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5货轮上的脚步声

“那么……现在说一点你在现场看到的吧,陈仁是怎么死的?”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顾安之来说都很重要,他没办法耐心的等到明天。

李将看了看顾安之严肃的表情,想着这个陈仁到底和顾少有什么关系,看来顾少对于他的死很在意,“陈仁是自杀的。”

“自杀!”这一点有些出乎顾安之的意料。

“是,自杀。对了,我这里有一封似乎是陈仁死前写的遗书,还没有进行笔记核实,但看内容比较像遗书,而且死的时候还一直握在手里。”

李将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摸出来一张用袋子装着的纸,递遗书过来之前还不忘拿了一双手套给顾安之戴上,“顾少,不好意思,请先戴上手套吧。”

顾安之也很配合的接过了手套,因为这是从案发现场拿过来的,还没有进行指纹的扫描,戴着手套看更合规矩。

“我是个杀人犯,我与邵总还有周陈亮一起设计绑架了她,我利用了她对我的信任,因为被她发现了,所以杀了她,可是内心很不安,即使把邵总和周陈亮都杀了,内心仍然不安,实在无法这样活下去,所以我以自己的命来还给她。”

就是这样一段有些没头没脑的话,字写得歪歪扭扭,落笔处也很重,就算是平常人也能一眼看出这是在非常激动的情况下写下的字。

顾安之闭上眼睛,陈仁遗书里写的话,他一句都不相信,若若不可能死了,他有强烈的感觉,她与他独有的心电感觉,她还活着,还在等他去救她。

“虽然不知道遗书里提到的她是谁,邵总也不清楚是哪个邵总,不过我们已经查过周陈亮的确已经被杀,而且从监控录像中也看到,最近周陈亮多次进出过陈仁的住所。”

李将把现在查到的都告诉了顾安之,看到他看完遗书后那幅失神的表情,李将猜想遗书中提到的她是否就是顾少来找他的原因呢。

顾安之起身,“李局,谢谢,陈仁的资料不需要了。”

看着顾安之的背影,李将还觉得有些不敢相信,在这个小分局待着居然还能见到这么一大人物——

顾安之回到公司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不想待在家里,那里到处是白若素的影子,他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问题。

穆昊焱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一般,从弑盟出来后就回了公司去等他。

“老大,有新的线索吗?”

顾安之进办公室就见到穆昊焱坐在沙发上,他脱下外套后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陈仁是自杀的,找到了遗书,我看过了,他承认所有事都是他做的,包括周陈亮和邵总的死,在遗书里他说……若若死了。”

闻言,穆昊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不可能。”

“我知道,我没有相信。”

“对了,老大,刚刚有一个快递给你的,看来是急件,我放在你桌上了。”穆昊焱没有回到沙发上,而是走到顾安之的办公桌对面坐着,视线也注视着这个在特殊时间送来的快递。

顾安之瞥了一眼,在桌上果然看到一个信封,拿起拆开,快速瞟了一遍。“陈仁寄的。”

“什么?!”穆昊焱也激动了一下,陈仁寄这个东西给老大,那是不是就是表示,这里面的内容与嫂子有关。“他说什么。”

“顾少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着急吧,绑架丫头我也很犹豫,可是我没有办法,为了救妹妹,只能这么做。

我知道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我,所以我提前写好这封遗书,我知道丫头对你来说很重要,她肚子里的宝宝应该是你的没错吧,虽然你已经有老婆,但为了孩子,你也一定会救她的吧,我相信你一定会救回丫头。

这也是我之所以答应他们帮忙骗她出去的理由之一,因为你是顾少啊,你一定有办法让那丫头没事。为了救妹妹,我自私的伤害了那丫头,请你一定一定要救她。

其实我也并不知道他们到底要抓丫头做什么,一直以来与我联系的人就是周陈亮医生,我只要把丫头骗到周陈亮那里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不过有一次我听到周医生好像是在和什么人通电话,他叫那个人顾小姐。

也不知道这个线索对你来说有没有用,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请你一定要救那丫头,拜托了!”

这封应该才是陈仁真正的遗书,从这上面看来他其实知道的并不多,根本不像那封假遗书上写的他是主谋,那就是说他根本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老大,你相信他说的吗?”穆昊焱看完后觉得也很惊讶,“顾小姐难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顾安之眼睛盯着顾小姐这三个字,都快把纸给盯穿了,“回家。”

穆昊焱跟在顾安之的后面离开了办公室,他一直以为这件事与白苏末有关,可怎么会是妙妙,虽然她与嫂子不太合,可这完全是触及老大底线的事,不光是老大,那几位老头子要知道了,应该也不会轻易饶了她吧——

顾安之与穆昊焱一起回到了顾家老宅,原本这个时间家里人应该早就睡了,可此刻因为白若素失踪的事,整个顾宅还是灯火通明,和白日无异。顾翔烯和蓝羽都焦急的坐在客厅,也不知道是在等消息还是做什么。

“安之,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若若丫头有消息了。”顾翔烯一看到儿子踏进家门,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爸,妙妙呢,回来了吗?”顾安之环视了一圈家里的客厅,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

