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23贝贝不是唐菱的儿子?

穆昊焱其实很想问她,为什么当年不遵守约会等她。他不过离开了一周时间,可回去之后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踪影,这一找就是五年。

程心爱低头不语,从认识之初她其实就是有些些怕他的,当初是她女追男,厚着脸皮追求的他。现在他已经有了老婆和儿子,她似乎真的不该来这里,可是……

算了,她也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瞬间又恢复了笑容,对着唐菱说道:“唐菱,你可别误会,我和小天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这次我到S市来,主要是找一个人,她在对面那家医院上班。”

“对面那家医院?我也在那里上班,你要找谁,说不定我可以帮你。”说心里话,在程心爱说她此行目的不是为了穆昊焱时,唐菱松了一口气。因为她没有把握自己能够赢过她。

在几个月前,穆昊焱的钱包里还放着她的照片,说明她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重。

唐菱也很清楚穆昊焱对她也肯定是有感情的,不然不会和她开始,可终究是无法与五年的深情相比。就算最终他会选择她,那一定也是因为贝贝的存在。

现在程心爱的主动退出,她非常感激。

“你也是医生?那真是太好了。”程心爱抓着唐菱的手,似乎比她还要激动,“你认识妇产科的DR.唐吗?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和你一样,都姓唐,在妇产科上班。”

这下轮到唐菱惊愕了,妇产科姓唐的医生只有她啊,可是她不认识这位程小姐。

听到这里,穆昊焱也总算有了些反应,看到唐菱的表情,他也猜到程心爱说的DR.唐就是说的她。“你找她做什么?”

“我……”程心爱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穆昊焱,再看了一眼唐菱有些为难的说:“她……她抢了我的孩子……”

“孩子?”穆昊焱听到自己冷冷的声音从嘴里吐出。

她已经结婚了?

穆昊焱突然冷笑了一声,现在看来等着她五年的他,真是奇傻无比!

“孩子?!”显然唐菱的惊讶程度更甚过穆昊焱,如果照程心爱所说,她要找的人就是她,那这个孩子……

不可能!妈妈说过贝贝是她的儿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贝贝,至今她的小腹那里还有一个因剖腹产而留下的疤痕。

只是,唐菱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雪。

如果,真是只是如果,贝贝是程心爱的儿子,那似乎很多事就能说得通了。

为什么贝贝会是穆昊焱的儿子;为什么穆昊焱的钱包里有那个女人的照片;为什么明明没有失忆,穆昊焱却完全不记得她……因为他们原本就从来没有认识过!

想到这些种种,唐菱觉得背脊一阵凉汗冒出。

程心爱细嫩如婴儿般的肌肤,在听到穆昊焱的冷语,刹那变得没有一丝血色。她不想被他误会,于是很轻声的解释道:“我……我们的孩子。”

听到程心爱的这句话,唐菱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穆昊焱搅动着咖啡的手停下,视线从程心爱的脸上转移到唐菱的脸上。

唐羽贝小朋友则敏感的察觉到,这空气中的氛围是否不太对劲。他从穆昊焱身边的椅子滑下去,跑到唐菱身边,抱着脸色非常不好的妈咪。

“怎么回事?”穆昊焱很佩服自己,居然还能如此冷静的问怎么回事。

唐菱紧紧的拥着贝贝,就像如果她不抱紧一些,他就会离开她一样。

“唐菱?”穆昊焱原本觉得自己非常有耐心,可此时他却发现,原来不是。以前的耐心只不过是没有遇到让他抓狂的事而已。

“我把贝贝先送回家,你们在这里等我。”唐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回避,可是她不想在事情还没有完全弄明白之前就让贝贝知道。不管他是多么的聪慧机灵,可他毕竟还是个才四岁的小孩子,有些事不应该让他来承受。

穆昊焱显然也赞成唐菱的决定,不管贝贝的妈咪是谁,但他是他的亲生父亲这一点可以肯定。“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在这里陪陪程小姐吧。”唐菱知道,他们分开五年后一定会有很多话要讲。这些在她这个外人面前会不好开口,现在正好给他们一个交谈的时间。

穆昊焱这次没有再坚持,他脑中的确有无数个问号,想要问程心爱。

只有程心爱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在她提到唐医生抢了她的孩子后,小天和唐菱都是这样的反应。难道他们认识那个唐医生?

程心爱也有很多的话想要单独对小天说,所以对于唐菱的离开,她更没有什么意见。

只是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着咖啡。

唐菱和唐羽贝走了之后,穆昊焱和程心爱再次沉默,过了几分钟,程心爱首先打破沉默。

“小天……我……”

“我叫穆昊焱,不叫小天。”那不过是当时他胡乱编的一个名字而已,并不是真正的他。在这找寻的五年,那段记忆对他来说已经没有那么美好。他几乎是他这五年来所有痛苦的源头,有时候他在想当初直接烧死他也许更好,他宁愿她没有来救他。

“昊焱……”

穆昊焱再次打断了程心爱的话,“请叫我穆先生或者穆少,我和你并没有那么熟……”眼神冷冷的望着程心爱,“你说对吧,程小姐!”

