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2荒岛惊魂(六)

“想要同归于尽是吧,好,我陪你!”锋利的匕首朝着墨天手握的位置,狠狠的一刀割去……

两人一起坠下悬崖!

“不要啊……”白若素撕心裂肺的吼叫,与螺旋浆转动的声音夹杂着,响彻整个孤岛。

这一切来得太快,顾安之没有办法阻止,白若素也来不及反应。现在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知道墨天这么做都是因为她,因为她撒谎说她是兰儿。

如果她只是白若素,她没有骗他的话,墨天现在应该还好好的待在他的小坟包里,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若若,坚强点,别让墨老前辈的死变得没有意义。”

顾安之在后背紧紧的抱住白若素,生怕一个放手,她也会跟着摔下去。

穆昊焱开始往上收绳梯,原本以为可以很顺利,可就在这时,悬崖下大海中几艘战艇出现,上面的导弹朝着半空的直升机瞄准……

他为了躲避射击,来不及控制绳梯,精神全部贯注在躲避和反击上。

顾安之单手扯下皮带,飞快的将他的手与白若素的手臂绑在一起,然后另一手紧紧的扣住白若素的腰间,绑在一起的手则稳稳的抓住绳梯,这种情况他们稍不注意就得双双落海。

下面的战艇此刻也开足了马力,炮弹通通用了上来,看来是上面下了命令,既然不能活捉,那就让他们都葬身在这深海中。

穆昊焱为了躲避逼不得已,直升机在空中翻了一个身,躲避着炮弹的射击。

他驾驶飞机的经验丰富,也经过严格的空中作战训练,对于他来说这样的翻转没任何关系,可吊在半空的顾白二人就悲摧多了。绳梯有十几米长,就这么跟着翻转,差点就被甩了出去。

白若素更是怕得不敢睁开眼睛,手脚都软了,要不是顾安之绑着她,居然她早就被甩飞N次了。

厉枫殇驾着飞机飞低许多,他知道必须赶紧把那几艘游艇解决掉,不然白若素和顾安之迟早会被甩出去。可他的攻击力现在也不够,正在这时,暗门的另外几架战斗机都开了过来,大战……这时才算正式开始。

穆昊焱看到几架飞机那彪悍的攻击,暗暗惊到,原来这才是国际顶级佣兵组织的水平,他们弑盟本来还是婴儿阶段。

还好他们不是敌对方!

趁敌方此时自顾不暇,穆昊焱的飞机转向飞离这个区域,快速的开启绳梯上升键。

白若素的头一直低着,天已经快亮了,穆昊焱的飞机正好飞过一处高地,距离下面很近,因此她能看得很清楚。

这时,她隐约看到一把类似步枪的长型枪,对准了他俩。顾安之一直在她身后把她包围得紧紧的,因此,那人瞄准的可以说是顾安之的后背。

不行!

绝对不能再让顾安之也因为她而受伤。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没被绑住的那只手紧紧的拽着绳梯,用力一荡。

子弹射出时,两人刚好转了方向,白若素挡在了顾安之的身后,因为两人身高的关系,原本瞄准顾安之心脏的子弹,打中了白若素的右肩。

也就在中弹的同时,绳梯已经升到了机舱门边上。

穆昊焱连忙单手把白若素抱了进来,随后顾安之也爬了进来。

白若素在刚进到机舱便晕了过去,任由顾安之怎么唤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穆昊焱在抱白若素时手上就摸到了温热的东西,等她进来之后才发现……

若若中枪了!

顾安之当然也注意到了白若素肩上的枪伤,刚才他就感觉到若若在两人转了个方向后,突然一股冲动让若若的后背更贴近他的胸口。

这一枪原本是他受的,这个傻丫头替他挡了这枪。这已经是白若素第二次在他面前中枪,顾安之的眼中略带冷意……

妙妙,你不该动她的!

