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27记者死了,是不是你家顾大少干的?

报道不光暗示钱钱的车祸主谋是她,文章中还扯出了白苏末小产的事,文里甚到暗示她为了要嫁给顾安之,故意找人绑架白苏末才害其小产。好让顾大少能没有旁心的娶她,总之就是把她写成了一个滥杀无辜,相当凶残的人物。

早上看这则报道时,她差点没气得去找那记者算帐。“到底怎么了?”

姚钱钱神神秘秘,总不会就为确认她有没有失忆才打的电话吧。

“惊天大新闻,那个记者死了。说,是不是你家顾大少干的?”

闻言,白若素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直直的站在chuang上,俯视着顾安之。

顾安之见白若素如此激动,小声问道:“什么事?”

白若素看了顾安之好一会,对他摇摇头,才重新和手机那头的姚钱钱说:“别胡说,顾安之才不是那种人。”

为了一则新闻就杀人,这也太恐怖了吧。

她相信顾安之不会这么做,如果他知道了橙子周刊的事,以他的作风最多就是把人家给弄倒闭了,但绝对不会直接杀了那记者。

顾安之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不过看白若素那表情,不像是什么好事。他舒服的躺下,仰视着白若素,看她如此相信他,现在还因为他那么生气的对她的闺蜜说话,心情一阵大好。

说真的,顾大少以前对这个姚钱钱还挺吃味。有时候觉得他老婆对这闺蜜比对他还好,现在看若若这样,他不乐才怪。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哎哟,小素素你别激动,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知道你老公是好人,不会做这种事。不过,晚上一警察过来向我问笔录时,不小心说露了嘴,听说那记者是被人谋杀。”

“他死了警察干嘛去找你作笔录呀?”

“因为那记者死之前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我的,所以警察循例来向我问话。”姚钱钱淡定的说着,自从她自己去鬼门关跑了一趟后,又得知自己的事故是有人故意为之。

所以,现在她对于那些谋杀啊什么的,没以前觉得那么恐怖。

白若素又惊恐了,“他干嘛给你打电话呀?”

“他说要给我做个专访,不过我没同意。那记者出了名的为博版面不求真相,虽然警方初步认定是劫杀,不过我觉得仇杀的可能性更大。就他写的那些报道,你这则已经算轻了。”

白若素没有回答,现在的人还真是为了能出名,胡说八道也不怕危害到别人。现在死了,估计看笑话的都比伤心的人多,这样的一生过着有意思吗?

“小素素,姐不和你说了,医生来查房,先挂了。”

挂上电话后,白若素拉过顾安之的手臂,背靠在他的胸口,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

由于怀孕的关系,两人这样的睡姿是近几个月最常用的,不用担心会伤到宝宝。

“说说吧,什么事?谁死了?”顾安之明白白若素的个性,心里如果憋着有事,估计今晚是无法睡好。

“一个记者,之前写了一些诺亚小公主,也就是我的负面报道。今天下午死了,警方说是劫杀,不过听钱钱说,好像也可能是仇杀。”

怪不得姚钱钱会怀疑是他杀的,不过为了一则报道就杀人,他还没有那么嗜血。

况且他知道若若不喜欢,只要若若不喜欢的,一般他不会做。

除非是碰及他的底线。

比如,真正伤害到白若素。

那些人就算是死一千遍,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你怎么知道不是我?”

“当然,你不会那么无聊。如果连这个了解都没有,怎么当你老婆。”不过睡前听到这样的消息,怎么都让她不太舒服。这姐们也真够可以,一点不把她当孕妇,这些血腥的话题应该避免,她倒好,还故意打电话来告诉她。

顾安之将她拥得更紧了些,在她头顶轻轻的印上一吻。“睡吧,我明天还有一个早会,要早起。”

“恩。”

顾太太往顾先生的怀里蹭了蹭,顾先生两只手从她两侧伸出,握住她的,交叉于胸。

没过多久,便听到节奏平稳的呼吸声……——

清晨一大早白若素便被顾先生送到了唐菱的住处,正好遇上要出门的唐菱母子。

“唐菱姐,你和贝贝这是要去哪儿呀?”

