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39微博第一热门话题——白若素与她的男人们

“哈哈,你们这可都是托了我的福,我也不明白怎么明明是三个人的家庭聚会,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的电灯泡。”顾翔烯开玩笑的说着。

“若丫头,我也正想问问,你不是说在家里做一顿大餐招待我吗?”

白若素还没有回答,另一个老爷子就开始诉苦。

“这丫头,自从嫁给安之之后就把我们这些老头子都忘了,最多就是隔几天给我打个电话,都很少回来看我这个爸爸。真应了那句古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话,结婚后就只有婆家忘了niang家。”

白家树也故意装出一脸委曲的表情。

“噗……爸,你别这么搞笑行吗?这样的表情和你的五官一点都不搭好吗?”

白若素不给面子的噗哧大笑,她觉得外界对这五位老爷子的传说都太不真实。

顾安之的手揽着笑得前仰后翻的老婆,表情很柔和,这是只有在白若素在身边时才能看到的表情,“爸,若若做的东西你敢吃?”

虽然他很疼很chong老婆没错,不过对于老婆大人的厨艺,他真是不敢恭维。

“咦……这个……考虑一下。”顾翔烯自动补脑白若素做出的各种奇怪的食物,打了个寒颤,“算了,我还不算老,还想多活几年呢。”

“好吧,我承认。”

终于笑够的白若素,面对亲亲老公还有公公都不给面子的嫌弃她厨艺的现象,表示理解。

“我的厨艺是不怎么拿得出手,可是家里有兰姨在,她做的菜都那么好吃,我干嘛还要自己做呀!”

“兰姨?你们请的佣人?”白祺睿知道顾安之一向不喜欢外人出现在他的家里,就算是为了若若,他也宁愿自己亲自下厨,而不是请个佣人回去。

对于这个兰姨,他倒是有点好奇了。

“兰姨啊,她也不算是我们家里的佣人,兰姨就像院长妈妈一样,对我很好,而且她做的菜真的真的很好吃。我原本是想让兰姨做一桌爸喜欢吃的菜,可是兰姨突然有事,今天请假了,我没办法就只好把地点改到酒店来了。”

白若素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呀。

顾安之其实很清楚为什么白祺睿会这么惊讶,他一向很注重自己的私人空间。可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兰姨的出现并不让他反感。

“还有这样的人,安之,她到底是什么人调查过吗?”

听到白若素那么说,顾翔烯表情有些严肃,连白祺睿都知道,他这个当爸爸没有理由不知道儿子的性格习惯。

他绝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进入家里。

经过若若被熟人绑架的事件后,他们对这些事更加的敏感,他在怀疑这个兰姨会不会真是若若心中的院长妈妈,如果是这样安之就有理由把她留在身边。

“恩,调查过,没有什么可疑。”他请兰姨其实理由很单纯,因为她做的菜很对若若的味口,而且若若很喜欢她,而他在兰姨身上也好像能找到一种很温暖的亲人般的感觉。

“咦,顾安之,你还调查过兰姨呀!”不过想想也是,像顾安之做事这么小心的人。如果没有经过调查,又怎么放心让兰姨住进家里,“对了,我一直有个问题很好奇,兰姨要底姓什么啊?”

一直都是兰姨兰姨的叫,可却从来不知道她的全名。

“兰姨,姓墨。”墨兰,这是兰姨的全名,因为姓氏比较特别,虽然只听兰姨说过一次,不过他也记住了。

白若素突然转头看向顾安之,“兰姨姓墨吗?墨?兰儿?难道……”

“不是。”顾安之当然明白白若素此刻在想什么,在荒岛上知道墨天的名字,又见他喊若若兰儿的时候,他就已经怀疑墨天口中的兰儿会不会就是兰姨。

因此,在回来之后他便立刻找人暗中再次调查了兰姨,可是得到的答案和最初调查时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兰姨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妇女,有一个在国外念书的女儿,是个单亲妈妈。

