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36穆羽贝为了夏景柒打架

顾安之对老爸也有些愧疚,从妙妙离开,蓝羽进了精神病院后,他便没有带若若回去过。那里有太多不愉快的回忆,他想忘记,也不想让若若再回忆起。

其实更多的是对顾妙之的一种愧疚,这么多年,他把大多数的心思花在了公司还有若若身上,忽略了唯一的妹妹。

事后他在想,如果自己当初多关心她一点,不只是给予物质上的关心,多飞到英国去看看她,妙妙很可能不会变成现在这里。其实妙妙以前,在若若来之前,也很可爱很乖巧的。

“爸,对不起!”

顾翔烯当然明白儿子的这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好啦,我们父子间不需要这个词。算了,你们明天也别回来了,我过去看你们。”

那件事发生之后,大家商量好决定暂时不把妙妙死前说的那些话告诉若若,就让她以为她是死有余辜。虽然这对于顾妙之来说非常不公平,可顾翔烯怕知道真相后的若若会自责愧疚,这些负面的情绪对于她一个孕妇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反正事实是这样,等若若平安生产之后再说,也不晚。

顾翔烯也承认自己有时候对若若的保护有些过度,可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他不想再失去另一个。

“爸,你明天要过来吗?好耶,明天周末我们都在家,我让兰姨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菜。”白若素也好些日子没有见到顾爸爸,也怪想他的,一听他说要过来,心情顿时变得非常好。

“好。现在已经不早了,你们赶紧休息吧。”顾翔烯挂上电话后,想起南宫宛,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曾谈过以后的人生。

当时南宫宛说,他们要生一男一女,男的就叫顾安之,女的就叫顾若素。她希望他们的孩子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不顺利或反常的情况时,都能有一颗平常心,能安然处之,毫不在意,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过一生。

现在看到安之这么疼若若,安之若素虽然不是他们计划的兄妹关系,可现在这样似乎更好。

如果宛儿看到这一切,一定也会很欣慰。

顾翔烯站在顾宅的大庭院,看着天上的星星,哪一颗是他最爱的女人呢?——

唐菱刚刚结束了一个剖腹产手术,换下手术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自从贝贝搬到穆老爷子那里,唐菱便回到了医院上班。

大家都说唐医生比以前更加冰山冷血,在她脸上完全看不见一丝的笑容。不过有一点大家非常喜欢,只要有谁有事不想加班,去和她说一声,她会非常乐意的代为加班。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寄情于工作,她不太想回到家。

因为家里冷清清的,没有贝贝的唠叨声,没有贝贝的欢笑声,还不如在医院,至少还能感觉到一些人气。

刚回到办公室换好平时的白大褂,秦楚便敲门走了进来,脸上的笑容非常的明显,很显然,秦楚的心情不错。“唐菱。”

“什么事?”被唤到名字的唐菱一边整理自己的桌子,一边应道。

她刚结束手术,现在并没有门诊病人,整间诊室就只有秦楚和唐菱两人。

“你和穆学长分手了对吧?”秦楚凑到她身边,声音里都有愉快的音符,好似穆昊焱与唐菱分手对她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

唐菱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并没有要满足秦楚八卦的必要。

“我昨天在一院看到穆学长陪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去做检查,那个女人有双让人难忘的紫眸,你知道她是谁吗?穆学长真正的女朋友是吗?”

见唐菱不回话,她又继续自说自话,“我就说你们是假的吧,穆学长怎么会看得上你。”

说着,用轻蔑的眼神看了看唐菱。

“输给那样的女人,我也甘心了。他俩在一起的画面你是没看到,真的是非常的相配。”

这就是所谓的在别人伤口上洒盐,当日穆昊焱为了唐菱让她那么难堪,她早就想要报复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机会。

“如果秦医生只是想要来告诉我这些,现在你说完了,请便。”唐菱的表情依然没有一丝的变化,就像刚才听到的是别人的八卦一般。

秦楚没有看到她气得跳脚,或者是伤心的落泪,心有不甘。

“秦医生,如果没记错,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你真这么需要倾听者,没问题,下班约个时间,我定会好好倾听。”