虽然两人相识已有五年,而且还曾经那样亲密过,可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一个月。这之后便分开了五年的时间,程心爱现在看着穆昊焱也有一些胆怯,在面对他的故意刁难,她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应对。

程心爱低着头完全不敢看他,也不知道应该要多何说起。

穆昊焱见她这个样子,嘴角又是一记冷笑,磁性的声音缓缓的发出,“程小姐以前不是很能言擅道的吗?怎么?几年不见,倒学会害羞了。”

五年前,他似乎就是被她那副不追到他誓不罢休的模样给打动的,谁知道她挑起了他心中的那根弦,又狠狠的将那根弦剪断。

“说吧,孩子,是怎么回事?”

程心爱端起咖啡,将其全数倒进嘴里,她喝的是黑咖啡,而且完全没有放一点糖。可她此刻却喝不出一丝的苦性,可能是这五年,她已习惯了这种苦。

“当年,在你离开的第二天,妈妈突然说要带我离开家,去另一个地方。我因为和你有约定于是怎么都不敢离开,后来妈妈拿我没办法就答应等到你来我们再离开。

谁知道我一觉醒来时已经不在家了,原本妈妈在晚上给我的牛奶里下了安眠药。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亲生父亲派人来找我,要带我回R国。

你还记得当年我对你说过,我是R国的公主吧。”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穆昊焱的脑海中闪过那个时候的片段——

“小天,你笑一下吗?你是不是脸色肌肉出现了问题,要不要我叫医生帮你治治。”

“小天,你说你长这么帅都是遗传谁呀,伯父也长得像你这么帅吗?”

“小天,我们去河边捉鱼吧,医生说多给你喝点鱼汤可以补补身体。”

“小天,你说我为什么就这么喜欢你呢,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药呀?”

“小天,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是R国的公主耶,公主你知道吗?R国现在是君主制,我说不定还是以后的女王呢。”——

那个时候程心爱总是跟在他身后,嘴里一直说个不停,也不管他愿不愿意听。

而他因为火灾时腿受了伤,行动一直不方便,而且那个小乡村特别的落后,连电话都没有,他也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就只能待在程心爱的家里养伤。

程心爱那时候就扶着他到处去,给他介绍她的家乡,说这里虽然不像城市繁华。可它有它的宁静美,在这里就像是一座世外桃源,如果他在这里待上一个月就绝对不想走了。

那个时候村里也会有一些女孩,会送他一些自己做的小工艺品什么的,每次程心爱都会挡在他的前面,特别嚣张的警告那些女生,“小天是我的,去去去,哪凉快待哪,也不看看,谁的男人都敢抢吗?”

穆昊焱想到程心爱那时的表情,嘴角居然有一丝微微的弧度。

“妈妈带我去的地方是一个很奇怪的岛上,她把我一直关在房间里,没有她的允许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妈妈说那就正好在岛上安心养胎。

那个时候距离我们约会的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我又有了宝宝,所以就听了妈妈的话在岛上安心的住下。我想着等宝宝出世之后,再带着他离开岛上去找你。到那个时候找我的人应该也已经离开,妈妈就不会再反对了。”

“后来呢?”穆昊焱由于刚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此在程心爱讲到怀了他的宝宝时,他并没有太过惊讶。

“因为我答应过妈妈不会再逃跑,她就没有再关着我,过了九个月,就是第二年的5月6日我坐下了宝宝。妈妈终于答应让我出岛去找你,她陪着我一起去,谁知道……”

说到出岛去找他时,程心爱的声音突然变得哽咽。

穆昊焱沉默了一会,移步坐到了程心爱的身边,不太自然的将纸巾递给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她此刻惹人怜爱的样子,他差不多能猜到她离开岛之后发生的事并不愉快,可能那正是为什么他们的孩子会叫唐菱为妈咪的原因。

“回到老家之后发现那里的房子已经被人烧毁,而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村子里的人全部都不见了,我想找人问问你有没有来过,却一个人都找不到。”

穆昊焱想到自己当时应约回到村子,邻居却说程心爱一家在他刚离开没多久就搬走了。后来因为恨她的不辞而别,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个村子。

如果他当时派人定期回那里找她,也许他们就不会放开这么久。

“就是我们回去的那天,妈妈……”程心爱说着突然扑倒在穆昊焱的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肩膀还因为抽泣在抖动着。

穆昊焱的手举在空中,等了很久,终于还是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肩,轻声安慰道:“没事了,都过去了。”

“如果不是我非要回去找你,妈妈就不会死,是我害死妈妈的。”

……

穆昊焱本来就不是一个懂安慰的人,只是静静的搂着她,看着她伤心流泪。

“还有我们的宝宝,如果我没有回去,宝宝也不会被抢走。”

“你一直在说宝宝被抢走,到底是怎么回事?”穆昊焱承认,对于程心爱的妈妈,他几乎已经没有记忆,要说她的死他有多大的感触,那绝对是在骗人。

可现在提到的孩子是他的,即使没有见过,他依然更为关心关于他的事。

“原本,R国里想抢走我父亲王位的人,一直守在村子里,我一出现……妈妈让我带着宝宝先走,她……她就被那些人杀了。我当时没有办法,只知道抱着宝宝拼命的往前跑,跑了好远好远,到了一个镇上……