“什么兰儿,什么墨?老大,你们该不会在说荒岛上的那个怪老头吧,对啊,我听到他一直在叫嫂子兰儿。是他吗?兰姨和那个怪老头有关系?”裴寒轩当日也在荒岛上,与墨老头也算是共同经历过生死。

墨老头最后那惨烈的死法,让他着实印象深刻。

除了裴寒轩,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并不知道他们几人在打什么哑谜,特别是程心爱。在这个大厅里,除了穆昊焱和穆羽贝,其他人对她来说都差不多是陌生人。

她只能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像木偶一样听他们聊天,却无法进入那个氛围,唯一可以为她解惑的穆昊焱,也像在想其他事,并没有细心的照顾她。

“真的不是?”白若素抓着顾安之的手再次确认道。

“不是。我已经派人查过,而且墨老一直叫你兰儿是因为你和他口中的兰儿长得很像,而你和兰姨哪里有一点像啊!”

其实他何尝不希望兰姨就是墨老口中的兰儿,因为他一开始就怀疑墨老口中的兰儿就是若若的亲生妈妈。

白若素和顾安之有同样的想法,在听到兰姨也姓墨的时候,她真的很希望兰姨就是墨老口中的兰儿。可……

白若素失望的松搭下肩膀。

“安之,你们刚刚说什么兰儿?和若若长得很像的女人?”

顾翔烯心中的一根弦像是被谁拨动,上午在医院那个捡到他钱包的女人,他怀疑那人就是失踪的南宫宛,而现在又出现一个和若若长得很像的女人,是不是说明他的宛儿真的没有死呢!

“若若失踪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奇怪的老头,他把若若叫做兰儿,好像是因为若若和那个兰儿长得很像。”

知道白若素就是顾爸爸亲生女儿的顾安之,也很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顾安之也希望兰姨就是南宫宛,就是白若素的妈妈,可事实却总是让人失望。

也正因为他知道如果把兰姨的全名说出来,会让他们这样误会,有这样的怀疑,他不想让爸爸和若若失望,所以才一直没有主动提过兰姨的名字。

“不过我已经调查得很清楚,完全无可疑。”

“好了,都别谈不相干的人。来,宝贝孙子,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爷爷……啊!贝贝,你受伤了?”

既然不是南宫宛,穆南皓不想大家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打转,给老三希望又再让他失望。

打算把自己孙子借用出来转移一下话题,谁知道抱起孙子才发现他身上有多处伤痕。

刚刚没有注意看,也因为在进来前程心爱帮他整理了一下,所以才没有一开始就察觉。

“昊焱,怎么回事?”穆南皓的一张笑脸在见到孙子的伤后,立马冷下来,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动他的宝贝金孙。

“爷爷,你别这样瞪爸比啦,不是爸比的错,而且我其实也没受什么伤,一点都不痛,真的。爷爷,你看,贝贝真的没事。”

穆羽贝从穆老爷子的身上跳了下去,在他面前左转转右转转,让他看个仔细。

不光是穆南皓,坐在对面的白若素也站起来走了过来,在穆羽贝前面蹲下,把他的袖子拉起仔细检查,“贝贝,你确定真的没事吗?”

“没事啦!不过虽然我没事,妈咪却伤得很严重。若若姐姐,你可不可以去给妈咪说,让我这几天去她那里住,陪陪她呀!”唐菱为了让他和他的亲生妈妈多相处,培训母子感情,拒绝他去找她,只让他一周和她通一次电话。

“唐菱姐,她伤得很严重?什么意思?昊焱哥,发生什么事了?”

