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43白雪公主诈尸?

“放心,这事我已经交给老四去调查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现在有些人完全把言论自由当成了挡箭牌,在它的背后胡乱的毁谤人。别人我管不了,敢侮蔑我老婆,那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现在网络的发达让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到了言论的自由,可是也有一些人傻傻分不清这个自由和随意毁谤的区别,这次他就要把那些穿着自由外衣的毁谤都揪出来,让他们知道什么样的话不能说,什么样的人不能惹。

“顾安之,把那篇微博找出来,让我瞧瞧。”白若素知道这件事顾安之肯定比她还生气,于是立马转移他愤怒的注意力。

顾安之对于老婆的要求一向听从,拿出手机找出早上让他看得有想要黑了某浪服务器冲动的那篇微博。

白若素接过手机,一字一句的细细的读完,真佩服这些人的想象力,这狗血程度完全可以写一篇卖座的言情小说了。

不过在看到下面附上的几张照片后,白若素还是有些愣住,这个微博的主人到底是谁呢,看起来像是已经关注了她很长时间。

她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而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呢?!

白若素偏着头皱眉想着,想了半天依然没有一点头绪,她自问自己的人缘并不差啊。最后决定不浪费自己的脑细胞,反正顾安之刚不也说了吗,他已经叫裴寒轩去调查,应该很快就有答案。

把手机递还给顾安之,噘着小嘴说:“你说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咋就不早点告诉我呢。如果你告诉了我,那我肯定不会跑去学校啊!”如果她知道有这么一个事件,她立马跑上去拽着顾安之公开他俩的关系,让那个什么微博爆料人自打耳光。

“老婆大人,你自己今天上班太着急忘记带手机,要我怎么联系你。”顾安之摊手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嘻嘻,对哦!”白若素傻笑着把头靠在顾安之的脖颈处,像小猫似的蹭了蹭。

“没事了,今天我会发一篇新闻稿公开我俩的关系,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同类的事。”本来之前两人就已经说好要公开,但那会所谓的公开,也就是不再故意隐瞒,他俩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早上一起上班,下班时一起回家。别人问到时大方承认即可,只是看来现在必须很正式的在RY电视台发新闻稿才行。

白若素往顾安之的怀里钻了钻,贴得更紧了一些,“好吧,好像也只能这样。不过公开了也好,这隐婚还真不是人干的事,总是在说谎我都快成谎话精了。”

“那你能怪谁,当初还不是你自己要隐婚。”他可是早就想宣告天下,白若素是他的女人。为了让她能顶着顾安之的女人这一名号,更安全的生活,他必须变得更加的强大。

有人会说把白若素的身份公开了,那她将会变成是顾安之的弱点,而且也会更加有危险,毕竟在商场上诺亚集团树敌不少。

可是顾安之则觉得,只要他足够强大,顾安之的女人这个身份就会变成一张保护网,让人无法,也不敢再碰触。

“顾安之,你给宝宝讲个童话故事吧。我看育儿书上说,宝宝这个阶段最易接受的是男性低沉的嗓音。”白若素往下移动了一点,把自己的头枕在顾安之的腿上,抬头望着他提议道。

“好啊!”顾安之的头低了下来,嘴唇靠近白若素的肚子,轻声问:“宝贝,想听爸爸讲个什么故事呢?”

白若素摸摸自己的肚子,嘴角非常幸福的扯出一记微笑,“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吧!”

“白雪公主?!”顾安之有些为难,他从小听的都是什么孙子兵法呀,野外求生啊,那一类的故事。算了,老婆大人最大,她说要听就讲吧。于是堂堂诺亚集团的大总裁,拿出手机找到白雪公主的故事开始给老婆孩子讲睡前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和王后……恶毒的后母用有毒的梳子给善良的白雪公主梳头发,结果公主中毒晕死过去,后来七个小矮人回来看见,急忙把梳子从白雪公主的头发上取下来,白雪公主又活了过来。小矮人……”

“等一下,这个太假了吧,如果是中毒的话怎么可能梳子一取就又活了,这人太会瞎掰。”

“那还要不要继续念?”从这个故事一开始讲,他的老婆大人就针对童话里的情节各种纠结各种较真,他都不知道这个童话故事到底是讲给宝宝听的呢,还是讲给这个大宝宝听的。

白若素嘻嘻清脆的笑了两声,“你继续你继续。”

“王后知道白雪公主还没有死,于是……白雪公主吃了有毒的苹果后中毒死去,七个小矮人为她做了一口水晶棺材,就这样一直轮流守着她……王子的护卫在抬水晶棺时不小心碰了一下,这时卡在白雪公主喉咙里的那块毒苹果被吐了出来,白雪公主又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

“停停停停停!!!!!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不是骗小孩的嘛,哪有人死了那么久又活过来的,诈尸啊!”白若素再次对这不合理的剧情表示不满,“算了,换一个吧,要不讲个成语故事好了,讲守株待兔怎么样?”

顾安之点点头,无条件的顺从老婆,真是二十四孝世纪好老公的代表。

“从前有个农夫……可是那以后再也没有兔子在那棵树上撞……死……”顾安之感觉到白若素的气息平稳,似乎已经睡着了,因此他的声音也越来越轻,慢慢的结束了这个睡前故事。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睡得像个孩子般纯真的白若素,顾安之摸了摸她的脸颊,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一定会守护她,陪着她。

想到过两天的手术,他之前在调查暗门时,知道初一居然是暗门的人,上次若若在荒岛被困暗门的人也有来营救,这暗门与南宫爵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道暗门是南宫爵背后的组织之一?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更不能轻举枉动,以弑盟现在的实力是绝对无法与暗门相抗衡。

不过,上一次初一是与霍杰一起出现,难道暗门与寒鹰之间也有什么外界所不知的内在联系?

总之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他必须听从南宫爵的一切吩咐,不能让他起疑心——

穆昊焱与程心爱要结婚了的分割线——

唐菱今天上班有一些心不在焉,好在今天她只是在门诊上班,无须做手术,不然以她这种状态一定会出医疗事故。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她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办公桌,然后脱下医生白袍,拎起包打算回家。

一个月前她受伤之后,穆昊焱几乎天天都把贝贝送到她家里来陪她,晚上他下班时又顺道将他接回家。那半个月的时间,她和他算是天天都会见两次,可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她不知道穆昊焱是出于什么原因,她只清楚自己不敢开口,她怕自己一开口说出的就是希望他能留下来陪她。

唐菱有时候在想,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出了状况,也许她宁愿当个坏女人,也要再争取一下。因为她也知道,穆昊焱对她并不是没有感情。

可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可能还让穆昊焱和贝贝留在她身边。

更何况,听若若说穆昊焱和程心爱已经在选日子打算注册结婚了,如果之前男未婚女未嫁,他俩还有一线希望的话。那现在她也是该彻底把他忘记的时候了。

虽然很多道理她都明白,可是真正实践起来才发现很难做到无动于衷。如果她可以完全不在乎,今天一天就不会过得这么乱七八糟,光是开药都开错三次。

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她还没有病发,就得把别人给整病发了。

为了病人的生命安全,唐菱决定明天向医院请假,把工作这么久以来没有休的假全部集中起来一次休完。她想了一下,大概应该可以休息半个月的时间。

这半个月她想回老家去看看,自从妈妈带着她嫁到S市之后,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过那个小镇。

一边想着要收拾些什么行李一边走出医院大门,打算去前面的公交车站坐公交回家。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辆小轿车从她出医院就开始,一直跟着她——

两更都更好了,继续求订阅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求……求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