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2你要想敲玻璃时麻烦你用锤子行吗?

“老大,这件事你不打算告诉顾伯伯和白老爷子吗?”

其实他也知道答案,只是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暂时还没这个必要,等若若的手机定位查出来后,看情况再说。”顾安之看了一眼手表,程序分析员应该就快解出结果,正当他想着,一个军靴的脚步声急而快的传来。

顾安之与穆昊焱的视线同时移向门口,几秒后便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科研服的男子出现在他们视线内。

“顾少,三少。”来人恭敬的向两人行礼。

顾安之在男子出现的瞬间,便站了起身,走到他面前,“位置查到了?”

“是的,顾少。从手机里的定位系统显示,在明华医院。”男子拿着一个仪器交给顾安之,“只要照着这个仪器的指示走,便可以找到手机的具体所在位置。”

顾安之一手接过追踪仪,一手抓起外套就往外奔,穆昊焱也赶紧跟着追了出去。

男子摸了摸头,跟顾少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急迫。

顾安之照着追踪仪的指示,很快便来到了明华医院的门诊部。

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指示牌,妇科专家门诊周陈亮,可是门却紧锁着。穆昊焱随手拉住经过的一名护士问道,“周陈亮医生今天没上班吗?”

“周医生呀,他只有上午就诊,现在不上班。”

护士看到眼前似超模版的两人,眼眸都快变成了心心眼,对于两个这么帅的大男人来找一个妇科医生,*感到非常的好奇,“你们找周医生有事吗?是夫人需要……”

“你能帮我查一下白若素的病历吗?”顾安之来了之后才发现白若素上午来看过的是一位妇产科的专家医师,难道是宝宝有什么事?

“好的,没问题,你们跟我过来吧,等一会就好。”*对于自己能帮上如此气质不凡的帅哥的忙,觉得很开心。白若素,是他夫人的名字吗?哇,还是个好男人来着,太羡慕了。

穆昊焱一边走一边扫视着四周的环境,明华医院虽不像第一医院人流量那么大,但也不算是个小医院,在人来人往的情况下把一个人掳走,绝对不是一时兴起,这必须有周密的计划才行。

“不好意思,没有查到白若素这个病人。”

顾安之越听眉头皱得越紧,追踪仪上显示得很清楚,若若的手机明明就在周陈亮医生的门诊室内。

穆昊焱跟在身后也都听到了,在看到走廊上的摄像头后,他走到顾安之的前面,对*说:“麻烦帮我联系一下院长,就说穆昊焱有急事找。”

他明白老大一向低调,抛头露面的事一般都交给了他,这个时候当然也自己先自报家门比较好。

“穆,穆,穆三少……”*恨不得把自己打结的舌头给割了,怎么这么见不得大场面呀,都没能给三少留下个美好的印象。“好的,我马上帮你联系院长。”

几分钟后,一个胖胖的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急步过来。

“三少,你来了本院,真是让本院蓬荜生辉,怎么也没有提前说一声,我也好安排人欢迎一下。你看现在都快下班,不知三少来我们医院有什么事吗?”

胖院长还不至于傻到真以为穆三少是来医院看病,像他这样的人就算看病也不可能来这么一个小医院,至少也应该去白二少的第一医院。

“院长,能找个安静点能好好说话的地方吗?”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护士都朝他们这边看,穆昊焱建议道。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去我的办公室吧。”

看穆三少和另一名同样气质非凡的男人一脸冷肃的表情,院长就明白此事不小,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能劳驾三少这尊神。

顾安之手不自觉的转动着婚戒,越往下查他便越发现此事的蹊跷,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冒了出来。

“三少请坐,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能和穆三少一起的,非富即贵,况且男子的穿着气质,那是装不出来的贵族感。

穆昊焱并没有打算向院长介绍顾安之,两人在吴院长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见穆三少没有说话,吴院长也明白此人身份估计比较特殊,也就没有再强求要知道,客气的询问道:“不知道三少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院长,实不相瞒,这次的确有事求于院长。”

“三少,你可别这么说,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吴某能帮上忙的绝对不会推脱。”

诺亚集团可谓是一个传奇,现在老一辈的基本都半退休状态,所有的商业版块都交给了这几位少爷,能够帮上他们的忙那就是他的荣幸,虽然不知道那位一直沉默的男子是谁,但从穆三少对他的态度来看,肯定也是几少之一。

“吴院长,我想看一下你们医院今天上午的监控录像,还有周陈亮医生的个人资料,方便的话能让我们看看吗?”

