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4不要告诉我若若失踪的事与你无关,我不信

“祺睿哥,真是难得,你居然会主动约我,你不知道我接到电话时多开心。”顾妙之站起来在白祺睿的身边转了个圈,“祺睿哥,漂亮吧,这是我前几天在E国时装秀上高价拍的,现在全球还只有我这一件呢。”

顾妙之在白祺睿与她摊牌,说了分手后就很少待在S市,一直全世界到处去游玩,除夕的时候回来了一趟第二天便又出国了。

“祺睿哥,我给你说哦,E国的那个博物馆……”

顾妙之开心的讲着她在游玩时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白祺睿一直没有出声,端起摩卡轻轻啜了一口,放下咖啡杯。

“若若现在在哪里?”

顾妙之脸上的笑顿时凝住,手上拎着裙子的动作也刹时停住,手肩都松沓的垂了下去。

“什……什……什么意思?”

白祺睿站起身,一步步的逼近顾妙之,在把她逼退到墙角时,手猛的掐住她的脖子,眼神冷冽的盯着她的眼睛,“不要告诉我若若失踪的事与你无关,我不信。我见你只是来警告你,白若素受的伤我会十倍的还给你,不要以为我做不出来,我狠起来的话,不会管你是谁的女儿,我会让你下地狱。况且……”

白祺睿的嘴角勾起一记很妖惑的笑,“如果确定此事与你有关,第一个杀你的就会是你的亲哥哥,第二个就是你的亲爸爸,所以,你最好祈祷白若素毫发无损。”

手猛的又收了回来,冷寞的转身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了全身颤抖窝在角落发抖的顾妙之。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白祺睿还有这样狠的一面,白若素就是一妖精!为什么她爱的男人全都一心向着她,哥哥是这样,爸爸是这样,现在连白祺睿也都这样。

顾妙之嘴角扭曲的扯动,要让她下地狱是吧,好啊,那大家就一起下去吧!——

此刻已是华灯初上,路上的车辆大多都各自往家的方向驶着,顾安之呆坐在自己公寓的书房里,不知道是在闭目思考着什么问题。

兰姨买好菜回到家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家里的灯全部都关着,寂静得连人的呼吸声是否都能听到。

走到玄关处,按亮灯光,一眼望去看到了在书房并没有关门的顾安之。

兰姨去厨房放下菜后来到书房,轻轻敲了敲门板,在门边把书房的灯也打开。

顾安之睁开眼睛,勉强扯出了一抹微笑。“兰姨,回来了。”

“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若若还没下班吗?还是你和若若丫头又吵架了?”兰姨看到顾安之虽然笑着,却掩不住的悲伤,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兰姨,我把若若弄丢了,怎么办?”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人能让顾安之卸下坚强的面孔,那除了白若素外,就只有兰姨,这个比他妈妈和他还要亲的管家阿姨。

果然好她猜测的一样,能够让顾安之如此恐慌,如此不安的只有白若素。只要事情与白若素扯上关系,顾安之就变得不像是顾安之。

兰姨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近了些,像妈妈般将他的头搂进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摸了摸头发,无声的安慰着。

“若若把人绑走了,可是我却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若若一定在等着我去救她。”把头靠在兰姨怀中,顾安之闭上眼睛想着早上他还拥着白若素一起起chuang。

兰姨拍了拍他的肩,“没关系,兰姨相信你一定会把若若救回来,我也相信若若一定会等到你去救她。”

顾安之抬起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他必须打起精神来,拿起手机打算打给裴寒轩,看查到了什么新消息没。拨出键还没有按下去,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我是顾安之。”

“我当然知道你是顾安之,你老婆呢,快叫她接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嗓门很大,连站在一旁的兰姨都听得很清楚。“我是姚钱钱,这丫头约了我们聚餐,怎么还不出现,想饿起我和我姐呀。”

“姚小姐,若若现在不在我身边。”姚钱钱这个名字当然不陌生,他家老婆的闺蜜嘛。不过即使是闺蜜,他也不打算把若若失踪的事告诉她。“你们先吃吧,不用等她。”

“钱钱,若若是不是不能过来了,早上听她说和陈记出去跑新闻,可能现在还没有下班呢,下次再约若若好了。”电话里传来另一个声音,似乎是在和姚钱钱说话。

“那好,顾大少打扰了。”

说完姚钱钱就打算挂电话,却便顾安之突然大吼的声音制止。

“谁,你身边的人是谁,换她接电话。”

“你说什么?”