“老大,嫂子没事吧?”穆昊焱担忧的看向一脸苍白的白若素。

“开快点!”

顾安之简单的为白若素包扎后,就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顾安之,若若是不是受枪了?”通讯器里传来厉枫殇的声音。

因为暗门的加入,厉枫殇轻松了许多。注意力便转到了白若素这边,时刻注意着她的安危,刚才的那一幕显然也被他看到。

“恩。”

“严重吗?”

“右肩中了一枪,现在昏迷了。这里离诺亚的总部很近,我现在带她过去,这里交给你了。”

顾安之心疼的看着正昏睡的白若素,还好只是肩膀中枪,他身上又还有一些从墨天那里拿来的草药,已经止住了血。

“好,你们先走。”说完关掉这边的通讯器,拿起另一个与霍北的联络器,沉声的下了命令,“霍北,给我夷平这座岛!”——

白若素终于成功被救出的分割线——

白若素被绑架的事已经被南宫爵知道,现在受伤了就更不敢隐瞒。

何况当时的情况,白若素急需治疗,那里离X国最近,于是穆昊焱驾着直升机直飞南宫爵的城堡。

说是城堡一点都不夸张,南宫爵的住地共占地一万多亩,光是绿化就赶得上一个A*&级公园的规模。

白若素的枪伤不算重,及时取出了子弹就没什么事了,只是墨天的死对她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直在睡梦中惊醒尖叫,却并未真正的清醒。

也因为多日的身心疲惫,情绪压抑,肚子里的宝宝也感受到了妈妈的难过,现在还有流产的征兆。

顾安之这几日一直守在她的chuang边,半步都没有离开。

他身上也有大大小小好几处但伤口,却只让医生简单包扎了一下。

他要让若若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

白若素昏睡了已经有五天,中间迷迷糊糊的醒了好几次,每次都叫着,“师父,不要……”

然后便又再次陷入昏迷。

顾安之知道,墨天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可墨天对她的好,他都看在眼里。

这次让若若亲眼见到他死,而且还是为了她,这对她的打击和震憾没人知道有多大。

白若素昏睡的这段时间,除了顾安之天天守在病chuang边,南宫爵也是一有时间就陪在他这个宝贝外孙女身边,在她耳边喊着话。

穆昊焱和裴寒轩送他们到新加坡后便回了S市,毕竟诺亚和弑盟都需要人守着,特别是在顾安之不在的情况下。

顾妙之也在白若素被救回来的第二天,被穆昊焱派人带回了S市,现在暂时和顾妈妈一起禁足在顾家,等待顾安之的新一步指示。

蓝羽怎么说也是顾安之的妈妈,他不敢自作主张把她交给爵爷处置。

白若素微微睁开眼睛,还没有完全转醒,映入眼帘的便是顾安之憔悴的脸,比起在荒岛见他时,似乎又瘦了许多,胡渣已经很深却没有打理,一点都不像平时很注意形象的他。

“若若,醒来吧,不要再睡了。”顾安之把她的双手握住,拿到自己唇边,轻轻的亲吻着她的掌心。

“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墨老前辈的死你不要太自责,我已经派人去找到了他的尸体,也已经把他安葬好了。

我想墨前辈用自己的命来救你,不是为了让你这样自责的昏睡下去。他已经走了,没办法再挽回,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最重视的是那个叫兰儿的女人,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墨老把她找出来。”

白若素被握住的手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无力的吐出几个字。

“你……好吵啊……”

顾安之开心的站起来,俯下身子,近距离的看着白若素。

“若若,你终于醒了。”再低了几分,两唇相靠,不带任何晴欲的亲了亲她。

“怎么了,怕失去我啊?”

