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31提到老婆人选,他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程心爱,而是唐菱

正当白若素纠结万分时,一个高跟鞋的声音传来,刚刚还在她位置两边的人,立马一秒不到闪得干干净净。

没多久便看到白苏末走了进来,“若若,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哦。”虽然她也不太想与白苏末单独相处,不过这会她很感谢她的突然出现。

白苏末带着白若素离开之后,办公室又开始悉悉索索的讲着八卦。

一些人在猜测白苏末之所以把白若素叫到她办公室去,肯定也是为了打听顾安之和姚钱钱的事。

毕竟白经理与顾少那是多年的感情,如果真是因为爵爷的命令娶了他的孙女,她也无话可说。可现在又与一个小明星传得沸沸扬扬,白苏末肯定会觉得不甘。

“若若,这两天工作还习惯吗?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来找我。”白苏末走进办公室后没有到她自己的座位坐着,而是拉着白若素到一边的待客沙发坐下。

她的这种亲密的态度就像是以前的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很习惯,同事都挺好,只是一些助理工作,我自己能完成,没什么需要的。”要真说她需要什么,她就是想这帮大咖人物都别有事没事来找她。

她真的只是想当个小助理,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而已。

白苏末的视线移到白若素的肚子,“快五个月了吧?宝宝平时有没有踢你啊?”

白若素真的有些不习惯她这种亲切的态度,特别是在发生了那么多事后,认清了她的真面目。她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真的把她当姐姐般看待。

“恩,很少。”算了,她不是一个可以假笑着互相问候的人,“白经理,你有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若若,想必你也听说了,安……顾安之与姚钱钱的绯闻。我就是怕你会胡思乱想,你要相信他对你的爱,从一开始他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即使与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也一直只有你一个人,你别误会了他。”

白若素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自从知道她为了和顾安之在一起,那样设计他,还用自己的亲生骨血当筹码。白若素虽然善良,单纯,但又不笨。

并不会因为她这样说几句,就相信她已经改邪归正。

说她有些阴谋论也罢,可此刻在听到白苏末这么关心的对她说话,她总觉得她是有什么阴谋。

“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会对你说这些啊,其实在我们婚礼当天,顾安之选择逃婚开始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和他不可能,只是对自己那么多年付出的爱心有不甘。可在美国那天……我对顾安之真的已经死心。

我现在只想要好好的工作,我不想失去了爱人后连工作也失去。你是爵爷的孙女,就算我真的以前想过要对你做什么,现在也不敢啊,谁敢和顾安之和爵爷作对,明知道下场会很惨还会去做,我可并不傻。”

白苏末自嘲的弯起嘴角,“我只能认命,谁让我没有你好命呢。”

白若素看了她一眼,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她都不打算与白苏末太过亲密。

不过对于她刚于的那番话,她还是说了一句,“钱钱和安之之间没什么,我相信。当时钱钱出车祸时我就在现场,顾安之是我叫过去的。”

“原来如此。”白苏末苦笑一下,“原来是我*&操了闲心,也对,姚钱钱和你是同学,我怎么没想到呢。除了你,还有谁能让顾安之在媒体面前动怒。”

想必,那被各家媒体争先刊登的怒踢记者的那张照片,也是为了白若素才冲冠一怒。

冷冽、淡定、低调的顾安之只有在遇上白若素时,才会变得不冷冽,不淡定,不低调。

“白经理,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出去了。”白若素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开门离开。

在她转身的瞬间,白苏末原本一直浅笑着的嘴角,回到了算计的弧度,眼角微微眯起,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穆昊焱在诺亚酒店的顶楼办公室内,背靠在座椅上,眼睛眯着正养着神。

前几天程心爱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短短几天病危通知书已经发了不少十次,他只能时刻都守在医院。

昨天终于恢复了平稳状态,他便立刻回到办公室处理公事。

一会下班还得过去,因为病情的原因,程心爱的情绪也特别不稳定,只有他或贝贝在她身边时,她才会稍稍平复一些。

熬夜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把这几日积下的事都搞定,这才微微眯着休息一会。

叩叩叩~~~~~

“Boss……”

刚眯一会就听到助理秦强的敲门声,“进来。”

“裴少说有重要的事找你,关于R国。”秦强恭敬的稍稍低头汇报。

穆昊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点头说:“让他进来。送两杯咖啡进来。”

“是。”

说完秦强便走了出去,裴寒轩穿着一身休闲服,还戴着一顶雷克帽走了进来,在穆昊焱的面前坐下。

没过一会,秦强端来两杯咖啡,放下后出去,并关上门。

“老四,查到了什么,要你亲自来找我。”

“三哥,你这手机一直打不通,还好意思问我啊?”裴寒轩坐得非常随意,两条腿直接跨上了办公桌。

穆昊焱一掌拍下去,痛得裴寒轩哇哇大叫。“三哥,你谋杀啊,我这辛辛苦苦亲自跑到R国去给你调查,你居然这么对我。真是太没爱了。”