唐菱不说话,并不代表她就是软柿子,只是她觉得这人不值得她搭理而已。

正好这时一个*走进来,见到秦楚也在,对她点了点头,叫了一声秦医生。

然后走到唐菱的办公桌对面,说:“唐医生,住院部那个三号病*的孕妇情绪又不稳定了,你快去看看。”

住院部三号病*的孕妇是唐菱的病人,现在已经怀孕七个月,可是她之前有抑郁症。因为怀孕没有吃抑郁症的药,经常情绪都不稳定,每次都只有唐菱才能让她平复。

“好,我马上去。”唐菱一听立刻蹭的一下起身,朝外跑,走到门口时,回头对还站在屋内的秦楚说:“如果秦医生这么有空,那就先在我的诊室休息一会,等我检查完病人,一会再回来招呼你。”

意思,直接明了,要想等就等呗。

唐菱赶到住院部时,那名孕妇情绪正失控,拿着病房的各种可以拿得动的东西朝她的老公砸去。

“你先出去,把门关上。”唐菱把病人的老公推了出去。

这个病人的情况她非常的清楚,她是因为老公有*,心情郁结一直不能抒发,最后才得了抑郁症。所以她只要一病发,看到男人就会失控,乱砸东西。

其实她的老公从她得病之后,就已经和外面断了。专心的陪老婆医治,也算是浪子回头,本来在老公的陪伴下,又积极的配合医生治疗,女人的抑郁症基本已经得到了控制。

可因为怀孕,开始断了药。又经常听说一些男人都是在老婆怀孕期间有了*,她就非常没有安全感,害怕老公会再次*。

抑郁症便又病发。

“程太太,没事了没事了,我是唐医生。你这么激动会吓到宝宝的哦,我们……”

经过十几分钟的疏导,程太太终于平复了心情,安静的躺在*上摸着肚子里的宝宝。

“唐医生,你说我的宝宝会没事吧,我好想生个像你儿子那么可爱的孩子。”平静后的程太太非常的温柔,声音轻柔得像是害怕惊到谁。

因为之前有一次唐菱带贝贝在外面吃饭时,有遇到程太太和她先生一起,也许是见到过贝贝,程太太一心想要生个像贝贝一样可爱的儿子。

提到贝贝,唐菱的嘴角终于不自觉的微微扬起,“当然没事,你一定也会生个非常可爱的孩子。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做伤害自己还有伤害你老公的事,他从你住院起,24小时都陪在你身边,我当妇产科医生这么久,真没见过哪个丈夫像你老公这样好的。”

“做错了事不要紧,重要的事他愿意悔改。相信我,等宝宝平安出世后,你们一家三口会过得很幸福。”

对于病人,唐菱有着一个好医生该有的耐心。“好了,我去把你老公叫进来。”

看到程先生进去后,程太太扑到他怀里,大哭,说对不起,然后心疼的摸着他被她砸伤的额头。

程先生也回拥着程太太,同样在说对不起,都是他的错,是他对不起她和宝宝。

唐菱把这个空间留给了两人,关上病房门,然后转身离开。

曾经她也以为她会拥有一份即使不会特别完美,即使有争吵,有分歧,可是却还是非常温馨的感情。

可经历了穆昊焱那样的男人,她还能对谁动心,她还有可能爱上别人吗?唐菱没有这个自信。

刚走出住院部打算回诊室,手机便响了起来。唐菱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接起,声音淡淡没有任何情绪的说:“喂,你好。”

“我是赐宝少年宫的老师,请问你是不是穆羽贝的妈妈。”

赐宝少年宫,唐菱有听贝贝提起过,一周前她与贝贝通电话时,他曾说过他要去赐宝少年宫学习跆拳道。贝贝当时的原话是这样的……

“妈咪,现在起爸比要保护小爱妈妈,那妈咪就由贝贝保护。贝贝一定会好好练习跆拳道,考到黑带,到时候妈咪就不用怕坏外公,贝贝会保护你。妈咪,你要等贝贝哦。”