“把电话给你身边的人,快点。”顾安之已经心紧张的都快停止跳动,声音因为激动而有着微微的颤抖。

凌佳欣有些莫名奇妙的接过电话,“喂,顾少,你好,我是TBB的凌佳欣,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你刚刚说什么,你今天早上见过若若,什么时候?她出去跑新闻了?TBB的同事?”

顾安之的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是一个很关键的线索,再说对于什么线索都没有的他,就算是一根稻草也要好好抓住。

“呃,我想想,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应该不到九点,在TBB的大门口遇到若若和陈记,也是我们TBB的记者,叫陈仁,是若若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我听若若说他们好像要去明华医院做一个暗访。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顾少,是不是若若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谢谢。”顾安之挂断电话,脑中一直重复的想着凌佳欣的话。

也就是说若若去明华医院并不是为了检查身体,而是去工作。在大门遇到的若若,可影子保镖却说没有看到若若从电视台出来,明显两者有一方在说谎,凌佳欣与若若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还是她的朋友,她说谎的可能性很低。

顾安之从来没想过由他一手带出来的影子保镖会背叛他,所以从一开始他便没有怀疑过他们的话,看来他还是太轻信人了。

重新拨通裴寒轩的手机,“老四,查一下TBB电视台的陈仁。”

挂断后又给穆昊焱打了一通电话,“老三,现在回一趟盟里,我有急事。通知负责若若的影子保镖云和风在盟里等我。”

“兰姨,我现在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

“我知道,你去吧,一定要把若若好好的带回来。”

“我会的。”——

白若素究竟在哪里的分割线——

一艘货轮在东南亚的一个不知名的海域平稳的行驶着。

白若素闭着眼睛按压自己的太阳穴,她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累的梦,梦里自己不知道怎么了,看着顾安之还有爸爸他们都在到处找她,可她却无法开口喊他们,告诉他们自己在哪里。

周围一股浓浓的异味唤醒了她,将她从无法清醒的梦中唤醒。她原本并不是有什么洁癖的人,可这异味实在是太过强烈,强烈到她都快无法呼吸。

白若素艰难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模模糊糊的人头。

过了好一会她的眼睛才稍微适应了这个暗黑的光线,转着脖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她此刻所处的是一间货轮的密室里,周围漆黑一片,只有一个狭小的通风口。密室内大约有六七十人之多,怪不得会觉得呼吸不顺畅。

白若素想要活动一下四肢,才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脚腕上也有一条很粗的铁链子,可是她刚刚明明看到有人走起来到角落的帘子后面,一会又走回了之前的位置,她再看了一下她周围的几个人,都没有绑手脚。

意思就是说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是特殊的吗?

白若素用胳膊轻轻的撞了一下她旁边的人,是一个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

年轻女人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又再次转了回去,没有回答她的打算。

白若素的声音比起刚刚大了一些,“喂,请问这到底是……”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身边的女人唔住了嘴,“嘘!小声点。”

这么近的距离,白若素把女人厌恶的表情看得非常清楚,同时整个密室里的人似乎都看向她,目光都并不友善。她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到目前为止,她头还很晕,完全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和陈哥一起去了医院做暗访,进门诊室后的事她便不记得了,怎么会到了这里,她也很想知道。

白若素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捂住她嘴的女人。

女人压低了声音,道:“别出声,被上面的人听到了我们都要遭殃。他们刚刚才来警告过,不准发出任何声音,也不准离开这个房间。”

