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5真正的幕后操纵者其实别有其人(宝贝们新年快乐)

“女儿?哈哈哈~~对呀,你是我的女儿,是我给了你生命,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对你。如果不是你有用处,我又为什么要生一个我不爱的人的孩子。”

蓝羽已经彻底放弃伪装,她那*扭曲的心理让大家都静默了下来,整个客厅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心跳声……

突然,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吼若箭矢般划破静谧。

顾妙之突然拿起一把匕首刺向蓝羽,她无法接受妈妈的背叛,这让她觉得自己生来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没有。

距离他们母女最近的顾翔烯一把推开顾妙之,抱住腹部中刀的蓝羽,回头让顾安之叫救护车。

顾妙之刺伤了蓝羽后,拿着匕首的手往自己脖子一抹……

她从拔刀刺杀到自我了断,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让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几人措手不及。

“妙妙……”顾安之抱住身体下滑的妹妹,“你……”

“哥,对不起,我错了,我……咳咳……”

“别说话。”顾安之用手捂住她往外喷血的伤口,她这一刀比蓝羽的伤严重不只十倍,她割的是大动脉,摆明就是想死。

“再不说就……就来不及了……”顾妙之伸出手想要去摸什么,可身体因为大量失血已经开始颤抖。

“不会的,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你不会有事,哥不会让你有事。”

“祺……祺睿……哥……”

“我知道,你别说了。”顾安之转过头朝身后的人大喊,“给老二打电话,叫他马上来。”

紧紧的抱住顾妙之发抖的身体。

穆昊焱急忙拨通白祺睿的手机,让他立刻过来。

“妙妙,你坚持住,二哥已经过来了,很快就到。”裴寒轩也蹲下来安慰道。

在知道她是绑架白若素的主谋时,他对妙妙很失望,可听到刚才蓝姨的一番话,他发现原来妙妙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

他们这些一起长大的哥哥对她的关心也不够,连自己的妈妈都这么对她,他还记得几岁的小妙妙,那时候多可爱单纯。

白祺睿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了顾宅,一推开门便闻到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他从家里拿过来一些急救的药,让蓝羽和顾妙之服下,再给两人简单的止血包扎,可顾妙之此时已经失血过多,吞药都非常的艰难。

“妙妙……”白祺睿从顾安之手上接过顾妙之,将她抱在怀中。刚才在进来前,穆昊焱已经长话短说把刚刚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

“祺……祺睿哥……对……对……对不起……”

顾妙之眼睛已经不能完全睁开,微微眯着,吃力的把手举起来。白祺睿急忙反握住她的手,“别说了,等你好了我们再慢慢聊。”

顾妙之嘴角勉强扯出了一记微笑,摇了摇头,她心里很清楚自己没有机会再和他慢慢聊。

活了十八年,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浪费在了仇恨上,如何报仇,怎么处心机虑的要毁掉白若素,可是没想到,到头来她都白恨了。唯一觉得没有白活的,就是认识白祺睿,这个她真正爱过的男人。

如果早知道她的生命只有短短的十八年,她不会浪费在恨人上,她会好好的与身边的亲人朋友相处,会一心一意的爱白祺睿,以最单纯最真诚的爱去打动他。

“祺睿……睿哥……我……我爱……爱你……真……真的爱……爱你……”

“好了,我知道,别说了。”白祺睿眉头皱得紧紧的,想起上次两人的见面,那时不觉得狠,现在想想,她应该会很伤心。

“哥……”视线转移到顾安之的身上。

顾安之连忙伸出手握紧她,就像小时候若若还没有出现前那样,温柔的对她说:“哥在这里,妙妙别怕。”

“替我……对……嫂……嫂子说……对……对不起……我……我……”顾妙之第一次真心叫白若素嫂子,放下了仇恨的她最终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如果有下一世,她只想做个简单平凡的人。原本如果不是自己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她是可以过得很幸福的……

只是可惜,在她去世的前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拥有过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不久后,外面也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顾翔烯抱起蓝羽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

顾妙之经过检查,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顾安之和白祺睿守在顾妙之的身边,其他人都离开了,原本问责的夜晚谁知道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

其实顾安之知道,妙妙朝蓝羽刺的那一刀并不是真的要杀她,而是在帮她,或者说,也是在帮他。

不管蓝羽对她做了怎样过份的事,可这些年在她身边关心她,疼她的人是妈妈,带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人也是妈妈。不管那些关心是真是假,至少在当时她感受到过温暖。

现在所有事都真相大白,妙妙也明白大家都不可能当没事发生一样,像以前一样接受蓝羽。

另一方面,不管蓝羽做得有多错,她也是顾安之的妈妈,妙妙不想让顾安之背上一个弑母的罪名,不想让哥哥左右为难,这也算是她最后能为哥哥做的事。

所以,她选择杀了蓝羽后自杀。

几天后,顾妙之的葬礼低调举行,蓝羽也因为受刺激过大,疯了……

白若素的被绑事件就这么告一段落,当晚发生的自杀,谋杀事件也被穆昊焱压了下去。

大家都各归各位,继续生活。

不是有人说过吗?这个世界不会因为谁的过世或者谁的离开,便有所改变,地球依然绕着太阳转,太阳依然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

