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3顾小姐,这么急想要去哪?

这次就白家树,顾翔烯和白祺睿过来接机,其他人都还在白家等着,全都过来目标实在太大。毕竟白若素的身份还没有曝光,她自己也不想成为大众的焦点。所以其他几个大家长虽然也很想见她,但都忍住。

白若素左手挽着白爸爸,右手挽着顾爸爸,一起朝他们的高级房车走去。

此刻什么伤呀痛呀,她都不记得了,现在她只觉得自己好幸福,有这么多chong她疼她爱她的人在身边。她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孤儿,何德何能让这些这么优秀的人都如此爱她。

顾安之拎着两人的小行李包,很满足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傍晚,白若素兴奋了一天疲惫的睡下了。众人脸上原本开心的表情被凝重代替。

“安之,你打算怎么处理?”大家长中的老大裴仲宇语气淡淡的,却极具压迫感的问道。

这话也问出了他们的心声,绑架若若,而且最后还想要除掉她,这件事不管是谁做的,他们都不可能放过他。

可另一方面,顾妙之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像自己的亲女儿一样,虽然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可他们也下不了毒手,做不到像对一般人那样狠绝。

现在顾安之是诺亚的掌权人,又是白若素的老公,所以老爷子们在他们回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这件事不管顾安之怎么处理,都听他的。

“爸,别在这里说了,万一一会若若醒了会听到的。”开心果裴寒轩也难得的收起了笑。

穆南皓也平静的说,“对啊,我们去顾家吧。”

他其实也很纠结,穆家与顾家一向比其他几人亲近些,他也很疼爱妙妙,没想到她会做出这么狠毒的事。

顾安之一直沉着脸什么话都没说,他以前说过如果妙妙再伤害若若,他也不会饶她。可当她真的做出了这种事,若若又平安无事回到了他的身边,他对妙妙还是有不舍。

白祺睿则是比起平时更加冷俊,这是往日没有见过的白老二的一面,在众人一起往顾家前往时,他拉住顾安之,道:“你们过去吧,我在家里照顾若若。”

“好。”若若现在虽然没什么大碍,但还是留个人在身边守着比较放心。

“老大……”

“恩。”

“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也不会让若若的子弹白挨。”

白祺睿是个很妹控的人,惹到他没有关系,可是一旦有谁欺负到白若素,他绝对会拼命。从白若素进入白家第一天,他就是这么没有任何理由的护着她。

顾安之明白他的意思,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妙妙是他妹妹就偏私。朝白祺睿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出了白家。

*********

顾宅,穆昊焱站在门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透着一股子的冷峻与肃穆。

“穆昊焱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顾妙之对堵在门口不让她们出去的穆昊焱吼道。

她知道今天白若素从X国回到了S市。

顾妙之不知道白若素都知道她多少事,如果她全都知道了怎么办,想起前些日子白祺睿那冷冽的行为,顾妙之便不寒而栗。

虽然哥哥平时很疼她,但她知道在他心里始终是白若素那丫头最重要。

更何况白若素的身份还不只是他哥的老婆,还是南宫爵唯一的孙女。当初会绑架她,她的计划非常完美,只要白若素消失,没人会怀疑到她。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想到白若素的运气这么好,每次她有危险都有那么多的人连命都不要的保护她。

不行,她必须得在他们回来之前离开,可是这个穆昊焱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妙妙,不要做无用功,在老大回来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

穆昊焱平时本就沉默寡言,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很纠结。不过他向来只听顾安之的话,他让他做的事,他绝对会做到做好。

“你凭什么,这里是我家,我想走就走就留就留,几时轮到你在这里指手划脚。”顾妙之有些急了,说话也就不再顾及自己那所谓的形象。

穆昊焱没有说话,但还是没有移动分毫。

顾安之吩咐此事不许张扬,因此整座顾宅,现在只有他们三人。佣人们早在白若素逃离荒岛当晚,便放假了。

“昊焱,我的话你也不听吗?妙妙不是犯人,为什么不让她出去。”蓝羽当然知道女儿做了什么好事,可不管怎样这都是她的亲生女儿,她不可能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子女为了一个外人,自相残杀。

“对不起,顾伯母。老大吩咐妙妙在他回来之前哪里都不能去。”

换句话说,他只听顾老大的话,虽然蓝羽是老大的妈妈,但也不能命令他做事。

蓝羽也没想到穆昊焱居然一点都不给她面子,虽然平时因为她的性格原因,与这些晚辈,除了和白苏末亲近一点,和其他几个都不是很熟悉。

但她好歹是顾安之的妈妈,顾翔烯的老婆。

“好,妙妙,你先回房间。我去找你哥哥。”

蓝羽知道顾安之让穆昊焱这么做的原因,可他不光是白若素的老公,也是妙妙的哥哥。

况且顾安之平时是个很孝顺的孩子,她想如果她亲自去求顾安之放过妙之的话,他应该会听她的话。

蓝羽还完全不知道她做的事,顾安之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她与那个络腮胡男人的关系。