“唐菱那丫头也受伤了?伤势如何啊?你怎么不早说,还吃什么饭啊,带我去看看那丫头。”

穆羽贝的话一出,白若素和穆南皓都关心的询问,穆南皓更是抓起自己的外套就打算和贝贝一起去看唐菱。

在程心爱还没有出现前,他和唐菱一起吃过几次饭,对她也有一些了解,对她的遭遇很同情。现在虽然知道她不是贝贝的亲生妈妈,而且当初似乎还是她抢走了贝贝,可是唐菱那丫头就是有一种让人似乎讨厌不起来的气质。

“爸,不用了,她没事。”穆昊焱拉住正要出门的穆爸爸,“今晚是老大和嫂子难得发起的聚餐,怎么能半途离场呢。明天我会带贝贝去看她,让贝贝在她那陪她几天。”

程心爱在穆南皓拿衣服时也跟着站了起来,手拽着自己的衣角拽得紧紧的,眼中闪出一抹不经意的狠冽。

“昊焱哥,唐菱姐真的没事吧?”怪不得呢,刚才她打电话请她一起过来聚聚,她并没有说聚餐有些什么人,可是她也婉拒了。

“没事,如果实在不放心,明天陪贝贝一起去家里看看她吧。”这一个阶段的唐菱,穆昊焱想一定很需要人陪。因为小爱的愧疚,所以,明明很想要贝贝在身边,却也只能一次次的把他推开。

唐菱的性格又比较冷,没什么朋友,白若素是她仅有的一个朋友,他也希望她能替他多陪陪她。

对于唐菱,即使明明很想要将她拥进怀中,好好珍惜呵护,可他……已经没有那个资格。

“没事就好,我明天还要上班,下次我自己去看她吧。”白若素又不傻,难得他们一家三口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当然不会白目的去插一脚。

她也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过度,昊焱哥虽然没有和唐菱姐在一起,可他关心她那是假不了的,他都说放心了,那肯定没有什么大问题。

裴寒轩为了活络气氛,讲了一个冷笑话,大家也都很给面子的爆笑,很快便忘记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小段插曲。

聚会最终的气氛很好,并没有被破坏掉,只是各自的心里是否像表面那样开心,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明白——

聚餐后的第二天,穆昊焱遵守承诺的带小贝贝去看唐菱。

表面上好像是拧不过儿子的请求,其实他很清楚自己也不放心,想要去看看唐菱的伤势如何。昨天本来打算带她去第一医院再仔细检查一下,后来因为程心爱的突然出现不了了之。

她受伤的伤口在脸上,如果没有处理好,再感染了就麻烦。

穆羽贝小朋友因为受了一点轻伤,于是借题发挥也嚷着要请假,而且他说每次他受伤或者生病时,都必须要妈咪陪着,他要去找妈咪。

程心爱看着口口声声叫别的女人妈咪的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又能怎样,这几年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人的确是唐菱,不是她。她也怪不得儿子不黏她,只是……

心里对唐菱的恨意却慢慢的加深,如果当年不是她悄悄的搬家,把贝贝带走,她又怎会与儿子分开这么多年。

现在知道后,小天和贝贝不但不怪她,还和之前一样关心她爱她。她不明白,那个唐菱到底哪点比她好,照这样下去,她担心总有一天,这父子俩会丢下她,回到唐菱的身边去。

她绝对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唐菱想要从她手中抢走贝贝和小天,想都别想!

“贝贝,给你妈咪打个电话吧。”车停在了唐菱的小区门口,由于他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开,就没有开进去。

唐菱所住的这个小区,环境不是很好,小区里面很窄,每次开进去光是倒车就要花掉接近十分钟。况且他今天来的目的只是送贝贝,顺便看她一眼而已。

穆羽贝非常乐意的摸出自己的新手机,这是程心爱前几天买给他的,不晓得是不是为了想要讨好他。这个亲生妈妈给他买了好多好多玩具,还有什么手机啊,平板电脑啊这些,反正是各种讨好。

妈咪说要对亲生妈妈好,所以虽然那些玩具都很幼稚,他根本不爱玩。他还是非常开心的收下了礼物,还说了谢谢。

“妈咪,是我,贝贝……恩,对啊,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妈咪你出来接我一下好吗?我和爸比现在正在小区门口……好的,妈咪我等你。”