没有人会想到这次的绑架事件,顾妙之被人利用,蓝羽也只不过是个炮灰,真正的幕后操纵者其实别有其人——

经过绑架事件后,白若素也就没有那么抗拒去诺亚集团实习了,毕竟是自家的地盘,况且诺亚的安保那是在业界出了名的好。

就算是为了让顾安之能够安心,她也没有理由再去TBB上班。

在TBB实习的最后一天正好赶上了“明星情侣”的直播,“星侣”从第一期开播,收视率便节节高升,现已成为全国最火的一档的综艺节目。

只要是出现在这节目里的嘉宾,即使被淘汰的也都备受关注。

姚钱钱也因为这档综艺节目,从一个只能算跑龙套的群众演员,到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新起之秀,听说最近还接到一部偶像剧的邀约,让她出演女二号。

前两期莫寒已经分别与两个留下来的女嘉宾约会完,今天直播的正是与姚钱钱的约会时间。

白若素一进办公室,同事们就都围了上来。

“若若,你怎么这么久没来上班?出什么事了吗?”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陈仁自杀了?听说那天他是和你一起出去采访了,回来没多久就有警察来说他死了。把他的东西都带走说要调查什么?你知不知道点内情啊?到底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

大家七嘴八舌的围着白若素问个不停。

其实她决定放弃TBB的实习,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陈仁,虽然她被绑架这件事,他也参与其中,可陈仁哥最终还是把她的消息告诉了顾安之。相信他其实那么做也不是出自于他的本意,况且现在他还死了。

白若素不想再留在这里,时刻都想起绑架事件。

那个事件已经死了太多人,自己的身份本来就比较特殊,即使自己再低调也不能保证日后不会曝光。

万一被有心人知道……

“白若素,你都知道些什么呢,说说呗,我们都是做新闻的,你不可能没有新闻敏感度呀。最近没什么新闻好写,看陈哥这事有没有报道的可能性。还是说这件事其实与你有关?看你平时和陈哥关系那么好,他一去世你也请假,你们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王欣那呱噪的声音把白若素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回来。

白若素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转行当记者了?”

不是她瞧不想文员,只是陈仁好歹也和大家是同事一场,对于他的死就算不表现出特别的悲伤,至少也不该像王欣那样完全当成是一个新闻事件。

最主要的是王欣根本就不是记者,只是在TBB做一些文职工作,不管是否是一个新闻事件,似乎都与她无关。

白若素也很清楚,王欣只不过是一直看不惯她,在故意找茬。

王欣脸上抽动了几下,可是估计是肉毒打太多了,明明是想要笑的,却扯出了一记四不象的表情。

“哦,原来你不知道呀,就在你请假的期间,我现在的确已经转行当记者了,代替陈仁的位置。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接受我的独家专访?”

白若素暗自庆幸,自己已经不用和她一起工作,TBB真是,连这种人都可以当记者,迟早会出事。

见白若素没搭理她,又凑近了些,“呵,你不是认识顾安之吗?什么时候帮我牵个线,让我去采访一下他呗。反正以后我俩就是一组的,有好东西别自己藏着嘛。”

说完,王欣还装熟的轻轻撞了一下她。

白若素推了推她,打了个喷嚏,道:“不好意思,请让开一点,我鼻敏感,你身上的香水味太重了。”

拿纸擦了擦鼻子继续道。

“我只是回来收拾一下东西,快开学了,也没什么时间过来实习,看来是没有缘份和你一组。”

然后便自顾自的收拾桌上的物品。王欣见白若素不理她,故意嘟嘟了两句,“以为自己是谁啊,说是认识顾少,这S市谁不认识他!估计人家顾少压根就不认识她,还哥哥的朋友,要真有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还来TBB实习,直接去RY电视台不就得了。切!”

白若素没理她,继续手上的动作。

再说了几句后王欣觉得无趣便离开了。

白若素收拾好东西后,和办公室一些平时相处得不错的同事约好以后聚餐,就去了“星侣”的后台。

“若若,看到你真是太好了,那天我们约好聚餐你没出现,后来连着几天你都没来上班,陈哥又出了事,我还在担心,你不会有什么吧。问钱钱,那丫头也说好些日子联系不到你。你这半个月都去哪了,也没个消息?”

一到后台就被凌佳欣拽着手臂问个不停。

虽然和王欣一样,都是像机关枪似的朝她吐出一堆疑惑,可是给她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凌佳欣字里行间都带着强烈的关心。

冲她莞尔一笑,“我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面前,之前是有发生一些事,不过都过去了,没事。”

“没事就好,正好今天节目组打算给钱钱一个惊喜,你也一起来吧。”

“惊喜?”她就是知道今天是钱钱和莫寒约会的直播所以才过来,可怎么到处都没见到钱钱的踪影。“钱钱呢?还没来吗?”