“这里的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挤在这个密室里呢?”这次白若素很识相的用的是耳语。

“当然是偷渡者啊,难道你不是,你……”在看到白若素被绑住的手脚后,停了一下,“可能你和我们不太一样吧。我们这里的人都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需要偷渡的人,为了去好的国家过上新的生活,这里的人都给了上面的人一大笔钱,要是碰上了海警临检,而这里又发出了大的声响,惊动了海警的话,我们的苦心就白费了。”

白若素认真的听着,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心地还不错。

“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们上船的时候你就已经被绑在这里了,你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白若素唇角往上勾了一下,自嘲的笑了笑,“我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许就像你说的,我得罪了什么人吧。”

在说话的同时,白若素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她平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也没有所谓的仇人,要说讨厌她的人的话那就只有白苏末和顾妙之,可是她们应该没有这个胆量才对。

现在顾安之一定急得到处找她,不知道惊动了爸爸还有爷爷没有。

“你能帮我把绳子解开吗?”虽然觉得希望不大,白若素还是轻声的询问了身边的女人,向她请求帮助。

“对不起,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偷渡者,自身都难保,又怎么能帮得到你呢。再说即使我帮你解开了手上的绳子,你脚上的这个铁链也是没有办法打开的,终究还是跑不掉。而且在这茫茫的大海,你又如何逃得出去。”

女人非常理智的分析着。

白若素不能否认,她说得很对,可她总得做些什么才行。

顾安之,你现在在哪里呀,快点来救我和宝宝吧。

她的视线移到了自己的肚子上,现在不能像以前一样轻举妄动,万一伤到宝宝怎么办,她相信顾安之一定会找到她。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他来救她之前,好好保护自己和宝宝。

可是这浓熏的臭味白若素还是有些受不了,一阵阵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压了几次都没有效果,最后侧头往旁边大吐了一通。

坐在她周围的人连忙往远的位置移了些,却并没有造成更大的骚动。

也许是密室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毕竟在这里,吃喝拉撒都得在这个小小的密室里解决,大家都已经对这难闻的气味习惯了。

白若素也安静了下来,现在保存体力更重要。

过了一会儿,有人拎着几桶饭下来,分发给每个人,走到白若素身边,那人并没有拿碗给她,而是拿了一个饼挂在了她的胸口。

白若素顿时无语,这是要让她低头就能啃到吗?这还真够方便。

可是低头便闻到让她发呕的味道,于是在那人刚为她挂上,她便吐了那人一身。

“Shit!”

那人反手便是重重的一耳光,清脆的声音让密室内吃饭的人都顿了一下。

白若素用舌头舔拭掉嘴角的血,仰起头眼睛瞪得圆圆的,“你们的负责人是谁,我要见他。”

“就凭你,有什么资格见我们老大。”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你又有什么资格代替你的老大回答我。”白若素冷笑一声,“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如果我不配合的话,你们也不好向人交待吧。”

那人想了想丢下一句,“等着。”便离开了小密室。

白若素怎么想都觉得这件事一定与顾妙之有关,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顾妙之绝对不会这么轻易要了她的命,这点了解,她还是有的。

果然,两分钟不到,那人和另一名男子便走了进来,一起把她带了出去。

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甲板上,白若素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闻到了没有恶臭的新鲜空气,这让她顿时觉得又活了过来,要呕吐的反应也缓解了不少。

“见我有事?白若素小姐。”一名长着络腮胡,大约五十左右的男人屏退了两个手下,从船头转过身,看着白若素问道。

“你知道我是谁。”

白若素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这人不单知道她的名字,还对她的身份非常清楚,而且这人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听顾妙之或白苏末之辈的吩咐,“你为什么把我绑在这里,之后又打算把我怎么样。”

白若素有着非常大的疑问,不见这人还好,一见更觉得稀奇,她到底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啊。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至于之后要把你怎么样,抱歉,这是秘密。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取你性命。”络腮胡男人嘴角浅浅的笑了一下,看上去很慈祥,并不像是坏人,可事实上他并不是好人。