挂上电话后,穆羽贝这张从昨晚开始就绷着的脸,终于有了笑容。扑到穆昊焱的怀里,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爸比,妈咪说现在就下来接我,谢谢爸比送我过来。”

他知道妈咪此时最需要他在身边。

“父子俩这么客气做什么。贝贝,现在我不能陪在你妈咪的身边,你就替爸比好好陪陪她。要记得提醒妈咪去换药,最好是让她到你白叔叔的医院再去检查一下。”

儿子的好心情,表现得太明显,这也再次说明了唐菱绝对是个好妈妈。

“恩我会的。”穆羽贝坐在副驾驶座上,转过身子看着穆昊焱,突然很严肃的看着他,“爸比,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儿子萌萌的娃娃脸突然这么严肃,穆昊焱还有点不太习惯。不过他还是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像是在与一个大人对话般对待。

“昨晚听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打雷,我可不可以今晚不回去,就在这里陪妈咪。”

“为什么?”

“因为……”穆羽贝玩着手指嘟了嘟嘴,“因为妈咪怕打雷,每次打雷的时候都要搂着贝贝才睡得着。”

唐菱怕打雷吗?

穆昊焱脑中闪现出唐菱搂着贝贝,两人幸福的微笑着入眠的画面。

贝贝最初住在穆南皓那里时,说自己已经是小男子汉,要独自睡觉,不要和爷爷一起睡。后来程心爱出院,搬回他的公寓时,他每天嚷着要他抱着睡觉。

贝贝的那点小心思,穆昊焱怎会看不懂,就是不想他和程心爱同*共枕而已。如果不是十分了解唐菱的为人,他都要怀疑这是唐菱教他的。

“好,那我明天下了班再来接你。”说着正好看到唐菱走了出来,披了件蓝色的外套,脸上还贴着纱布。

穆羽贝也同样看到了唐菱,在下车前,他又神秘的转过头对穆昊焱说了一句话,然后才打开车门,朝唐菱飞奔而去。

接到贝贝后的唐菱并没有走到车边,而是在原地朝车里的穆昊焱微微点头,又低头对穆羽贝说了些什么,贝贝便对着穆昊焱挥手拜拜。

“爸比,今晚你也要加班对吧,加班到很晚,不回家睡觉是吗?”穆昊焱想着刚才贝贝下车前对他说的话,嘴角扬起笑意。冲着唐菱母子俩也挥了挥手,然后启动爱车,出发——

时间飞逝而过,转眼间就过了一个月,愉快的周末很快过去,周一白若素和往常一样上班。

这一个月的实习时间,每天白若素都过得无比开心,由于之前白苏末的解释,她与同事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一到周末小邱小李她们就会约她一起去逛街唱K什么的,总之,白若素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好。

只是,原本和顾安之说好要公开关系,也因为白若素舍不得这难得的同事情化为泡影,每早上班时她还是继续提前下车,冒着寒风走去诺亚大楼。

刚走进大门,正巧遇到小邱也在等电梯,“Hi,晴晴,周五你说想去买的那个包,听说商场已经有货了,下班后我陪你去买吧。”

白若素很热络的上前挽住邱晴的手臂。

谁知道只不过是隔了一个周末,还不到36个小时的时间,邱晴的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看了白若素一眼,然后把她的手从她手臂上拿开,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下班后有事,没空去逛街。”

白若素看着自己垂落的双手,脸上的笑容有些僵,刚刚邱晴看她的眼睛那么明显的蔑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很纳闷,明明前两天逛街时还好好的,邱晴还给她肚子里未出生的宝宝买了很多礼物。

整个办公室,就邱晴的年龄与她最为接近,原以为就此又多了一个好朋友,谁知道这份友谊如此短暂。

电梯门打开,邱晴先走了进去,白若素愣了一下,也跟着进了电梯。

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敏感,她总觉得今天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对,而且还总是在与她视线相对后立刻就移开。

白若素的秀眉紧紧的皱起,她讨厌这种莫名奇妙的感觉。

走到办公室,那种奇怪的感觉更甚,没有人和她打招呼,看到她都是以一种鄙视的眼神盯一眼,便收回视线,然后三三两两的说着明显八卦意味的悄悄话。

明明昨日还手挽手像姐妹似的,一起逛街,聊天,吃饭,可现在都像是陌生人,哦不,至少陌生人不会对她有这么深的敌意。

她到底昨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挖人祖坟的事吗?!

