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24对于唐菱,他爱她,毋庸置疑

“程小姐,对不起,我大病之后就失忆了。醒来之后贝贝就在我身边,那时候他已经有两个多月。”

唐菱当时只对一直守在她身边的妈妈有一点记忆,她对她说那是她的儿子,她便没有任何的怀疑。可是现在妈妈已经去世,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无人问之。

听到唐菱这么说,程心爱也没有再说话。

穆昊焱则在想,如果证明贝贝真的是程心爱的儿子,那他和唐菱应该怎么办?——

贝贝到底是谁的儿子的分割线——

姚钱钱片场车祸事件之后的第二天,果然各大报刊杂志都刊登了顾安之抱着姚钱钱,怒踢记者的照片。

标题也大多以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恶俗,但非常吸引人眼球的文字为主,只有RY电视台连续播出两条关于姚钱钱签约诺亚旗下经纪公司,以及片场车祸事件已交给警方负责的新闻。

白若素到医院探望姚钱钱时,警察刚刚来做过笔录。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唇印毛衣,外面搭的是小黑寄给她的黑色齐踝的长羽绒服,当然又是出于是大设计师墨之手。能把羽绒服做得如此时尚,既保暖又没有厚重感,她想也没几个设计师可以做到。

当然现在她已经知道墨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设计的衣服她就穿得越加的爱惜。白若素也觉得自己很幸运,如果不是因为小黑,估计一辈子都不可能穿到墨亲手设计的衣服,而且听小黑说这还是专门为她这个孕妇量身定做的。

今天,白若素是大大方方拎着一个精美的果篮,从医院的正门进入,所以说啊做个小老百姓就是自在。要是她头上顶着一个顾太太的头衔,估计就没这么悠哉乐乎,走到哪里都会有狗仔队跟着,就跟明星似的。

不过进入姚钱钱的病房却是由白祺睿带她进去。为了让钱钱可以得到完全的静养,苏辉文请了很多保镖,基本上把整个医院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守着。

外人要想见姚钱钱一面,必须得经过他的同意。

不过在外面的记者看来,大家都以为这些保镖是顾大少的手笔,为了保护旗下的“艺人”。

可这种说法也让人更加怀疑顾少与姚钱钱的关系,有哪家公司会出动这么多保镖来保护一个旗下艺人。更何况还只是个新人,这般待遇连一线女星都不曾拥有。

因此,顾少就是姚钱钱背后的金主这种说法越演越烈。甚至橙子周刊在今天的封面刊登了“姚钱钱之所以在片场出车祸,是诺亚的那位小公主指使人干的,目的就是警告她不要再纠缠顾安之”这类的新闻。

白若素看到橙子周刊的这则报道时,正在医院陪姚钱钱聊天,一手还拿着个正啃着,差点没被噎着。

咳~~~咳~~~咳~~~

猛咳了好几声,白祺睿急忙拍拍她的后背,“又没人和你抢,吃这么快做什么,真是!”

白祺睿最近似乎很闲,他是姚钱钱的主治医生,每天只要白若素到医院来探病,他都会全程陪护,一直到她离开,他才会去做别的事。

“我……咳……”

被苹果的汁水噎住,一时间白若素完全说不出话来,喉咙难受得要命。

接过白祺睿递来的水,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尽,喉咙这才舒服了些,“这不能怪我。哥,你看嘛,这周刊实在是太有想象力。这记者不去当编剧实在是糟蹋了他的才华。”

“现在的娱乐新闻全是这样,标题越惊悚越好,只要销量好,他才不管你事实真相是什么。最多到时候发现事实不是如此,就在报刊上登个更正启示就好,至于之前胡乱报道后销量上升,钱早就入他们口袋,对他们损失也不大。

毕竟大多数人都懒得与他们计较,真是要打官司也很麻烦。不过我猜这次这个橙子周刊估计要倒霉了,谁不好惹,居然惹到你这个大小姐,看顾大少对你的疼爱,哪舍得让你受一点点委曲。”