“对不起,顾伯母,你也不能离开顾宅。”穆昊焱再次挡在蓝羽的面前,不让她离开。

这下子顾妙之的小姐脾气完全爆发,“穆昊焱,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对我妈妈说话。我哥现在可是诺亚集团的执行总裁,以后诺亚集团就是我哥的,你一个小小的经理也敢这么嚣张。

不要觉得我叫你一声昊焱哥,你就真的很了不起,以后诺亚就是我们顾家人的天下。”

“妙妙……别乱说话。”蓝羽赶紧拉住自己的女儿,这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

她想,安之应该还是念着兄妹之情,所以这事没有告知爵爷,妙妙如果再这么闹下去,闹到爵爷那里的话,就算翔烯父子俩想保她都保不住了。

顾妙之其实也很慌,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便忘记了装乖巧。“我哪有乱说话。我知道你们都怀疑白若素被绑架的事,是我做的。可你们有什么证据呀,凭什么就说是我做的。”

穆昊焱眼角轻眯,如果不是知道顾妙之做过的事,也许现在看到她这一面有些不适应。那个一直在他们心中乖巧的妹妹,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你的意思是嫂子这次的事件与你无关?”

穆昊焱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带任何的情绪,只是简单的疑问。

可听在本来就心虚的人耳中,似乎就变了样。

“与不与我有关,关你什么事。”顾妙之急了扔开行李就打算硬闯,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匕首。

穆昊焱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一套,因为对方是顾妙之,他没有真正与她动武。

两人在顾家的客厅就这么动起手来,顾妙之招招狠厉,完全不给穆昊焱留余地。可穆昊焱因为很多顾及,不能下狠手,只是守并没有攻。

顾妙之居然有这样的身手,看来在国外的这几年根本不是留学这么简单。

蓝羽在旁边也看得十分清楚,她并没有为女儿有这样的身手而惊讶,显然她早已知情。

现在妙妙什么都暴露出来,她不确定安之对于这事知道多少,现在还是先让妙妙出去避避风头比较好。

于是,蓝羽突然扑了上去抱住穆昊焱,她现在也顾不上什么形象。

儿子和老公都把那个死丫头看得比她重要,她能依靠的只有女儿了,不管怎样她都必须保住她。

穆昊焱没想到蓝羽会突然扑上来,他一个没注意就被顾妙之从侧面跑了出去。

“顾小姐,这么急想要去哪?”冷冷的声音从二楼的楼梯口传来,蓝羽和顾妙之觉得似乎突然到了北极,四周的温度瞬降十几度,冰冷得吓人。

霍杰从二楼慢慢的走下来,眸光微带冷意,掠过蓝羽,看向顾妙之。

那眼神不带任何情绪,却让顾妙之冷得打了一个寒颤,恐惧从心底莫名的冒了出来,连推门出去都忘记了。

蓝羽在心底默默的想道。

好可怕的眼神!

“你是谁?”在想到这里是顾家,是她的地盘后,顾妙之挺直了腰板,指着霍杰朝穆昊焱发难,“穆昊焱,你怎么做事的,居然让一个陌生人出现在我们家。”

顾妙之就是有这个本事,即使自己做错了很多事,她都可以认为那全是别人的错,而她则没有一点罪恶感。

就像这次她对白若素的绑架行为,她就一直觉得是白若素自找的,是因为她,她才会被送到国外,无人管无人理。她也才会遇到那些人,在国外的几年她过得有多惨只有她自己知道。

这些全都是拜白若素所赐,她只不过现在回来想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有什么错!

穆昊焱听到霍杰的声音觉得很熟,可是那张脸却又很陌生,是敌是友暂时还分不清,他不想轻举妄动。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霍杰反手背在身后,绝美冷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你只需要知道你惹到白若素,就算顾安之饶过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穆昊焱这时终于知道他是谁。

霍杰!

寒鹰的大BOSS!

世界佣兵组织排名,暗门与寒鹰齐名,均列首位。

稍微对这一个领域有点了解的人,都一定听过霍杰的名字。

不提到白若素还好,一说起她顾妙之的气就不打一外来,“那个女人到底有哪点好,BIAO子一个,你们还当宝chong着。我不怕告诉你,就是我让人把白若素绑架了。我不光让人绑了她,还让一群男人轮流睡她。现在就算你们把她救回来了又怎么样,就算你杀了我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万人骑过的BIAO子,我……啊……”

顾妙之的话没有说完,便发出一声惨叫。

霍杰鬼魅的身影一动,原本交剪在身后的手蓦然一动,掐住了顾妙之的脖子。

穆昊焱站在霍杰与顾妙之之间,上一秒他只感觉一阵风吹过,霍杰便已经从他前面飞速的移到了顾妙之面前。

速度之快,完全不是正常人类可以比拟。

他没有阻止,其实那非人类的速度,也不是他能阻止得了的。

“昊焱啊,你还站着做什么,快点救救妙妙呀!”蓝羽见状也完全慌了。

“我要杀的人,看谁能救!”