“晴晴,你说吧,你们到底都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我,我会解释。”由着这样的疑问在心里蔓延,不是白若素的风格。

如果从一开始她们就是这样冷冷淡淡的关系,那她还可以接受,直接无视就好。可现在,她就是没有办法当没事发生。不管是要杀要剐总得给她个理由吧,让她死也死得瞑目。

“误会?我们能有什么误会。至于解释嘛,像我们这种小员工哪有资格让你解释啊!”

“小邱,别说了,去帮我把这份文件复印一下吧,一会儿开会白总要看。”年纪稍大的李莉把邱晴支开。

邱晴接过文件,往打印机那边走去,在经过白若素的身边时……

“最看不惯这种人,当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

白若素分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猛的抬头看向邱晴时,她却已经拿着文件走开。

围视四周,和刚才在电梯里的情况一样,只要是与她视线一相对,就会立刻移开,就像她是什么超级病毒一样。

这种感觉,真TNN的不好!

白若素拉开椅子坐下,在电脑启动的同时,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算了,这种不追寻真相就胡乱侮蔑人的朋友不要也罢。拿起包打算给姚钱钱打个电话,今天是新学期开学,想问问她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昨日校办公室给她电话让她今天上午去一趟学校,说是休学的手续好像出了点问题,还有什么资料需要她签字。正好钱钱今天也要去报告,打算打电话约她一会一起吃饭。

那丫头最近是真火了,通告排得密密麻麻,连和她这个闺蜜逛街的时间都没有。

找了半天却没找到她的手机,估计是早上出门急了,忘掉拿。无所谓啦,去到学校再联系她吧。

现在刚好八点,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直接把刚开启的电脑又重新关掉,然后拎着包往白苏末的办公室走去。怎么说她现在也属于她管,就算只是实习,该请假还是应该要按规矩办。

白苏末一听说她要请假半天,回学校有事,就很关心的说要开车送她。她婉拒后,白苏末也不忘再次叮嘱她要小心身子,不要去人太挤的地方。

也许……姐真的变了。

白若素微笑的和她道谢后,便自己独立打了的士去S大。

此时,她完全不知道有一场什么样的风暴在等着她。

同一时间,刚到办公室,一个项目还没有处理完的顾安之便接到陆温彦的电话,“老五,有什么事?”

他们这一辈的五兄弟,只有陆温彦现在还是学生身份,他忙于学业也很少会给他打电话,除非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

因此,在看到来电显示是他时,顾安之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起电话。

“老大,不好了,现在网上出现了很多关于嫂子的新闻。你让嫂子今天别去上班了,我刚给她打电话,没有人接。”

顾安之因为有很急的合同要处理,坐下后还没来得及开电脑,听了陆温彦的话后一边继续听电话,一边立刻打开电脑。

“什么新闻?哪个网站?”

“最先好像是一个爆料人的微博,后来各大媒体的门户网站都有转载。”

顾安之打开微博,排在第一的热门话题居然是“白若素与她的男人们”!

“好,我知道了,先挂了。”

顾安之拨通白若素的电话,眼睛却一直盯着电脑显示屏上的报道。随便点开了一个网友的微博便能找到她转载的原始微博,他又点开那篇造成轰动的首发微博,全文如下:

大家还记得几个月前闹得轰轰烈烈的诺亚顾少逃婚事件吗?