凌佳欣神秘的笑了笑,说:“我昨晚给钱钱打了电话,说是今天的直播改期,让她不用过来了。”

“啊?!”若若有些惊讶的张嘴,看这后台明明就没有改期呀,随即明白过来,“哦,我明白了,你是故意骗她,然后再让莫寒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难道……莫寒对钱钱有意思?”

虽然她有些日子没来TBB,不过“明星情侣”这档综艺节目她还是非常关注,毕竟里面有钱钱,而且她还来客串了一期。

“星侣”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五期,前面的两期是莫寒分别与一号林雪飞和三号秋英的单独约会,这两期的约会基本都在室内,与林雪飞是在一家高级餐厅,与秋英是在一间舞蹈室。

“这个得问莫寒我也不清楚,不过从上几次的互动来看,观众对他们在一起的呼声最高。钱钱也曾经对我说过,喜欢莫寒这一型,不管怎样今天是她的生日,算是我这个表姐给她的生日礼物吧,而且这样又可以提高‘星侣’的收视率,何乐而不为呢!”

白若素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对哦,今天是钱钱的生日。”

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弄得她晕头转向,居然连自己闺蜜的生日都忘了。

“佳欣姐,今天的具体行程是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她差点把钱钱的生日忘了,现在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当然也得为好友做点什么才行。

只是,她突然想到了那个苏总,钱钱不是和他是一对的吗?怎么又喜欢莫寒了?

“你只要跟我们一起去就行,钱钱这些日子也一直在担心你,看到你去探班一定也会很开心。”凌佳欣一边在对着之后要直播的台本,一边冲白若素笑笑。

“探班?”

“对,因为我告诉钱钱今天台里有另外的重要活动要直播,所以‘星侣’停播一周。所以她不用向剧组请假,现在应该正在剧组赶戏。”

白若素其实也挺好奇拍戏现场会是什么样,不过她还是有一点担心,毕竟自己也曾是“星侣”的女嘉宾。万一到时候直播时拍到她,又被人认出来了怎么办?

可能是看出了白若素的担忧,凌佳欣保证道:“若若,你放心,我会交待摄影师,让他不要拍到你。”

“恩,谢谢佳欣姐,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去探班。有半个多月没见,我也好想钱钱,这几天我在娱乐新闻有看到她,好像现在她的人气还蛮高的。今天她是拍什么戏呀?”

白若素除了在游戏里比较高调外,平时为人很低调,当然不希望自己成为什么娱乐版头条,要是被人发现她就是那个被莫寒亲自绑红绳的七号女嘉宾,那后果还真不是开玩笑的。

“一部偶像剧,钱钱演女二号,女主角你也见过,就是‘星侣’的一号女嘉宾林雪飞。”

这部偶像剧她在娱乐杂志上看到过,白苏末来家里看她时,她也听她和顾安之提过,好像还说那个女二号很有潜力,诺亚想要签她来着。只是当时不知道,原来他们说的就是钱钱。

“这部偶像剧我有听过,钱钱演的女二号是个反面角色,也是她第一次主演戏份这么重的角色,我看报道,很多人都非常看好钱钱的表演。”

凌佳欣拿着粉扑在脸上做最后的修妆,眼睛望着梳妆镜里的自己,回应道:“对呀,能接到这部戏钱钱很幸运,我听钱钱说现在已经有好几个不错的剧本在找她。”

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刘海,正巧这时助理过来告诉她可以出发了——

姚钱钱最近的心情特别好,当初表姐让她参加“明星情侣”时,她只当是露露脸,增加点存在感,毕竟要想在这娱乐圈混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曝光的机会。

真是没想到这一季的“星侣”会爆红,她也因此积聚了不少人气,这才能得到这么有发挥的角色。

姚钱钱在自己的保姆车上看着剧本,现在她还没有签任何的经纪公司,这辆车是苏辉文那家伙非要给她准备的,司机也是他找的。

本来她不打算用,自己一个小人物连经纪公司都没有,如果就有专门的保姆车还有司机的话,一定会让那些八卦记者乱写。

可苏辉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虽然她拒绝了,可这辆车还是每天都会开到她拍戏的现场来等她。

昨晚还威胁她,如果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她敢再坐同组男演员的顺风车的话,他就跑去给记者爆料,说她已经有男朋友还跑去上相亲节目。

想着苏辉文威胁她时那逗比样,姚钱钱就很想笑。

她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她怎么不知道。

不过早上看到在她家楼下等她的保姆车,她还是乖乖的上去了。

自从上次被苏辉文从警局带回来欺负得很惨后,那家伙就直接把她的行李打包,拎到了他的公寓。

不过虽然两人这些日子一直住在一起,可他没有再碰过她。苏辉文完全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监护人,照顾她的起居,非常关心她,只是再也没提那晚的事。

她也不知道苏辉文在想些什么,一会说是她的男朋友,一会又只是监护人,看到她在“明星情侣”上与莫寒亲亲密密,也视而不见。

烦!

姚钱钱甩了甩头,拒绝再想苏辉文那个*的家伙——

不知道今天会有多少人看文,不管怎样,祝宝贝们全部都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越来越美,身材越来越好,钱钱越挣越多,一切顺心顺意,心想事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