姚钱钱这几日在医院无聊,把有关自己的报道叫苏辉文全都买了来,她基本上每本都看过。

真是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这么红,她都入院三天了,还是天天成为报刊杂志娱乐版头条。这次还真是多亏了顾大少,让她尝到了*成名的滋味。

她这次出了车祸,似乎也因祸得福,居然能签RY娱乐,那可是所有艺人都想进的公司。

白祺睿看完报道脸沉了下去,“的确会有人倒霉。”

“哥,你说什么?”正愤愤的咬着苹果的白若素,一时之间没明白白祺睿是什么意思。

“没事,你待在这里,我有事先出去了。你要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回去。”白祺睿chong溺的揉了揉她的披肩长发,不管她结婚与否,在他心里,永远是那个他要用一生去疼爱的若若。

白若素冲他甜美的笑笑,说:“不用了哥,你有事去忙吧,我今天和唐菱姐约好一会儿见面。我自己出去就好,反正不是和顾安之一起,也没谁会注意到我。”

白祺睿离开之后,姚钱钱八卦的把若若叫到她身边,笑嘻嘻的问道:“小素素,你这个哥哥是不是也喜欢你呀?”

“啊?”白若素一个弹指打在姚钱钱的脑门,“你胡说些什么呀,他是我哥!”

“又不是亲生的!”姚钱钱非常肯定自己的想法,她这个主治医生对小素素的爱意那么明显,也就只有她那个头脑简单的人没有察觉。不过,这丫头也不一定是不知道,只是为了能继续这样相处下去,而假装不知道吧。

想来也是,白祺睿是她法律上的哥哥,如果小素素知道了,他们肯定不可能再像这样就像普通兄妹一样相处。

“就算不是亲生的,他也是我哥。钱钱,你可千万别在我哥面前乱开这种玩笑,多尴尬呀。”白若素表情严肃了许多,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别说我了,你和苏辉文之间怎么样?你到底什么时候给人家一个名份呀。你看这些八卦杂志把你和顾安之写得,就像真的似的,苏辉文看到该气死了。”

白若素这次见顾安之上头条倒不像上次那么生气,毕竟当时的情况她最清楚,顾安之和姚钱钱之间的清白她更是最明白。

不过,她还是希望这件事能早些解决。早上在家里她听到顾安之在接电话,好像是外公打过来的。

看顾安之接电话时脸色不太好,估计是被外公骂了。谁让他闹出绯闻的,虽然清楚他的清白,不过白若素还是不免幸灾乐祸。这种有亲人护着的感觉真是太赞了。

“什么呀,我和那家伙没关系,别把我和他扯在一块。”姚钱钱想起之前在片场听到林雪飞和韩露的对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苏辉文如果没有一点表示,那两人怎么会把他当成金主的人选。

白若素耸耸肩,别人的家事她还是不参言为好。

“钱钱,你今天觉得怎么样,现在伤口还痛吗?剧组那边怎么样了,警方有调查出车子是谁动的手脚吗?”她听顾安之说那天钱钱的车祸是有人故意动的手脚,把车的刹车弄坏了。

“就那样呗,我只能说你哥动刀的技术真不错,不愧是S市最年轻有名的外科医生。”钱钱忍不住感慨,这么一神人怎么就又栽在了小素素手上呢。

“至于剧组,我的戏份其实也拍得差不多了,现在先拍林雪飞他们的部分,我的戏份部分用替身。剧组给了我一个月的假期,到时候回去补补特写镜头就可以。警方那边听说已经有点眉目,不过过多的他们也不愿透露,只说是剧组的人所为,还问我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警方这么问的时候,姚钱钱第一反应就是韩露,那女人恨她抢了她的女二号,在片场一直对她冷嘲热讽。

