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4一对结婚快二十年的夫妻,居然从未履行过夫妻义务

顾安之的视线扫到顾妙之,还是那张他熟悉的脸,他疼爱的妹妹,可什么时候她却变得那么陌生。眼神顿时清冷了许多,道:“妙妙,你应该觉得庆幸,若若被我们救了回来。否则,今天就不只是废一只手这么轻松。”

穆昊焱从书房拿着纱布止痛药出现时,客厅里的一大群人都各自找位置坐了下来。

裴仲宇好奇的问顾安之,“安之,刚才那个年轻人是谁?他是若若丫头认识的人?”

对霍杰,几位老爷子都有同样的印象。

狂!

霸!

冷!

“他叫霍杰,是若若以前孤儿院的朋友。”顾安之简单的回答了这个问题,视线与顾爸爸对上。

顾翔烯非常了解自己的儿子。

刚才霍杰的出现,与安之的晚到,绝对不是巧合。

而顾安之在望向他的眼神中也证明了这一点,刚才他们看到的那一幕不过是他与霍杰串通好的戏码。

至于原因……

“霍杰?你是说‘寒鹰’的霍杰?”对于国际佣兵组织,也许其他几位在商界的老爷子不是很清楚,可他,裴仲宇却非常了解。

“寒鹰”在佣兵这个领域的地位,那就像是一个神话,原本只是一个三流的组织,却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在领域中称帝。

现在全球佣兵特工榜前十,有三位都是属于“寒鹰”组织,四位属于“暗门”。

顾安之点了点头。

“那个人居然是霍杰,怪不得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冷厉。真没想到若若丫头还有这么一个厉害的朋友!”裴仲宇感叹道,这一刻完全没有觉得霍杰伤害了顾妙之,是他们的敌方。

在道上混过的人都有一种对强者的惺惺相惜。

“啊——”顾妙之痛得尖叫,心里对白若素的怒气更甚,于是完全不顾现在是什么情况,开口骂道:“白若素那个践人,都是她,有我没她,我要杀了这个践人!我要……”

“妙妙,别说了……”蓝羽急忙跑过去捂住女儿的嘴,“对不起,妙妙她是受惊过度胡说八道,她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她绝对不会再做伤害若若的事,你们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如果说之前她还不明白穆昊焱为什么不让妙妙出门,现在就已经完全清楚。

这群大佬们这么晚来顾家,想必也是为了白若素这次被绑架的事,来找妙妙算帐。

“嫂子,这次妙妙惹的祸实在太大。”穆南皓为难的对蓝羽说。

蓝羽转向顾翔烯,乞求道:“翔烯,他们可以不管,可是妙妙是你的女儿啊,你不能不救她。

我知道你疼若若,我也知道这次妙妙做错了,可是若若不是没事回来了吗?就不能饶女儿一次吗?

她会这样你不也有错嘛,如果不是你和安之都那么偏心,一直都把白若素看得更重要,妙妙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顾翔烯一脸的失望,他脑中一直重复的闪过刚才霍杰的话。

“你确定她姓顾?”

“你确定她姓顾?”

…………

其实他知道妙妙并不姓顾,很早就知道。

知道的时候他很生气,因为是她,把原本属于宛儿的顾太太位置占了,可慢慢的他不再怪她。

如果说蓝羽有错,当初就错在爱上了他这个永远得不到回应的人,为了得到他而撒了谎。

那么这些年,她也已经算是为自己当初的错事,受到了惩罚。

对于这个深爱他的女人,他也对不起她……

是他让她年纪轻轻就守了活寡,明明有老公,却一直过着没有老公的日子。在外,他们是相敬如宾的夫妻;在家里,他们从结婚那日起便分chuang而睡。

也许有人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一对结婚快二十年的夫妻,居然从未履行过夫妻义务。

他就是这么一个怪人,过得比和尚还要清欲。有时候如果有需要,他宁愿用手自己解决,也没有碰他老婆一下。

这些年他一直在赎罪,赎当初没有勇气与她私奔的罪,如果当初他答应与她一起走,也许现在一切都不同。

只是……

“这不是妙妙可以设计绑架若若丫头的理由。”

“妙妙,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让嫂子离开,绑架她到老大找不到的地方,也许大家不会这么生气。可是你居然恶毒到把嫂子卖给那些特工训练营,你知道她会碰到什么样的遭遇吗?”