据博主所知诺亚小公主只不过是挡箭牌,当日顾少逃婚为了是白家养女白若素。此女的男女关系相当混乱,连现在的当红偶像莫寒亦对她青睐有嘉,在节目上公然为其系上红线。

据白若素在TBB实习时的同事爆料,白若素在实习时就与同办公室的多名男子关系亲密,还有一个记者因为她而自杀。白若素还只是一名刚进大一的学校,据与她相熟的同学爆料,白若素在学校也相当受欢迎,时常让男生在楼下等候,在校期间多次夜不归寝。

据博主多方调查证实,白若素的确是白家的养女,她与正牌白家大小姐白苏末一直以姐妹相称。在顾少与白苏末婚礼前夕,曾一起遭遇过绑架,白苏末为了救妹妹甘愿自己被绑,当时她正处于怀孕初期,也因为这件事而小产,却没想到孩子没了,老公也被自己妹妹给抢了。

博主并不是什么狗仔,也不是想要诽谤白若素,而作为一名顾少的忠实粉丝,实在看不下去顾少为了这样一个谁都能上,表面单纯实则比biao子还不如的女人毁了自己的前程。以前顾少与白苏末在一起时多好多完美啊,是多少年轻人的偶像榜样,可现在……

顾少与姚钱钱的绯闻完全是人为炒作出来,目的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博主听闻白若素目前正在诺亚集团实习,上班时间多次出入顾少的办公室,一待便是几个小时,两人在办公室内做了什么让人想入非非。

希望这篇微博能让我最崇拜的顾少看到,希望你看到之后能早日回头是岸,不要迷恋白若素这个花蛇女人。

…………

下面还附上了好几张照片,有莫寒为白若素系红线的照片,有陈仁揽着白若素肩膀的照片,还有顾安之在诺亚大楼门口等白若素一同下班的照片,中间有几张顾安之不认识的像还在念书男同学与白若素的照片,最后一张是白苏末在婚礼上晕倒的照片。

总之,这篇报道的宗旨就是要证明白若素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报道写得非常不专业,像是想到哪里便写到哪里,不像是一个专业记者的写法。倒是符合博主自爆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粉丝而已。

“该死!若若接电话呀!”

他打了几遍都没人接听,心里难免开始烦燥,这样的虚假报道他倒是不怕,最多开个新闻发布会就能解决。可是在他解决之前,若若最好不要出现在人多的地方,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顾安之按下座机上的一键,电话立刻接到外面周琳琳那里,“叫电视台的白若素上来一趟。”

“是。”

在周琳琳联系楼下RY电视台的秘书时,顾安之又点开微博下的评论,和他想象中一样,基本一面倒,全是骂若若的话——

小婊渣爱八卦:像顾少这样成功出色的男人也还是男人,终究难过美人关,可是就算你要拜倒也选选对象行吗?这个女人长得哪点好看了!

今天的饭不好吃:渣渣……现在就没几个专情的男人

北风吹吹不乱哥的发:人家男欢女爱自己愿意,管你屁事

顾少后卫军:我倒觉得顾少很男人,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顾少喜欢就好

纯结少娃:白若素那个践人有什么好,顾少太没眼光了,明明白苏末就比这个践人好几万倍

真相君:白苏末是为了救她才小产,她居然这样还好意思抢姐姐的未婚夫,这世界上还真是只有更贱没有最贱的女人

S大校渣渣:这不是我们S大新闻系的风云人物吗?早就看她不顺眼,在学校整天装B——

下面还有很多写得更不堪入目的评论,顾安之没有再继续看下去,而是打电话给裴寒轩,“老四,我发了一个网址给你,你看一下,把那个博主找出来,还有,下面那些有诽谤性质的评论全都给我找出来,然后和刑律师商量一下,全部提交给警方。”

“明白。”

刚挂完电话,敲门声响起。

“进来。”

周琳琳推门进来,恭敬的点头示意了一下,“顾少,白小姐没有在电视台,刚刚拿着包出去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周琳琳刚走到门口,打算关门,又被顾安之叫住。

“把我今天所有的预约取消,我出去一会,有重要的事打我电话。”说着顾安之拿起外套披上,便出了门。

若若为什么会不接电话呢,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现在又不知道躲在哪里哭。

不对,现在的若若绝对不会被这些编造的谎言给击倒,如果她知道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现在不接电话要么是手机没电,要么是手机忘带了。