“我觉得那个叫什么韩露的非常可疑,让警方我注意一下她。”白若素和姚钱钱想到了一起,她也觉得那个女人很可疑。

“恩,我已经对警方说了,你就别管我的事。你一孕妇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别又出什么事,到时候我看顾大少就真得疯了。”

姚钱钱拿了一个白若素带来的苹果,用纸擦了一下就一口咬下去。这几天都吃医院的饭菜实在是太清淡,虽然苹果也挺清淡,不过也总比那些清水饭好吃。

“我好着呢,我只是个孕妇又不是病人,你们别一个个把我看得跟个熊猫似的。本姑娘可没那么脆弱,而且我的宝贝们也没那么脆弱。”

白若素是真觉得肚子里的这两个宝贝,实在是比她还厉害,不知道生出来后会不会是基因变异的呀!她想想自己从怀孕开始,又是飚车,又是绑架,还遇到枪战……

各种各样的灾难,要是一般的孩子早不知道流产多少次了吧。

“钱钱,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操心自己多一点,你看看现在你都快成绯闻女王了。又是顾安之,又是莫寒,还有真正的男朋友苏辉文……我的天,想想我就觉得头疼。”

自从上一期的“明星情侣”播出之后,姚钱钱的支持率又上升到一个高度。甚至现在莫寒的粉丝和顾安之的粉丝,都在网上快打起来了,都说姚钱钱和他们的偶像才是官配。

“谁说他是我男朋友了,他只不过是我爸妈出国后拜托的监护人。”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你家监护人还陪睡啊!”白若素看了一眼好友,忍不住吐槽道。

“你……你到底是谁的闺蜜呀,说,苏辉文那家伙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处处帮他说好话。”

其实姚钱钱何尝不知道她和苏辉文这关系复杂,可是他都没有明确表明他的态度,那她能怎么办?要是她承认是他女朋友了,结果人家来一句,他做这些都只是因为他答应了她爸妈,要好好照顾她。到时候她脸往哪放呀!

以前她又不是没试过,这种自作多情的事,她才不要再做第二次。

“我说……”白若素的手机在这时响起,“你等会,我接个电话。”

看了一眼手机来电,接起道:“唐菱姐,怎么了……好,那我现在就过去,你别着急。”挂上电话和姚钱钱说了一声,白若素便离开了医院,到与唐菱约好的地方见面——

十分钟不到,白若素就到了她们约定的咖啡店。

“唐菱姐。”白若素放下小挎包,在唐菱的对面坐着。

看到唐菱眼睛红红的,黑眼圈也特别明显,脸色苍白到好像随时都会晕倒似的。

她心疼的拍了拍她的手,这才发现唐菱的手完全像是刚从冰箱拿来一般那么冰冷刺骨。白若素连忙把她的手握起,用自己的掌心为她摩擦取暖。

“唐菱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你在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你说贝贝可能不是你的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天,贝贝到医院找我……最后,穆昊焱说让贝贝和程心爱做亲子鉴定,一切都等结果出来之后再说。”唐菱把当日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对白若素说了一遍。

“若若,你说,如果鉴定结果,贝贝真是程心爱的儿子,我怎么办?我不能没有贝贝……”

一提到贝贝,唐菱的眼泪就止不住又流了下来。本来她也不想打扰若若,知道她才大难不死回来,也需要好好休息。可是,在这世上,除了贝贝之外,她最亲的人好像就只有白若素,只有她还能听她诉诉苦。

“唐菱姐,你先别着急,不管鉴定结果怎么样,贝贝都是你的儿子。你这几年对他的付出,贝贝都知道。况且现在鉴定也还没出来,你先别自己吓自己。”

白若素知道这样的安慰对唐菱来说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可是除了这样说,她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她。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原本以为唐菱姐终于苦尽甘来,有昊焱哥这么棒的男朋友,又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她的人生应该很完美了。谁会想到,会突然冒出一个五年都没出现的女人。

幸福不是必然,也许前一刻你还握着它,可下一秒却又偷偷的溜了。

“唐菱姐,鉴定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上午十一点。”唐菱擦了擦脸上的泪,深深的呼吸了几下,缓缓的平复情绪。

