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7荒岛惊魂(一)

顾安之在来之前,陆温彦给他提过醒,说是这片海域的岛上盛产着一种蚊子,比一般的蚊子大上一些,恐怖的是,这些蚊子在叮咬吸血的同时,会把虫卵产在被呆咬的生物皮肤下。

如果一个人被它们叮咬了,大概过一天的时间,他们的皮肤便会有一块一块的小凸块,这个时候如果想要把虫卵取出来的话就必须要把皮肤划破。如果不闻不问的话,三十六个小时后虫卵就会孵化,小蚊子会钻破皮肤自己飞走,而它们的卵壳等脏物则会留在体内,一直腐烂下去,直到把整个人都烂成一具死尸一般。

白若素虽然是个孤儿,但从她被白家收养后,日子一直过得很滋润,被他们暗中明中保护着,哪里知道这些野外生存的技巧。遇到这些比人还恐怖的生物,该怎么办。

“现在先把这个涂满全身。”顾安之让他们涂的是一种叫玛螂的动物的粪便,据陆温彦说这是克那种小蚊子最好的办法,玛螂本身是一种有毒的生物,一般在有水源的地方比较容易找到它的粪便,也给他看过这些小动物的样子,以及它的粪便的形状,所以刚刚一登陆他便发现了它。

虽然玛螂它们的粪便也带有少量的毒素,但总比让那些可怕的蚊子在身体里产卵好吧。

“涂好后你从左边上去,你去右边看看,有什么消息立刻联系我。不管有没有结果,天亮之前回到这里。”顾安之冷静的吩咐着手下的人,然后自己则向中间的那片原始森林走去。

走进这片有些湿热的原始森林,仰望能看到遥远的天空上月光一片皎洁,可林子里却潜伏着各种奇异而危险的动物。

只不过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顾安之已经遇到了会传播疾病的昆虫,还有会咬人的大蚂蚁。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经常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使行走变得更加困难,再加上林子里闷热异常,身陷其中的人不久便会满身大汗——

白若素简直快要疯了,全身满是泥浆,只能靠两臂的力量往前爬行,爬了她也不知道是多久时间,可周围透过月光依然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树,她只觉得万分的泄气,照这样的速度她要爬多久才能爬出这片树林呀。

在这孤寂的夜晚,连蚊子嗡嗡的声音都听得好清楚。

白若素放弃爬行,手支着身子坐了起来,手轻轻的抚着肚子,“宝贝们,真是对不起,跟着妈妈吃了这么多苦。不过你们一定要坚强哦,我们一起努力,不能放弃,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一定会的。”

对着肚子里的宝贝精神喊话后,她觉得似乎也有了些力量,再仔细检查了一下脚上的链子,好像并不是特别的紧,这种程度,只要她迈的步子小一点,应该还是可以直行。

晚上如果在这里睡*的话,肯定会生病,还好她被关在船上时晕迷了不短的时间,现在一点都不困。

白若素决定不再傻傻的趴着行走,就算走得慢一点,也还是这样的视野更好。于是就这样借着月光,她又继续往前缓慢的行进。

透过密密的树林,她好像看到了一缕白光,难道这个岛并不是荒岛?这里还有别的人居住?

这种想法让白若素兴奋不已,看来老天爷还是怜爱她的,在最绝望的时候还是给了她一线希望。顺着光线的方向,白若素的步子轻快了许多,看到了希望之后,似乎身上的每个细胞也都充满了力量。

脚下的链子拖着行走会发出铃铃的声音,在这个有些寂静的夜里,特别的清晰。

距离光线越来越近,白若素心情也越来越好,心跳也愈加的快急,可脚下的步子却慢慢的放缓。在她此刻的位置上远远可以看到光线处并没有了茂密的树林,那缕光线原来是一个很原始的火把,一个手拿火把的人背朝着她站立,在他面前不知道是什么,闪着一点点的绿光。

白若素悄悄的一步一步的靠近,可悄悄只是她的希望而已,由于脚下的链子,她根本就不可能静。

那人明显也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反手朝她的方向一扔,与此同时白若素的腿似乎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她反射动作的弯下身子拍了一下,是只蚊子,她并没有在意,在这样的原始森林,没有蚊子才更奇怪,伸手挠了挠被叮的小腿,而她头顶就在此时一枚短匕首飞过,稳稳的扎进她身后的树上。

