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11荒岛惊魂(五)

墨天有些后悔刚才硬要把兰儿留在身边的行为,所以他现在就算是拼了自己的老命,也一定会把兰儿送到她男人的身边。那个男人看上去还是可靠的,就算他离开了,那男人应该也会好好的保护他的兰儿。

墨天身上戴的武器已经全都用尽,可一批佣兵却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看悬崖就在眼前。只要过了这片森林……

这里有他最后的秘密机关,这也是他拉着兰儿走这一个方向的原因。

他在一边的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吹了一首很特别的曲子。

佣兵听到声音很快追了上来。

白若素刚开始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不是越低调越好吗?怎么还突然高调起来。

不过一分钟不到她就明白了他的用心。

两只不知道是鹰还是雕的巨型飞兽从他们头上掠过,直接一只抓一个,把她和墨天便抓着飞上了天空。

佣兵们当然不会这么放他们离开,纷纷拿枪对着目标明显的两人,可他们还没来得及扣动板机。

只听轰的一声,火光四射,石沙飞扬,在巨兽抓起他们飞起的瞬间,地面上佣兵踩到了地雷,顿时火光照亮了半个天空。

原本很早墨天就为自己铺设了后路,虽然他很多记忆都没有,不过他有很仇人这一点便是记忆深刻。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就算是要死,也决不让对方好过——

这场硬架顾安之他们能赢吗的分割线——

顾安之与裴寒轩两人一组从森林的左侧往前面走着,整个森林静悄悄的,茂密的林叶把所有的光线都遮挡住,看不到一丝光影斑驳。

这是一座荒岛,墨天也基本不会来这一片区域,森林中常年没有人气,透出一种死寂的腐朽之味。

“老大,回去之后让我和三哥换下位置吧。实地执行任务真是太刺激了,我觉得我也需要多点实战经验。”刚说完没注意到前面的一个大石块,直接跌了个狗吃屎状。

顾安之把眼镜拿给裴寒轩,虽然现在漆黑一片,但他毕竟常在黑夜中行动。虽然没有戴上夜视镜那么清楚,可分辨人和景还是很简单。

“少废话,过来帮忙。”

裴寒轩屁颠颠的跟着顾安之的身边,“老大,你打算怎么做?从这到悬崖十分钟都不需要,得拖延时间才行。”

顾安之看都没看他,以这小子的性格要真派他出任务,一定会砸了他们弑盟的金字招牌。

“抓几只鸟。”

抓鸟?

抓鸟!

“现在抓鸟来做什么?”虽然裴寒轩不明白原因,可顾安之的命令他向来都只管执行。

待两人双手已抓满,大概有八*&九只小鸟时。

“放!”

这时,正追着顾安之他们来的佣兵,发现他们的头顶上方响起了一阵簇簇的声音,树枝也跟着摇动,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端起枪就朝着树枝摇动的方向拼命的扫射,因为装了消声器的关系,只能听到一些闷闷的声音,很细微。

但在这死寂的夜晚,这轻微的声音顾安之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准确的辨别出枪声发出的具体位置,两人很默契的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冲锋枪朝着那个方位,一阵狂扫。

等对方反应过来,发现顾安之他们的方向有动静,对着他们开枪之时,顾安之裴寒轩两人早已迅速的转移了,又一次避开了危险。

这样反复的几次攻击,没过多久,追着他们的那一对佣兵人数迅速的在减少,待他们终于察觉到时,顾安之已经绕到他们身后,将最后两个人解决掉。

在他们解决掉对手的时候,墨天那边响起了巨响,火光溅起。而另一边也同样,枪声,惨叫声,狼嚎声……

交织出一片恐怖的氛围。

除了墨天带着白若素利用他养的飞骑已经到达悬崖,另外两组人马则很认真的带着佣兵队逛森林。

即使是从不把人命当命看待的佣兵,在这样恐怖的氛围中也难免会觉得恐惧,当然惊慌就会导致极度的愤怒,抬起枪就往周围一阵狂射,刹时火光四射,打破了整个森林的诡异气氛。

这时也把气氛真正的拉到了最紧绷的点。

暗夜里,顾安之的双眉间染上了一层冷俊的杀气。森林中,血腥的气味弥漫开来,他身上的冷冽之气似乎把整个空气都冻洁住,血腥之气更加的凝重,在这寂冷的黑夜,愈加冰冷,冷气逼人。