裴寒轩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这时穆昊焱已经根本上帮顾妙之处理好了伤口,断掉的手腕已经用一块钢板固定,不过那只手以后便不能再拿重物,基本算废了。

他走到顾安之的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老大,妙妙好像有练过功夫。”

顾安之听着疑惑的瞥了顾妙之一眼。

顾妙之听到裴寒轩的话后,嘴角扬起一记冷笑,“什么遭遇?哈哈~~~~~我当然知道,哈~~~还有人比我更清楚的吗,因为那都是我实实在在经历过的。”

说到这里,顾妙之的表情再也没有隐藏,那种对白若素狠厉的恨,完全没有掩饰,“白若素让我经历过这些,为什么我就不能让她也尝尝那种被人凌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滋味。”

凭什么!

顾安之暼眉。

他在知道顾妙之是绑架若若的主谋后,私底下对她进行过调查。

他知道在她留学期间曾经消失过一周的时间,而且过两个月便会向学校请假一周,他想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却发现无从查起,似乎有人故意拦截了段信息。一直到……

“妙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你经历过什么!”裴仲宇微惊的问道,顾妙之是顾家的人,谁这么大胆敢动她。

顾妙之突然狂笑,“这都是拜白若素那践人所赐。因为那个践人不喜欢我,不想看到我,所以爸爸把我发配到了国外,而且还从来没有过来看过我。刚到国外的第二个月我就被人绑架,卖到了一个特工岛,哼,到了那里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你们不是都清楚吗?如果不是我机警,早就见阎王了。”

那个时候她被当成是泄yu的工具,每天都像是生活在地狱里。好几次都差点丧命,全是因着对白若素的恨才撑了下来。

那时她便发誓,只要她能活着回去,一定会报仇,一定要让白若素也尝尝这滋味。

后来她假意投入,加入了那个不太知名的佣兵组织,最后还顺利的引起了一个教官的注意,由陪众人睡变成了只陪教官一人。

那个教官也算对她不错,在闲暇时还会教她一些自卫的功夫。

这次她能顺利的绑架白若素,那个教官也出了不少力。原本说好要把白若素送给他,谁知道半路……

“妙妙……”蓝羽心疼的抱住顾妙之,她全都不知道。

这些年她一直都把重心放在顾翔烯身上,从见到他的那日起,她的心中便只有他。

为了得到他的爱,得到顾太太的身份,她用尽手段。最终她终于得偿所愿,让顾翔烯娶了她。

可她并不幸福,顾翔烯的心里从来没她,十几年过去,他照顾她,关心她,却不爱她。

她是他的亲人,却不是爱人。

而她居然为了这么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疏忽了对女儿的关心,连她遇到过这么悲惨的经历都不知道。

顾妙之被流放到国外的那几年,为了守在老公的身边,她甚至也很少去看她。

蓝羽抱住女儿狂哭。

“白若素那践人,这一切都是她的错。我知道你们都偏心她,现在她被你们救了回来,事情败露我只能认栽。不过,你们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

顾妙之的眼中闪过一抹狠绝,“否则我一定还会找机会害她!”

白家树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别把你做错事的理由都推到我们家若若身上,你会被你爸送到国外,是因为你,你害得若若差点没命。这一切的起因不是她,而是你自己!”

“不是,不是我,是白若素那个践人,是她!”

蓝羽也附和着女儿的话,“对,就是白若素,如果不是她,我们所有人都过得很幸福。自从她被收养来之后,你们就全都偏心向着她,翔烯你为了她亲手把自己的女儿送进地狱。儿子也为了她逃婚,放掉了那么好的苏末,让她伤心欲绝。”

“妙妙、妈,你们都闭嘴!”顾安之沉默许久,这时冷冷的开口道。

蓝羽没想到儿子会用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话,更是觉得委屈。

“安之,你以前是最孝顺的儿子,现在……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这么凶妈妈……”哭得更是伤心。

“哥,你……”

顾安之冷冷的眸光扫向顾妙之,微带着寒意,那目光并不带责备,却夹着一丝的寒峭。

冷得顾妙之打了一个寒颤,心底莫名地恐惧起来,连忙往蓝羽的身边挤了挤,掩饰她颤抖的双手。

“妙之,我已经查得很清楚,你会变成那样与若若无关,不要把自己的错都推到她身上。”

