明现在唐菱的位置现在还在移动,最有可能的是她现在正坐在某辆车里。

那么现在这种时候很明显唐菱不方便接电话,这些信号都是在最紧急的时候才会用,所以他没有回拨电话,怕手机铃声一响反而会败露。

根据这几条彩信大概能知道他们行进的一个方向,穆昊焱将这些彩信全部转发给了裴寒轩,然后才拨通他的手机,“老四,我刚发了几个卫星定位图给你,用最快的时间帮我查出那是什么地方,恩,对,越快越好。”

穆昊焱并没有急着发车,而是等待着裴寒轩的回复。现在的时间每一刻都十分的紧要,如果他这一出发错了方向反而浪费时间。

不过只是查一个卫星定位图对于裴寒轩这种高手来说,并不是难事,在穆昊焱挂上电话后不到两分钟,裴寒轩便发了一个地址过来。

那条街道他并不陌生,于是立刻启动车子,驶出停车场,朝唐菱的方向驶去。

在穆昊焱行驶的途中,又收到了唐菱五条彩信,最后一条彩信根据裴寒轩的确认,正好是一家还挺出名的私人会所。

以前他与客户谈生意时,也来过这家私人会所几次。于是猛的踩下油门,朝目的地驶去。

唐菱,你绝对不能出事!

唐菱并不知道穆昊焱有没有收到她的求救信号,只能见机行事。

她被带进了一间空无一人的总统套房,随后几名保镖便全部离开了房间,在离开的时候还将她的手机,包全部都收走。

唐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有点疑惑,不知道这次继父又想做些什么。把她带到这里做什么?不过有一点很肯定,继父要她做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间套房的装修非常的欧式,每一个细节做得都很精致,看来这家会所的消费一定不低。

唐忠诚绝对不会做亏本的生意,她估计这次他不知道又把她卖给了谁。

客厅的餐桌上放着一瓶顶级红酒,两端还有浪漫的蜡烛点缀,窗帘是关着的,整间屋子的氛围烘托得很美。

唐菱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印入她眼前的是蓝得很梦幻的大海,还有那尽头处落下的夕阳。这样的画面让人沉醉,差点忘记自己此时的处境。

如果她不是绑来,而是和心爱的人一起,那这间会所的这个套房真的非常合她的心意,非常的完美。

这是一个让人想要肆意放纵的地方。

这里就像有一种无形的魔力,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不愉快的事,只想要享受当下的美好。

正在她对整间屋子仔细打量着的时候,门忽然被人轻轻的推开。没错,很轻很温柔,并没有发出太多的声响。

唐菱转过身面向正门,因为头微低的原故,首先看到的一双穿着黑色紧身休闲裤的长腿,视线往上移,来人穿了一件非常简单时尚的纯蓝色毛衣,搭配着一条苏格兰风格的围脖,外套配的是一件同样低调的深灰色的中长款大衣。

即使没有看到长相,唐菱也判定来人和以往唐忠诚接触的那些人不太一样,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族感。

此人身高目测应该与穆昊焱差不多,唐菱必须要微微的抬头才能看清他的长相,棱角分明的轮廓,像海一般深蓝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非常典型的混血混哥的五官。

这男人不管论身材还是论外貌,和穆昊焱都有得一拼,唐忠诚到底是去哪里找的这么出色的男人。

“唐小姐,你好,久仰大名,终于有幸见到真人。”男人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微笑着径直朝唐菱走过去。

唐菱有些防备的后退了几步,浅浅的点了点头,不热情但也不失礼节,“你好。”

“唐小姐看来有些拘谨,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要见一见而已,来吧,唐小姐,请这边坐。”男人先走向一旁的沙发,脱掉外套放到一边,然后悠闲的坐下。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况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被硬带过来,让唐菱不拘谨怎么可能。

不过唐菱还是小心翼翼的,在距离男人最远的沙发另一头的边上,坐下。

“不好意思,忘记自我介绍,我叫Mike。”麦克眼睛紧紧的盯着唐菱,继续道:“我还有一个中文名字,程心朗。”

程心朗?!听到这个名字时,唐菱的第一反应是,他与程心爱是什么关系?他现在叫人把她带到这里是想要做什么?虽然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不过唐菱的表情还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从小是在Z国长大,五年前我去了英国,现在也算一个小有名气的银行家,最近才刚回Z国。我……”

唐菱一脸冷漠的打断了程心朗的涛涛不绝,“程先生,不好意思,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以及你以前的经历,我通通没有兴趣。我只想知道你让我继父把我带到这里,有什么目的?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唐小姐,这么着急做什么,先喝一杯吧。这酒可是非常贵的!”程心朗说着便走到餐桌旁,把已经醒好的红酒拿起,然后走到酒柜旁拿起两个高脚杯,再朝回走向唐菱。

一个杯子放在唐菱的面前,非常熟练的倒入最合适的红酒量,然后再回到自己的座位,也为自己倒了相同份量的红酒。

举起杯,“唐小姐,认识你很高兴。”

唐菱这点警觉性还是有的,在陌生的地方,又是面对着陌生的人,她怎么会轻意喝下这杯酒。万一酒里下了毒怎么办!

虽然这个程心朗看着并不像是坏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是不是披着人皮的狼。

“谢谢,我不会喝酒。”唐菱的下颌微微抬起,直视着程心朗,“程先生,有什么事就请你直说,不要再转弯抹角。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程心朗并没有理会唐菱的离意,而是端起酒杯,晃了晃,笑道:“唐小姐是不是担心酒被动了手脚?”