白若素吓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完全不敢动弹。

顺着光线的方向再次偷偷的望了一眼,这下更是吓得不轻,就算那人不朝她扔刀,她也不敢再往前。妈呀,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些发着绿光的生物,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狼吧!而且还不只是一只,而是一群,真正的狼群。

手拿火把的男人转身朝白若素走过来,他身后的狼也亦步亦趋的跟着往这边走来,与男人的步伐一致,没有越前,也没有拉开距离。

白若素急忙把头低下,天啦,她这是什么运气啊,原本以为遇到了救兵,谁知道是遇到了死神。

男人走到距离白若素两米左右停了下来,火把举在眼前晃了晃,似乎也很惊讶在这岛上会遇到一活生生的人,可他并没有打算要发善心救她一命。火把在照到她的小腿上停了一下,视线在看到那被蚊子叮过的小红点处顿了一下。

白若素觉得自己此刻就算是一个商品,只能静静的被眼前的怪老头打量,她还以为自己会沦为他身后狼群的食物。

谁知道这个头发比白若素头发更长的怪老头转头就打算离开,没有打算杀她,也没有救她的想法。

其实只有怪老头自己知道,只要被那毒蚊叮过的人,就算他现在不杀她,这女人也活不过三天,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白若素见怪老头要丢下自己离开,顾不得害怕那群恐怖的狼群,急忙站起来往前奔了几步,拽住怪老头的虎皮衣服,“别走……求你……救救我吧。”

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所谓的自尊了,现在在这个原以为是荒岛的地方,遇到一个人,虽然这个老头有些怪,可这是她唯一的希望,不然以她现在的状态,可能等不到顾安之找到她,她就已经去地下报道了。

就算自己还能坚持一下,可肚子里的宝贝却坚持不了那么久。

就在白若素手刚拽住老头的虎皮衣服角的那一瞬间,冒着绿光最靠近老头的狼突然转身朝白若素扑过去。

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白若素往后倒地,可那匹狼却并没有打算这么放过白若素,也许是许久没有这样活生生的猎物,狼的本性露出,狼爪正抓下的瞬间,老头突然又射出一把匕首,可这次他的目标并不是白若素,而是那匹已经有些发狂的狼,直接毙命。

随即又吹了一个很独特的口哨,那些原本都要往白若素扑去的狼全都乖乖的退到老头的身后,慢慢的往它们的目的地前进。

几分钟后,只留下了白若素和怪老头静静的待在一起,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白若素低着头,皱眉思考着这怪老头心里在想些什么。而怪老头则是很认真的打量着白若素,如果视线有力量的话,白若素的脸上应该已经被他盯出一个洞来了。

最后还是白若素没有忍住,抬起头瘪着嘴询问道:“爷爷,看够了没呀?如果看够了能不能给我找点吃的,我好饿啊!”抱着肚子,嘴嘟得高高的。

怪老头一把拉过白若素的手,食指和中指按在她的脉搏处,过了一会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兰儿,是你啊兰儿,我找了你好久,你这个坏丫头,这些年都跑哪里去了?”

原来刚刚在狼袭击白若素时,怪老头不经意的回头拿起火把,正好看清楚了白若素的脸,那张与他记忆中的女人有七八分相似的女人——顾兰儿。

可是他还是有些怀疑,眼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他的兰儿呢,于是他摸了摸她的脉搏。果然,有孕在身,是他的兰儿没错。

白若素愣愣的被怪老头抱在怀里,什么情况啊,谁是兰儿?这老爷爷在说些什么呀!

虽然不是完全明白,不过白若素也不是傻瓜,脑子也转得相当的快,大概猜到这个叫兰儿的,一定是这老爷爷一个很重要的女人。反正自己现在需要他的帮助,何不将错就错。

看他的样子应该在这个岛上待了不短的时间,很熟悉这个岛的环境,在他的帮助下她应该至少可以等到顾安之来救她。

“哇!!!!!”白若素伸手也回抱住怪老头,“你怎么现在才找到我,对,我就是兰儿,我等你好久了,你再不来我就快饿死了。”

怪老头拉开白若素,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虽然兰儿看起来有些奇怪,好像和他印象中的兰儿有一点不一样,可听到她说饿了,怪老头还是心软的从随身携带的一个袋子里拿出一些干鱼片递给她。

