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20宛儿,是你吗?(加更求订阅求月票)

这个孩子的逻辑性,思维能力都完全不像是一个四岁小孩,完全的非人类呀!

“谢谢你,贝贝。我也很喜欢你,也很开心你是我儿子。”

穆昊焱听到后面那一句是感动的,这几年他完全在他的生活之外,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连一张尿片都没换过,这小子居然说他喜欢他。

后面的一句击中了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以至于前面一大段完全不和逻辑,不可能是一个四岁小孩可以做到的事,穆昊焱选择全部忽略。

不过,听了儿子的话后,他终于明白当年她为什么会失约。原来是狗血的失忆!

果然如嫂子所说,人生处处充满狗血。

“贝贝,你今天突然来找我,应该不只是想要与我相认这么简单吧。”按他儿子的说话,他应该老早就知道他俩的父子关系,为什么偏偏现在才来找他,肯定有他的理由。

“爸比,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和你讨论一下关于我妈咪的事。”唐羽贝直接了当的说明了来意,“爸比,你爱我妈咪吗?”

穆昊焱没料到儿子开口便问得这么直接,“贝贝,这个问题我……”

穆昊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儿子说,他现在已经有了交往对象,而且他也不想为了儿子就放弃唐菱。

像是看穿了穆昊焱的想法,唐羽贝直接丢下重磅炸弹,“我妈咪叫唐菱。”

“什么?!”即使淡定如穆昊焱,此刻也没控制住瞪大了双瞳,“你说你妈咪叫什么?”

“唐菱,就是爸比现在交往的那个唐菱。”

穆昊焱开始不淡定了,“你说你的妈咪是唐菱,怎么可能!!”

他可从来没有失忆过,而且记性还非常的好。他分明记得第一次见唐菱是在‘颜瑟’的水月洞天,怎么可能和她生了一个儿子,而且还有四岁这么大。

那个时间段他心里藏着的一直在另一个女人,不可能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而他却不知道。

现在回想起来,唐菱刚开始见他时眼神的确有些怪怪的,这让穆昊焱皱起了眉头,对于超出他控制的事,他不是很高兴。

“我妈咪的确是唐菱,而我也的确是你的儿子。”唐羽贝简单明了,直接给出结论。

看到穆昊焱似乎一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表情,贝贝偏着头疑惑的问他,“爸比,我妈咪是唐菱不好吗?”

他有些想不明白,爸比不是爱妈咪吗?妈咪也爱爸比,那现在证明了他是他俩的儿子,这有什么不好的呀,为什么爸比是这么一副表情,而不是他想象中惊喜的模样呢。

大人的世界真难懂!

对于儿子这个单纯的问题,穆昊焱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儿子也让他顿悟,干嘛把事情想那么复杂。

他现在爱着唐菱,而这个儿子的妈咪正好又是唐菱,不是很好吗?他也不用再左右为难,那么烦恼呀。

“贝贝说得对,你妈咪是唐菱,非常好!”

抱着小贝贝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以前他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做这种看起来很傻的行为,可现在却做得非常的自然。

“你刚说来找我主要是为了商量你妈咪的事,有什么事?”

穆昊焱虽然不到十分钟便接受了自己有儿子这个事实,可他还是有点的小纠结,唐菱之前应该早就知道他是贝贝爸比,她是故意接近他?

“妈咪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你是我爸比,其实我比妈咪更早知道,也是我叫若若姐姐帮我把妈咪介绍给你。我知道妈咪的个性,她不希望爸比是因为贝贝才接受她,所以她才会瞒着你。可是现在,你们在一起了,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对你,对我说出事实。妈咪很在乎我们,她怕我们误会她。”

唐羽贝表情变得很认真,那模样就像是个小大人。

穆昊焱从他的字里行间就能听出,他对唐菱的感情很深,以后绝对是个能保护妈咪的好儿子。

宝贝的这段话也让穆昊焱对唐菱最后的一点纠结也释怀了,原本找若若帮忙的人是他的宝贝儿子,这小家伙才四岁就这么了不起,都会算计自己的父母了,以后大点还得了。

完全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看来他很快就会被儿子拍起在沙滩上。

不过,“贝贝,你妈咪和若若姐姐很熟?”

