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26昊焱,我们……分手吧

就在穆昊焱抱起唐羽贝,唐菱拎着贝贝的行李,走到电梯口正打算进去时,身后传来白若素的惊呼声,“程小姐,程小姐,你怎么了……昊焱哥,快……”

听到白若素的喊声,穆昊焱和唐菱都转身奔了回来。

这时,程心爱正捂着胸口大口的喘气,嘴唇还有些发紫。

“昊焱,你坐下让她的头靠在你身上,取半坐位。”唐菱放下行李,跪到程心爱的身边,快速的检查了她的眼球,心跳等,问道:“你……是不是有心脏病?”

程心爱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就像打了紫色的唇膏般,与她的紫眸遥相呼应。用力的点了点头,手还是用力的捂在胸口,“我……我……”

抬头看到穆昊焱担忧的脸色,她很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不要说话。”回头看向穆昊焱,“若若,打120,告诉他们是心脏病患者,有心脏衰竭的症状。”

白若素哦了一声,直接给白祺睿打了电话。

唐菱在程心爱身上找到了她的药,立刻让她服下。“程心爱,听得到我说话吗?”

程心爱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不要害怕,放轻松,医生很快就到。”唐菱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她外套的扣子,让她能呼吸得更顺畅一些。

穆昊焱也握住程心爱举起来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不会有事,小爱,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绝对不会让你有事。”

穆南皓和唐羽贝就愣愣站在外围,看着这突来的病发。

唐菱一直观察着程心爱的情况,发现她的呼吸似乎越来越急促,而心跳却越来越缓慢,回头冲穆南皓问道:“穆伯伯,家里有那种小型的氧气袋吗?”

“有,我去拿。”

程心爱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危险,稍微有一点差池就会没命。看到穆昊焱焦急害怕的眼神,唐菱有一那么一秒坏心的想着,也许程心爱就这么没了,她是不是就可以和穆昊焱还有贝贝在一起了呢。

可这种想法只在她的脑海中闪过一秒,就立刻被否定,她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呢。

她是医生,有自己的专业操守,不管病人是谁,她都必须全力救治。

氧气罩拿来后,程心爱的情况总算有所缓解。

一刻钟之后最近医院的救护车赶到,把程心爱抬上了救护车,整个过程她都紧紧握着穆昊焱的手,不肯放开。穆昊焱便跟着她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上,他的视线久久的望着唐菱,直到车门关上。

就在救护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唐菱有种非常深刻的感觉。从此,她与穆昊焱就彻底是两条平行线的人。

看着救护车离开,白若素挽着唐菱的手,默默的与她靠紧,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这样静静的陪着。

直到已经看不到救护车的车影,唐菱才开口道:“走吧,贝贝还在屋里等着我。”

“恩。唐菱姐,我叫顾安之过来了,我们送你回去。”

这个时候她不想让唐菱一个人待着。闺蜜不就是这些时候派上用场的吗!——

由于程心爱的病发突然,而且非常严重,于是白祺睿在接到电话后,立刻叫了离穆南皓别墅最近的医院派出救护车,而他自己也从第一医院往那家院赶去。

经过一个小时的手术,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

穆昊焱急忙上前问刚出来的白祺睿,“二哥,小爱怎么样?”

“给她加了一个起博器,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她心脏衰竭的情况非常严重,必须尽快安排心脏移植手术。”白祺睿一边脱下手术专用帽,一边面色凝重的对穆昊焱说着。

“好,那你尽快安排。”穆昊焱完全信任白祺睿,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只要白祺睿主刀,他相信程心爱不会有事。

“不过,老三……”白祺睿欲言又止,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说。

之前在赶去医院的途中,他又再次与白若素通过电话,大概知道了这位程小姐与穆昊焱的关系。

这不太像白祺睿的性格,难道小爱的手术有什么问题?穆昊焱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我们发现程小姐是Rh阴性血型,这种血型太稀有,暂时没有符合这个血型的心脏供体。”RH阴性血型在整个世界都是稀有血型,合适的心脏供体也并不常有,更别说是RH血型的合适心脏供体,那基本上是等于没有。

穆昊焱沉默,紧绷的肩膀塌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他居然忘记了她的这个熊猫血型——

“小天,你知道吗?我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程心爱躺在穆昊焱的胸口,手无意识的在他胸口画着圈。

那天因为白天村子里被称为村花的女人到家里来向穆昊焱示爱,打翻了程心爱酿的陈年老醋,晚上拼命灌了他一坛子烈酒,然后直接霸王硬上弓之后。

只是程心爱不知道的是,以穆昊焱当时的酒量,别说一坛,就是两缸他都不会醉。

不过酒不醉人,人自醉,他非常乐意接受某人的霸王……

“恩。”穆昊焱揽着她的肩,语气不冷不暖的应道。

“你不相信吗?我的血型是RH阴性,俗称熊猫血型,那我是不是一级保护动物啊。”程心爱这姑娘生得也很妙,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主动设计,与他发生关系有什么害臊。

