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38顾白和穆程两对一起办婚礼

“穆少,求你放过小女吧。穆太太,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求你让穆少别让她去坐牢,求你了!”一个老人这大半生从未求过人,却为了被自己chong坏的女儿,差点向人跪下。

胡蝶母女见胡敏学的态度,这会终于有些害怕。愣住当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她要去坐牢?怎么可能!

“死丫头,还不快来跪下认错,求穆少和穆太太饶了你。”

见穆昊焱和唐菱都没有说话,胡敏学又急忙拉着胡蝶到两人面前,让她跪下道歉。可骄傲如胡蝶又怎会向人下跪。

对于胡蝶,唐菱没有一丝的可怜之心,可是对胡敏学……她确有不忍。

“穆昊焱……”唐菱的手扯了扯穆昊焱的袖口。

“这件事交给秦强和张律师,你不用管,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伤。走,还是去一院检查一下比较放心。”说着便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揽着唐菱的肩膀往外走。

对于大家误会唐菱的身份,没人去解释去澄清。

一家三口快走到转弯处时,穆羽贝小朋友突然停了下来,放开他爸比的手,转身朝夏景柒跑去。

把他自己贴了之后剩下的一张阿狸图案的创可贴给她贴上,刚才她为了救他去咬胡小胖,也被他把手背抓伤了。

只是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这两家人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胖妞。

穆羽贝帮她贴好之后,在她手背上吹了一下,“谢谢你刚刚帮了我,以后别人欺负你不要只是傻傻的呆着,要懂得反击。”

小胖妞重重的点了点头。

穆羽贝小盆友还非常友好的在夏景柒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拜拜!”

转身飞奔回到了穆昊焱身边,离开时还不忘挥挥小手,向夏景柒说再见。

他其实这么做是觉得对她有点抱歉,虽然爸比说要告到那个恶女人坐牢。有爸比的保护妈咪和他应该不会有事,可老师肯定会被当成箭靶,遭殃了!

他的本意并不是为了帮夏景柒,只是想要见妈咪而已,所以事情闹到这一步,虽然他还只有四岁多,但他原本就比同龄孩子成熟许多,因此,对于夏景柒姐妹,他有些愧疚。

只是,穆羽贝不知道自己的一个无心之举,影响了一个女孩的一生,也让她整整暗恋了他二十年,一直在他身后默默的看着他。

一家三口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到程心爱朝他们走来,穆昊焱停了下来。

原本被穆昊焱揽住肩膀的唐菱往别一边移了几步,明显不想让程心爱误会。

贝贝见状立刻松开爸比的手,跑到另一边牵起唐菱,默默的声明,自己的心永远是站在妈咪这一边。

“贝贝,你有没有事啊?快,让妈妈看看。”程心爱走过来径直走到穆羽贝的身边,蹲下去仔细的拉着他全身打量。

穆羽贝没有动,任由她把他转到背后又转过来,等她检查完后,他才回答道:“我没事。”

“你怎么来了?”穆羽贝显然也没想到程心爱会来这个医院,而且看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所以我就打电话给秦特助,他说你接到电话来了这家医院,还说好像是贝贝出了事。”

程心爱检查完贝贝,一边回答一边站起身,好像这才发现唐菱也在,“唐菱姐,你也在呀,你脸上这……”

“没事,一点小伤。”唐菱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她不喜欢强颜欢笑,可是为了贝贝,她也不想让贝贝的妈妈误会她什么。“我医院还有一些事,那我先走了。”

说着就要离开,穆昊焱伸手拉住她,“快下雨了,我送你。”

“不用那么麻烦,在这里叫出租车很容易,我走了,贝贝拜拜,小爱再见!”说着便挥挥手,转身离开。

穆昊焱还想要做什么,却被熟悉的手机铃声止住,一边看着唐菱招了一辆出租车,一边接起电话,简单的聊了几句,挂断。

“小天,走吧。”程心爱拉着穆羽贝的手,一手挽住穆昊焱。

“暂时先不回家。”穆昊焱的视线一直看着唐菱坐的那辆出租车,直到车影没入车流,完全找不到影子才罢。“小爱,跟我去见见我的朋友们。”