顾妙之本能的反抗,手上的匕首正好成为她的武器,朝着他的胸口想要狠狠的刺下去。

可她的速度哪能与霍杰相比,她的手刚一伸手,便被霍杰扣住手腕往肩上用力一拧。

“啊——”顾妙之发出一声惨叫,匕首应声落在地上。

穆昊焱站得离他们很近,顾妙之手腕骨头断裂的声音很清楚地传到他的耳里。

蓝羽当然也看到了这残忍的一幕,她不知道这个像修罗般的男人是怎么冒出来,她吓得也完全说不出话。

早知道白若素背后还有这样的势力,她绝对不会与女儿去惹她,她会让女儿逃她逃得远远的。毕竟……

顾妙之是她唯一的骨肉。

霍杰本就比顾妙之高了许多,手掐着她的脖子提起来,把顾妙之直接提离了地面。直接用一只手提着一个人的重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正在这时大门被推开,顾翔烯、裴寒轩几位老爷子走进来看到的正好是这样的情形。

顾安之因为与白祺睿有些话讲,晚了一些,还没有出现。

“你……”脾气火爆的裴老爷子一见这情景,立马要爆发。不管顾妙之做错了什么,都还是诺亚的人,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外人欺负自己人。

刚要发火,便儿子拉住,眼神对视,裴寒轩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老爸不要管这事。

穆老爷子也在儿子的示意下没有出声。

白家树不用说,刚才顾妙之说的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现在她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乖巧的世侄女,而是一个心肠歹毒,伤害了他女儿的恶毒人。

顾翔烯从霍杰的身边走过,走到蓝羽身边扶起她。

“翔烯,你快救救我们的女儿,她快死了。”蓝羽拽着顾翔烯的手臂,求着他。

顾妙之现在已经痛得脸色苍白,完全没了血色,看着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似的。

“你们的女儿?”霍杰的嘴角突然扯出一记嘲讽的笑容,“你确定这个女人……”看了手上的顾妙之一眼。“姓顾?”

最后两个字霍杰说得很轻,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到。

“你……你什么意思?”

俗话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况且现在这个说者明显的是故意说之,蓝羽听在耳中当然相当的刺耳。

裴仲宇等人皱着眉,疑惑的看向蓝羽和顾翔烯,那个男人的意思很明显,谁都能听出端倪。

再看蓝羽那心虚的模样,难免也怀疑起那话的真实性。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管妙妙做了什么错事,她都是我们诺亚的人,还轮不到你来这里放肆。”

霍杰冷厉的眼神扫向裴老爷子,“只要伤到白若素,那就是我的事。”

掐住顾妙之脖子的手用力了几分,身体里散发出的寒冽更甚刚才,“今天我就要杀了她,看你们能拿我怎样!”

好狂傲的口气!

可几位老爷子心中都明白这个年轻男人并不是在威胁,而是真正做得出这等事。

蓝羽吓得腿已经软了,完全是靠顾翔烯的扶依才勉强可以站直。此刻因为男子的话,即使她很想救女儿,可也不敢多说一句。

她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像修罗的男人,到底知道她多少事?

妙妙这事做得太明显,就算不是这个男人,顾翔烯父子估计也不会原谅她。她不能没了女儿后,连顾太太这个名份也丢掉。

“放了她。”

顾安之姗姗来迟,走进客厅,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最后看向霍杰,“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霍杰冷哼一声,并没有打算放手。

“不管怎样,她是我妹妹,我不可能让你杀她。”

“哥……咳……哥……救……救我……”被掐得快不能呼吸的顾妙之,听到顾安之一席话,终于看到了希望。她就知道顾安之一直很疼她,不可能会不念兄妹之情。

顾安之冷冷的扫过顾妙之,“若若不会希望看到你和我任何一方受伤。”

意思很明确,如果霍杰要一意孤行杀顾妙之,他不会袖手旁观。两人动手的话,总会有人受伤。

霍杰单手拎起顾妙之,手上的力度再次增加了几分,随后将她朝顾安之的方向丢了出去。

“顾安之,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让若若受伤,我会带她走。没有能力保护她,那就只能放手……”

说完这段话后,霍杰负手从正门离开。

等霍杰走了之后,蓝羽这才跑到顾安之身边把女儿扶起,“安之,快,带你妹妹去医院。”

“妈,这点伤不用去医院。老三,你帮妙妙包扎一下,书房的柜子里有医药箱。”

以前训练时几乎每天都会受伤,包扎功夫也就那么练了出来。

“是,老大。”穆昊焱说着便去了书房。

“安之,这怎么可以,妙妙伤得这么重,必须要住院治疗才行,不然……不然她的右手就废了。”

“妈,你是想妙妙废一只手,还是丢了命呢?”顾安之的声音大了一些,语气却很平静,就算他现在谈论的是一个陌生人。

这样的顾安之让蓝羽觉得陌生,她以为不管什么时候,儿子都会站在她这边。“安之……”

“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他下手虽狠,却没有真的要妙妙的命。”

视线扫到顾妙之,还是那张他熟悉的脸,他疼爱的妹妹,可什么时候她却变得那么陌生。眼神顿时清冷了许多,道:“妙妙,你应该觉得庆幸,若若被我们救了回来。否则,今天就不只是废一只手这么轻松。”——

明天宝贝们应该全都放假了,大家玩得开心,吃得开心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