在“酒后乱性”之后,她也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扭扭捏捏。

她知道小天过几天就要回他的城市,如果现在不把握机会的话,她怕这辈子两人就会就此错过。

只要一有机会,她就想把自己所有的情况,哪怕只是血型是什么这种小事都让他知道。

“那你出门可得小心一点,万一出个车祸什么的,输血就成了大问题。”当时穆昊焱还玩笑的说着。

穆昊焱没想到自己当年的玩笑话成真,而且这可比找RH阴性的血还要棘手,不光要血型相配,还要心脏供体配对成功。

“老三,你知道程小姐有没有父母或者兄弟姐妹,也许可以联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供体。”

其实白祺睿这也只是随意说说,即使程心爱的兄弟姐妹与她血型相同,心脏也健康。可人家活得好好的,总不能为了救程心爱的命,就害另一个人丧命吧。

除非,她的这个亲人已不久人世,或者才刚离世……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记得她好像对我说过,她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

“那你联系她看看,就算不能做心脏移植手术,程小姐也可能会需要大量的RH阴性血液,至少在危急时可以输点血给她。就像刚才的手术,就需要在术中进行输血,可现在S市内RH阴性血液库存不多。”

穆昊焱点了点头,然后说,“二哥,帮我办一个转院手续,还是去一院比较放心,我去看看她。”

“去吧,我知道怎么做。”——

穆昊焱心里很纠结的分割线——

穆昊焱坐在病*旁边,手抚摸着程心爱苍白的脸颊,她有这么严重的心脏病怎么不告诉他呢。

如果说之前他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和唐菱分手,那现在……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放下程心爱。

R国是个在欧洲西部的一个小国家,以前她说她是R国公主时,他只当她是开玩笑。也从来没有真正去了解过,如果当初他早一点去R国找她,也许他们就不会错过五年时间。

现在他已经派了人去R国通知她的家人,也在全世界寻找合适的捐赠者。

“小爱,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死!”

哗……病房门开启的声音,穆昊焱回头看到唐菱站在门口。于是起身朝她走去,“我们到外面说。”

“你怎么来了?”

两人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坐下。

“我听若若说程小姐转院到这里,现在情况怎么样?严重吗?”其实从程心爱之前发病的情况来看,唐菱就知道并不是很乐观,虽然她只是妇产科医生,但好歹也是医生,基本常识还是知道。

穆昊焱表情凝重,摇了摇头,“二哥说情况不太好,小爱的心脏衰竭情况很严重,可她又是RH阴性稀有血型,要想找到合适的供体希望很渺茫。如果不做心脏移植手术,二哥说最多只能再活三个月。”

“RH阴性?”唐菱小声地重复道。

“你说什么?”

唐菱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昊焱你也不要太担心,世界之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也许过不了多久就找到了合适的供体也不一定,所以不要放弃,也别灰心。”

穆昊焱的头自然的垂下,靠在唐菱的肩膀上。

他好累,从程心爱出现,扯出贝贝的生世之谜,到刚才她心脏病发。这一切都来得好突然,不光是唐菱觉得累,他也觉得好累。

“别动,让我这样靠会,一会就好。”

唐菱僵硬着身子,坐得笔直,就像第一次为他开车时一样,连呼吸都不敢动作太大。

低头侧着看他,穆昊焱的轮廓很分明,就算是雕刻师精心雕刻而成一般。在她眼里,穆昊焱的五官非常的完美,几乎找不到一丝缺点。

这样的男人,曾经爱过她,曾经属于她……

唐菱的嘴角上扬,扯动着唇线,笑得很满足。曾经……有那么一段曾经,已经够她抱着回忆过下半生。

也许,只有她的离开,穆昊焱和贝贝才能真正的在她与程心爱之间解脱。她不愿自己最爱的两个男人,做出如此痛苦的决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昊焱醒了,抬头看到唐菱闭着眼睛,似乎也睡着了。

抬起头,身子坐直了些,将自己的肩膀移动到她的头下面,让她能睡得舒服些。偏头注视着她,手在距离她脸一公分的地方,悬空勾画着她的轮廓。

一公分的距离,他却再没有资格真正抚上她的俏颜。

半睡状态下的唐菱觉得脸颊痒痒的,眼缓缓的睁开,正好看到穆昊焱的手在她眼前放大。于是立刻坐直,拍了拍自己的脸。“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没关系,我也才刚醒来。”穆昊焱的手缓慢的收回,置于自己的腿上。

唐菱想起自己过来最主要的目的,于是开口道:“昊焱,我们……分手吧。”

“我……”穆昊焱一双漆黑的眸子回视着她,他很清楚她开口说分手,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太爱他,不愿让他为难。他明明心有不舍,可……却只能对她说:“对不起!”

