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8荒岛惊魂(二)

清晨,还不到八点,阳光就特别的明媚,在这冬日里出现的暖阳会让人心里觉得暖暖的。今天是周末,唐菱把儿子的早餐准备好,便拎着包出了门。

今天她有一个剖腹产的手术,早早的便到了医院去做准备。

刚刚一到医院的门口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穆昊焱!

昨天他匆匆的让她下车后,自己便离开了,这件事让唐菱辗转了一晚都没睡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明明上一刻两人还有说有笑,可下一秒他便变了脸色,这种感觉特别的不好。

唐菱很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穆昊焱在这段假扮她男朋友的日子里,已经一点一点的再次走进了她的心。因此她现在的心比起刚开始与他接触时就更为敏感,想知道他的想法是否与她一样,还是真的只把她当成是假女朋友,丝毫没有动心。

唐菱从看到他的背影后,便站在原地,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反应,开心的跑上去拥抱他吗?虽然这是她此刻心里想做的。可他们的关系,不是能做这么亲密动作的关系。

穆昊焱回头正好与唐菱的视线相对,表情很严肃,和昨日离开时一样,有些吓人。

虽然还有一段距离,可唐菱却清楚的看到穆昊焱一张俊脸非常的沧桑,脸上的胡渣很明显,而眼神中那毫无掩饰的恐惧更是刺痛了她的心,没办法再想太多,径直朝穆昊焱走过去。

在她走过去的同时,穆昊焱丢掉烟头,也同样朝她的方向走来,一直到两人面对面站着,中间距离不到一米。穆昊焱突然长手一拉,将唐菱拥进怀里。

这突来的拥抱让唐菱有些不自在,仰头想要问穆昊焱发生了什么事,可刚一仰就被穆昊焱又一次压向他的胸口。

唐菱不再挣扎,而是任由他这样抱着,听着他规律的心跳砰砰的跳着。现在正是上班时间,经过他们身边的同事,患者都特别多,几乎每个经过的人都朝他们投来关注的目光。

穆昊焱将头低下来枕在她的肩上,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唐菱,我们不要做假男女朋友了,你当我的女朋友好吗?我们好好的相处,永远不要失踪,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唐菱愣了一下,虽然这种想法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没想过会这么快,昨日他那么冷酷的离开,原本以为两人的关系会冷却一段时间,没想到非但没有冷却,反而有这么大跨步的进展。

穆昊焱似乎也并不是来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告诉她一个他的决定。就这么紧紧的拥着她站了好几分钟,这才把她放开。手扬起来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嘴角轻轻扯起了一记魅力的笑容。

“去上班吧,快迟到了。我这几天有点忙,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再来听你的答复。”说完,穆昊焱挥了挥手,示意让她进去上班,他则转身打算离开。

唐菱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头,“穆昊焱,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一点都不像平时的穆三少,唐菱有些担心的问道。

穆昊焱停下脚步,转身恢复了他平时面对她时的浅笑,摇了摇头。“没事。”

只是,嫂子被绑架的事让他又想起了那个她,不想再经历那样的一次痛苦。

他承认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唐菱有一种很吸引他的魅力,总想要与她待在一起,即使只是两个人静静的待在家里,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他都觉得心里空了好久的那个洞,似乎被她填得满满的。

他不想因为以前的事错过了她,他更不想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她连她真的走进过他的心都不知道。

人生本就不长,他也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回忆,或者无望的等待上。于是,他决定随着自己的心,他的心告诉他,那里的位置已经一点点被这个叫唐菱的女人占满,那他就诚实面对,把她留在身边。

“唐菱姐,早。”一个前几天才到妇产科实习的小医生,走过唐菱身边时挽着她的手,“正巧,我们一起进去吧。”

唐菱被她拽着朝医院走去,就在快要到大门时,突然放开她的手,“燕燕你先进去,我还有点事,一会上去。”然后回头朝穆昊焱离开的方向跑去。

穆昊焱看到唐菱去上班后,也转身离开,与老大已经有好几个小时失去了联系,那些跟着老大去的手下也完全没有消息。今天他要做的事好多,还有老大昨晚传过来的命令也让他很惊讶。

蓝姨好像与嫂子失踪的事也有关联!一想到这些,头都快炸了。

突然听到后面唐菱叫他的声音,转身正好与没收住脚的唐菱,撞了个整怀。

把她扶好后,轻轻问道:“怎么了?”