“说吧,你来找我到底什么事?”手机打不通还可以打座机,他以为他不知道,那都是裴老四的借口而已。

“三哥,这个三嫂还真是个传奇性的人物,我刚到R国就听到很多人在讨论这个公主。听说她很有政治头脑,是下一届的女王人选,自从她被立为储君起,R国的经济每年都在稳步上涨。不过……”

女王人选?政治头脑?在他印象中的程心爱完全就是一单纯得有些傻的小女人,她还这样的手腕,真是令他刮目相看。“不过什么,别卖关子。”

“不过也有人说她私生活不检点,很多从国外拉来的大项目都是她用美色换回来的。最主要是我接触到一个皇室内部的人,他说R国现在的国王好像有意要废除程心爱储君的资格。”

总之,裴寒轩这一趟R国之行,收获还不少。不过打听得越多,他越觉得这个程心爱一点都配不上穆老三。

“我听小爱说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穆昊焱眉头微微皱起,裴寒轩口中的程心爱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小爱很不一样。只是……毕竟他们分开了五年,人都会变。

“对,是有个双胞胎姐姐叫琳达,说起她这个姐姐,那可比她还要牛。听说五年前她就曾派人刺杀过老国王,想要夺王位。不过计划失败,被全国通缉。后来听说全世界各地逃亡,最后是在四年前被程心爱找到,抓回去处了极刑。”

怪不得当时问程心爱她有没有家人时,她的表情不太自然,原本是这么回事。

“三哥,你可要想清楚,这个女人真不是那么简单。况且你与她那都是五年前的事,当初你俩又才相处一个月,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真面目,这种女人可娶不得。”

“老四,那什么女人娶得?像你上个月的那个女朋友?听说是山口组的大小姐。还是像你上上个月的女朋友,英国伯爵之女?”裴寒轩的男女关系之复杂,让他们几个经常瞠目结舌,上次老五还开玩笑说,裴老四的女朋友集合在一起,就是一小型联合国。

裴寒轩呵呵直笑,“三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觉得吧,这男女之间……”

“算了,你的那些爱情观还是别来误人子弟。”

在裴寒轩说到老婆人选时,第一个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居然不是程心爱,而是唐菱。

的确,唐菱是个很不错的老婆人选。只是……他俩缘份太浅。

“对了,三哥,你的手机怎么回事。我今天真的给你打了N个电话,一直都没人接。”裴寒轩对于穆昊焱和唐菱之间的事,完全不知道。

他只是听说老三派刹盟情报组的人去R国调查关于程心爱的事,这才知道原来穆昊焱居然也会有女人,而且在心里一藏藏了五年。

裴寒轩相当好奇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所以自告奋勇的亲自去了R国。

穆昊焱在一堆文件中找出手机,一看果然已经关机。在抽屉里找出备用电池,装好,开机……

开机不到一分钟,铃声便响了起来。

“二哥……”

手机刚一接通,白祺睿着急又激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老三,你这手机怎么回事,关键时刻居然给我关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程小姐的心脏供体已经找到,正在做配型对比,如果合适的话,很快便可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什么!”穆昊焱也激动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好,我马上就过去。”

裴寒轩被吓了一跳,也跟着站了起来。

“老三,什么事啊?”

难得看到平日里最淡定的穆昊焱,有这么激动的时候,裴寒轩急忙也跟着他身后离开了办公室。

“二哥说找到了合适的心脏供体。”

一路上穆昊焱开着他的路虎,油门踩到了底。到医院时才发现后面跟着一辆交警的车,于是把交警交给裴寒轩处理,自己先进去找白祺睿。

“二哥,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对方是什么情况?血型已经确认了吗?”穆昊焱推开白祺睿办公室的门便问,激动的情绪表露无疑。

白祺睿与他也算是从生下来就认识,也还从来没有见他这般激动,“老三,看来这个程小姐对你真的很重要。”

打趣完之后回到自己医生的角色,“血型当然确认过,RH阴性。捐赠者是一名非洲人,他是一起凶杀案的受害者,肺部被刺穿而死,心脏等各方面都非常健康。死者生前有捐献遗体的愿望。”

白祺睿只能说程心爱遇到了穆昊焱是她的幸运,也只有诺亚集团才有这样的办事效率,从知道程心爱需要换心那刻起,顾安之便下了命令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合适的心脏供体。

“那什么时候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小爱她知道了吗?”

