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8顾少冲冠一怒为红颜,片场救美怒踢记者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议论着,很明显他们对于顾少会出现在此,比姚钱钱伤势如何,更关心更好奇。

顾安之快到片场时给白若素打电话,因为他知道若若不希望太张扬,不想他把车开过来,所以他便一直给她打电话,可打了好几通都无人接听。

正当他有些担心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一些人正往片场方向赶去,还有人在说前面发生了车祸,听说有人受伤昏迷。

若若的电话又一直无人接听,他害怕出事的人会是她,于是他便也跟着去了片场。

一到片场便听到若若痛苦的声音,扒开围得密密麻麻的人群走到白若素的身边,看到躺在她怀中满头是血的姚钱钱,若若胸口的衣服也被染红。

顾安之眉头一蹙,打横抱起姚钱钱,冲白若素说了声,跟着我来,便抱着姚钱钱转身往自己的车里走。

也许顾安之身上的气势太过吓人,刚刚还围成一个圈的人们让出了一条道。顾安之抱着姚钱钱走了过去,白若素则跟在他的身后。

“顾少,你和姚钱钱是什么关系?”

“顾少,你怎么会出现在片场呢,是听说姚钱钱受伤专程为她来的吗?”

“顾少,姚钱钱怎么会受伤呢?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陷害?”

“顾少,说句话吧,你和你老婆是不是婚姻出现了危机。”

“顾少,你回应一下吧。”

……

一走出包围圈,顾安之就被外面等候的记者堵住了去路。镁光灯一阵闪烁,都希望能得到第一手的资料。

“滚!”顾安之声音并不大,却震慑力十足。

他很清楚若若与姚钱钱之间的友谊,现在若若满脸的泪水,已经着急到不行,这群记者却像苍蝇般挤了上来。

大多数的记者都被顾安之那冷漠的眼神吓到,退后了几步,只有刚才那个采访时对钱钱咄咄逼人的男记者,大胆的跟了上去。而且还嫌白若素占了他的位置,让他不能近距离的拍到顾安之,直接一把推开白若素。

白若素被人从后面一拉,一个没注意侧身摔倒在地。

吃痛的哎哟一声。

顾安之的耳力本就惊人,特别是对白若素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的声音,他依然能在嘈杂的环境中,立刻分辨出她的声音。

转过身看到白若素居然摔倒在地,抱着姚钱钱直接一脚踢开那个让白若素摔倒的男人。

居然敢欺负他老婆,找死!

这时白若素已经站起来,再次回到顾安之的身边,轻声地说:“走吧,送钱钱去医院要紧。”

那个男人应该庆幸,现在白若素一心只担心姚钱钱的伤势,否则就不是顾大少彪悍一踢这么简单。

其他记者虽然不敢再上前阻拦顾安之,却没有放过他踢人的那一幕。要知道顾少平时就很神秘,很少在媒体上曝光,就算出现也都是万年不变的冷山表情,让人完全看不到一丝人的气息。

这会居然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是多难得的极品头条,如果稿子写得好说不定还能得个什么娱乐新闻奖。

顾安之将姚钱钱抱到后座放好,白若素也坐进了后座,将钱钱的头抱在自己的怀中。

把两人安排好后,顾安之也上了车,发动爱车,朝医院直奔而去。

记者们哪里舍得放过这样的大新闻,纷纷上了自家的采访车,追着顾安之的车离开的方向驶去,怎耐他们的车哪里能和顾大少的超跑相比,驶出不到百米就已看不到车影——

顾安之扶着白若素在手术室外等候,“若若,别太着急了,你要相信老二。”

“钱钱真的不会有事吗?她身上全是血。”白若素这会的心还是跳得急快,亲眼见到好友撞车,真的很恐怖。

顾安之一路飚车到白老二所在的第一医院,在车上就已经和老二联系后,一到医院立刻推进手术室检查。

“你现在再着急也没有用,坐下休息会。你别忘了,自己也才刚大伤初愈,你的情绪如果再不平复一下,一会姚钱钱刚出去,你又病倒了。”顾安之强制性的带白若素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这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顾少,钱钱的情况怎么样?”