每周与贝贝的电话联线,就是她一周之内最开心的事。虽然失去了一个男朋友,但儿子还是她的,即使他并不是她亲生,那份亲情却不是血缘关系能代替得了的。

“对,我是贝贝的妈咪,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唐菱收起回忆,回答道。

“你能过来一下吗?穆羽贝在少年宫打架,把别的小朋友打伤了,对方的家长也快赶来,你最好也来一下。”

“好好,我马上就去,麻烦老师帮我看着贝贝。”唐菱一听儿子居然打架,脚步立马加快速度,回到诊室换下白大褂,给主任说了一声家里有事要请半天假,然后就小跑步的离开医院。

坐在出租车里,唐菱一个劲的催促司机快一点。

她的儿子她很清楚,不是她当妈咪的维护孩子,贝贝从小就很乖很懂事,绝对不会没有理由的乱打人。她现在担心的是对方的家长如果比她先到,如果是个不讲理的家长,伤到了贝贝怎么办!

虽然出租车司机已经猛踩油门加速跑,可是无奈红灯太多,等唐菱到达赐宝少年宫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

唐菱问了一下管理员,便找到了刚才老师说的跆拳道部的老师办公室。

她到的时候,透过透明的门窗,正好看到对方家长正指着贝贝的小脑袋骂,指甲还一直戳他的额头。

唐菱一把推开门,走到穆羽贝身边,握住男人的手重重的甩开。把儿子拥在怀里,怒视那个男家长,“小孩子打架你一个大人在这指手划脚,好意思吗?”

唐菱的脸面无表情,声音冷冷的发出。

“妈咪~~~~”穆羽贝一见唐菱来了,一双小手紧紧的抱住她的腰,小脸埋在她温暖的小肚子上。

没有人看到,埋着的小脸此刻扯出了一记算计的笑容。

“贝贝别怕,妈咪在这里。”安抚好儿子后,唐菱完全无视正在怒吼些什么脏话的男人,看着老师,“老师,我想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有怎么回事,你自己看看,你儿子都把我儿子看成什么样了,你是怎么教孩子的,这么野蛮。这种小孩子如果不好好管着,以后长大了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现在就打同学,以后说不定还会杀人。”

老师还没有开口,被打小男孩的妈妈便开口说话。

唐菱这才注意到办公室还有其他人,小男孩的爸妈都来了,那个被欺负的小男孩看起来是被揍得很惨。肉嘟嘟的脸上好多处红印,粗壮如大象般的胳膊和腿上也都有伤。

小男孩现在也被一个穿着皮草,画着浓妆的女人抱在怀里,女人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颗非常闪眼的钻石,看上去应该挺有钱。

不过这倒也对,赐宝少年宫的昂贵收费,能送到这里来的小孩子都非富即贵。每个孩子都不简单,俗话说的,在这里的小孩随便抓一个,身家至少上千万。

在唐菱打量她的时候,皮草女人也同样在观察唐菱。

唐菱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黑色的中长款棉衣外套,搭配着裸色系的九分裤,脚下是一双黑色的及踝靴,整体看来非常突显她都市女性的味道,简单的搭配却穿出一抹优雅的气质,大气时尚。不过这样的简单着装,在皮草女人看来便觉得她相当的寒酸。

“不好意思,老师,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皮草女人说的一大堆自认为的道理,唐菱直接选择无视。老师身边还有一个小女孩,穿着一件粉粉的毛衣,相当可爱。

这个小女孩一直睁着她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看着穆羽贝。

唐菱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与这个小女孩有关。

“我听说有孩子在打架,赶过去的时候只看到穆羽贝坐在胡小东的身上,一拳一拳的这么打。小七就站在旁边哭,我就立刻把他们分开,问他们,谁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也很苦恼,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她是谁都惹不起啊!