他知道自己手上的子弹所剩不多,不能随意挥霍。

于是,他和裴寒轩决定近身解决几个。

顾安之悄悄爬上树,两脚勾住树枝,身子倒立下去,一手抓住一个男人的头,手腕一转,男人的脖子应声扭断。

在这一片枪声中,完全掩盖了胫骨碎裂的声音。

一分钟不到,两人已轻松解决了十几个人。

裴寒轩一脚扫起脚下的枪支,握住,“还是这玩意好使。”说着抖了抖有些微酸的手臂。

“差不多了,走吧。”

顾安之大概算了下时间,现在赶到悬崖应该正好,老三的直升机也该到了。

五分钟后三组人马在悬崖边上聚集。

“顾安之,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白若素一看到顾安之立马就扑了上去。“刚才听到好多枪声,惨叫声,实在是太恐怖了。等了好久也没见你们上来,我还以为……”

“放心,就算为了你和宝宝,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

顾安之抚摸着白若素的后背安慰道。

裴寒轩在一旁啧啧自语。

果然真爱就是不一样,以前老大和白苏末在一起时哪有这般温柔过,冷得像根冰棍似的。

不过,这两人也真够奇葩,这都什么时候啦。前是悬崖后还有追兵,他们居然在这种环境下还能谈情说爱,你侬我侬,让他这不怎么懂爱的人,还真是万分佩服。

“这两只是啥玩意,看起来牛轰轰的。”裴寒轩的注意力从顾白二人身上移开,转向一旁嚣张的呼拍着翅膀的飞兽。

“我也不知道这是鹰还是雕,不过它实在是太厉害了。刚刚就是他们把我和师父送上悬崖的。”白若素非常骄傲的去摸了摸其中一只身上的绒毛,就像是她自己的一般。

墨天坐在一旁靠着飞chong,一直沉默着。

白若素蹦哒到墨天的身边,亲昵的抱着他的肩膀,手刚一接触到就被墨天用力的甩开。

可依然晚了,白若素的手触摸到的地方一片温热。她摊开手借着月光,看到的是一片血迹……

血?

血!

“师父,你受伤了?”白若素再次想要靠近他,察看墨天的详细伤情,却再次被墨天推开。

听到白若素的声音,顾安之也关心的走近。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刚才扑倒我时受的伤?”

刚刚到了悬崖后,墨天就让她别去打扰他,他刚刚累了想要休息下,所以她就乖乖的待在一边。居然没有发现他受了重伤!

“兰丫头,你太吵了。不过就是一点小伤,那么惊讶做什么。等我死了,你再哭也来得及。”

“不许乱说,师父你才不会死呢!人家都说祸害遗千年,你是帝王级的祸害,所以没那么容易死。”白若素见他精力旺盛,还有心情和她开玩笑,以为真的没事。

顾安之却不那么乐观,刚刚他初略的看了一眼墨天背后的伤。如果不是他意志力强,估计早就晕过去了。

可他并没有揭穿他的谎言。

“师父,跟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岛吧,这里现在已经不安全了。”白若素靠在墨天的身边坐下,她决定等他们离开这个岛,回到家后,她一定要帮墨天把真正的兰儿找出来。

顾安之其实也有此意,墨天是个难得的全才,这种人如果能说服他加入弑盟,那绝对是弑盟的福。

前提是……他能活着离开这个岛……

裴寒轩倒不知道这个头发都快到脚跟的邋遢老头有什么本事,不过他对他身边的那两只飞chong倒是非常感兴趣。

这该不会就是金庸老先生小说中,那传说中的雕吧!