唐菱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像是做了个很大的决定似的,突然抬起头,柔柔的说了声,“好”。接着垫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的印上自己的唇。

然后,连看都不敢看穆昊焱一眼,便转身往医院跑了去。

在唐菱都跑远后,穆昊焱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她的那个“好”字是什么意思。

穆昊焱轻轻的摸了摸自己嘴唇,一股甜意从心里冒出来,当然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记得以前,她每次也都是这样主动吻他。

收起笑容,转身往自己的车上走去,今天之内,他一定要找出老大和嫂子的下落——

顾安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无盖的棺材里,抬眼看去是石头和土,而映在石头上的亮光看着更像是烛火不是灯光,这里看来更像是一个坟包。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他便理清楚了思路,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

他好不容易没有被蟒蛇吞进肚子里,却因为那把有毒的匕首晕了过去。

现在很明显他是被人救了,再看看自己被五花大绑的身体,或者是被人抓了也有可能。

突然有声音传来,顾安之闭上眼睛,静静的聆听,先是一个熟悉的女声传进他的耳朵,如果不是自制力惊人,他恐怕已经兴奋的尖叫出声。

“师父,师父他怎么还没有醒啊,他会不会有事呢?师父,你倒是说句话呀。师父,如果他有什么事的话,我就把这张脸给毁了。”白若素拿着一把匕首指在自己的脸上。

穿着一身虎皮的老头回头狠狠的瞪了白若素一眼,“兰丫头,你再吵我就把他毒死。”

白若素在自己的嘴上拉上拉链,这老头性格乖僻,完全摸不清楚,所以还是少惹他为妙。一拐一拐的走到棺材旁边,看着里面躺的人,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与他不见还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可怎么她却像是与他分开了好几个世纪一般。

“顾安之,你快醒过来吧。”

昨晚她正专心的吃着干鱼片,一把被这个叫她兰丫头的老头给拽到一旁躲着,突然进入黑暗中,周围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见,可就因为什么都看不见,听觉反而变得很好,她知道有人走了过来,待眼睛适应了黑暗后,隐约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

透过月光的微亮,她看清楚了来人居然就是她一直等待的顾安之,惊喜得想要大叫,却在出声之前被老头塞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药丸的东西在她的嘴里,便什么声音都无法发出。

眼睁睁看着他与那条巨蟒智博,心砰砰的就像要跳出来似的,特别是看到蟒蛇从他的脚开始往上吞时,着急得直掉眼泪,却也只能掉眼泪,不能出声,被老头拽住也不能上前去帮忙。当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如果顾安之被死了,她也不要活了。

可她老公并没有让她伤心太久,一瞬间便完全反转了剧情,可就在她为顾安之赢了蟒蛇而开心时,他却直直的倒了下去。

后来她以自杀为威胁,逼着老头把顾安之救了回去。

跟着老头回了大本营这才发现这个岛上居然有如此多的坟包,可想而知这原本应该不是荒岛,应该是经过了什么事才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而老头子的家便在其中一个坟包里,打开墓碑,便能看到一个长梯,顺着下去就是怪老头在这岛上的家。

经过一晚上的软磨硬泡,终于知道了他口中的兰儿是谁,他救的一个女人,和她一样,在被救的时候已经有孕在身。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很长时间。

她也知道了这个老头名叫墨天,那个兰儿一直叫他师父,看情况他很爱那个叫兰儿的女人。

墨老头也以为顾安之就是这个兰儿肚子里宝宝的爸爸,现在为了找他们母子才来到了这个岛上,这点猜测倒是与实际情况很符合。

看着顾安之苍白的脸,白若素收起了回忆,为了她与顾安之的安全,她决定暂时当他口中的那个兰儿。反正墨老头的记忆好像有些混淆,脑子估计有点问题。

“顾安之,你怎么还不醒啊。”白若素抱着顾安之的头摇晃着。

“若若,本来快醒了,你再摇的话,我会选择再次晕过去。”顾安之说着,睁开眼睛冲白若素眨了眨眼,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活动自如的部位。

白若素见他睁开了眼睛,兴奋的抱着他的头又是一阵猛亲。然后把他放平后,跑过去把墨老头拽了过来看,“师父,你看你看,他醒了。是不是只要醒了就代表没事了,毒应该解了吧?”

墨天瞥了白若素一眼,走过来看了看顾安之,掰开眼睛瞧了瞧,又看了下他的舌头,丢下“命大”两个字就转身又开始忙碌自己的去了。

“顾安之,师父说了命大那就表示你没事了,哦耶,太棒了!”白若素又是一阵兴奋的大叫,在收到墨天警告的眼神后,收敛了些。“顾安之,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的?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找到我呢,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只是时间问题罢了。不过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这里。”

她好想大叫一声,老公你真棒!然后扑上去来个法式热吻。不过在怎么说也是别人的地盘,还是低调些为好。刺激救命恩人是不道德的行为。

“这个说来话长,倒是你。”顾安之很想坐起来将她抱在怀里,感受她在他身边的温度,可现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你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弄到这个地方来的吗?”