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天还没有完全亮,路上基本看不到人,正好这时有一家打开了房门,出来一个女人。当时因为太匆忙,也因为天亮太暗,那个女人的长相我已经记不清了,后面追我的人越来越近,我只好把宝宝暂时拜托给她照顾,我给她说了以后我一定会回去带走宝宝,并且会重谢她,然后我就朝另一个方向把追我的人引开。”

穆昊焱很认真的听她讲着以前她发生过的事,慢慢的,这些年对她的恨意似乎已经消失。

“你的意思是当时受托照顾孩子的女人,就是你今天来这里要找的唐医生?”穆昊焱忽然觉得有些可笑,现在这情景像什么,似乎有些像嫂子以前给他讲过的一个反转剧。

上午他莫名奇妙的多了一个儿子,后来告知那个儿子还是他与他现在女朋友所生,虽然他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播的种。不过,这样的结果似乎也不错,原本的结局不是应该王子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结果……剧情反转得有些让穆昊焱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虽然他与唐菱认识不久,可是以他对她的了解,唐菱绝不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她也不可能会做出霸住别人孩子不放的事。

“恩,就是她。”头很自然的靠在穆昊焱的肩上,程心爱的情绪也缓缓的平复了许多。“一年后R国的动&*&乱平复,我真的成了R国的公主,那时我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地方,可是那家人也已经搬走了。我听她的邻居说,是一年前搬走的,日期就在我把儿子交给她的第二天。也是她的邻居告诉我,那个女人当时的精神状况是有问题的。”

“有问题?”

“恩,邻居说本来那个女人也有一个儿子,已经一岁多了,可就在几天前她的婆婆带着孩子出去玩,婆孙俩都掉进河里淹死了。从那天起,她只要看到别人抱在怀里的孩子,都觉得是她的儿子。”

程心爱一脸的自责,“都是我不好,如果当时没有把儿子交给她,就不会……”

穆昊焱之前听唐菱说过,她曾经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昏迷了一年,醒来后以前的记忆就全没有了。

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也不对,按照她说的时间,昏迷应该是在程心爱把孩子交给她前呀。昏迷之后发生的事,她不可能也没有记忆,所以,这两人之中一定会有一个人说的不是真话。

穆昊焱的脸比往常再冷沉了一些,他相信唐菱不是一个心机女,可对于程心爱,他也觉得她没有理由撒这个谎。

要想知道谁真谁假,只有一个办法,也是最简单的办法。

正在这时听到服务生说“欢迎光临”的声音,抬头望去,正好与唐菱的视线相对。

唐菱把贝贝送回家后,嘱咐他千万不能再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后,便又回到了咖啡馆。刚一推开门,就见程心爱依在穆昊焱的怀里,而穆昊焱则温柔的搂着她的肩。

俊男美女,这样的画面很美,如果不是其中一个主角是她的男朋友,也许她也会驻足欣赏一番。

看到唐菱朝他们走来,穆昊焱放在程心爱肩上的手收了回去。程心爱也看到了她,擦了擦还在脸颊的泪,努力扯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唐菱,你来了。”

其实程心爱现在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唐菱要突然把他们的孩子送回家,这两人的表情也似乎在告诉她,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

“恩。”唐菱微微的点头,在他们的对面坐下。

她的心里默默的想着,这样的画面任谁看到都会觉得,他们是一对,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外人。

在唐菱坐下后,穆昊焱看了她好一会,终于开口说道:“让贝贝和她做一份亲子鉴定。”

“恩。”唐菱并没有很吃惊,非常冷静的点了点头。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快的还原事实真相。毕竟她完全没有以前的记忆,要说她只听程心爱的一面之词,就说贝贝是她的孩子,唐菱自问做不到。

可如果做完亲子鉴定,贝贝真的是……

她也不知道到时候应该怎么办,这几年,多亏身边有这个儿子,不然她会觉得自己活着似乎没有一点意义。

“小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和贝贝做亲子鉴定,难道……”程心爱突然明白了什么,唐医生?唐菱也是那家医院的医生,姓唐。“你……你是当初那个女人?”

程心爱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唐菱,“你怎么可以……太可怕了……你把我的儿子抢走了,怎么可以,怎么还可以和小天在一起。你……”

在程心爱的心里,她以为唐菱利用了她的儿子,才可以和穆昊焱在一起。

“我和唐菱在一起时,并不知道有贝贝的存在。”穆昊焱淡淡的说出这个事实,他不想唐菱被人误解成心机深沉的女人。至少,在没有证据之前不能乱说。

程心爱见穆昊焱如此偏帮唐菱,没有再说话。如果唐菱真是当年那个疯子女人,那贝贝就一定是她的儿子,只要做了亲子鉴定就会真相大白。到那个时候穆昊焱肯定就不会再帮她。

“程小姐,对不起,我大病之后就失忆了。醒来之后贝贝就在我身边,那时候他已经有两个多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