从那天见了程心爱,她这几天都失眠,只要稍微一睡着就会做恶梦。梦到穆昊焱用很残忍的手段将贝贝从她身边抢走,然后就会哭醒,就这样反反复复。

医院那边她已经请了假,这几日都没有出门,就等着今天看鉴定报告。

“贝贝呢?他知道这件事吗?”白若素也很担心贝贝,那小家伙虽然才四岁可是已经非常的有眼力见,肯定能察觉到家里出了大事。

“穆昊焱说报告没有出来之前让他待在穆爸爸那里,当天就已经接走了。”穆昊焱这么做,唐菱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她也不希望让贝贝看到这个过程。

她这几天过得实在是太颓废,如果贝贝看到一定会心疼。唐菱想到儿子,闭上眼睛告诫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就算是为了贝贝她也应该更坚强才对。

“恩,这样也好,穆伯伯那么疼贝贝,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等把这件事决定好了,再去接他回去。”白若素觉得唐菱也真的是不幸,几年前出个事故,弄得她失去了记忆,不然现在她也不会这么被动。

后来妈妈再婚有个继父吧,又是个qin兽继父。现在妈妈也过世了,连相依为命的儿子都有可能会被抢走。

白若素实在是心疼唐菱,转身抱住她,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唐菱姐,你不要太担心,不管什么时候你要记住,你还有我这个朋友。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帮你。”

“谢谢你,若若。”

“我俩还这么客气干嘛。”白若素看了看时间,十点半,“唐菱姐,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和穆昊焱他们约在哪里,我陪你过去。”

她也想见见,让穆昊焱等了五年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也许是先入为主,也许是唐菱是她的朋友,白若素还没见到那个程心爱似乎就对她已经有了介怀之心。

“不用过去,我们约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一会昊焱拿到报告会和程小姐一起过来。”

唐菱的话音刚落,就见穆昊焱与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白色风衣的女人走了进来。

穆昊焱可能没想到唐菱会把白若素也叫来,微微愣了一秒。不过只是很一瞬即逝的呆愣,马上便朝他们走过去,主动向白若素打招呼,“嫂子。”

“昊焱哥。”白若素冲她浅浅一笑,然后视线重新回到这个陌生女子的身上。

这个叫程心爱的女人,一眼看去让人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双紫眸,真的很美,一种妖艳的美。

可直觉告诉她,穆昊焱不该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啊。

穆昊焱让程心爱先坐下,他则之后坐在她并排的位置。

程心爱知道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在打量她,她也同时打量着这个被穆昊焱称作嫂子的女人。看她与唐菱的互动,应该是她的朋友。

她与小天之间断了五年的联系,她不能怪他再找别的女人,只是这种感觉很不好。唐菱和他似乎有更多的回忆,或者有更多共同的朋友,而她……

没关系,他们之间有贝贝就已足够。

穆昊焱没有介绍的打算,白若素也没有要他介绍认识的需要。于是一坐下便立刻进入了主题……

穆昊焱拿出一个牛皮信封放在桌上,开封的手有着不易被人发觉的抖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看到什么样的结果。对于唐菱,他爱她,毋庸置疑,虽然时间不长,可他知道自己曾有过想要与她共渡一生的想法。

而程心爱……她是他的初恋,是她让他懂了什么叫爱,什么叫恨,什么叫疼……太多太多的感情都是从她身上体会到,如果不是唐菱的出现,也许到现在他都还在茫茫的人海中寻找她。

如果说她的出现,对他没有一点影响,那绝对是自欺。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在他心里熟轻熟重。

只是一个开封的动作,穆昊焱居然用了差不多1分钟。从牛皮带里拿出亲子鉴定书,这份鉴定书是由弑盟的基因研究部分亲自做的鉴定,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今天还有一更哦,应该会订在明早六点更新,宝贝们明天早上来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