白若素歪着嘴皱起眉头,开始回想,“就那天我去上班啊,陈仁哥让我帮他去完成一个暗访,可是到了医院,一进那个医生的办公室我就被弄晕了,后来等我醒来时已经在一艘货轮的密室里,听说是要把我卖到什么地方去,可接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就被那些人丢到了这个岛上。”

对于她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在这二十四小时内,她也想了无数次,可怎么都想不通。明华医院的那个医生,她从来没有见过,更别说是与他有什么恩怨。所以,她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有人买通他来做这件事,而会做这种事的人,只有一个。

“顾安之,你告诉我,是不是顾妙之。”

白若素不是询问,她几乎可以确定是她做的,就算她不是主谋也一定参与了。白苏末虽然也不怎么喜欢她,可她们毕竟是两姐妹,不至于做得这么绝。

顾安之对于这件事觉得很对不起若若,可他并没有打算瞒住她。

“对,妙妙有参与。不过还有一个人也参与了……”顾安之顿了顿,“若若,对不起。”

“你说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让人绑了我。说吧,还有谁?我姐?”白若素已经很淡定了,这被绑的十几个小时,她觉得自己瞬间成熟了好多。有些事也想得很明白,并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别人来这样对她。

顾安之摇了摇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不是。这次事件在目前我们知道的线索中,没有苏末参与的痕迹。”

“那是谁?”这下子白若素倒有些惊讶,她自认性格还算不错,就算朋友没有很多,但敌人应该也没几个吧。除了顾妙之,和因为顾安之的关系产生的情敌姐姐外,还会有人想要致她于死地。

“我妈。”

“啊!”白若素想了好多种可能性,可怎么也猜不到顾妈妈身上去。那个虽然对她有些冷淡,看着不太喜欢她的婆婆,可她一向是那么的温柔娴静,低调高雅的女人,怎么会做出如此狠毒的事。

顾安之比白若素更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所有的证据又都很明确的指向她,让他不能不信。

“怎么会?你确定吗?”白若素沉默了一会,轻声的问了句,她还是怎么都不敢相信顾妈妈会做这种事。

顾安之艰难的试着抬了抬胳膊,却最终还是没有如他所愿,这个时候他多想给她一个拥抱。“厉枫殇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我查了之后发现那个号码并没有留任何的资料信息,可也查到那个号码最后发出信息的地方正好就是我家。”

“小黑也来了?”

“恩。”顾安之看了看白若素的脸色,本来就已经够没有血色,现在看起来更是苍白得吓人。想等一段时间再说这些让她伤情的事,可在接触到她坚定的眼神后,他又继续开口道:“昨晚我和昊焱曾回了一趟老宅,在那里我得到消息知道你在这片海域出现,在一艘货轮上。可厉枫殇赶过去时,你却已经没在那艘货轮上。”

“从我们知道你的消息到厉枫殇赶到不过三十分钟的事,那个船老大没有理由突然改变主意,一定是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而当时在场的只有昊焱,爸,妈,还有我。昊焱绝对不可能做这种事,而爸更是不可能。”

白若素闭上眼睛沉默了好一会。

顾安之就这么看着她,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她现在的想法,他不想她钻牛角尖,正打算要劝她。白若素睁开了眼睛,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恩,知道是谁就可以了,以后的事你不用告诉我,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送小剧场求月票——

鑫鑫麻:哈哈,如你们所愿,还是顾先生先找到顾太太,你们是不是该送点月票支持下顾先生顾太太的重逢呢!

Iheejun:月票的事暂且不谈,我只想问鑫妈妈,我的小黑怎么办呢?

鑫鑫麻:咳,那个,小爱爱呀,作为姚钱钱的扮演者,你的男人是苏总,关心的目标有误哦!

Iheejun:既然你提到这个了,我就不妨告诉你,我是小黑的至尊脑残粉,我对他的爱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苏辉文:……

小黑:……

Iheejun:楼上的男神,撒啦黑!苏辉文我不要嫁你……我要改嫁,我要改嫁!

鑫鑫麻:咳咳,这个,小黑男神,针对你的狂热女粉丝要改嫁的请求,你有何回应呢?

Iheejun:鑫妈妈,如果你让我改嫁,我就投好多好多月票给你,打赏也会绝对给力!

双眸冒着$$,完全无节操的鑫鑫妈乐呵呵的说:真的吗,真的吗?那这真是值得考虑一下

小黑冷冽的目光扫向作者:你敢!霍北,把这个无良的作者绑了

霍北一边拿绳子一边嘴里嘀咕:真是个白痴,明明知道我们家老大心里只有白家二小姐

小黑:命令下去,所有寒鹰的人手上的月票通通销毁,一张不留

鑫鑫麻:等下等下,小黑男神别呀,这不投多浪费呀!我保证不拿你开玩笑了行吧。小爱爱,你看到了,我也很无奈,下次一定给你配个比小黑还好十倍的男人

鑫鑫麻抱着小黑的大腿:男神,这样可以了吧,你叫他们把月票投给我呗!

小黑:哼……

看着男神帅酷的背影,鑫鑫麻望天长喊:哼是几个意思嘛,小黑男神,你这是让他们投月票呢,还是投月票呢,还是投月票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