顾安之见来人,站了起来,“正在动手术。”

苏辉文刚才正在家里准备烛光晚餐,打算好好的为姚钱钱过一个难忘的生日,其实早在半月前他就已经准备好了求婚戒指,就打算在今日她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向她求婚。

可没想到准备到一半,接到顾安之的电话,说是钱钱在片场出了车祸,正送往第一医院,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披了一件外套就出了门。

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穿着手术服的白祺睿走了出来,白若素急忙迎了上去。

“哥,钱钱怎么样了?”

“我知道你很着急,所以先出来给你说一声,放心吧,没有生命危险。颅内出血的情况已经止住,血也已经清洗干净,现在正在缝合伤口。若若,你别太着急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哥向你保证,你的朋友一定没事。”

“谢谢哥。”

“好了,我进去了。”说完便又走进了手术室。

苏辉文听到白祺睿的话又气愤但也放下了心,气愤的是居然如此严重,颅内出血!

放心的是没有生命危险。

白若素在得知好友没有生命危险后,这才有心思抬头打量着这个一身家居装,脚上还穿着一双毛绒拖鞋的男人,看来他出门很急!

他就是顾安之口中那个钱钱的监护人苏总?把钱钱已经吃干抹尽的苏辉文?

看起来还不错啊,完全符合钱钱的择偶标准。

她之前听钱钱提起苏辉文时,还以为他是个很老的中年大叔,没想到还挺年轻,看上去稍微比顾安之成熟一点,有点韩国明星苏志燮的味道。

怪不得钱钱那么迷大苏,原本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好端端的会出车祸?”苏辉文焦急的在手术室外走来走去,又走回到顾安之的面前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到的时候她已经被人从车里抬了出来。”顾安之不带任何的感*彩,只是简单的说出事实。

白若素这会已经冷静了许多,她站起来走到苏辉文的面前,“你好,我是钱钱的好朋友白若素,当时我在现场看钱钱拍戏。不过我也是听到撞车的声音才走过去。我走过去时就看到钱钱趴在安全气囊上,只是之后我隐约听到有人在说什么车里好像被人动了手脚。”

她也觉得奇怪,一般拍戏用的道具都在开拍前进行过反复的检查,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出现车子刹车失灵的情况,除非是有人在车子检查完之后故意动手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个人就是摆明了想要钱钱的命。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想要害死钱钱?”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钱钱出事时正在拍的是她开车撞林雪飞的部分,如果不是钱钱转了方向盘,那现在林雪飞应该也出了事。到底这人是针对钱钱还是针对林雪飞,我就不太清楚了。”

恢复镇定后的白若素开始分析当时的情况,“钱钱现在是不是还没有签经纪公司?”

苏辉文不知道白若素为什么突然转移了话题,不过还是“恩”的一声回答了她。

“所以我觉得钱钱这样很吃亏,我去片场看了下那些演员基本每人都有一个助理,帮忙拿衣服呀或者端水什么的,可钱钱这些都要自己动手。

这个其实也还好,可我觉得就因为钱钱现在还没有一个强硬的后台,那些人看钱钱是个新人,却又能得到很多很好的机会,所以难免会眼红欺负她。

可整个片场却连一个为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可见一个有实力的经纪公司对艺人来说有多重要。

再说今天这件事吧,如果不是刚好我在现场,那到底现场发生了什么事,不是就由那些人说了算吗?有个机灵的助理在钱钱身边照顾她,至少想害她的人不敢那么明目张胆。”

白若素说出自己的担心,以前她是听说过娱乐圈很复杂,可她没有真正接触过,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复杂,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