穆昊焱刚才对唐菱的不舍那么的明显,这让程心爱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可是此刻听到他说要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好。

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即使他对唐菱有多不舍,但他承认她的身份,他身边女人的位置留给了她,这样对她来说已以足够。

当穆昊焱和程心爱带着小贝贝来到诺亚酒店的宴会厅时,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不只他们这睦晚辈,连顾翔烯等几位老爷子也都齐齐到场。

今晚的聚会是由白若素发起,原本只是顾爸爸与他们这个小家庭的聚会,可是因为兰姨突然有事请假,而她现在也有孕在身,更何况就算她不是有孕,以她那蹩脚的厨艺,也做不了一顿大餐来招待顾爸爸。

最后与顾安之商量后决定,还是直接在酒店请客比较好,他俩加上顾爸爸才三个人又太冷清。

自从顾妙之的事件之后,几家人好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聚聚,加上现在贝贝的身份曝光,也是时候该让几家人认识一下这个第三代的独苗苗。

“昊焱哥,小贝贝,你们来啦!”

白若素第一个看到进门的穆氏父子,当然也不是说她故意无视程心爱。毕竟她与唐菱是闺蜜,程心爱的存在即使不能怪她,但总还是觉得好像是因为她的出现才拆散了原本爱着的穆昊焱和唐菱。

就算不会故意孤立她,但若若也做不到对她像对唐菱那般热情。

“若若姐姐~~~”贝贝看到白若素也非常热情的甩掉程心爱的手,扑了上去。

不过在距离若若只剩不到一米远时,就被顾安之按住了头,禁止他向她扑去。

“小家伙,你这样一扑,会把你若若姐姐肚子里的宝宝给扑掉的。”

白若素横了顾安之一眼,蹲下身子拥抱着贝贝,说:“别听他的,我和宝宝哪有那么娇贵。别忘了,我们可是经历过几次生死大战而大难不死的,你没有听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像我这种人以后一定只剩下幸福了。”

“你这个丫头还好意思说,你有听过哪个孕妇像你这样不安生的,一会是受枪伤,一会又被丢到荒岛,吓得我这个老人家心脏受不了。”

顾爸爸把白若素拉起来,拍拍她的头,严肃的说:“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让安之把你绑在*上,一直到顺利生产为止。”

“*!”白若素嘴里这样叨叨,其实心里却是开心的,她知道顾爸爸是真心疼她。

顾妙之出事当晚在顾宅的这些人,全都知道白若素是顾翔烯的亲生女儿,此刻再见他对若若好便都心中明了。

事后再回想以往种种,才明白为什么像顾翔烯这样的人,会为了让儿子推迟婚事而故意装病。原来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人父母的心,他们都懂!

“这辈分是不是搞错了,贝贝是老五的孙子,若若丫头是老三的女……咦,媳妇。贝贝怎么能叫若若丫头姐姐呢?”裴仲宇见众人突然不说话,也知大家心里在想什么,急忙转移话题,可自己却又差点不小心说露嘴。

“好啦,大家都站着做什么,快过来坐吧,你们但是可以饿下,要是饿到我们家这个大肚婆就不好了。”白家树从后面也走到白若素的身边,笑着把她拉到座位上。

几位大佬们也都纷纷有默契的入座,刚一坐下,裴寒轩见程心爱还站在原地有些尴尬,穆昊焱已经抱着穆羽贝坐下。

于是立刻上前笑脸相迎,道:“三嫂,还记得我吗?”