当然墨天是不会好心告诉他,这是鹰,不是雕。

小心翼翼的靠近巨鹰的身边,手刚要靠近,巨鹰便拍打着翅膀,直接把裴寒轩拍飞几米远。

“哎哟TMD,太不过爷面子了吧。等我们离开这个岛,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裴寒轩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回来恶狠狠的冲着巨鹰锵锵。

白若素给了他一记鄙视的眼神,“真是够幼稚,怪不得连它们都瞧不起你。”

正在顾安之想要帮墨天包扎,却被他拒绝时,半空中突然传来了异响。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海面上,一艘艘游艇呼啸而来。

天上的直升机顾安之很确定是他们的救兵,可那海面上的游艇却不知是敌是友……

正当白若素等人欣喜若狂,却没有发现敌方有一支小分队正悄悄的朝悬崖移动。

除了穆昊焱亲自驾驶的属于诺亚的直升机外,还有另外两架直升机,三架战斗机。其中一架机身上有明显的老鹰标志。

厉枫殇来了!

顾安之看到其他飞机上面的标志,并不是他们弑盟的。这正合他的意,现在还不是时候,南宫爵知道他的底越少,以后对他越有利。

只是他比较惊讶的除了厉枫殇,另外几架的机身上的标志居然是黑色兰花记号,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是与寒鹰齐名的世界第一佣兵组织暗门的标志。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裴寒轩与顾安之有同样的疑问,不过此刻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等他们安全后再慢慢了解也不晚。

在直升机正想要靠近时,下面一排枪声响起,让穆昊焱他们没办法立刻靠近悬崖。

他们虽然有火力猛烈的战斗机,可那批佣兵与白若素他们的距离太近,不能直接用直升机轰炸,这样不只会炸死敌人,可能连白若素他们也会受伤。

所以,他们只能照样以子弹还击。

再加上他们这里六个人至少需要两架直升机才行,于是顾安之让裴寒轩带着另外两个人往右边跑去,那里也有一块空地,分散成两边对他们更有利。

在见到仪器上裴寒轩的移动方向,穆昊焱立刻明白了顾安之的意思,于是把直升机往另一边开去。

靠近顾安之他们的那一支佣兵小分队,大概也知道可能活不过今日了,因此更是不想就这么白白的死去,就算是拼死也要拉这几个人垫背,因此更加不怕死的扑了上来。

原本以为来这个荒岛抓一个女人,是很轻松的任务,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上面会把这个任务做为最终考核,能从这里活着离开的人……

能有几个?!

换上一个新的弹匣,朝着白若素他们就是一阵猛射。

墨天立刻把白若素拉到巨鹰身后侧躺着。另一只巨鹰则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朝着那些佣兵拍闪着,利爪捉起一个飞得高高的,然后松开爪子,让其重重的从半空摔下,不死也去了半条命。

顾安之的枪早就没了子弹,这样的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他没办法再移动过去近战,没有武器也无法远战,因此也就只能这么无力的待着等待救援。

此刻,他觉得不光是裴寒轩实战经验太少,连他自己也是,近几年安稳日子过久了,当时的魔鬼训练似乎都还给教官了。

巨鹰反复的飞起降落,飞起降落,没多久便无力的回到了墨天的身边。

此刻天刚要朦朦亮,白若素趴在地上从下面很清楚的看到那只飞回的巨鹰,受了伤,整个下面的羽毛全被染湿了,还在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另一只巨鹰则在原地拍打着翅膀,发出听起来很凄惨的叫声。

墨天心疼的看着陪伴了他多年的老朋友,虽然舍不得,但很明白这两个老朋友的感情。虽是动物,可它们的情感世界并不比人类浅,当自己的伴侣受伤,它们也一样会发狂。

朝另一只巨鹰点点头,示意它,去吧。

巨鹰挥动着它那巨大的翅膀,报着必死的心,直接冲到了前方。面对一声声的枪声,不逃也不避……

白若素看到巨鹰赴死的扑出去,鼻头一阵微酸。

这时半空的直升机,突然往下降了许多,厉枫殇瞄准那队佣兵,狠准的射杀,悬崖上印下一排排的子弹声,悬崖附近的佣兵被打死了一半。

就在厉枫殇在直升机上扫射作为掩护,穆昊焱驾着直升机立刻也飞低,放下梯子……

直升机的螺旋桨让这本来就起风寒冷的夜晚,更是冷得刺骨,裙舞飞扬。

顾安之首先一把抓住梯子,双臂用力往上攀起……

直升机同时还要逃避敌方的扫射,绳梯便随风摇摆。

这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抹红光,直直的朝着穆昊焱驾驶的直升机射去,他急忙一个倾斜,避开红光的狙击。上上下下,四面颠倒……

