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37敢动他的女人,一定要让她从牢

因为她刚才的故意转动戒指,钻石上的棱角被转到了手心,这样的一耳光打下去,唐菱的脸立刻被划出了几道很深的血口子。

由于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待大家反应过来时,唐菱左边的脸已经全是血,而且还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滴。

“啊!”老师吓得尖叫一声,激动上前去扶唐菱,“去……去……去医务室。”

皮草女人看到她的杰作心情非常的好,看她怎么还用毁容的脸去勾搭别人的老公。

唐菱差点没有痛晕过去,整张脸已经麻木,她也只能让老师扶着往外走,可刚刚还没走出办公室,就听到一声尖叫。

原来……

穆羽贝见妈咪被人欺负,脸上居然那么多血,气到完全想杀人。他直接冲上去拉着那个皮草女人的手,就是一口,几乎是用尽他吃奶的力气。

女人痛得尖叫,那个小胖墩东东见穆羽贝咬他妈妈,赶紧也去帮忙。

他扯着穆羽贝的头发,要他松口,可是贝贝就是怎么都不松口。而且东东越用力,贝贝咬着那个女人手臂的肉就越外扯,她也就越痛……

现场完全是一片混乱,老师来少年宫教了好几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

正当她要去帮忙拉开时,一直在旁边畏畏缩缩,一言不语的小女孩夏景柒,突然也跑上去学着贝贝的样子,一口咬在东东的胳膊上。

男男女女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唐菱也顾不得自己脸上的伤,连忙回去帮忙分开贝贝他们,老师也赶紧去拉开妹妹。

一团混战在几人都伤痕累累,集体被送到医院中结束。

穆昊焱在接到少年宫的电话时,正在酒店开会,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穆先生吗?我是少年宫的老师,你的太太和儿子现在在医院,请你过来一趟。”

“不是,你刚说他们是为什么进医院?”

“你的太太儿子和另一位小朋友的家长发生了口角,总之现场很混乱,我也一时之间说不清楚。穆先生,你最好亲自到医院来一下。”

穆昊焱表情严肃,从他的眼神中似乎都能看到北极的冰山,让会议室的主管们个个自危。

“我太太和儿子受伤严重吗?”他很清楚老师口中的太太绝对不会是小爱,贝贝有事如果没有找他,就肯定是去找唐菱。他与小爱虽然是亲生母子,却并没有感情,贝贝认定的妈咪一直都只有唐菱一个。

“贝贝没有怎么受伤,只是你的太太……”老师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开口,也可能是被刚才穆昊焱冰冷的声音吓到。

“我太太怎么了?说!”穆昊焱的声音不自觉的加大了几分,会议室的高管们不敢出声,心里都在默默的想着,穆三少什么时候结婚了?

年纪轻轻的老师遇到这事,本来就已经慌乱,现在被穆昊焱一吓,更是差点魂都吓没了。

声音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太太脸……脸毁……毁容了……”

“毁容!哪家医院?”一向情绪控制得非常好的穆昊焱,在听到毁容二字时,也难免会失控。

他原本以为就是小孩子之间的小口角,然后家人护孩子吧最多也就是拉拉扯扯,摔了一下什么的,居然会弄到毁容!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秦强,把我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拿着手机一边问具体情况,一边往外走。

从办公室到少年宫附近的那家医院,穆昊焱脑中一直不停的闪现和唐菱的每次见面情形。她有着一张不算特别漂亮的脸,至少和程心爱相比,真的不算漂亮。

可是他却越看越舒服,越顺眼。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好像都特别的清澈,没被陈事染上颜色。

以前,小爱也有这样的一双眼睛。只是……可能这些年发生了太多的事,眼眸早已不再是当年那双清澈的眸子。

在回忆中,穆昊焱的车很快驶进了医院的停车场。

“贝贝,妈咪呢?”穆昊焱一走到急诊室门口,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站在穆羽贝的身边,揽着他的肩。另一边还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大概比贝贝矮了一个头,手紧紧的拽着年轻女子的衣角。

在听到穆昊焱的声音后,几人都同时转身过来,看向他。

穆羽贝飞奔过去,扑到他怀里,声音还有些颤抖,“爸比,妈咪,妈咪的脸被那个臭女人划破了,流了好多好多血。”

“你好,穆先生,我是贝贝的老师。”

穆昊焱微微朝她点了点头,弯腰抱起儿子,“你妈咪现在在哪里?”