“白小姐,没事就进去休息吧。”男人叫来手下把白若素再次丢回了小密室——

顾安之从得知白若素失踪这事起,一分都没有怀疑过若若的影子保镖,那是像他兄弟一般信任的人,没想到会这样被背叛。

云和风被带回盟里,被问到若若失踪的事,云什么都没说,在顾安之的面前用他最擅长的匕首抹了脖子。

至于风,他也承认自己在保护白若素的过程有失职,早上他肚子不舒服,去了一趟WC。因为相信云,没有把这事告诉顾安之,他也没想到一直都没事,偏偏就在他离开的五分钟内出了事件。

原本他也是要自我了断谢罪,可被穆昊焱拦了下来。

“老大,陈仁也死了。”裴寒轩很无奈的向顾安之汇报,“我们的人找到陈仁的住址时,那里已经围满了警察,他们不太方便出面。老大,要不要我去找局长了解一下情况。”

穆昊焱也紧紧的皱着眉头,只要他们一调查到谁,谁就死。看来那个主谋是计划了很久,誓要白若素在他们身边消失。

“不用了,我自己去。”

顾安之丢下这句话便抓起自己的外套走了出去。

很快就来到了分管陈仁家片区的警察分局,这个时间局里只看到一个值班的警察,不过即使不是因为下班,这一区发生了命案,警察也应该都出动去了现场。

“联系一下你们的负责人,请转告说顾安之找。”

值班的警察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似乎并不知道顾安之是谁,淡定的微笑着回答,“负责人现在不在局里,有案子已经出去了,如果不是特别急的事,请你明天白天再过来吧。”

“麻烦你了,我有急事,只要转告一声说顾安之找就行。”顾安之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的身份不错,因为值班警察电话刚挂不到十分钟,一个理着平头,身穿一身休闲服,四十左右的男人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顾少,你好你好,我是这个局的局长李将。”

顾安之朝他颌首示礼,“李局长,我有事相求,能去你的办公室谈谈吗?”

“当然,这边请。”

李将对于五大家族的人,诺亚集团的领导层,这样传说般存在的人们,也只是偶尔听说,完全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见传说中的顾少一面。

“我就不拐弯抹角,请把今晚关于陈仁案的所有资料给我看看,谢谢。”

“啊,这个……”李将更没想到顾安之来这里是为了这个案子,他也是刚刚才从案发现场回来。“好,不过相关的资料现在还没有完全整理出来,明天我亲自送到顾少那里吧。”

“那么……现在说一点你在现场看到的吧,陈仁是怎么死的?”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顾安之来说都很重要,他没办法耐心的等到明天。

“陈仁是自杀的。”——

逗比的鑫妈求月票——

为昨天的打赏送个小剧场吧

白若素:鑫妈,你是我亲妈吗?为什么这么折磨我!

鑫鑫麻:抱歉,我是鑫鑫的亲妈,你亲妈是南宫宛!

白若素:鑫妈妈,你这样对我你觉得好吗?我可没忘记你这月要求月票,惹火了我,我让我老公不帮你求月票,集体罢演!

鑫鑫麻:其实现在小黑同学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你家老公,威胁我没用,大不了换个男主呗!

顾安之:再说一遍?!

没骨气的鑫鑫麻谄媚的笑道:有吗?刚刚有人说话吗?安大神,你听错了。嘻嘻,安大神,帮小的求个月票呗!

顾安之:理由?

鑫鑫麻:你帮我求月票,我让你英雄救美,怎样?

顾安之:不怎样!

鑫鑫麻:若若,你快回来吧,你家老公我搞不定。

白若素:我已经被你关到船舱的小黑屋了,回不来了……

鑫鑫麻:我错了还不行吗?

白若素:知道错就行,快点让我老公把我救出去,那小黑屋臭死我了。顾安之,你就勉为其难的出来说一句,帮她求求月票吧!

顾安之眼神冷冷的瞪了鑫鑫麻一眼: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