顾安之一边等电梯一边给白苏末拨了一通电话,“若若没有上班,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安之,我也正打算给你打电话,你看到那篇微博了吗?若若刚刚去了学校,你快去找她,她现在孕在身绝对不能受刺激。你快去吧,好好保护她,别让她受伤害。”顾安之的电话刚一接通,白苏末就先催促道。

她的话中含着满满的关心,就像一个最普通的姐姐关心自己妹妹一般的关心。不过这关心中有几分真几分假,顾安之这个时间并不想去计较,现在找到若若才是正事。

至于这件事到底是否与白苏末有关,他事后一定会好好调查。

正好这时电梯门开了,顾安之应了一声便关掉电话。

看着电梯显示屏上显示的楼层数,左手手指无意识的在腿上点了点,这是他在遇到大事时的习惯性动作。

出了电梯又飞快的给陆温彦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若若去了学校,让他在校门口去等她。

转动车钥匙,放下手刹,脚猛的一脚踩在油门上,一脚踩到底,车立刻像箭般飞射出去——

白若素付了车钱拿好发票后便下了车,出租车是直接停在学校的西门,因为这边的人比较少,她现在已经有孕五个月,虽然穿得很宽松,但还是很明显了,要是被熟人遇到还好,解释一下就好。

最怕遇到那种认识她,而她又不认识的人,她又不好上前去给人家解释,到时候一定会被传得乱七八糟。

再说她一孕妇,要是人太多把她挤摔倒了怎么办!

白若素从到校办公室到办完休学手续只花了十几分钱,办得非常的顺利,她见时间还早又想起早上同事们鄙视的眼神,不太想这么快回去上班。

在走出办公大楼时,正好听到有同学在说什么大明星姚钱钱来学校报到,现在正在寝室。

于是她便往女生宿舍楼走去,这一个月钱钱好忙,她都没有好好和她说到一句话,还真挺想她。

走到宿舍楼下突然听到楼上有人叫她的名字。

“白若素!狐狸精!”

白若素本能的抬头往上看……

一桶冷水直接从上面倒下来,从她脸上传来的疼痛感可以知道,倒水的人至少在四楼以上。

白若素全身被淋得湿透,让她好想骂脏话,TNND谁这么恶作剧呀!

比被水泼更无语的是,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很多人,这些人她并不陌生……

全是记者!

一些人举着麦克风,一些扛着摄像机,所有的焦点全都对着她。

本来才刚刚被水淋得有点懵,现在这么多人一起围上来弄得她更晕,采访她没关系,问题是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若素此刻有一种一觉醒来穿越了一般,怎么所有人都变了样,突然都变得这么奇怪。

“请问你就是白若素吗?刚才泼你水的是你的同学吗?她为什么要泼你,请回答一下?”

“白若素小姐,对于微博上的爆料,你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吗?上面的爆料你承认吗?”

白若素把围巾拿下来拧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腹语着,她又没看到是谁泼的,谁知道是不是她同学呀,至于为什么要泼她,干嘛不去问泼的那个人。

还有什么微博什么爆料,她通通不知道,烦死了,她现在只想上楼去换件衣服。

“白小姐请你回答一下,你和顾少真的有婚外情吗?顾少与白苏末解除婚约真的是因为你吗?”

在听到记者提到老公,白若素抬起头盯着这个人,难道说是她的身份曝光了。可是不对啊,如果是身份曝光,这个记者就不会说她和顾安之是婚外恋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若素想了想还是这样回答了一句,然后转身打算上楼。

可上楼的路却被记者还有看热闹的学生堵死,凭她小小的力量根本没办法离开。

“白小姐请你回答一下,你是白家的养女对吗?白苏末是为了救你才小产的是吗?”

“微博爆料你与多名男子都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爆料属实吗?”