白若素在顾安之的帮忙下,靠着chuang头坐了起来,这些天虽然她一直没有醒来,可是大家说的话她全部都有听到。

她告诉自己必须快点醒来,不能再让顾安之这么担心,也不能让墨天的牺牲白费。

“是啊,我怕会失去你。”顾安之非常认真的回答道。

白若素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胡渣,“顾安之,你别怕,我已经没事了,你绝对不会失去我。”

拉着顾安之的手放到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以后我们一家人要永远都在一起,再也不要分开了。”

“好,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发生这次的事。”

顾安之上前紧紧的拥着她,“若若,你别去TBB实习了,以后要实习还是来诺亚,好吗?”

白若素知道顾安之很担心她再次受伤,想要把自己放在最安全的地方。虽然她很不想去诺亚,可……

她不愿意让顾安之担心,所以应道:“好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我答应。”了解白若素如他,又怎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公开你的身份,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实习生。”

“恩。”白若素的唇畔勾起了一抹浅笑。

这种不用自己说出口,对方便能知道的感觉,似乎还不赖。

不过想起肚子里的宝宝,嘴角的笑消失不见,眉头紧紧的皱起。

摸着自己的小腹,白若素有点担心,从怀上这对宝贝她都经历了多少事。自己中枪都中过两次,更别说其他大大小小的事件,不知道她受的这些伤都用了什么药,对宝宝们有影响吗?

“怎么了,担心宝宝?”

“是啊。我真的是个很不负责任的妈妈,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发生,让他们在肚子里也受了不少的罪,况且我很怕我手术会对他们有影响。万一……”

万一宝宝是畸形,怎么办?

后面这一句白若素没有说出口,她怕说出口了就真的会成那样。

“傻丫头,别担心,你这次的手术也同样很成功。

而且赫医生说过,照现在的检查,两个宝宝都很健康,完全没有一点问题,你别瞎担心。

只要保持开心的状态,准备迎接我们的宝贝就好。我看我们的宝贝们比你这个妈妈还要坚强,他们不会有事,会健康的来到这个世上。”

顾安之安慰着她,用手放在她嘴边,帮她勾起一个笑容。

听到宝宝们都没事,白若素这才真正的放心,抿了抿嘴唇。

“是不是想喝水?”

白若素点了点头,顾安之便到旁边去给她倒水。

一会把水端到她面前时,她才注意到他的手臂有些不自然,于是想起昏迷前的事,“你是不是也受伤了?”

“小伤而已,没关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担心。”顾安之冲她笑了笑,只要看到她醒来没事,他便什么伤痛都没了。

白若素没有再追问,他说没事就没事吧。

喝完水后,顾安之坐到chuang上,背靠chuang前,把白若素拥在怀里。

白若素头依在他的胸口,心里被幸福充得满满的,有一下没一下的玩着他的手指。

“我们给宝宝起个胎名怎么样?总是这样叫宝宝,宝宝的,都不知道在叫谁。而且这里面还有两个宝宝,他们会被弄晕的。”

“好,你想给宝宝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这样心爱的人在怀的感觉真的很幸福,他暂时忘记了顾妙之、妈妈与若若的恩怨,此刻他只是一个拥着老婆的普通男人。

“欢乐,怎么样?”

“欢乐?”

“对啊,欢欢,乐乐!又简单意思又好。我其实对宝贝们没有特别的要求,我只希望他们顺顺利利的来到这世上,然后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就叫欢欢、乐乐,好吗?”

白若素越想越喜欢这个名字,高兴的抬头抵着顾安之的下巴,兴奋的问道。

顾安之chong溺的用下巴摩擦着她的额头,“老婆说好当然就好。胎名叫欢欢乐乐挺好的,以后正式的学名让爸取吧。”

他知道若若对于爸爸是什么意义上的存在,他相信爸一定会很乐意接下这个有意义的任务。

正在这时,传来了推门的声音,南宫爵走了进来。

见南宫爵进来,顾安之从chuang上起来,帮白若素掩了掩被子。转过身面向南宫爵,恭敬的点头叫了声“爵爷”。

南宫爵冲顾安之也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然后走到chuang边,亲切的看着白若素,“丫头,醒了?”