“什么?安之,你查到了些什么?”裴仲宇追问道。

听了顾妙之的一席话,他也在反省。这几年他们几个老头似乎是有点过于chong若若那丫头,忽视了身边的其他人。

虽然妙妙这次的做法实不能饶恕,可也不是死罪。

她经历了那些事,也是可以理解,她也是个可怜之人。

“妙妙,你到特工岛根本就不是什么被绑架,而是你自己找路子去的。从被送出国那一天起,你就已经处心积虑的想要报仇,可你知道爸,还有几个伯伯都很疼若若,如果没有别的势力帮忙,你根本就动不了若若,所以你找到了特工岛。”

顾安之也不想把妹妹最不堪的一面说出来,所以最初他与霍杰有了默契。

妙妙这次的事实在是做得太过,不给点教训她不会记住,若若又好在有惊无险,于是决定由霍杰出手废她一只手,算是给她的惩罚,这件事就这么了了。

只是没想到妙妙完全不知错,还扭曲事实,污蔑若若。

“安之,你说的是真的?”顾翔烯因为气愤声音大了许多。

在得到顾安之点头承认后,他走到顾妙之身边,从蓝羽怀中将她拉起来,重重的一个耳光落下。

“这是你欠若若的,我顾翔烯没有你这么狠毒的女儿,你走吧!”

“翔烯,你不能这么对我,妙妙是我的命根子,你不能赶她走。这么多年来我待在你身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明知道你忘不了那个女人,我还是无怨无悔的跟着你,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见顾翔烯没有一丝动摇又转向顾安之。

“安之,这是你妹妹,你怎么能和他们一样,你们现在赶她出去,她能去哪里啊!安之,你不能这么没有良心,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可我把你养这么大,现在就算是要你报答我的养育之恩吧,你们放过妙妙。我……”

蓝羽情急之下说出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众人皆惊讶万分,顾安之不是蓝羽所生,那他不是顾家的血脉?

顾安之也是一愣,他知道自己不是顾爸爸的亲生儿子,可没想到连这个妈妈也是亲的。他是个孤儿……

原本他才是孤儿!

顾安之的眼中闪出一抹悲伤,可只是一瞬,那真实的反应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顾爸爸和顾安之一样惊讶。

蓝羽是当年南宫爵分配来照顾她起居的下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一年,回来的时候她身边就已经有了一个婴儿。

后来蓝羽与他结婚后,他不希望大家带有色眼镜看安之,于是谎称安之是他的亲生儿子。

蓝羽见顾安之还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又继续道:“安之,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如果不是我把你带回顾家,你能有今天的地位?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如果没有我,你只是一个没人要的贱种……”

蓝羽此刻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什么话伤人便说什么。

“蓝羽,闭嘴!”顾翔烯怒斥道。

“蓝姨,别说得自己好像很伟大,谁都欠你的。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对顾伯伯一条心你就不会一直还与妙妙的亲生爸爸保持联系。如果你真的是真心对老大好,就不会与妙之合谋绑架嫂子。老大这些年对顾家的付出有目共睹,他现在的成就是他用时间和汗水换来的,与你何干!”

穆昊焱从小与顾安之一起训练一起长大,他对于他的意义可以说比他们家穆老爷子还重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是谁的儿子,在他心里,他永远是他的老大。

在五大家族里他与老大感情最深,听到蓝羽那样污蔑他,一向寡言的穆昊焱也忍不住出言相顶。

“就是,这件事摆明就是妙妙不对,蓝姨你总是说大家偏心若若,你还不是一样偏心妙妙。”裴寒轩也忍不住嘟囔了两句。

“昊焱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白家树抓着穆昊焱的手臂问道。

穆昊焱看了顾安之一眼,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顾安之一直微眯的眼睛睁开。他原本不想当着众人面说出这事,可现在似乎不能不讲。