白若素愣了一下,什么叫与多名男子有不正常男女关系啊,这帽子扣得有点大!

“你他NN的才与多名男子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

那名提问的女记者被姚钱钱一把推开,今天在她刚知道那条微博的消息后,就给白若素打电话,可一直打,打了十几通都没人接。

办好入学手续后,才刚在寝室她就听到有人在叫白若素的名字,然后就听到很多的尖叫声,她跑出寝室便看到好友被记者重重围住,身上全都湿透。

她又赶紧回寝室抓起一张大大的浴巾就往下跑,一到楼下就听到记者的提问,气得肺都快炸了。

完全顾不上自己是什么公众人物,要注意形象。

“姚钱钱,你和白若素是好朋友对吗?你能签约诺亚娱乐是不是也与白若素和顾少的潜规则有关?”被推了一把的记者立刻将麦克风对准姚钱钱。

比起像顾少这样的商界的人物,像莫寒、姚钱钱这样的明星其实更博版面,既然姚钱钱自动现身,他们岂有放过之理。

“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告你诽谤!”

姚钱钱说完后便不再理读者,把大浴巾给白若素披着,揽住她的肩,保护意味明显。“小素素,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家顾安之打电话。”

“钱钱,我好冷,我们先上去换件衣服吧。”虽然现在已是初春,可白若素身上全湿,加上现在还在吹风,她不冷才怪。

姚钱钱摸了一下她的手,果然冰得像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一般。“好,我们上去。”

她一手护住白若素,一手用力推开记者。

“白若素,先别走啊,请你回答一下问题,你与顾少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明知他已婚,还要继续与顾少在一起的理由是什么?说一下吧,你和顾少在一起是不是为了钱,你在顾少那里一共拿到多少好处,白小姐,请回应一下,大众有知情权。”

“我有没有和顾安之在一起这都是我的私事,关你们什么事,又关大众什么事?”白若素突然停步,转过身来对着刚才逼问得她最厉害的一名女记者,眼神冷寒扫向她,嘴角轻蹩,“青果传媒是吧,我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那名记者愣了一下,其他记者也都没有再出声。

姚钱钱在前面推开记者,白若素则跟在后面,两人就准备上楼,可刚上了几个台阶,白若素被感觉被谁一个猛力一拽,身体自然的往后倒。

由于发生得太突然,姚钱钱根本来不急扶住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若素摔倒滚下楼梯。

原来刚才那名记者愣了一下看到白若素想走,就上头想要阻止,由于比较急她也没注意力度,只知道要阻止她离开,谁知道却把白若素拉倒,还滚下了楼梯——

小剧场又来了——

鑫鑫麻:看到最近的评论区,大家似乎都很关心唐菱和穆三少这一对呀!

小玥爱小莎:那当然,我公公婆婆的魅力十足,粉丝一抓一大把……不过我还是最爱我老公,年纪小小就心思细腻,知道我爱阿狸,给我的创可贴都是阿狸图案的

鑫鑫麻:……那是我心思细腻好吧,是我知道你爱阿狸所以才让你老公给你贴阿狸图案的。你老公一小屁孩知道个啥呀

穆羽贝:你确定我只是个小屁孩?那你别用我拉人气啊,小心我拒绝以后的演出

鑫鑫麻:年纪不小,脾气倒不小,居然还敢威胁我。哼,不乖乖的听话,小心我让你们一家三口不能大团圆,我让你就当那个程心爱的儿子,当一辈子,你信不

穆羽贝双手一摊,嘴角抿笑:我无所谓啊,反正是谁生的我又没关系,我只认唐菱妈咪就够了。况且,你确定你敢这样写?你不怕被群殴吗?

iheejun:鑫妈妈,你敢这样写试试,从此以后再无打赏

思Lsy:敢这样写的话,从此以后再无月票

小玥爱小莎:敢把我婆婆变成程心爱的话,从此以后再无留言

鑫鑫麻:你们够了!要不要这么狠啊!

穆羽贝:看你还敢嚣张

鑫鑫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