“恩。”白若素还有些苍白的脸露出一记甜美的微笑,看着南宫爵慈祥的脸上也同样带着疲惫,内疚的说:“外公,对不起,若若又让你担心了。”

“没事,只要你现在没事就好。是外公对不起你,都是因为集团的利益才让你受到伤害。”

顾安之最终还是没有把顾妙之和蓝羽参与此事,告诉南宫爵。因此在南宫爵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商业绑架。

南宫爵转身严肃的看向顾安之,“安之,以后行事要更加小心,绝对不能再出现因为集团的事,让若若受到伤害的行为。这一次我原谅你,不过绝对不能有下次。你要知道若若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谁敢伤害她,我绝对不会轻饶。”

因此,在他得知白若素被困荒岛,并且有不名来历的佣兵组织涌上荒岛,他便立刻联系了世界顶级佣兵组织暗门,花了一千万来保护若若的安全。

他不是不信任那几个孩子的能力,可是他不能冒一点险,穆昊焱他们虽说从小也经历过特殊的训练,可比起那些真正的佣兵,还是太嫩了些。他不会拿自己唯一孙女的命去赌他们的能力。

“我明白,爵爷放心,我以后会更小心的保护若若。”顾安之一双漆黑深沉的眼睛定定的落在白若素身上,她对于他的意义,绝对不是南宫爵能明白的,他刚说的话不光是在回答爵爷的话,更是对若若的保证。

“哎呀,外公、顾安之,你们都别这么严肃嘛。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你们面前吗?你看我,真的完全没事了。”说着,白若素便从chuang上起身,在他们面前转了好几圈。

可能是在chuang上躺了太久,突然起chuang会造成大脑供血不足,刚转两圈白若素就偏向了一边。

南宫爵和顾安之同时向前一步,一起接住差点摔倒的白若素。

把她扶上chuang好,南宫爵点了下她的鼻子,“你这丫头,还说没事,给我乖乖的躺在chuang上。赫医生说你可以下chuang了你才可以下来,你如果不乖乖的听话,我就把顾安之派到非洲去给公司开拓新的事业板块,让你三五年都别想见着他。”

南宫爵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警告道。

白若素厥厥嘴表示外公真幼稚,居然威胁她。

“安之,你陪着她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我叫人熬了点汤,你要看着这丫头,全部都要喝光,她现在正是需要大补的时候。”

“好。”

经过一周的休养,白若素刚刚可以下chuang走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S市。毕竟那里有太多疼她的人,和她思念的人。

南宫爵对这个宝贝孙女也没辙,只能依她,再多叮嘱她要平时要小心,要听顾安之的话……

啰嗦了一大堆,一点都不像传说中冷魔爵爷。

一天后,顾安之的私人飞机稳稳的停在了S市国际机场的跑道上。

顾翔烯、穆昊焱等人早已在机场等候,因为诺亚集团的公主出事的消息不能曝光,他们这群人也不好正大光明的去探病。

不像上次在美国,有爵爷病危入院做掩护,平日很少集体出现在X国的他们,只有忍住担忧,祈祷白若素能早些回S市。

白若素由顾安之搀扶着走下飞机,刚打开舱门便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顾翔烯。

“爸~~~~~~~哥~~~~~”说着便一个一个的跟他们拥抱。

白若素很纠结,为什么每个她爱的男人都是一幅憔悴样呢。

白祺睿抱着担心了这么多日的妹妹,终于那温文尔雅的笑容又再次在他的脸上出现,这几天他都快变得跟穆昊焱一样,面瘫脸了。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走吧,回家。”

这次就白家树,顾翔烯和白祺睿过来接机,其他人都还在白家等着,全都过来目标实在太大。

毕竟白若素的身份还没有曝光,她自己也不想成为大众的焦点。所以其他几个大家长虽然也很想见她,但都忍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