“穆先生,医生说贝贝妈妈脸上的伤口太深,需要缝合,现在正在里面缝针。”老师稍低着头,不敢看他的冽眸。

穆昊焱抱起儿子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似非常镇定,但那双眸子一直紧张的望着被关闭的门,出卖了他此刻的心境。

正当这边在焦急的等待时,一对老两口从外面急急的走来。看上去大约不到六十的样子,从他们的着装上来看,也是有钱人家。

“东东,我的宝贝孙子在哪?东东啊,我的宝贝孙子……”老太太一奔过来就抓着一个护士问道。

“请稍等,我帮你查一下。”

*还没有查到,就听到一个小孩哇的哭声,然后便看到一个像肉球一样的小孩飞奔了出来,扑到老人的怀里。

“奶奶,呜……哇……他……他咬我……”东东一边哭一边把袖子挽起,让两位老人家看到他手上的伤。

这对夫妻正是东东的外公外婆,也就是容景区的区长胡敏学和区长夫人叶晓。

虽然是外公外婆,不过由于女婿是上门女婿,东东跟着妈妈姓,从小也就叫他们爷爷奶奶。

东东的妈妈胡蝶是两老口的独生女,从小就宝贝到不行。东东这一辈也只有一个,这个宝贝金孙当然就被chong得更是无法无天。

一点委曲也是不能让他受的,东东之前在学校就经常欺负班上的同学,不过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家的背景,也就只能吃了哑巴亏。

到了少年宫,他依然认为自己是老大,没人能够制得了他,做什么事都随心所欲。

在东东的心里,他认为不管他惹出什么样的祸,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都一定会帮他搞定。

没想到这次却踢到了铁板,被穆羽贝狠狠的揍了一顿。

“告诉我,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欺负我的宝贝金孙,别哭了宝贝孙子,你这一哭奶奶的心都要碎了。你放心,奶奶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

东东眼泪已经收住,可身子还在不受控制的抽动。胖嘟嘟的小手指向,被穆昊焱抱在怀里的穆羽贝小盆友。

“奶奶,就是他,还有他打了我,后来还咬我。”

穆昊焱一直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唐菱就诊的那间门诊手术室。

因为她只是脸部伤口需要处理,因此便在门诊的简易手术室进行缝合。

“老夫人,你好,我是少年宫的老师。整个事件是这样,因为东东掀了小七的裙子,穆羽贝才会出手推开东东,还打了他。”在刚才跟着救护车来医院后,她终于从自闭的妹妹口中问出了真相。“这件事是东东欺负人在先,当然贝贝打人也有不对。”

贝贝妈妈的嚣张跋扈,她已经见识了。她现在说这番话可谓是鼓足了勇气,冒着被炒鱿鱼的风险为穆羽贝说话。毕竟这件事是因她的妹妹而起,她不能让他被冤枉,而且现在贝贝妈妈还因为这件事被毁容。

“掀一下裙子又怎么了,不过是小孩子开个玩笑,我宝贝金孙在家里我都从来舍不得打一下。你瞧瞧,瞧瞧,这身上到处都是伤,还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你看这牙齿印这么深,你这个老师是怎么当的,到底是谁家的小孩这么野蛮没有教养,我一定会追究到底,不光要追究那个小孩家长的责任,还要追究你的责任,你们少年宫的责任!”