他记得当时在水月洞天时,嫂子救了唐菱,那次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后来因为出于对嫂子的尊重和信任,而且她介绍唐菱给他当假女朋友时,也明说了让他不要去调查唐菱,所以他没有找人去调查。

看来这些都是嫂子故意为之,就是不想让他太早知道贝贝的存在。

可是这件事绝对瞒不过他家老爷子,因为从他一说有女朋友开始,老爷子肯定会把人家祖宗八辈都去调查清楚,不可能不知道唐菱有一个儿子。

“若若姐姐救过我,有一次外公派人抓了我,是若若姐姐打败了坏人救了贝贝。”唐羽贝一脸崇拜的表情。

听儿子这么说,穆昊焱再次表示以后要好好尊敬嫂子,他的女人还有他的儿子可都曾受过她的救命恩惠。

“而且若若姐姐还带我去见了爷爷,爸比,爷爷很喜欢我哦。”贝贝朝穆昊焱炫耀道。在他小小的心灵里,觉得自己这么惹人喜爱的话,爸比知道也一定很开心。

果然如他猜测,老头子早就知道。

“贝贝,你想要爸比怎么做呢?直接告诉你妈咪我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穆昊焱觉得儿子聪明挺好,他只要听命令行事就好,不用自己动脑筋。

以后,等儿子再大点,他就可以退休了,哈哈哈,想着就觉得挺美。

“让妈咪这样一直瞒下去,多一天她就更不敢说,这样一直有个秘密憋在心里,我怕妈咪会生病。所以,我们就逼着妈咪只能面对。爸比,你演技怎么样?”

“演技?没演过。”穆昊焱回答得直接了当,反正不会演戏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唐羽贝一人鄙视的看着他,叹了口气,“算了,也不需要什么演技,爸比你做平时的你就可以了,反正平时爸比也是面无表情,时刻都像在生气一样。”

“一会我们一起去妈咪上班的医院,我先打电话告诉妈咪我在医院门口,随便编个理由让她出来。然后这个时候爸比你就正好也出现在医院门口,打算给妈咪一个惊喜,去找妈咪吃午餐。”

唐羽贝说着自己的计划,穆昊焱也听得很享受,他觉得自己完全不像在和四岁小baby聊天,这逻辑能力完全是基因变异,他像贝贝这么大的时候虽说已经开始受训,比一般同龄小孩聪慧许多,可也没他这般非人类。

“我们父子长得如此之像,妈咪想要否定也不可能,这样就正好顺利成章的让妈咪承认好了。不过,爸比,你可别问以前的事,妈咪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对此她也很苦恼。”

唐羽贝小盆友可是万事妈咪最大,让妈咪伤心的事一件都不许做。

“没问题,那我们现在就去。”说着便抱着儿子出了办公室。

外面秘书室,秦强见穆昊焱抱着小少爷出来,内心一阵激动。这果然是Boss的儿子,还好他没有怠慢,上前提醒道:“boss,下午约了陈总高尔夫球。你……”

秦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穆昊焱打断,“和陈总改时间,下午我有事出去,今天不回酒店,有什么事你先处理,如若有问题给我电话。”

吩咐完便直接抱着宝贝儿子,走向他的专用电梯——

兰姨到底是谁的分割线——

顾翔烯推着轮椅来到医院的公园,轮椅上坐着双眼无神,面色无光的蓝羽。

这是S市最有名的神经科专业医院,而且*性做得非常到位,这也是顾翔烯和顾安之选择这家医院的重要原因之一。

顾翔烯将她推到一个人少,阳光能够照到的位置后,固定好轮椅,自己则在她的面前蹲下,“蓝羽,你看今天的阳光多好,我们在这里晒晒太阳吧。医生说,多在外面活动一下对你的病也有好处。”

虽然蓝羽之前做了很多坏事,甚至连亲生女儿都利用,让顾妙之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画上句号。顾妙之的悲剧蓝羽要负上大部分的责任,可他和安之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错,他们自从若若出现后,的确忽视了对妙妙的关心。

蓝羽整个身子动了动,似乎想要挣脱绑在身上的束缚。

由于她送来后一直情绪都处于狂躁的状态,医生没有办法只能把她的手脚绑住,以免她做出自残的行为。

“你想要解开是吗?那你就要乖乖的听医生的话,配合治疗,要不了多久一定会重获自由。”顾翔烯轻声的安慰道。他对蓝羽虽然没有爱情,而且又得知这些年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可毕竟有多年的夫妻名分,在她出事后,他也不能完全不管她。

蓝羽依然用力的挣扎了几下,发现只是在做无用功,也就做罢。

双眼依然是无神的望着远处,就像没有听到顾翔烯的话一般,很淡定很平和。

顾翔烯陪她晒了一会太阳后,接了一个电话,必须要马上离开,于是叫来了蓝羽的私人护士让她陪着蓝羽再晒会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推她回病房。安排好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在他离开的同时,另外有一个人也正朝医院走去,打算探望蓝羽。