唐菱眼球往上使劲的瞪着,牙齿紧咬着,不让已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流出。

片刻后,“不用说对不起,我没关系。不就是失恋嘛,这世上失恋的人那么多,我只不过是其中之一。”鼻翼吸了吸,冲着穆昊焱莞尔一笑,“放心,不能和我共渡一生是你的损失,我一定会找个比你还好的男人嫁了。”

穆昊焱只是这样默默的看着她,什么话都没说。

也许这便是所谓的此事无声胜有声吧。

“我走了。”唐菱起身准备离开,再待下去她怕自己就真的不想放手了。

在她站起来的同时,穆昊焱也站了起来……

唐菱与他擦肩而过时,穆昊焱突然拉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唐菱,我舍不得让你走……”

也许这是穆昊焱有生以来说过最深情的一句话,不管是五年前对程心爱,还是现在对唐菱。

他从来不是一个擅于言词的人。

他的脸长年冷冷的,俗称面瘫脸,他的爱其实也一样,是冷冷的,没有热情如火的甜蜜。即使他再爱,也不喜欢表达于口。

唐菱的身子整个僵住,穆昊焱你怎么能……你这样让我如何放心的走。

推开穆昊焱,手却依然被他牵着,唐菱深深吸气平复心情后。松开手,温柔的抚上他的俊颜,主动的吻上他冰冷的唇,她用自己的温度温暖了他的唇。

许久,离开唇,后面几步,看着穆昊焱,含泪笑着说:“别这样,我会不想走。”

“我……”穆昊焱刚想说什么,又再次被唐菱打断。

她的笑从来没有这么美过,摇着头说:“你找了她五年,如果不是我出现,你会继续等下去。现在她回来,你就不会这样左右为难。她现在生病是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没事,你不是也知道吗?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也过得很好。”

“走了。”眼眶中早已满是红丝,却固执的不让泪流出来。

穆昊焱放手,这次真的放开了。

唐菱从他身边走过,在擦过的瞬间,那强忍的泪彻底崩塌,决堤而出。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走过的同一时间,从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的穆昊焱,第一次尝到了泪水的咸味——

穆老三和唐菱分手的分割线——

“贝贝,你好好安慰下你妈咪,现在你妈咪就只剩你了,一定要好好的看着她,我怕她会做什么傻事。恩……那好,有空我就去找你们,拜。”

chuang上,白若素背靠在顾安之的怀里,挂上电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若若,你确定这是在和一个刚满四岁的小屁孩讲电话?”顾安之把玩着老婆的那双妖嫩的手,随意的问着。

“当然是啊!不然你以为是谁?”白若素睁着那双大眼睛望着天花板,还在想穆昊焱、唐菱还有那个程心爱的事。

顾安之见白若素今晚回来第N次叹气,把她扶了起来,两人面对面坐着。

“丫头,孕妇这么叹气对宝宝可不好,怎么了?什么事烦着我老婆大人了,说来听听。”他不喜欢看到他家开心果一副苦大愁深的表情,“关于唐菱?”

白若素点了点头,然后把膝盖弯起,头埋在膝盖上,腮帮高高鼓起。

“顾安之,你说唐菱姐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最郁闷的是,看着自己好朋友那么痛苦,她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关于唐菱的事顾安之也大概知道一些,送完唐菱回家,他就接到老二的电话,说了一下那个程心爱的情况。也让他有空和昊焱聊聊,最近看他的心情也不太好。

可是这毕竟是老三的感情事,就算再怎么亲密的哥们也代替不了他做决定。

“你有空就多去陪陪她吧,老三那边,程心爱的情况非常糟糕,估计也顾不上唐菱。你作为她的朋友,就多去陪陪她,开导一下。正好也再休息一段时间,过些日子再去电视台,或者不去也行。”

他当然是不希望老婆挺着个大肚子去电视台上班。

别人都是怀了孕想方设法,能多休一天产假是一天。他老婆倒好,这都四个多月了,居然一天到晚还想着要去上班。

“那怎么行,我现在怀孕才四个多月,离生产至少还有五个月的时间。让我就这么在家待着,我可不要。不过最近我是真的没时间去上班,我很担心唐菱姐会想不开,会做傻事。

虽然贝贝很聪明,像个大人一样,可他毕竟还是个四岁的孩子。”

“随你吧,你开心就好。”顾安之揉摸着她一头长发,他还是更喜欢若若的长发,漆黑柔顺,完全可以去给洗发水打广告。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白若素把头从膝盖抬起,在chuang上拿起手机,“钱钱,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小素素,大新闻呀,你听说了没。”

“什么啊?”

“你记得早上我们看八卦周刊时,不是有一本叫橙子周刊的,报道我的车祸是你指使,而且把你说得哪哪都不好的那个。”

“当然记得,我又没失忆。”第一次被人这么诽谤,她当然记得。

报道不光暗示钱钱的车祸主谋是她,文章中还扯出了白苏末小产的事,文里甚到暗示她为了要嫁给顾安之,故意找人绑架白苏末才害其小产。好让顾大少能没有旁心的娶她,总之就是把她写成了一个滥杀无辜,相当凶残的人物——

今天是本月的最后一天,客户端投月票会一变三哦,新书榜只有一次机会,这次又正好遇到只有28天,也就是只有今天才一变三,大家别浪费了,今天不投的话,也会被系统清空,投我吧投我吧,鑫鑫妈带着安之若素,还有萌萌的小贝贝,以及最帅最酷,人气最高的小黑一起来求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