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6小黑的爆怒

很快密室的人全都来到了甲板上,四周现在已是漆黑一片,只有货轮上的灯照着的甲板还非常的明亮,正当佣兵们打算将这群偷渡客们押上他们的船上,不远处有一组光线照过来,再一看,驶来的是一艘小型的快艇,目标似乎很明确,就是这艘运有偷渡客的船只。

佣兵的带头者回头瞪了一眼络腮胡男人,也就是这个偷运者的老大,道:“你把他们也卖给了别人?”

有时候这种情况也会发生,一些想钱想疯了的偷运者们,不光赚偷渡客和佣兵组织的钱,还会把偷渡客与一些实力并不是很强的佣兵,一起卖给实力更为强大的一些恐怖组织,或者大黑组织。

络腮胡男人急忙摇头否认,虽然这种事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干过,可是这一次因为有白若素那个女人在,事先就有人给他提过醒,这次联系的买家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就算事后诺亚的人知道了她的下落,也做不了什么。

在两人谈话的同时,那艘快艇已经在货轮的左侧面停下,从快艇上下来了三个人。

那群佣兵纷纷把枪调转头对向这三个人。

络腮胡男人站了出来,向佣兵的带头者低语了几句,然后走向三人,“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想做什么?”

“把白若素交出来吧。”

没错,从快艇上下来的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很久没有出现在白若素视线内的厉枫殇,白若素永远的小跟班小黑同学,以及他的两个跟班霍北和霍西。

顾安之在离开顾宅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弑盟这些年虽然有很大的发展,可比起那些已经存在了很久的佣兵组织,恐怖组织,弑盟还是太年轻,如果由他们出动,即使最终救出了若若,弑盟这些年的努力也会化为虚有。

弑盟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他也必须要为那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着想。

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给厉枫殇打了电话,这也是对于早些救出若若做的最好安排。

说来也很巧,厉枫殇正在那片海域的附近办事,接到顾安之的电话,他便立刻出发。

从出发到此刻站在这艘偷运的货船上,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

“你说什么,什么白若素,我不知道是谁。”络腮胡男人心里一咯噔,这些人比他想象中来得更快,可这人并不是顾安之。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这时那个之前坐在白若素身边的女人说了句,“那位白小姐现在已经不在船上。”

“Shit!”佣兵的带头人被厉枫殇那嚣张的态度刺激到,举着枪快速的上膛,扣动扳机,子弹朝着厉枫殇的眉心射出。他俩的距离只有十米左右,这么近的距离,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即使对方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快过他的枪子儿。可……

可他想象中的中枪倒地的情节却没有发生,厉枫殇依然帅气的迎风站得笔直,眼角微眯,嘴角也勾起一记邪魅的笑意,带着黑皮手套的手在眉心握拳,又瞬间张大,像是电影中的慢动作一般,子弹慢慢的从他手心飞出,直直的射向那名佣兵带头者的眉心,只不过一秒的时间,原本还在骂人的佣兵带头者,瞬间倒地,没有呼吸。

在场除了早已见识过厉枫殇*手段的霍西霍北,其他人都愣了一下,这是怎样的速度与力度。

先不说这直接用手当枪将人杀死的力度,就说在距离十米处躲避专业佣兵射出的子弹,这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还直接用手稳稳的接住了子弹,而身子一丝没有动弹。

络腮胡男人有些后悔答应帮她这个忙,白若素那个女人不光没有为他带来一点利益,现在看来他说不定会死在这个*男人手上。

就在大家发愣的一瞬间,霍西上前几步,右手突然一划,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佣兵连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往后倒下。霍北也窜了出去,那些拿着枪的佣兵们连抬枪的机会都没有,只不过是一眨间的功夫便也解决了三个人。

直到这时,佣兵们才反应过来,立刻朝这三人还击。不长眼的子弹到处横飞,将那些无辜的偷渡客们扫倒了一大片。

这时,原本已经放弃希望,准备接受命运的偷渡客们,顿时看到了希望,也加入了战斗中,反正横竖都是死,现在拼死一博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霍北和霍西分向两边,去射杀那些佣兵,厉枫殇则是紧紧的盯着络腮胡男人,偶尔有不怕死的想要靠近他,或者想躲在暗处击杀他的,通通都下去见阎王了。

“说吧,白若素现在在哪里,还有,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白若素,我不认识。”

厉枫殇嘴角一抹冷笑,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以闪电般的速度,上前掐住他脖子,五指之间发出钢铁般的声响,即使周围枪声振天,络腮胡男人还是能听得很清楚。“说!”