胡老夫人指着老师的脸,义正言辞的教训道。

“老夫人,话也不能这么说,贝贝打人是有不对,可是……”因为穆羽贝毕竟是为了帮自己的妹妹,才会卷进这出事件,现在还连累他妈妈受了伤。老师已经感到非常抱歉,她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开除,所以,得罪了这位老夫人就得罪吧。

只是……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胡老夫人再次打断。“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我说话。”

这个时候帘子拉开,东东的妈妈胡蝶和她的老公都走了出来。

东东爸爸一看岳父岳母在外面,立刻迎了上去,笑容讨好的喊道:“爸妈,你们都来了啊,今天外面风大,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们还辛苦跑一趟干嘛。”

“不是大问题,我的宝贝孙子都伤成这样子,还不是大问题。那什么才是大问题呀,我还没说你,你这个当人爸爸当人老公的,到底怎么回事。居然让我宝贝女儿和孙子受伤!”

胡敏学一直没有开口,他不像老伴一看到孙子受伤就开始发飙。毕竟是在政坛待过的人,凡事不会那么高调。从一进来他便注意到了走廊坐椅上的穆昊焱,因为他是背朝着他们,所以看不到正脸。

不过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人有一种很强的压迫感,多年的从政经历,看人还是非常的精准,经验告诉他,这个男人不简单!

“爸,你在看什么?这次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告到那个女人坐牢为止。”胡蝶见自己的老爸没有上前关心他,注意力也没有集中在她的身上,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

“小蝶,你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胡敏学在不知对方是何身份前,他不想女儿出口得罪人。

胡敏学拿掉女儿挽在他胳膊的手,上前走了几步,来到穆昊焱的身边,问道:“你好,我是东东的爷爷,你是这个小朋友的家长吧?”

穆昊焱抱着儿子站了起来,往门诊室走去,并没有搭理胡敏学。

原来,唐菱这时正好缝好针走了出来。

“妈咪~~~~~~”穆羽贝从穆昊焱的身上挣扎着下来,扑到唐菱怀里,看到她半边脸都被贴上了纱布,内疚的道歉,“妈咪,对不起!”

小贝贝现在真的很内疚,如果不是自己故意揍了胡小东,还让老师请了唐菱来。那她就不会受伤,哇,是他害了妈咪。

“贝贝,妈咪没事,别哭!”唐菱弯下身子温柔的摸了摸儿子的头,轻声的反安慰道。

她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情况有多糟糕,听医生说伤口很深,不过一出来便看到他,还有儿子,脸上的疼痛似乎舒缓了许多。

“妈咪,是不是很痛?”贝贝小心翼翼的摸着那块不怎么好看的白色纱布。

唐菱勉强扯出了一记微笑,“贝贝吹一下,妈咪就不痛了。”

言毕,穆羽贝小朋友倾身上前,在唐菱的脸颊轻轻的吹着气,还一边吹一边小声嘀咕,“贝贝吹吹,妈咪不痛,妈咪快快好。”

等穆羽贝觉得吹得差不多,才从她身边移开。唐菱这才站起身,同样微笑着望向穆昊焱。

他们有一段时间没见,从上次在医院离开,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

今天穆昊焱穿得比较休闲一些,常规款的修身圆领羊毛衫,内搭一件休闲味十足的格子衬衫,下身卷边牛仔裤和复古休闲鞋的结合,有一种英伦绅士男的感觉。外搭一件长款双排扣的大衣,时髦的风衣面料,还有独特的大翻领设计,一切都显得那么绅士范,配上里面的毛衣和衬衫打底,很有层次感。

不管什么时候,这个男人都如此迷人,即使现在眉头紧皱,唐菱还是无法自控的心跳加速。

以前她不觉得自己是外貌党,可现在她似乎不得不承认,不光男人喜欢看漂亮的女人,女人也一定喜欢看着赏心悦目的男人。

长得帅的男人,即使脾气坏一点,也同样会惹很多女人喜欢。如顾安之,也如穆昊焱。

“你来了。不好意思把事情弄得好像更糟了。”

本来她是以家长身份被叫去解决问题的,谁知道问题没解决,反倒越闹越大。

“这是怎么弄的?”穆昊焱盯着她脸上的伤问着。

唐菱还没有回答,胡蝶便又扑了上来,一把拽住唐菱的手腕,嚷嚷道:“爸,就是这个女人,她纵容她的儿子先是打伤了东东,后来又咬伤了我。”

“放手!”穆昊焱并没有动手,只是一双能让周围温度剧降的眸子,冷冷的盯着胡蝶拽住唐菱的手腕处。

“我……”原本胡蝶被穆昊焱的冷冽有些吓到,不过转眼一看,她的爸妈都来了,她的后台这么强硬,还怕他不成。

不过是一名商人,最多就是个很有钱的商人,她从小到大见过多少有钱人捧着一大叠的钞票来找她爸爸办事呀,都是点头哈腰的模样。于是胆子大了些,斜着眼瞪穆昊焱,“你什么人啊,你让我放我就放嘛,凭什么!”