顾安之的一只手被甩开,只剩一只手紧紧的抓住绳梯。

白若素在下面看着心惊胆战,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自己的一叫就会惊到顾安之,让他从空中掉下,坠入大海。

这时,厉枫殇驾驶的战斗机朝着红光方向发起攻击……

由于他的掩护,穆昊焱驾驶的直升机慢慢开始平稳,顾安之随风摇摆的局面才缓和了些,用上手臂的力加上风力,终于重新稳稳的抓住了绳梯。

脚也踩在了梯子上,总算是让白若素松了口气。

顾安之站在上面,一手松开了绳子,身子整个向下倾斜,朝下吼道:“若若,把手给我。”

飞得很低的直升机螺旋浆发出巨大的嗡嗡声,螺旋浆带来的风力吹得白若素差点没有站稳。

墨天在下面扶着她,声音非常大的在她耳边说:“不要害怕,我在下面保护你,把手给他。”

他与顾安之就算不用讲也早就有了默契,不管怎样都要保证这个女人的安全。

穆昊焱把飞机开得很低,白若素把手伸出去刚好就能握住顾安之的手,墨天在下面扶住她,两人同时用力,让白若素可以稳稳的踩在绳梯上。

顾安之则双手撑在她的两边,从后面保护着她。两人一起小心翼翼的往机舱里面爬。

墨天也很快抓住了绳梯爬了上来,可……

厉枫殇的战斗机虽然强劲的打败对手,却也让那几个大难不死留下来的佣兵,更是有了拼命发狠的心。

在双方交战激烈万分时,有一两个佣兵悄然跑到了悬崖边,在墨天抓住绳梯正往上爬时,一名佣兵也跟着爬了上去。

一手抓住绳梯,一手拿着手枪朝墨天的手臂开了一枪。

墨天吃痛差点松手——

原本他的伤势就很严重,完全靠毅力支撑着,现在手臂又中了一枪,他知道自己活不成了。

其实离开这个岛他也活不了,十五年前他中了一种毒,只有待在这个岛上才不会毒发。

穆昊焱很想将直升机倒转翻面,可绳梯上不光有敌人,还有没有任何经验的白若素。机上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他还必须小心的逃避下面的红光袭击,因此他也只能稳稳的驾着,完全帮不上任何忙。

顾安之手上没有武器,他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白若素不受伤。

那名男子见墨天已经中枪,于是更发疯似的拿着枪对准直升机就想开枪,墨天用脚朝他手一踢,枪口歪了许多,朝空中开了一枪。

男子开了一枪空枪后,再次把枪口对准直升机。

只要打中直升机,这几个人就全部都得给他和他的兄弟们陪葬。

墨天看出了男子的想法,他绝对不会让他得逞,一手松开绳梯,从腰间摸出他从不离身的匕首……

“想要同归于尽是吧,好,我陪你!”

锋利的匕首朝着墨天手握的位置,狠狠的一刀割去……

两人一起坠下悬崖!

“不要啊……”

白若素撕心裂肺的吼叫,与螺旋浆转动的声音夹杂着,响彻整个孤岛——

这一场大战精彩不呀,宝贝们给鑫妈留个言呗,是不是大家都回家过年走亲戚了呀,好吧,等过年后可一定要好好留言哦!鑫妈也要回老家过年了,不过放心,每天保底六千,绝对不会断更,连初一也会继续更,宝贝们如果没时间看就存着吧,到时候一起看也许更爽,嘻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