此刻他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个男人完全能只用拇指和中指的力量,把他的头颅拧下来。

现在整艘货轮一片混乱,偷渡客们有些拼命的反抗,有些水性好的直接跳船而逃,也有些蹲在地上不敢乱动。霍北和霍西都各自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看来不把这些事解决了,他们家主子是不能好好说话的。

霍北快速的跳到一块钢板的后面,袭来的弹雨打在了钢板上,瞬间火花四射。他又立刻从旁边跳出去,在地上滚了一圈,手中的枪同时朝佣兵们打出,每一声枪声都会带走一条生命。

这个时候从紧靠着货轮的另一艘佣兵船上又冲过来一大批的佣兵,这些佣兵一看到乱跑的偷渡客就用枪扫射,不一会儿,地上已经躺着一大片的尸体。

鲜血顺着甲板流向大海。

络腮胡男人身子抖抖缩缩,道:“我……我……只是有人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把那位白小姐卖给佣兵组织,我只是拿钱办事。”

厉枫殇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我再问你一次,白若素现在在哪里,是谁把她交给你的!”

他可不是笨蛋,简单的一句拿钱办事就能把他给糊弄过去。

“我……我说……我说……”络腮胡男人最终还是忍受不住痛,他明知道即使自己说出了这个男人想知道的,也不会有活命的机会。只是说出来的话,至少死也能死得痛苦点,这个男人的手法太血腥太暴力,绝对不是一般的黑道人物。

“我只是还我以前的一个女人的人情。”

“女人!”

络腮胡男人感觉到了脖子处松了几分,于是继续道:“对,十几年前我欠了一个女人的情,现在就以这件事作为还债。”

“名字?”厉枫殇双眸仍然冷冷,手也没有放下的打算,十几年前欠下的情,那说明那女人现在应该并不年轻,那就不是白苏末。可此人又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与若若之间有什么恩怨?

“我……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以前是在一大户人家当下人,后来嫁给了一个有钱人,我们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直到最近她联系上我,要我帮她处理那个姓白的小姐。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如果他知道会惹上这么个恶魔,他绝对不会答应帮她做这事。没有亲生女儿又能怎样,他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为了那么一句话,而赔上自己的性命。

“你把白若素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

“半个小时前,我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她让我把白小姐随便扔到一个荒岛上。这附近全是这样的岛屿,每个岛都长得很好,我也不清楚她现在在哪个岛,但我保证,现在她还活得好好的。”

在厉枫殇那犀利的眼神注视下,络腮胡男人不敢再说一句假话,于是把事发经过都一五一十的全都汇报。

厉枫殇的虎口微微用力,便听到咔嚓的一声,络腮胡男人瞬间倒地,再也没有了气息。

解决掉络腮胡男人后,厉枫殇从他的衣服兜里摸出了手机,翻看了一眼通话记录,半个小时左右他果然接过一个电话,把号码记下发给了顾安之,然后悠闲的半靠在船栏边,拨通了电话。

“顾安之,我刚发给你的电话号码查一下,那人应该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谋。还有我现在的所处的经纬度分别是……,你再查一下半个小时内,船经过了几个岛屿,若若在其中一个岛上。”

说完他要说的便直接挂掉了电话,本来厉枫殇并不想把这些事告诉顾安之,这小子居然把若若给弄丢了,原本是没有资格再管关于若若的事,可最终想到白若素的意愿,再说这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事,他理应出力。

至于之后是否要把若若带离他的身边,那就是等找回若若之后的后话了。

船上的枪声仍然没有减弱的迹象,反而越战越烈。

霍西手上的枪子弹已经用尽,他扔掉自己手中的,想要拿过一旁已经死掉的佣兵的枪,就在他靠近那具尸体时,霍西突然顿了一下,猛的向旁边跳开,随后一阵子弹击打在了他先前的位置上。