白若素今天穿了一件嫩绿色的毛衣,同样是宽松款,外面是一套白色的加厚运动服,看上去和唐菱母子今天的穿着很搭。

“若若姐姐,妈咪要带我去游乐园玩,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吗?妈咪还做了好多好吃的海鲜饭团。”

唐菱还没开口说话,小贝贝便已经飞扑到白若素身边,正打算直接扑上去,结果被白若素身后的一只手拎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唐羽贝被人拎着衣领直接拉离地面,气得伸手去打,可是人太小根本够不着人家。

顾安之往上一提,把唐羽贝抱在怀里,仔细的打量着他:“你就是老三的儿子?”

看着小小的,完全想象不出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能设计自己的父母。虽然是在若若的帮助下,不过这还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唐羽贝小盆友也同样在打量着这个抱着他的男人,心里赞叹,这叔叔长得不错。果然帅哥都是喜欢和帅哥一起玩的,像他爸比长得那么帅,他的那些朋友也都长得帅。

“我认识你,你是我爸比的老大,若若姐姐的老公是吧?!”唐羽贝淡定的直视顾安之应道。

顾安之不自觉的笑了笑,虽然老三最近因为程心爱的事很烦,不过有这么一可爱的儿子,估计还是能让他的烦恼减轻不少。

转身看了看白若素,视线定在了她的肚子上。不知道他的宝贝儿子会长什么样?好期待!

白若素没有理会顾安之那深情的眼神,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唐菱的身边,“唐菱姐,你今天看上去气色不错。”

唐菱化了一个淡妆,穿的是与唐羽贝同款的红色亲子装运动服,看上去很朝气。

和昨日恍若两人。

“恩,昨晚睡得比较好。”已经所有事都已成定局,她反而轻松了许多。

程心爱因为病重必须住在医院,而穆昊焱要照顾她目前也无法好好照顾贝贝,所以最后决定,唐羽贝暂时还是和唐菱住在一起。

“若若,你要不也和我们一起去吧,我和贝贝正巧缺个帮我们拍照的。”

白若素见唐菱还会开玩笑,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也就放心了。“好啊,正好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游乐场。”

“顾安之,你不是要开会吗?你去上班吧,我和唐菱姐他们一起去游乐场玩玩。”

顾安之将贝贝交给唐菱,揽过白若素的肩,“你现在怀着宝宝,尽量别去人多的地方,万一被人撞到怎么办?”

自从结婚后,他这个冰山男就往啰嗦男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看到白若素嘟着小嘴,只能改口道:“那我送你们去吧,你这样怎么能去挤公交,地铁呢?”

“哪有那么矫情,那别的孕妇不照样挤公交挤地铁啊。况且现在的人素质都很高,见着孕妇会让座的。别墨迹,你快去吧,我自己会小心的,再不去,你就迟到了,开车慢点哦!”

白若素把顾安之往车上推,直接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把他给推了进去。

顾安之也很无奈,只能再次叮嘱看上去细心一些的唐菱,“唐小姐,那我们家若若就拜托你了。若若,结束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们。”