蓝羽敏感的察觉出儿子的神情不太对,也站了起来,“安之,妙妙下午回来了一趟,说要去巴黎看什么时装秀,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

顾安之脱下外套交给一旁的阿姨,到沙发上坐下,眼睛微眯,有些话到了嘴边,却又似乎说不出口。

他很早便知道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可是爸妈对他一直以来都像是亲生子一般对待,妙妙是他们唯一的血脉,就算是为了报这份恩情,他也应该处处维护她才对,可妙妙为什么就非要动若若呢。

顾翔烯看到顾安之欲言又止的模样,也知道此次若若的失踪,打击最大,最为伤心的一定是他的宝贝儿子,没有再为难他,而是转向一同来的穆昊焱。

“昊焱,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昊焱看了顾安之一眼,既然老大要这个时间过来,就意味着他不会包庇妙之,“顾伯伯,若若失踪的事好像与妙妙有关系。”

“你胡说些什么!”顾翔烯听完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蓝羽则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我们妙妙怎么会和若若失踪的事有关,若若是妙妙的亲嫂嫂,她们无冤无仇的,我们家妙妙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安之对顾翔烯对视了一眼,从他眼中读到了一些他们父子才明白的情绪,于是走到妈妈身边,挽着她的手坐下,“妈,妙妙有这么做的动机,至于是什么,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她从小就不喜欢若若这也是事实,她从未把若若当成嫂子过。

还有,若若之所以会在婚前就怀孕,也是妙妙的杰作。”

看到蓝羽微惊讶的表情,顾安之继续说:“若若生日那天,妙妙对她下了药,如果不是若若机警,又或者当时若若敲开的不是我的门,那后果我不敢想象。”

穆昊焱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也同样的惊讶,他知道妙之和嫂子从小不太对盘,可没想到已经积怨这么深。

听了这些蓝羽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也不知道应该要说什么为自己的女儿开脱。

“安之,你说一下为什么说若若失踪的事与妙妙有关,有什么证据吗?应该不光是因为以前的事猜测的,是吧。”顾翔烯很了解自己的儿子,就算再怎么怀疑自己的妹妹,如果没有确切的事实指向,他不会这样。

“若若有一个同事叫陈仁,他也参与了这件事,死前他寄了一封信给我。”顾安之将陈仁的遗书递给了顾翔烯。

看完之后,顾翔烯看了顾安之一眼,“我明白了,妙妙一下飞机,我会马上派人去见她。”

蓝羽心里咯噔一下,虽然顾翔烯说是会派人去见女儿,但她很清楚,这就表示他是站在儿子那边,或者说是站在白若素那丫头那一方。不行,如果女儿被他们父子抓住的话……

顾妙之可是她的心肝宝贝,她说什么都要保住这个女儿。

对于自己最疼的妹妹与自己最爱的女人之间的矛盾,顾安之比谁都心痛,他不想任何一方受伤害,可为什么妙妙就非要触及他的底线呢。

穆昊焱看了一眼表情沉重的顾安之,转过头说:“顾伯伯,妙之这事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吧,万一只是误会呢,陈仁提到的顾小姐,也不一定就是妙之。反正现在最重要的是嫂子的安全,其他事都先放放,等救出嫂子再议,怎么样?”

顾翔烯点了点头,他当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扯进这件事中。

两人在谈话时,顾安之的手机响起,这个时间点,任何的一个手机铃声都像是一个希望,大家都停了下来,全都把视线注意在顾安之的手机上。

顾安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兰姨,有什么事吗?”

“刚刚来了一个加急快件,快递员送来时说寄这个的人让他转告,说里面的内容与你老婆有关。”

“什么?!”顾安之想了想自己如果回公寓的话至少还得一个小时的车程,于是道:“兰姨,你帮我打开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哦,不,你现在马上传真过来,我这里的传真号是……”

挂了电话后,顾安之焦急的等在传真机的旁边,紧张得一直大口吐气,完全没有一点顾少独有的镇定。

很快传真机就发出吱吱的声音,然后纸滑进机器里,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外滑出。

在场的几个人都静静的等着,他们都有一种这张纸是救出若若的救命稻草的感觉,所以盯着传真纸的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兰姨打了电话过来确认传真是否清楚后,顾安之拿着一张他有些熟悉的字迹写着的一句很简单的话,激动得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白若素九点半到十点半所处的位置……”

上面写明了具体的座标位置,一共有十组座标。

顾安之立刻上网查了座标的所在地,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而且按座标所显示,推测出白若素此刻应该是在一艘油轮上。

“安之,这消息可靠吗?”顾翔烯比较谨慎,“你知道是谁给你发来的这个消息吗?”