“当然,你是小天的朋友,叫裴寒轩对吧,小天叫你老四。”程心爱脸上也扬起了优雅的微笑,在回答的同时也打量着他,上次在医院其实没有太注意到他,只是记得他的名字而已。

小天身边的人真是个个都很出色,想到小天这样优秀的人是她孩子的爸爸,程心爱不由的从心底冒出一股自豪感。

“三嫂的记性真好。听说你的手术非常成功,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呀?”裴寒轩非常随意的问着,其实他觉得这个三嫂和老三真的很配,不过感觉她和他去调查到的资料有一些出入。

“我……”程心爱的话没有说完便被打断。

“不要理这个臭小子,你叫小爱是吧,快,也过来坐吧,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拘束。”顾翔烯作为今晚的主人之一,招呼着程心爱在穆昊焱身边坐下。

除了穆老爷子,其他大家长们都没有见过唐菱,也不太清楚穆昊焱与唐菱之间的故事,因此没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感情,对于这个为穆昊焱生下儿子的程心爱,都是打心眼里喜欢并接受。

“昊焱,还不快给我们介绍一下。”裴仲宇羡慕又嫉妒的看着程心爱,顾安之和穆昊焱一个结婚,另一个干脆连娃都生了,可他家那臭小子还一天到晚只知道在外面鬼混,也不正经找个女朋友,这让他这个老大情何以堪。

“我叫程心爱,裴伯父你好。”不等穆昊焱介绍,程心爱自己站起身,朝各位弯了弯腰,点头自我介绍着。

她知道和穆昊焱在一起后,一定会见到这几位长辈,所以出院待在家里的那几天,她没事便找了一些关于诺亚这几位大家长的资料来看。

虽然不说对他们有多了解,但至少看到本人,她还是能分清谁是谁。

“我是小天,哦昊焱的……的……”想了一下到底应该怎么说呢,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她算是穆昊焱的什么人。所以,最终她选择了一个更准确的自我介绍,再次扬起明媚的笑颜,说:“我是贝贝的妈妈。”

“哈哈哈,这个丫头我喜欢。”从程心爱叫他裴伯父,他就知道这个丫头也是个有心人,肯定在事前做过准备工作。不愧是一国公主,举止大方,言行优雅。

她与白若素完全不同,但和若丫头一样,都是讨人喜欢的类型。他就期待什么时候他家那小子也给他来这么一个惊喜啊!

被自家老爸瞪视的裴寒轩,突然打了个寒颤。

“昊焱,你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呀?”听到程心爱在介绍自己是谁时,那不确定的表情惹人怜爱,在知道他们的故事后,更是对这个晚辈心生怜惜。“最近发生了太多不愉快的事,办个喜事开心一下也不错,你说是吧,老五?”陆焕冲着穆南皓笑着打趣道。

“是啊,老五,你们家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啊?要不和安之若丫头他们一起办婚礼吧,他俩的婚礼一直还没有办,一起办个世纪大婚礼怎么样?”裴仲宇提议。

白家树也附和道:“这个主意不错,你们觉得怎么样,要不我们就找个好日子,让他们两对一起办婚礼好了。”

顾翔烯没有答话,他与陆南皓的关系比较近,关于穆家小子和唐菱之间的事他也知道一些。况且唐菱还是若若的好朋友,从他听到的谈起唐菱的话,他知道她也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而且似乎昊焱那小子现在心里的人是唐菱才对。

可程心爱毕竟是贝贝的亲生妈妈,他自己的婚姻生活都弄得一团糟,这个时候他不好也没有资格提供什么意见。

程心爱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嘴角浅浅的一撇。

“STOP!!干嘛又扯到我头上啊,在宝宝出生前我才不要办婚礼。”白若素见几个老头子越讨论越热烈,急忙出来喊停,“婚礼一辈子就一次,我才不要挺着个大肚子办,一点都没有美感。”

“我无所谓,若若说什么时候办就什么时候办。”顾安之完全没立场的随老婆大人,其实他也不是很想和别人一起举行。虽然他与昊焱是兄弟,但他想要给若若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礼。

白若素态度非常坚决,嘟着小嘴,“反正我绝对不要怀着宝宝举行婚礼,我还想等宝宝有三四岁了,当我俩的花童呢。”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她并不是介意和别人一起办婚礼,只是她心里始终无法全心的接受程心爱。她到现在依然认为唐菱才是最适合穆昊焱的人,可是又能怎样呢,真正过日子的穆昊焱,她能有什么意见。