墨兰,也就是顾安之白若素口中的兰姨,自从住进顾安之的公寓,成了他家里的管家后,每天都围绕着他俩在生活。特别是若若现在有孕在身,她更是时刻的小心照顾着,今天正好两主人说好都不在家吃饭,说是要放她一天的假,让她也去找朋友聚聚。

她想了好久,最后决定来这家医院见见这快二十年没见的老朋友。

为了见她,墨兰还用心的打扮了一番,平时在家里基本上都是家居服,且以灰色黑色系为主。而今天,她特意挑了一件酒红色的长款大衣,大衣的版型较为宽松舒适,经典的翻领设计以及简洁的纽扣和口袋设计,让大衣显得不那么单调,而翻领的剪裁也非常的精致。这款大衣长度过膝,长款设计更突显了个性的气场,只是简单的搭配一条最普通的围巾,便足以吸引人眼球。

虽然她长相平凡,并无让人惊艳之处,可身上不自觉散发出的气质却让她有着惊人的回头率。

如果此时安之若素两人在路上遇到她,一定认不出这就是与他们同吃同住的兰姨,即使面对面看清楚了长相,也许都还会想这会不会是兰姨的双胞胎姐妹呢。因为气质气场实在是太不一样,差距太大,完全无法想象这是同一个人。

这家医院以注重*闻名,原本她以为要见这位老朋友会很不容易,在来之前她便已经想好了多种应对措施,结果……

她没想到时隔二十年她们再见面会这么容易,这么巧合。

门诊部与住院部之间有一个公园,在她经过公园时,有一个病人突然发病,在公园的几个护士都过去帮忙。

虽然只是一个侧面,墨兰却在第一眼认出了她的那个老朋友。

一步步朝她走过去,步伐很慢,每走一步,过往的一些片段就在她的脑海中重现。如果不是那天她约她见面,听她说了那些话,就不会有现在的墨兰,她不知道到底是应该感谢她呢,还是该恨她。

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墨兰蹲下身子,与她视线相对。

“好久不见,蓝羽姐……”

在这二十年里她有无数的话想要问蓝羽,可看到她那双完全无神,像是没有了思维的双眼,她竟除了好久不见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了好久,久到蓝羽的私人护士已经往回走向她们。

墨兰打算起身离开,却看到一个黑色皮夹在蓝羽的轮椅下面,正好被轮椅的轮子档住,她顺手捡了起来,打开……人却愣在当场。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蓝羽的私人护士在帮完同事的忙后,一转身便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蓝羽的面前,心里咯噔了一下。

要知道当蓝羽私人护士的酬劳那是相当的高,这份工作谁都想要,而且与其他的护理工作相比也并不难。蓝羽的家人只有一条要求,不许让陌生人打扰到她,也不能把蓝羽的情况告诉除了她家人外的任何人。

护士的声音把墨兰拉回了神,她嘴角扬了扬,把钱包合上递给护士小姐,“这是顾先生的钱包,麻烦你转交一下,谢谢。”说完便转身离开,朝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去。

走到公园与门诊部转角的位置,正好遇到发现钱包不见回头来找的顾翔烯。

两人……擦肩而过。

“顾先生,你回来得正好。给,你的钱包。”护士原本好奇打算打开钱包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却瞥到了顾翔烯走来的身影。

顾翔烯接过钱包,立刻翻开,看了一眼。

还好,照片还在!

“你捡到的?”

“啊,恩,是我捡到的。”护士不敢说刚才有人来过蓝羽身边,于是只好谎称是自己捡到的。

顾翔烯眼角微微眯起,“真的是你捡的?你怎么知道我姓顾?又怎么确定这个钱包是我的?我记得我钱包里可没有任何能证明我身份的物品。”

面对顾翔烯咄咄逼人的质问,护士只好说了实话,“是一位穿着酒红色大衣的女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她走多久了?”

“刚走。”走字的尾音在空中响起,而顾翔烯早就飞奔而去。

站在医院门口,哪里还看得到什么酒红色大衣的女人。顾翔烯打开钱包,摸着里面的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有些久远,大概是二十年前照的……

南宫宛的单人照。

这也是顾翔烯这么急着回来找钱包的原因,钱包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张照片。能知道是他的钱包的人……

“宛儿,是你吗?”二十年前南宫宛的失踪对他的打击很大,他和南宫爵一样也找了她很久,却始终没有半点消息,最后不得不接受南宫宛也许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事实。