“还没有,这个好消息留着你去告诉她会更好。手术的话,如果各方面都没有问题,最快后天就可以做。”

白祺睿看了下日程表,最近一段时间他好像都在为自己人服务,姚钱钱那里刚出院,又要开始着手准备程心爱的心脏手术。

“去吧,别在我这磨蹭,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程小姐。”

好,说着便转身离开,打算去程心爱的病房。

“对了,也顺便给唐小姐打个电话,她之前也来关心过程小姐的病情。”在穆昊焱推开门正要走出去时,白祺睿突然抬头说道。

穆昊焱握着门把的手顿了一下。

唐菱吗?她也来看过小爱……

“好,我知道。”

在往程心爱病房走去的这一段距离,并不长,可穆昊焱却走得很慢。已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他脑中一遍遍的浮现出唐菱的片段,从第一次误会她是老爷子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一直到前几天在医院痛苦的放手。

那些片段就这么一直在他眼前闪现,走到程心爱的病房外,穆昊焱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闭目而息。

大约过了一刻钟,穆昊焱这才起身走进了病房。

程心爱正在不知道与谁通电话,见穆昊焱进来冲他甜美的一笑,虽然她因为在病中,脸色有些苍白,但她的绝美容颜却丝毫没有退色。

“父亲,我现在很好,请你放心。小天来看我,我先挂了。”

穆昊焱一边在沙发上坐下,一边随意的问道:“你的父亲?”

“恩,是啊!”程心爱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半坐在病*上,面前还有一本财经杂志。

“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很好?”穆昊焱也不是故意想要探听,只是随意的找话题聊。

程心爱把杂志放到*头柜上,回答道:“是啊,自从姐姐死了之后,就只有我和父亲相依为命。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在他身边长大,五年前回到R国,父亲就一直对我非常好。只是……”

程心爱低垂下了头,停了一会。

穆昊焱并没有接话,而是等着她把接着说。

“只是,前些日子我知道自己有很严重的心脏病,不适合当下一任的女王。而且这五年来我一直心心念念要找回我们的儿子,所以要求父亲撤去我储君的资格,并且允许我离开R国到这里来找儿子。”

程心爱讲到贝贝时,头再次抬起来,嘴角扬起笑意,“好在现在证明我的决定没有错,不管我的病能不能治好,至少我见到了你,也与贝贝相认了。现在就算是死,也没有遗憾了。”

“你不会死。”穆昊焱了然,原本她被撤去资格是因为她的病。“我刚从二哥那里过来,合适的心脏供体已经找到,最快后天可以进行手术。”

“真的?!是什么人捐赠的?”程心爱惊讶的坐直了身子,居然这么快就能找到。

穆昊焱拿起遥控器打开CD机,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这个习惯似乎也是从唐菱出现后开始有,以前他们待在家里时,唐菱会放一些旋律很轻柔的音乐。然后她在厨房做饭,他在书房看文件……

只是这样静静的,各做各的事,谁都不用说话,可气氛却非常的协调。

“一个非洲人,正好是RH阴性,心脏也非常健康。”

“谢谢你,小天。”她以为捐赠的供体是她……

程心爱甩甩头,算了,不管是谁,只要她能做手术,以后健康就行。

才刚刚认回儿子,又与她爱的男人重逢,她非常不想死。她想想健健康康的,永远陪在他们身边,一家人幸福的生活一辈子。

“Hello……”门被推开一条小缝,从那里冒出一个帅气的脑袋。

程心爱看看他又看看穆昊焱,一脸的疑惑。“这是?”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不需要理会他。”穆昊焱走到CD机旁,专心的选着CD,并没有要为这两人介绍的想法。

“三哥,你怎么能这么伤我的心呢。”裴寒轩推开门走了进来,直接走到程心爱的身边,“三嫂,我叫裴寒轩,几兄弟中我排第四,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直接叫我裴小四都行。”

裴寒轩的这一声“三嫂”对程心爱来说,相当的受用。

急忙笑着招呼道:“寒轩,你好,我叫程心爱。”

“我听二哥说后天就可以动手术了,恭喜三嫂。你就什么都不要想,后天从手术室出来之后,你就会跟个没事人一样。别的我不敢说,老二可是心外科的专家,只要他主刀,还没有失败过的手术。”

程心爱微笑的点了点头。

裴寒轩向来呱噪,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不用担心会冷场。

他和程心爱聊着各种话题,逗得程心爱一直笑个不停。

穆昊焱则在旁边乐得轻闲。

看来,裴寒轩还是有点用处。穆昊焱如是想道。

两天后,白祺睿召集了Z国最优秀的一只医疗团队,进手术室为程心爱做心脏移植手术。手术过程中多次脉博停止,进入假死状态。

好在最终结果是好的,这次的移植手术非常成功。

程心爱只需要在医院再观察一周便可以出院。

只能说,她命不该绝,如果她不是与穆昊焱重逢,也许现在她就已经去阎王那里报道了。毕竟一个小小的R国哪能与诺亚这个超级商业王国相比——

一周后,程心爱出院搬回了穆昊焱的家里,贝贝也从唐菱那里接了回去,一家三口团聚。

“明星情侣”也即将进入尾声,由于之前电视台的一些内部变动,加上姚钱钱的片场事故,“明星情侣”停播了一周。

本周是莫寒的最后一次选择,就在今晚的直播中,莫寒必须选出从四位与他约会过的女嘉宾中选出他最中意的一位,然后在接下来的四周里,生活在一起。

这么精彩的一期白若素怎么能错过,好歹她也是参加过第一期的女嘉宾,她其实也很好奇莫寒最终会选择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