程心爱的那双紫眸非常漂亮,可是不知为何,她每次见她都觉得很奇怪,原本漂亮的紫眸也让她觉得很诡异。

白若素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心理原因,还是这个程心爱真的有什么问题。

“再等等吧,小爱才动完手术没多久,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也不适宜操劳。”穆昊焱把儿子放到旁边的增高椅上,声音轻轻的插话道,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对啊,我现在这身体实在不适合办婚礼,而且我也不在乎这些形式,只要能和小天在一起,我就很满足。”

听了穆昊焱的话,程心爱立刻补充道。

她这次回来也多少能感觉到,小天对她已经和几年前不一样,虽然他最终选择了她,可是她明白此刻在他心里,唐菱的份量早就超过了她。

“不办婚礼也行,那就抓紧时间把证给扯了,现在儿子都这么大,你总不能还让小爱没名没份的跟着你吧。”穆南皓很清楚自己的儿子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他老爸,他还能不知道儿子心里此刻爱的人是谁。

可他更清楚儿子的为人,这个小爱为他付出了很多,现在身体又不好,儿子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丢下她。就因为对儿子的了解,所以他才会让他先和程心爱把证扯了。等一切都成定局,儿子才能全心全心意的对程心爱,忘记唐菱。

唐菱也是个苦命的丫头,虽然他们接触的次数不自太多,但他是真心的心疼她,也是真心的谢谢她一个人把他的孙子培养得如此出色。

如果不是程心爱的突然出现,他当然很乐意唐菱和他成为一家人。

“恩。”对于老爸的指示,穆昊焱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不肯定,也不否定。

“昊焱……”穆南皓还想要说什么时,穆羽贝小朋友突然瘪着小嘴出声道,“我饿了……”

穆昊焱偏头看了一眼儿子,看到儿子正对他眨眼,这个儿子,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啊,我的宝贝孙子饿了,过来,爷爷喂你,你想吃什么啊?”穆南皓叫着孙子时,能听出来声音里都是充满着笑意,而且还有一种自豪感。

这当然,他可是第一个抱孙子的,这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之前是因为宝贝孙子的请求,让他憋得好辛苦,自从程心爱出现,他早就想把这个宝贝金孙带到好友面前去得意一下。

“爷爷,贝贝已经四岁,早就会自己吃了。”他这个爷爷有时候也很耍宝很搞笑,总是把他看成像个小奶娃一样。

说着,穆羽贝小朋友就拿着筷子夹着好几只虾在碗里,戴上手套后非常快速的剥掉虾壳,乐滋滋的喂到自己嘴里。

穆羽贝开动之后,其他人也就一边动筷一边继续闲聊。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有了默契,话题没有再继续围绕着穆昊焱和程心爱。

“若若丫头,今天怎么突然想到要聚餐?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们,你现在怀孕差不多五个月了,是不是去检查过了,是男孩还是女孩啊?”陆焕倒不是说他有多好奇,只是很随意的问道。

不过他这一问,在场的人都把目光齐涮涮的投向白若素。

“你们都这样看着我干嘛呀,我不想事先知道是女儿还是儿子,反正不管是男是女我都一样的疼爱。而且,陆爸爸,你不知道医生必须要保密宝宝的性别吗?我可不想唐菱姐为了这么点小事违规。”

白若素其实有时候也会好奇,可是每次都又说服自己不许去问唐菱姐,她每次的产检都是唐菱亲自检查,她知道唐菱姐一定早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只需要一通电话,就能得到答案。

陆焕本来也不是真的想要知道,其实他也比较赞成不提前知道性别,那样比较有神秘感。“那今天聚餐的主题是什么呢?”

“哈哈,你们这可都是托了我的福,我也不明白怎么明明是三个人的家庭聚会,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的电灯泡。”顾翔烯开玩笑的说着。“若丫头,我也正想问问,你不是说在家里做一顿大餐招待我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