可今天,她去探班,看到了在公众面前清纯玉女形象的林雪飞,其实在片场也是嚣张跋扈。

还有一些不是很红的小明星,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角色,或者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就主动的与导演亲近,送上门让人潜规则。

她很清楚自己的闺蜜是什么性格的人,这些邪恶面在她那里完全行不通。

“顾安之,诺亚旗下不是也有经纪公司吗?像钱钱这么有潜力的新人,还不赶紧签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顾安之其实没什么意见,诺亚旗下的确是有经纪公司,况且姚钱钱最近的人气口碑都不错,的确是个值得栽培的新人。

苏辉文这时也才有心情来打量顾安之身边的这个小女人。

白若素这个名字他在钱钱口中已经听过无数次,又曾因为顾少半夜三更打电话来问关于她的事,对她更是有些好奇。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堂堂顾少痴恋呢?

现在看到白若素,和他想象中有些不太一样。

传闻中诺亚的公主是个奇丑无比的女人,而且性格乖张。顾大少与之结婚只是因为南宫爵的命令,为了想得到诺亚才答应,其实顾少的真爱是白家大小姐。

他想,如果说这些话的人,看到顾少此刻对白若素那专注的眼神,那是一种世界万物似乎只能看到眼前人的一种专注,绝对会自打耳光。

“我想这件事就不需要麻烦顾少,我也正打算进军娱乐圈,钱钱签我的公司就可以了。”

话很明白,姚钱钱是他的女人,当然也应该由他来照顾。

顾安之对于一个艺人的归属问题,本来不是很在意,可是今天片场的事件发生后,为了保护若若,他也必须要签下姚钱钱。

“不行,姚钱钱必须签给诺亚。”

苏辉文眉头一皱,他没想到顾少会和他抢。“为什么?”

“刚才姚钱钱受伤,片场有很多记者,我突然出现把她抱走带去医院,还踢了一个记者一脚。要么是作为她的老板,要么是当成她的绯闻男友,你想要我和她的关系被媒体怎么报呢?”

因为他不会让白若素曝光,当然就不可能是作为闺蜜的老公这个身份去救姚钱钱。

苏辉文郁闷得没有说话,他的女人受伤,居然是另一个男人去英雄救美,实在是太憋屈了。

他可以想象得到,明天的各大报刊杂志会用多惊悚的标题。

“顾少片场英雄救美,姚钱钱的绯闻男友现身。”

“顾少冲冠一怒为红颜,片场救美怒踢记者。”

“自白苏末与诺亚公主两女争一男后,顾少疑似真爱曝光。”

想到此,苏辉文身子一紧,一个激灵闪过。气愤的看着顾安之,自己这么好的表白心悸的机会,居然就这么白白的被顾大少给抢了。

“这很简单,你老婆当时不也在现场吗?只要出来解释一下钱钱和她的关系就可以。既可以解释当时的情况,也不用传你俩的绯闻。”

苏辉文觉得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并且非常的简单,那样他再找个机会让姚钱钱给他个名份就可以了。

“不行。”白若素几乎是跳起来反对,她无法想象自己是南宫爵孙女的事被曝出来后,会是怎样恐怖的一个场景。以后不管走到哪里都会一堆记者跟着吗?

她只是个小虾米,不想被人这么关注。

“若若的身份现在要保密,不能曝光。所以,姚钱钱签给诺亚,这样问题就解决了。你放心,她签给诺亚只会对她有益而无害,况且她签哪个经纪公司与你和她的关系完全无影响,不是吗?你想做的事依然可以做。”

顾安之点明苏辉文的打算,同样有深爱的女人的他,又怎会不明白苏辉文的那点心思。

“钱钱怎么样了?”这个时候凌佳欣也接到消息赶了过来。

她正在编辑室剪片子,听到同事谈起钱钱在片场出车祸的消息,吓得她差点把一段要的片子给删除了。后来给白若素打了电话,才知道钱钱在哪个医院,于是赶紧赶了过来。

“佳欣姐,别着急,刚才我哥说钱钱没什么大问题。”

“刚才在路上我和林雪飞通过电话,她说是车子突然失灵,钱钱为了不撞上她才会撞倒中间的隔离带。若若,你在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是人为还是单纯的事故?”