小七是她的妹妹,因为她从小就有自闭症。她和妈妈都会分别陪在她身边,妈妈今天有事不能照顾她,她只能把小七带到少年宫来。谁知道便出了这个事,万一这事真是因妹妹引起,她真不知道怎么办。

小七应该就是这个小女孩的名字,作为一个医生,有些病人只需一眼便能看得出来。这个小女孩刚刚站在这里一句话都没说,也没有哭,只是紧紧的靠在老师的身边,说明她非常缺乏安全感,而这个老师是她非常信任的人。

“贝贝,告诉妈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打人。妈咪知道,你没有理由绝对不会随便打人,告诉妈咪。”唐菱蹲下来,双手扶着穆羽贝的双手,非常严肃的问道。

穆羽贝小盆友皱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看看唐菱,又看看那个小女孩。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不想当着这么多人说。

况且其实他真正打架的原因,根本就和那个小女孩没有关系,他只是好久没见妈咪。每次他提出要见面时,妈咪都拒绝,让他要多陪陪他的亲生妈妈。

所以,他才想了这么一个招,打架后老师说要请家长。贝贝就说爸爸在上班很忙根本没空理他,给了老师唐菱的手机号码。说那是他妈咪的电话,妈咪今天休息,比较有空。

他知道如果妈咪知道他在学校打架的话,一定会来。

这才是他真正打架的目的。

至于那个叫夏景柒的小女孩,只是正巧而已。

“你瞧瞧,他也无话可说吧,这件事不是明摆着,就是你儿子不对,无缘无故的打我儿子一顿。你说吧,这事要怎么办?”

皮草女人见穆羽贝不说话,更来劲,咬定是他的不对。

特别是见自家男人刚刚还站在他们这边教训那个臭小子,现在一看人家妈妈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色迷迷的看着,完全成了哑巴。这让她更是生气,一定要好好给点他们颜色。

她老爸可是这个区的区长,虽然说能进这里的小孩,家里都必然有几个钱,可像她家这样的家世背景,也不是人人都能比。

唐菱看了一眼儿子,见他还是不肯说,于是道:“我儿子打人是他的不对,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打人都不对。我替他向你们道歉,对不起!”微微弯了弯腰,态度还是非常诚恳。

可是人家完全不领情,“我儿子被打得这么惨,你一句对不起就能了事吗?你还真是想得美!”

“那你说,你想怎么样?”唐菱把儿子护在身旁,站得笔直,态度不卑不亢。

老师也在旁边打圆场,“都是小孩子,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机,道个歉就算了吧。东东妈妈,你看贝贝脸上也有受伤,小孩子打架也不需要太认真,现在贝贝妈妈也说了对不起,你看这……”

“你给我闭嘴,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无能的老师,我儿子才会被欺负。我把儿子送到这里,给了你们那么多工资,你们就该时刻的看着他们。我以为我儿子是谁啊,谁都能打的吗?”

皮草女人打断了老师的话,把儿子交给他爸爸,然后朝唐菱走了过去。

大家都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唐菱只是本能的把身旁的儿子往后推了一下,自己站在他的前面,眼睛冷冷的盯着她。

皮草女人一步步的朝唐菱走过去,左手有意无意的转动着她那枚钻石戒指,突然……

扬起手,一掌打在唐菱的脸上。

“道歉有什么用,我现在打你耳光,我也对你说声对不起,怎样!”

因为她刚才的故意转动戒指,钻石上的棱角被转到了手心,这样的一耳光打下去,唐菱的脸立刻被划出了几道很深的血口子——

小剧场开锣打鼓——

鑫鑫麻:夏景柒小朋友,这样的出场你还满意吗?

小玥爱小莎:你觉得这样的出场我会满意吗?

鑫鑫麻:好吧,你不满意我也没办法,反正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哈哈……好困,先睡一觉

众读者:就这样……这小剧场也太敷衍了吧!一点都没诚意

鑫鑫麻:我也很想多写点的呀,可是感冒一直不好,都已经快十天了,整天晕晕乎乎,等我完全好了再多写点吧,我的宝贝们你们就先将就着看看吧,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