随着枪声结束,两个佣兵急匆匆的跑过来,在见到霍西时,又是一阵乱射。

厉枫殇不想再浪费时间,虽然他很相信霍西和霍北有能力,但三个人的战斗力怎么都会比两个人快,他想要速战速决。再说自从他坐上教父这个位置后,真正需要他出手的机会太少,趁这个机会练练拳脚也不错。

厉枫殇故意吼了一声,把那两名佣兵的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霍西见主子出手,便往里面继续投入新一轮的战斗。

厉枫殇从腰间摸出匕首,右手一甩,手中的匕首插进了其中一人的眼睛里,那人惨叫一声,手中的步枪胡乱的打射了一通,然后便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声音。

一起过来的另一个佣兵显然也被厉枫殇的动作吓到,他没想到厉枫殇在一边躲避子弹的同时还能甩出匕首,而且他的速度也太快了,逃避,扔匕首,加速向前冲,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就已经来到了你的身边。

等这名佣兵反应过来时,厉枫殇已经冲到了他的眼前,他只能下意识的抬枪。而此刻厉枫殇已经握住了他的右手,用力往后一拧。

“咔嚓”一声脆响后,这个佣兵在惨叫声中,右手被厉枫殇扭断。但他似乎没有放开他的打算,继续紧紧的抓住他的右手,脚下用力往佣兵身后一蹬,顿时把他的整只手都给撕断下来。

佣兵痛得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嚎叫,厉枫殇从地上捡起枪,对准他的脑袋开了一枪,然后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货轮上仍然到处都是枪声,到处都是人的尖叫声,也到处都在混战。

这样的枪声,叫喊声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渐渐的声音弱了下来,那艘原本来接偷渡客的船只也掉头驶离,一望无际的海洋上只剩下这艘货轮和厉枫殇驶来的快艇相伴而立。

货轮的甲板上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杀掉最后一个佣兵后,厉枫殇这才带着霍西霍北回到了他们的快艇,朝着货轮的反方向驶去。

货轮上站着几十个幸运活下来的偷渡客们,他们看着快艇离开的方向,唉叹自己不幸的人生,又庆幸自己比那些躺下的尸体这幸运的人生。

厉枫殇并不担心他会被人认出来,因为他每次出行都会带着不同的人皮面具,以及不同的变声器——

白若素一边反手用打碎的勺子碎片割着绑住她手的绳子,一边咒骂那个可恶的络腮胡男人。

在她被重新移回密室后,不到半个小时,那些人便又把她给抬了出去。她还以为络腮胡大叔想通了,打算放了她,没想到放是放了,只是是把她放在了一个鸟不生蛋的荒岛上。

刚开始她还觉得很幸运,至于现在她也算是自由之身,持续喊了十来分钟的救命,都没人搭理她,除了自己的回音还是自己的回音,连只虫虫的叫声她都没有听到。

她这才认命,自己真的是被扔在了孤岛上,除了自救外,没有第二个办法。

好在她运气还算不错,在第二次被架出密室前,一直待在她身边的那个女人,悄悄的在她手上塞了一个碎掉的勺子。

不然以她手脚都被绑住的状态,就算不被什么野兽给吃了,自己都能活活给饿死。

呜……她好想念顾安之那温暖的怀抱,也好想念兰姨做的放了西红柿的鸡汤,还很想念小黑给她做的闷猪蹄……

白若素现在真是觉得又饿又冷,老天爷怎么能这么虐待她呢,她平时又没做什么恶事,从小就心灵比外表还要美,真不公平。

由于太气愤,白若素手上的劲倒是比起平时大了不少,没过多久手上的绳子就被解开。

手上的是绳子比较好办,可是脚上的却是铁链,根本不可能用一个小小的碎片割断。

白若素坐直身子,认真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现在四处都是漆黑一片,不过仅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能看到的便全是密密麻麻的树林,就像电影中主角们冒险时经过的丛林差不多。

早知道她平时就多看一些冒险影片嘛,应该能学到不少的丛林,荒岛求生的技能,这种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可自己现在什么都不会,啊!!!