顾安之只是简单的说出他知道的事实,不带任何的情绪,声音平缓平静。

“我们从那艘与特工岛做交易的货轮船老大那里得知,在我们赶到那里之前有人给他打给电话报信,让他就近处理掉若若。后来查到他与妈长期都有联系,妙妙去特工岛也是他从中穿针引线。其实真的讨厌若若的人是妈你,而妙妙不过是你用来报仇的工具。”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妈不会这么对我,不!!!”顾妙之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尖叫着哭了起来。

“七年前,爵爷让我们去孤儿院收养若若,当时你对我说,爵爷找若若一定有特殊的原因,妙妙和她同一个名字怕会惹爵爷不开心,主动说要给妙妙改名叫顾妙之,现在回想,原本你从那时起就已有了算计之心。蓝羽,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恐怖,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想必那会你就已经知道若若是宛儿的女儿了。”

顾翔烯回想起几年前发生的事,声音虽然很平稳,可眸中那掩不住的悲伤,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在一起生活了快二十年,他居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这样心机深重的女人。

“妈妈,告诉我,不是这样的,你不会这么对我。”当根深地固的仇恨源头起了变化,顾妙之如何接受得了,抱着蓝羽的手臂想要她否定这一切。

蓝羽眼中闪烁着与她平日温婉贤淑的性格不符的狠绝,突然推开顾妙之,大笑起来。

“是啊,是我故意让妙妙觉得都是白若素抢走了她的一切。为了加深她的恨,她在国外的几年,你好几次说要去看她都被我阻止了,我就是故意让你不去看她,让她恨你,更恨那个小践人,哈哈哈哈哈~~”

顾妙之心伤的瘫坐在地上,她对白若素的恨一方面是因为她抢了她的名字,更多的是她抢走了爸爸和哥哥对她的疼爱。如果这些都是妈妈的阴谋,那她这么多年恨该怎么办,她为了报仇主动到特工岛作践自己的行为又算什么……

“我不光想让妙妙恨她,我还要安之因为妹妹的恨也站在我这一边,一起对付南宫宛那个践人的女儿。可是,你……你居然……”

蓝羽手指指着顾安之,咬牙切齿的说:“你居然被那个小践人给迷住,反过来保护她。我看着那个小践人一天天长大,长得越来越像南宫宛,每次看到她的那张小脸我都恨不得上去划几刀。这不能怪我,怪就怪她的践人妈妈,还有……你!”蓝羽的手指向顾翔烯,“别以为我不知道,白若素其实是你的女儿,对吧!”

除了穆南皓早就知道顾翔烯与南宫宛有过一段情,其他几位都是第一次听到,稍微有些惊讶。

“妈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啊!”顾妙之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只是一粒棋子。

蓝羽是她唯一信任的人,没想到却是对她最狠的人。

“女儿?哈哈哈~~对呀,你是我的女儿,是我给了你生命,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对你。如果不是你有用处,我又为什么要生一个我不爱的人的孩子。”——

送小剧场求月票——

鑫鑫麻:亲爱的宝贝们除夕快乐哦!让我们忘记正文里的低气压,开开心心过大年啦

顾妙之:鑫妈妈,你这般虐我,让我如何开心过大年

姚钱钱:我们都挺欢乐的,你作为一个恶毒女配,有了报应,我们是相当开心的,虽然你也被你亲妈坑了,可是如果你本质不坏的话,也不会被你那更恶毒的妈给利用。

白若素:终于在过年前把我救出来了,鑫妈果然是我的亲妈

鑫鑫麻:你知道就好,我最疼的就是你……话说,今天就是除夕,主角们全部出来给大家拜个年吧

白若素:愿所有喜欢我们的读者羊年天天喜洋洋

姚钱钱:祝大家都像我的名字一样,羊年多多赚钱钱

鑫鑫麻:这个好这个好,今年鑫鑫就该上幼儿园了,得多赚了钱钱!小黑,你也说几句吧,你的粉丝可是最多的

小黑:……

鑫鑫麻:来嘛来嘛,若若,你帮我叫小黑来送祝福,他只听你的话,完全不给我面子。也不想想是谁让他这么受欢迎的,一点都不懂感恩

白若素:鑫妈,你这样给自己拉仇恨,小黑会听你的才怪

顾安之:老婆,你这么了解别的男人,这样好吗?

小黑:新年快乐!

顾安之:……

白若素:……

鑫鑫麻:我们的小黑果然不走寻常路!我最最亲爱的宝贝们,新年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