总算是把担妻过度的顾大少给送去,唐菱与她相视一笑。

若若真的很幸福,不过她并不嫉妒。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

她,已经找到了去往幸福的那条路。

那条路的尽头,有贝贝,也有穆昊焱——

白若素坐在游乐场的一个公共坐椅上,抬头望着前面正在玩海盗船的唐菱母子。虽然她也很想玩,不过为了宝宝着想,这种刺激的游戏暂时还是算了。

手里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着。

好在今天不是假期,也不是周末,游乐场的人并不是很多,海盗船每开一次人也都没有坐满。

唐菱和贝贝选择了最刺激的船尾,随着第一次的降落和升高,都会听到一阵阵的尖叫声。

白若素也被这种快乐的气氛给感染,暂时忘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

看到贝贝和唐菱的相处,真的无法相信他们不是一对母子。

人大概都是自私的吧,在听到程心爱有非常严重的心脏病,而且她还是熊猫血型,要想找到合适捐赠的心脏几乎是不可能时。

她居然,居然第一反应不是担心程心爱会出什么事,而是想……

如果程心爱不久于人世,那唐菱姐是不是就可以继续当贝贝的妈咪,也可以和穆昊焱在一起了呢。

白若素心里暗道,自己果然也是俗人一个,真正关心的当然首先是身边的亲人或朋友。

唐羽贝比一般同龄的小朋友要高一些,如果让游乐场的工作人员知道他才四岁,估计也不会让他玩。

这些极限游戏还是不太适合年纪太小的孩子。

可是看看唐羽贝,哪里有一丝的害怕,在海盗上兴奋的大喊大叫,还在船降落到平稳时,转头向白若素打招呼,玩得不亦乐乎。

几分钟后,白若素起身走了过去,看到一张张从海盗船下来苍白的脸,还有一些直接跑到一旁大吐特吐。

而唐羽贝小朋友下来后,居然还意犹未尽的回头看了又看,问唐菱:“妈咪,我们再坐一次好不好,太刺激了。”

唐菱捂着自己的额头,“我的小祖宗,再玩一次妈咪就得死翘翘了。”

白若素看着唐菱,还真是一脸苍白,看样子是刺激过了头。

谁会像唐羽贝同学一样,下来之后啥事没有,脸色红润,可口得像个小苹果。

“贝贝,你就饶了你妈咪吧。等若若姐姐生完宝宝之后,一定陪你好好玩个痛快。”白若素笑着揉小贝贝的头发,她发现这感觉还不错,完全可以很直接的表达chong爱的意思,怪不得顾安之总喜欢揉她头发。

“恩,好啊!”贝贝看到脸色不好的唐菱,急忙把她拉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妈咪,对不起,你没事吧。”

他自己很喜欢这种惊险的游戏,他还以为妈咪也会喜欢。

“唐菱姐,喝点水吧,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白若素从唐菱带来的万能背包里,找出自带的水。

接过水喝了一大口,冲他们笑笑,“谢谢,我没事。走吧,我们去前面那块草地吃了午餐再继续玩。”

她今天早就做了舍命陪儿子的准备,能陪他的时间不多,过一天是一天,她想要给儿子留下一些快乐的记忆。

以前是为了生活她大多数时间都在上班,加班,很少陪儿子去这些游乐场玩。现在想想,自己也真不是一个合体的妈咪。

三人一起来到游乐场西角的一个空地,那里已经有好些家庭搭起简易帐篷,在那里休息。也有一些像他们一样铺上一张餐桌巾,带上美食来这里野餐。

这也算是这个游乐场的特色之一,在这里可以躺在草地上,看着还算蔚蓝的天空。周围有几棵大树成荫,夏日里不怕太阳的直射,又可以和大自然最近距离的接触,一到周末很多父母都会带子女来这里游玩。

白若素和唐菱两人铺上餐巾,把提前准备好的食物通通拿出来。好在唐菱准备得比较多,不然临时加入的白若素就得饿肚子了。

“妈咪做的海鲜饭团最好吃了。”贝贝一边吃一边还不忘拍拍马屁。

在遇到自己爱吃的美食时,贝贝才像一个四岁的小孩子,一手拿一个,狼吞虎咽的生怕少吃一个似的。

“贝贝,吃慢点,别噎着。”唐菱拿着一个三明治小小的咬了一口,眼神慈爱的看着唐羽贝,好像光是看他吃自己也就饱了。

白若素半躺着噘着小嘴看向唐菱母子,在唐菱的身上,她完全看到了一个女人的母性光辉。自己以后也会这样吗?应该会吧。

抬着看向天上的白云,在这样的环境下,好多不愉快都会被忘却。

不知道她的妈咪现在是生是死,当初为什么会把她放在孤儿院呢?以前她不能理解,也曾恨过她,可现在自己怀孕当了妈妈。她知道天底下没有一个妈妈会不疼自己的孩子,妈妈当时那么做一定有非做不可的原因。