“放手!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唐菱能感觉到穆昊焱的怒气,默默的为眼前的女人默哀。谁不好惹,居然惹上了五大家族的人,这女人当时欺负她儿子的时候,都不知道查查哪些人是她惹不起的吗?!

胡敏学也终于想起了这个霸气的男人是谁,急忙上前扯开女儿,弯腰一直抱歉,“对不起穆少,对不起,对不起!”

“你脸上的伤怎么来的?”穆昊焱并没有理会胡敏学的道歉,而是再一次看向唐菱,问道。

“爸比,就是她,是这个女人打的。妈咪脸上的伤就是在她打妈咪耳光时,被她手上的戒指划伤的,流了好多好多好多血。是他们,是那个东东先欺负了那个妹妹,我也揍了他。也是她欺负了妈咪,我才咬的她。”

穆羽贝一会指着胡小东,一会又指着胡蝶,他就说嘛爸比心里一定是爱着妈咪的,看爸比那要杀人的表情就知道。

“耳光?会需要缝针?”穆昊焱的视线慢慢的移到胡蝶的手上,戒指的圆环一般都会很光滑,即使不是那么光滑,也不会厉害到可以一个耳光让人缝了九针。

“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把我怎么样?”胡蝶看到自己一直高高在上的爸爸,居然这么卑微的向人弯腰道歉,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她的思维里,她老爸无所不能,从来只有人求他,他不会求人。所以胡蝶完全不顾胡敏学的暗示明示,还继续说:“是你儿子先打人在先,我只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反正你老婆长得也不咋样,我现在让她毁容正好给她一个机会去整容。”

胡蝶的嘴角向上勾起,扯出了一记嘲讽的笑容。

“说吧,要多少钱,我这就给她开张支票。”胡蝶从包里拿出一个支票本,抬头眼睛直直的望着穆昊焱。

就在她手拿出支票,打算写出金额时,穆昊焱注意到了她手上的钻戒,钻石上还有明显的血迹。

他终于明显为什么区区一个耳光,可以将唐菱的脸颊打到需要缝针这么严重。

“你给我闭嘴!”一记耳光狠狠的打在胡蝶的脸上,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胡敏学。从小到大爸爸都很疼她,完全把她当成是掌上明珠般chong着,别说是打了,连句重话都没有对她说过。现在,他居然在大庭广众打了她一记耳光。

“老头子,你干什么打女儿,是他们打东东在先,是他们不对!”胡老夫人上前摸着女儿的脸颊,帮她打抱不平。

“你也给我闭嘴!”胡敏学怒斥一声,他现在心里后悔,都怪自己以前没有教好女儿,把她惯得这么目中无人。她的小姐脾气任意为之,也不看看眼前的人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穆少,真是不好意思,对不起,是我教女无方,对不起……”

在场的几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奇妙,胡敏学是何等人也,何时这样卑微的向谁道过谦。他们都很好奇这个五官很精致,表情很严肃的男人到底是谁!

穆昊焱完全无视胡敏学的道歉,也没有理会那几双打量的目光,把唐菱扶着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你先休息一会,贝贝看着妈咪。”

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他助理的号码,“通知张律师,让他去一趟警局,容景区区长胡敏学的女儿胡蝶犯了故意伤害罪。告诉他,我一定要她坐牢!”

“穆少,求你放过小女吧。穆太太,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求你让穆少别让她去坐牢,求你了!”一个老人这大半生从未求过人,却为了被自己chong坏的女儿,差点向人跪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