可是,这个钱包他却一直留着,非常普通的黑色钱夹,只有右下角的X&W显示着它与别的钱夹的不同。

这个钱包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刚才那个穿着酒红色大衣的女人……

就算不是他的宛儿,也一定和宛儿很熟!——

贝贝一家三口终于要大团圆的分割线——

唐菱接到手机后就赶紧跑到医院大门口,她知道自己儿子比一般的小孩独立,可没想到他居然会自己一个人跑到她上班的医院来。

刚到门口便见到她那帅气的宝贝,他四周还围着几个年轻的女子,看来她儿子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比她有魅力,脚下的步子加快了许多。

“贝贝~~~~~~”

“妈咪~~~~~~”唐羽贝也往前跑了几步,扑到唐菱的怀里。

“唐医生,这就是你的儿子啊。”一个刚打算出去吃午饭的*问,“长得好可爱啊,好想捏捏。”

唐菱还没有回答,可爱的唐羽贝就自己回答道,“贝贝只有妈咪可以捏捏,不过姐姐这么漂亮,贝贝可以让你摸一下。”

听完,*笑得嘴角都要扯到眼角上去了,伸出手在唐羽贝的脸上摸了一下,“谢谢小帅哥。”

“不客气。”唐羽贝小盆友的笑容像是能溶化一个人的心,弄得*直直感叹,也好想要生个这么帅的儿子,唐菱实在是太好命了。

*走了之后,唐菱抱起儿子,在他嘴上啵了好几下,温柔的问:“宝贝怎么一个人跑来了,妈咪不是告诉过你,一个人不能到处乱跑的吗?万一你被坏人抓走了,妈咪怎么办?”

“妈咪,贝贝已经四岁了,又不是小孩子。”

唐菱额头几条黑线,四岁不是小孩子,难不成还是大人了。

“妈咪,你就放心吧,宝贝这么聪明,真的遇到坏人也是坏人倒霉。”想来唐羽贝小朋友已经忘记自己曾经被坏人抓走过,要不是遇到白若素相遇,他现在已经……

不过以贝贝的智商,当时如果真被抓了回去,还指不定是谁遭殃。

唐菱觉得儿子最近变化很大,说话总是老气横秋,活像一小大人。在家里也是,有时候她都怀疑到底她是妈咪,还是是他的女儿。

那个一天到晚嚷着要吃她做的红烧肉的儿子,明明只是几个月前的事,可为什么她觉得好像已经过了很多年呢!

宝贝突然变得成熟能干,她还真有点不太适应。虽然被儿子照顾,她乐得轻松,以前早上她得起个大早,为儿子准备早餐,帮他收拾书包等等,一起chuang就有一大堆的事等着她做。

可以说从儿子开始上幼儿园,她没睡过一天懒觉。

可现在倒好,每天早上都是儿子做好了早餐叫她起chuang。哎,养了这么好一儿子,到时候就便宜了其他女人,儿子结婚后,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是个恶婆婆。

“妈咪,妈咪~~~~~~~”唐羽贝抱着唐菱的头摇了摇,妈咪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宝贝面前居然还能想其他事,看来宝贝的魅力在减灭呀。

“恩,哦,对不起哦贝贝,妈咪刚才在想未来儿媳妇。走吧,跟妈咪进去拿一下包,妈咪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唐羽贝也是醉了,他才四岁好吧,妈咪居然就在想为他找媳妇,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唐菱牵着儿子的小手,另一手拎着手提包,两人刚一走出医院,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

转过头一看,真的是他!

唐菱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

穆昊焱怎么会来,他不是说今天下午会和一个重要的客户去高尔夫球场,晚上也会在会所用餐,今天不能来接她下班了吗?

她刚才还在庆幸,好在他今天有事,不然儿子突然到访,如果两人碰个正着,她要怎么解释。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手依然牵着儿子的手,定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穆昊焱走向他们。

贝贝长得太像穆昊焱,她连撒谎说这是同事的儿子都不行。况且就算贝贝不是长着一张小穆昊焱的脸,这个时候她也不可能当着儿子的面,否认他是她儿子的事实,这样贝贝的小心灵会受伤,他会以为妈咪不要他了。

穆昊焱一双韩国偶像般的长腿,一段不短的距离,感觉他没几步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唐菱与儿子在一边,穆昊焱站在他们的对面,三个人就这么怔怔的盯着对方,看了一分多钟。最终还是唐羽贝小朋友先打破沉默。

唐羽贝拽了拽唐菱的手,问道:“妈咪,这个叔叔是不是就是每天送你回家的那个叔叔?他长得好像贝贝。”

“小子,就算是像也应该是你长得像我,别弄错主谓宾。”穆昊焱嘴角扯动了一下,他儿子还真是个天才,连演戏这么高难度的技能都会。他这个当爸比的当然也不能示弱,难得的也演了一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