白若素看到怪老头的眼神,以为他看出来她不是兰儿,心虚的低着头不敢说话。接过干鱼片后,更是埋头很认真的吃着,完全不敢看怪老头的眼神——

顾安之戴的眼镜是刚刚厉枫殇给他的一种特殊眼镜,这种眼镜在黑夜中能看得非常清晰,犹如在白天行走一般。

由于他在事前就已经做好了防毒蚊的准备,这一路走来还算安全,蚊子在他四周绕了一会就自觉的飞走。

现在这里的环境这么糟糕,他希望若若不要在这里,可他又希望她就在他的不远处,他能够尽快找到她。就在这时,一声狼嚎声从不远处传来,可很快就消失,这只会有两种可能,一是狼忙着吃食没有再嚎叫,还有一种则是狼已经不能再叫,因为它已被制服或杀害。

顾安之有强烈的感觉,他的若若就在这附近,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刚才狼嚎的方向奔去。

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便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地上躺着一匹狼的尸体。顾安之蹲下用手指摸了摸狼尸,还有明显的温度,说明这正是他刚才听到狼嚎的那匹狼。这利落的手法绝对不是若若做得出来的,这岛上除了他的人以外,还有很厉害的角色存在。

他一上岛时所察觉到的血腥味也不是没有道理,可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呢,若若现在会是在他手上吗?是和之前绑架若若的人是一伙的呢,还是只是单纯住在这个荒岛的岛民呢?

顾安之的脑子里有很多的疑问,根本没有注意到有危险正朝他袭来。

待他检查完狼尸的伤口后,起身回头却看到一条巨大的蟒蛇正在离他不到五米的距离,庞大的身体盘旋在地上,头部高高的仰起,那高度比顾安之站直身子还要更高一些。舌头长长的吐在外面,似乎是发觉到了美食的一种兴奋。

顾安之从回头便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就像是在玩一二三木头人一样,除了挡在眼镜后面的眼珠在转动着想办法。

记得小时候在进行野外求生训练时,有教到过遇到蟒蛇后该怎么做,顾安之的脑中飞速回想起当时学到的细节。

虽然没有真正的遇过这种面对面的巨蟒,不过这种野外求生会遇到的危险,他早就有心理准备,现在必须格外的冷静,稍有差池就会沦为这条巨蟒的腹中物。

在蟒蛇已经距离自己很近的时候,千万不能动,因为别看蟒蛇平时慢吞吞的,可一旦猎物进入攻击范围,它可以在0.7秒内咬住你的身体。

顾安之快速的躺在地上,双腿并拢,背部紧紧的帖在地面,右手把从狼尸上拔下的匕首悄悄的藏进袖口,然后双手呈三角抱头。这个时候那条蟒蛇慢慢的游到了顾安之的身边,围着他从头到腰到脚,转了一个圈,在找从哪个方向能方便的钻入他的身体下面。

这时,顾安之摒住呼吸,告诫自己不能紧张,千万不能动,背部往后几乎与地面成了一个无缝的连接,让蟒蛇根本无处可钻。

蟒蛇在他的周围转悠了好几圈,最终放弃了钻进他身下的打算,开始转到他的头部,张嘴想要整个吞下他的头部,可是由于顾安之事前就已经把双手呈三角的抱头,使头部显得很大,也无从下口。

郁闷的蟒蛇只能从比较小的腿部开始吃,游到顾安之的腿部,开始一点一点的将眼前可口的美食吞进肚子。

看到自己的腿被一点一点的吞下去,顾安之还是非常的沉着,因为这正是他的计划,这个时候他的柔体并不会有任何的痛苦,可如果他挣扎的话,蟒蛇就会紧紧的缠住他,反而会有被蟒蛇缠断骨头,窒息而亡的危险。

看着蟒蛇的嘴张得大大的,一点点的吞食自己的腿,一直到它吞到了膝盖,顾安之迅速的坐起来,从袖口滑出匕首顺着蟒蛇的嘴巴边缘狠狠的割下去,一直割到脚底板。当然在这过程中顾安之的腿也会被不经意的划伤,可这比起被蟒蛇吞掉来说,完全不算什么伤。

把蟒蛇从嘴部开始往下活活剥开后,又快速的把脚抽出来,站起身忍着痛飞快的跑离这里,这里有太浓的血腥味,如果不离开的话,不知道一会还会出现什么样的猛兽。

可没有跑几步,顾安之突然跪跌了下,整条腿完全没了知觉,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腿流出的血居然是黑色。

匕首上有毒!这个想法在脑中闪了一下,顾安之便毒发晕厥了过去——

求月票求月票——

今天还有一更,小剧场在下一更送哦,另一更大概不能零点发了,我写好会预存六点发,宝贝们不用等了,明天早上再来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