她现在只希望妈妈还活着,她还有和她重逢的一天。

“若若……若若……”

“啊?!哦,怎么了,唐菱姐。”唐菱的唤声把白若素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没事,就是问你要不要吃这个三明治。刚才在想什么,那么投入?”唐菱很随意的问道,并不是非要知道答案。

白若素很少和人提起自己的妈妈,以前是因为她觉得是妈妈抛弃她。既然她都不要她这个女儿了,她也不要这样的妈妈。

在她心里,院长妈妈才是她的妈妈,被收养后没过多久她回去了一趟,可院长妈妈已经不知行踪了。

后来,几个家族的长辈都非常疼她,基本上让她已经忘记自己曾是个孤儿,想起妈妈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也觉得没有必要提起。可最近因为程心爱的事,她在想或许当年妈妈也像程心爱当时一样,是迫不得已才丢下她,而不是故意不要她。

“其实也没什么,你也知道我是被收养的,以前妈妈把我丢在孤儿院里,我很恨她。为什么生了我不要我,既然不想要干嘛当初又要生。不过现在,我在想或许当初她也有不得已的理由,没办法把我带在身边。”

白若素扬起眉眼,笑了一声,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嘻嘻,别提这些,反正都过去了。唐菱姐,你这手艺实在是要点个赞,好好吃啊!”

唐菱也了解的回她一笑,“恩,好吃就多吃点。”

“贝贝,下午和若若姐姐一起去医院探望你的亲生妈咪好不好?”吃完之后,两个大人把东西收了起来,唐菱一边叠着桌巾,一边轻轻的说着。

“我不要。我的妈咪只有你一个,才不要认别的人做妈咪。”在唐羽贝的字典里没有什么血缘之亲这种概念,管你是不是亲生呢,反正他的妈咪就是唐菱。

以前之所以会去设计穆昊焱和唐菱,那是因为他也喜欢这个爸比,并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有血缘关系。

如果他了解之后,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喜欢穆昊焱的话,管你是不是亲生爸爸,他照样不会认。

唐羽贝低着头,不开心的说:“妈咪,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所以才把我推给别人。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累赘,是拖油瓶?”

小宝贝在煽情时,白若素实在不好意思笑出声,急忙捂着嘴,转过了身。这小家伙是不是八点档看多了,说话怎么这么像八点档的台词。

好狗血!

唐菱放下手中的餐巾,过去一把把儿子抱在腿上,在他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下,“你这个小傻瓜,妈咪怎么可能不要你。你是妈咪在这世上最爱最爱最爱的人,为了你,妈咪做什么都愿意,即使是……”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有唐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为了让贝贝能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长大,她做了一个决定。

“妈咪只是让你去看看她,她现在生病了,一定也会很想见贝贝。不管怎样,是她给了贝贝生命,就只是这一点,妈咪就非常感激她。所以,贝贝乖,去见见她好吗?就算是为了妈咪,去看看,OK?”

唐羽贝小盆友偏着头,似乎在思考唐菱的话,想了一会,回答道:“好吧,我去看她。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不会叫她妈咪哦,而且只是看一眼,看完我还是要回妈咪身边。”

“好啊!我的宝贝儿子,真乖!么……”又趁机在儿子脸上啵了好几下。

白若素转过来看着这对相爱的母子,暗暗想道,这世上果然比血缘更重要的是感情。只是……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唐菱姐有些怪怪的呢,难道是她因为怀孕的关系,总是喜欢胡思乱想?——

鑫妈妈终于从老家回来了,我的宝贝们有没有想我啊,想我其实可以加企鹅,企鹅号在作者公告里有写,备注本文中的角色名即可,欢迎宝贝们的骚扰。关于最近一些宝贝们反应安之若素的戏份有点少,是这样的,正文里我主要会写安之若素,钱钱和苏辉文,以及大家都喜欢的贝贝一家,当然第一男女主肯定是安之若素,但另两对也是主角,所以肯定有时候会偏写他们一些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