白若素好想高喊一声,“哦多刻!顾安之思密达,快来救救你的咋咳哑。”

悲催的白若素最后只能选择用爬行的方式,四处转悠,看能不能找到救命的方法,至少找些能生火,让她在不被冷死的情况下还能发出求救信息的东西呀——

在白若素艰难的寻找自救方法的时候,顾安之也赶到了这片海域,与厉枫殇约定的地点。

顾安之此行连他自己,一共来了九个人,穆昊焱和裴寒轩他都没有带,越是他离开的时候,大本营越需要有人守着。再加上厉枫殇发来的那个手机号码的事,也必须要有人处理,他原以为只是妙妙的任性为之,现在看来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于是他只带了另外八个心腹一起。

穆昊焱和裴寒轩则留在S市,随时准备支援,也为了能更详细的查出十几年前发生的事。

顾安之站在甲板上,与快艇上的厉枫殇以立而视,虽然每次见他似乎外貌都有变化,但他也见怪不怪了,没有多说废话,而是直接进入主题。

“以我知道的数据,和你说的船航行的速度,我们分析过,那段时间内,若若所在的货轮一共经过了大大小小三个群岛。”

顾安之将一张卫星扫描的岛屿图递给厉枫殇。

“我们去这个岛,另外两个岛你负责。”厉枫殇指了指最左边的一个红点,然后转身吩咐霍西开船。

顾安之也明白厉枫殇对他的怒气,没有保护好若若,这对于有能力把若若保护得更好的厉枫殇来说,他绝对有理由生气。

“一会到了这个岛,你们五个就上去,你们三个跟着我,通讯器别忘了要一直保持通畅。半个小时内汇报一次,就算没有找到人,只要找到了一点你觉得是线索的都要通知我,明白吗?”

“是!”

明确分好工之后,顾安之他们就出发去了目的地,他要去的那个岛屿也是他分析后觉得若若最有可能被扔下的岛。

虽然说只要能找到若若,不管是谁他都会很感激,可私心的想,他还是希望找到若若的人是他。

顾安之与他手下的三个人一起登上了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小岛,他们登陆的位置,远远望去是个不错的沙滩,沙子很细很柔软,看外面似乎是个平静的孤岛,可顾安之却在这平静中闻到了丝丝血腥味。

他也很清楚在这片海域有无数个大大少少的训练营,有些是佣兵组织,有些暗黑组织,还有些是一些国家的特种兵,总之这里可以说是魔鬼的集中地。

他现在只祈祷白若素在他们找到她之前千万别遇到那些人。

除了这些恐怖的人外,光是岛上这片原始森林就够让他着急,既然是原始森林,毒蛇猛兽就不用说了,这是肯定存在的,但除了这些,实则还有很多带有剧毒的动物或者是植物。

顾安之在来之前,陆温彦给他提过醒,说是这片海域的岛上盛产着一种蚊子,比一般的蚊子大上一些,恐怖的是,这些蚊子在叮咬吸血的同时,会把虫卵产在被呆咬的生物皮肤下——

送小剧场求月票——

鑫鑫麻:大家鼓掌欢迎今天的新朋友小玥,请问你有什么要问作者我,或者文中角色的呀?

小玥爱小莎:作为穆三少儿媳妇的扮演者,我想知道我家老公到底什么时候能长大呀?现在总有一种恋童癖的错觉!

鑫鑫麻:咦,你确定真的是错觉吗?

小玥爱小莎:鑫妈妈,你是想让我把月票投给别人吗?恩?

鑫鑫麻一脸谄媚的笑道:误会误会,当然是错觉啦!放心,很快你家老公就会长大,然后遇到你,爱你爱到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然后幸福生活直到老去,直到死去!

小玥爱小莎:哼!

鑫鑫麻小心翼翼的问:哼是啥意思,这月票是投呢还是不投呢?

四岁的唐羽贝小朋友严肃的插话道:等等!这媳妇好像有点老!

鑫鑫麻: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虽然你媳妇现在十八,你四岁,可是等你二十时,你媳妇还是十八

唐羽贝:真是个不靠谱的作者!未来老婆,不用理她,我俩先到一边去聊聊我们是如何相识,相知又相恋的吧!

鑫鑫麻:喂,喂,别走呀!我的月票呢,到底是投还是不投呀?!——

大家想不想也出现在小剧场里呀,给我留言吧,要你们想说的话或者想问的问题写下来就行。PS,小剧场都是送的,绝对不会浪费大家的小说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