唐菱觉得和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有沟通障碍,没有回应他的问话。

“喝这一杯如何?”程心朗将自己手中的杯子,与唐菱面前的高脚杯换了一下,然后自己先端起酒杯低啜了一口。“唐小姐,这酒味道不错,不喝,可惜了。”

唐菱不想再与程心朗废话,于是起身走到门口,拉门准备离开。却在拉开门的瞬间,看到门口的四名保镖……

“唐小姐,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好歹我们已经五年没见,可以聊的话题应该很多才对。”程心朗的这句话成功引起了唐菱的注意。

想了想,现在就算她想走估计也是没办法顺利走掉,唐菱随即转身走回套房,并关上门。

“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

“别急啊,来,先干了这一杯你想问什么,我都会一一回答你。”程心朗还是一脸无害的笑容,举着杯子对唐菱示意道。

唐菱无奈,只能端起面前的红酒,直接一饮而尽。将杯子杯口朝下,告诉他她已喝完,现在该轮到他回答问题了。

“OK,你想知道什么,问吧!”

“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五年没见?你以前和我认识?”唐菱因为自己失忆,五年前的事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这男人最开始明明一副才第一次见面的表情,现在却又说出这么让人起疑的话。

程心朗见唐菱将酒喝了个杯朝天,脸上的笑意更甚。果然和以前一样,经不起激。

“对,五年前我们认识,至于怎么认识又是什么关系,你就不需要问了,因为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下一个问题……”

唐菱一愣,听到他说两人认识时,她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问他,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样的关系。这男人居然能猜到她在想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人?唐菱对他更加好奇了。

“你和程心爱什么关系?”都是五年前的事,名字又如此的像,唐菱觉得这个男人一定与程心爱有很密切的关系。

“没有任何关系。”程心朗回答得相当干脆。

“那唐忠诚呢?他为什么要帮你把我抓来?你们之间有什么交易?”唐菱很清楚自己这个继父,没有利益的事绝对不会做。

程心朗拿起红酒给唐菱又斟了一杯,“你继父的公司已经破产这个你知道吧,他为了东山再起,需要很大一笔资金。目前正在到处筹集,而我呢,正好手上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我主动找上他,说会提供五千万的资金给他,帮助他东山再起。而条件只有一个……就是你!”

唐菱自嘲的抿嘴一笑,“我还不知道原来我这么值钱啊!”

“唐小姐,你不知道的事还很多。你放心,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会慢慢的一件一件的告诉你。不过……”程心朗说着一步一步的朝唐菱走过去,眼神怔怔的盯着她,像是想要通过她在看什么人似的。

“不过什么?”唐菱被他这么一看,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快起了,本能的往后缩了一缩。

程心朗的嘴角勾起一记很邪魅的笑容,手指捏住唐菱的下巴,说:“不过,我得先确定一件事才行。”

“确定什……”什么的么还没有说出口,唐菱便晕倒在程心朗的怀里。

程心朗打横将唐菱抱起,一脚踢开卧室的房门,抱着她径直朝里面的宽大舒适的双人*走去。

身子半弯了一些,让她的腰部暂时性的放在他的腿上,空出一只手掀开被子。随后手再代替腿抱起她整个身子,轻轻的放在*上,动作非常的轻柔,就像是怕惊醒她一般。

程心朗这般的小心翼翼,让人不竟猜测他的心,到底对于他来说,唐菱是什么?

看着眼前这张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脸,程心朗的手很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亲印下一吻。

将唐菱上半身抱了起来,脱掉她的外套扔到一边,然后固定着她的肩,让她侧躺着……

程心朗双腿跪在*上,将唐菱的长发都理顺到她的胸前,然后手移到她连衣裙的后背拉链上,轻轻的将拉链往下……——

同一时间,穆昊焱从珠宝店出发就一路狂飙,他本不是一个爱开快车的人,可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也很有这方面的天份。

这个时间点正好赶好下班的高峰期,他居然能在那么拥挤的车道中穿行。

好在主干道的部分不是很长,那家私人会所因为其隐秘性,坐落在郊区外。因此开了半个小时后,来到了一条六车道的超级大道,出城的路上车辆并不算太多,最主要的是这里交通信号灯很少。

一路油门到底,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会所的停车场。

由于太急着见到唐菱,甚至没顾上锁车门,把手刹一拉好,拉开车门就往会所里面奔。

唐菱发的最后一条求救彩信,地址就是会所的停车场。距离现在大概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找出唐菱的具体位置。

在路上,裴寒轩查看了唐菱医院附近的各个监控,找出了绑走唐菱的人并发给了穆昊焱。

穆昊焱看了一眼,那两个男人他都知道,是唐菱继父身下的保镖。当初与唐菱在一起后,虽然没有故意去找唐忠诚的麻烦,但调查的工作肯定是必须的,他必须事先掌握了情况,一旦有事发生他才好应对——

小剧场又开锣了——

小玥爱小莎:干嘛又虐我婆婆呀,鑫妈你这是作死呀!!!!!真的不想要评论了吗?你可要知道最近瑞瑞有事,评论区最活跃的可就是我了,把我惹火了,以后都看霸王文!

鑫鑫麻:别呀别呀!这是误会,我这是为了让你婆婆公公早日能走到一起,才这样安排的!你没看到你公公都要和别的女人买婚戒了吗?要不是你婆婆有危险,这么戒指都买了。哎,我这样的苦心,居然没人懂……

隐之贤者:鑫妈,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就问一句,你在我刷满“唐菱和三少在一起”这个留言520条之前,能让他们在一起不

鑫鑫麻望天,心里默默计算着:咦,这个,大概,应该,或许,可以。

最后想了一下又忍不住加了一句:隐隐,别刷那么快行吗?!

隐之贤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