怎么可能以他们诺亚的实力都找不出的人,能这么准确的说出方位。

“我也不清楚这个人是谁,不过他应该不会害若若,上次我之所以会在与苏末举行婚礼的当天离开,也是因为收到了一张写着若若怀孕,还有我不知道的一些关于苏末的事的真相。

这个人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有一点很确定,她不会做伤害若若的事,我知道若若怀孕,还有关于苏末那些我不知道的真相,都是这个人以纸条的形式告诉我的。”

“对啊,顾伯伯,现在有好几个组织都有那种利用卫星打描,只要是在室外,就能准确定位座标的技术。”

只是据他所知,有这种技术的组织似乎只有墨西哥黑帮和暗门,他们弑盟对于这种技术也正在研究中,目前还只能在有了定位芯片的情况下才能查出这么具体的座标,可若若什么时候又与这些组织的人扯上了关系。

顾翔烯听完点了点头,他现在也不想管这个消息是怎么来的,只要可靠,能找到若若丫头,他就万谢了。

“老大,这个位置应该是属于印度尼西亚群岛,周围的岛屿众多,现在看来嫂子还在船上,还在行驶中,可如果不快些找出嫂子,等他们到了目的的海域,那里到处是丛林,到时候再找就很麻烦。”

顾安之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据我所知,那附近有很多特工组织的训练营,如果那里是船的目的地,等他们进行交易后再想救若若,就更加困难,所以我们必须马上出发。

爸这些你就不要操心,我会和老三老四一起去。不过以防万一,最好是找到妙妙问出那艘船的目的地,打算与哪个训练营交易,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

还有,这件事,我觉得还是暂时先别告诉爵爷,他老人家身体本来也不好。”

“好,我知道了,我会去找妙妙问清楚,你和昊焱,寒轩自己也要小心点,随时保持联系。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别硬拼,告诉我,大家一起想办法。虽然若若丫头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可你们几个小子也是我们的心头肉,我们也不希望你们为了救若若,而做伤害自己的事。”

顾翔烯握住儿子的手,语重心长的说。

“我知道,爸你不用担心,你和妈也注意身体,那我走了。”

穆昊焱道别后和顾安之一起离开了顾家老宅,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裴寒轩打了个电话。

顾翔烯父子,穆昊焱都因为这突然得到的重要信息激动,没有谁注意到屋内的另一个人,眼神中露出了与往常不太一样的狠毒——

货轮依旧在按着它设定好的方向行驶着,密室内也和之前一样,所有人都很安静的待着。

只是甲板上一连串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安静,脚步声很多,可除了几个凌乱的步声外,其余的步伐都十分统一,明显是受过训练的人。

在密室里的人们,有些紧张的抱着腿缩在一团,有些则警惕的看着铁门的方向,还有一部分的胆小的女人肩膀抖动得厉害,大家脑里都有一个问号。

是海检吗?

当大门被打开时,一大群手持枪械的人突然就闯了进来,手中的枪管对准人群。

密室里的人们基本上都是偷渡者,见到那些人手中的枪,他们就算再蠢都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况且人们在对于危险都有一种本能的直觉。

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接着整间密室都一片混乱,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想挤出去,可出口却被这群闯进来的人堵得死死的。

“砰”的一声巨响,那个经常进来送食物的偷运者朝天花板开了一枪,整个密室又瞬间安静了下来。

偷运者大声的喝道:“都他妈给老子安静下来!全都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快点!”

偷渡者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乖乖的听话照做,这些拿着枪对着他们的人在他们看来很像是哪个国家的军队,或许是海检。他们不敢不听话。

这时那些拿着枪中的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人,上前了两步,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被卖给了我们组织,想活命的话就好好听话。现在排好队,一个一个的出去,到外面靠着的另外一艘船上去。”

众人此刻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偷运者们居然贩卖人口,而且还赚了两笔钱。先用偷渡的名义赚了他们一大笔钱,又跟某个特工组织搭上线,将他们这群人全都转手卖掉。

其实这种事情世界上普遍存在,真正能将偷渡者运送到目的地的有良心的偷运组织很少,大部份的偷运组织都是以偷渡的理由先赚一笔,出海后再将这些人贩卖给恐怖组织,至于这些人的下场,那就不是他们要关心的,他们只关心钱有没有到手而已。

因为偷运出境的这些人,事后官方基本上无从查起的。

其中有几个反应比较快的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于是马上反抗起来。可是那群佣兵拿着枪便是一阵扫射,这几个反抗的人很快被射成了马蜂窝。

密室内的女人都在尖叫,男人们很想要反抗,却又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能缩在一团发抖,不知道是害怕的抖还是因为气愤而颤抖。总之,在这群人进来的那一瞬间,他们的命运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佣兵们组织着这些偷渡者们排成两队,一个接一个的出去,他们的枪口始终对准这些人身上。

很快密室的人全都来到了甲板上,四周现在已是漆黑一片,只有货轮上的灯照着的甲板还非常的明亮,正当佣兵们打算将这群偷渡客们押上他们的船上,不远处有一组光线照过来,再一看,驶来的是一艘小型的快艇,目标似乎很明确,就是这艘运有偷渡客的船只——

继续送小剧场求月票——

白若素:是我老公来了吗?

鑫鑫麻:你老公没空,现在正到处吆喝帮我求月票呢!

顾安之:有吗?

鑫鑫麻:有的,顾先生你好好的求月票,我才会让你上场,否则我就把英雄救美的机会给小黑了

小黑:恩,你的这个决定很好!大家有月票通通留下!

顾安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