凌佳欣没想到自己刚刚才见过表妹,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她现在居然躺在手术室抢救。

刚才到片场,她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劲,看来表妹入行太顺让人起了嫉妒心。

那倒也是,现在哪个新人刚入行的时候不是到处碰壁,碰得头破血流也没人理,只有落井下石的,不管自己想要什么,都得用宝贵的东西去换。

可姚钱钱呢,只是幸运的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搭上了莫寒,又莫名奇妙的很有观众缘,在网上被一票宅男封为女神。

说白了,她就算是坐着火箭一样直直往上升,没有走任何的弯路。

“现在也还不清楚是人为还是事故,不过我们已经报警,让警方去调查吧。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想要害死钱钱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白若素大眼睛微眯,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辉文一手摸着自己的太阳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若素。

像是感觉到他带着强烈怨念的眼神,白若素转头看向他,不解的问:“干嘛这样看着我?”

好恐怖,又不是她要害钱钱。

顾安之嘴角微微一抿,抿出一道优美的弧度,chong爱的摸了摸白若素已齐肩的黑发,“谁让你抢了他的话。”

“啊?!”白若素忽闪着大眼睛,不是太明白。

转念一想,刚刚她说什么了?哦,明白了。

“切,你们男人都这么小气吗?苏总,我记得你还没被钱钱正名吧!我可是她最好的闺蜜,帮她报仇有什么错。”白若素就是故意气他,其实她看得出来这两人心里都有对方,可两人都太矫情。

苏辉文一张脸瞬间变换了好几个表情,那样子在凌佳欣看来很逗比,和平常看到的总是绅士有理,却让人难以接近的形象有些不同。

“我可从来没有听钱钱说过她有男朋友,如果你继续这样沉默的话,说不定钱钱最后会选择莫寒也不一定。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网上让他俩在一起的呼声多高啊,一个男神一个女神,实在是很相配。”

凌佳欣也故意配合若若来气苏辉文。

这场战役顾安之乐得看自己老婆讽刺别人,只要她开心就好。他就负责在一旁搂着老婆秀恩爱,刺激某些没人搂的人。

没过一会,手术室的指示灯灭了,姚钱钱被送进了VIP病房。

因为麻醉的关系,姚钱钱还需要一点时间才会醒来。几人在病房待了一会,白祺睿就过来让白若素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再来看姚钱钱。

白若素也不想让白祺睿和顾安之担心,况且这里有苏辉文守着,她也没什么好担心,于是答应先回家。

“若若,我刚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有很多记者守着,你如果还不想曝光你的身份,最好是不要和顾少一起出去。”

“老二,你们医院就没有什么秘密通道吗?”顾安之皱眉问道。

以前是因为白苏末的事,他对若若的感情必须埋在心里,不能让别人知道。现在若若都成了他老婆,居然还要这么偷偷摸摸,顾安之想着就觉得憋屈。

“若若,你和老大从后面的特殊通道出去吧,我的车就停在那个出口处,老大的车一会我开回去。”白祺睿简单的给他们说了特殊通道的位置。

身为五大家族的白家长子,他也时常会被媒体关注,在医院大门口逮他,所以最后干脆叫人修了一条特殊通道,不从正门进出了。

“好。”

顾安之牵着白若素的手,从白祺睿的专用电梯下到负二层,一出电梯便看到了白祺睿那辆低调的黑色大众轿车。

“顾安之,我还不想回家,你先送我去见见唐菱姐吧。好久没见了,也不知道她和昊焱哥的关系进展到哪一步了。”白若素八卦的抱住握着方向盘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