不管怎么想,这件事与那个周医生肯定脱不了关系,可据他所知,嫂子身边有两个顶级医生,一个白祺睿,一个唐菱,照理说她是没有必要去找别的医生。

虽然吴院长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要求,不过还是打电话叫人把监控录像带子和周陈亮的档案拿了来。

没过一会就有人来敲门,“院长,上午医院门诊部的监控出了问题,中午的时候才维修好,所以上午门诊部没有录像带。另外,这是周医生的档案。”

“好,我知道了,出去吧。”

顾安之与穆昊焱对视一眼,这事实在是太巧合了,TBB的网络被黑,现在终于知道了一点点线索,结果明华医院门诊部的监控又正好坏了。如果巧合太多,那就不只是单纯的巧合。

“三少,你也听到了,真是不好意思,监控录像没办法给你们看了。这是周医生入职时的资料,希望能对你们有些帮助。”

吴院长虽然很好奇很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最终还是没有开这个口。

穆昊焱将资料递给顾安之,自己则转向吴院长,问道:“院长,我想问下周医生平时为人怎么样,最近有没有与人有金钱上的瓜葛?”

“周医生一直是我们医院的明星医生,很多孕妇都会专门过来找他产检,他这人在医院的人缘也不错,和同事的关系都挺好。不知道周医生是否有哪里得罪了三少的地方?”

周陈亮一直是明华医院的明星医生,他当年也是花了重金才把他挖过来。

他的医术就不用提了,完全是妇产科这方面的专家,再加上他长得帅,为人也亲切,所以从他来了之后,医院的收益上涨得很快。

作为医院的利益考虑,他是不希望周陈亮有事,如果他惹上了诺亚集团,那他这个院长也只能无奈的让他离开明华。

“得罪谈不上,只是有些事想要找周医生帮个忙。对了,院长能否帮我把周医生的门诊室打开,我朋友的手机好像落在了他的门诊室里,手机里有公司很重要的资料。”

顾安之对穆昊焱完全信任,他知道老三明白他所有的想法,他想问的所有问题,老三都同样会问到。

于是自个就沉默的看着周陈亮的入职资料,脑中已经记下了他的联系方式、家里都有什么人还有住址等重要的信息。

“三少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现在马上找人去拿钥匙。”

吴院长叫人拿来钥匙打开了周陈亮的门诊室,顾安之照着追踪仪的指示来到了门诊室内的检查室,可是却没有看到白若素的手机,只看到一张芯片平躺在检查chuang上。

顾安之拿起芯片朝穆昊焱示意了一下,穆三少向吴院长道了声谢后,两人便火速的离开了明华医院。

回到车上,穆昊焱一边开车一边看向快被顾安之握碎的芯片,“老大,这件事明显是有预谋,而且对于嫂子的身份应该很清楚。”

顾安之赞成穆昊焱的说法,如果不是对他们有相当的了解,怎么会知道若若手机里的芯片位置,还故意把芯片留下让他们找到。

“还要对爵爷他们保密吗?”穆昊焱这时有一些担心,这件事非同小可,嫂子又是爵爷现在唯一的亲人,不告诉他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况且万一嫂子真有什么事,爵爷一定不会放过老大。

顾安之闭眸锁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再等一天,如果还是没有任何若若的消息,再告诉。”

他的妻子理应是他去保护,把若若弄丢的他原本已没资格再说保护她,可他明白她的心,她这个时候一定更希望是他去救她,也希望回来后还能像以前一样安静简单的过日子。

所以,他给了自己最后机会,24个小时。

他一定会在这24小时内,找到若若现在的所处位置。

“回总部,把老四叫来。”裴寒轩是弑盟情报组的负责人,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他。

弑盟Z国总部内,裴寒轩急速的赶到,人还没到声音就传了进来,“老三,你刚才电话里啥意思,什么叫嫂子不见了,哪个嫂子?”

穆昊焱恨了他一眼,这白痴,“你还有几个嫂子?”

裴寒轩一进门便看到一脸黑容的老大,以及脸色也相当严肃的穆老三,顿时想到现在他的嫂子只有一人。

主要是认识白若素太多年,那丫头一直和他对着干,他都没把她当女孩子看,加上之前也认定白苏末是嫂子很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不能完全怪他。

“老大,若……哦不,嫂子真的不见了吗?离家出走?老大你做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了?”裴寒轩的发射思维开始运行,完全没看到顾安之越来越黑的俊颜,笑嘻嘻的打趣道。

“老四,你的话太多了。”穆昊焱恨不得找人把裴寒轩的嘴给缝起来,这家伙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搞气氛吗。

裴寒轩见穆老三也一脸快要世界末日的表情,连忙收起笑。担心的看了一眼顾安之,撞了撞穆昊焱的手臂,轻声的问道:“老三,嫂子真不见了?绑架还是什么?”

“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绑架的话,不可能这么久还没有和老大或者白伯伯他们联系。不过现在肯定的是嫂子这次的失踪绝对与明华医院的周陈亮医生有关。”

穆昊焱把之前跟着追踪仪到明华医院找到芯片的事,大概给裴寒轩说了一遍。

裴寒轩一直的招牌嬉笑收起,虽然平时他一向是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可真的遇到大事时,他反而比其他几人更加的冷静。

“老大,你别太担心,我一定会帮你把嫂子找出来。”裴寒轩一脸严肃的给手下打电话。

身为弑盟情报组的负责人,裴寒轩也不是当假的,找人他绝对有自己的一套手段。近两年,弑盟在追踪上的科技越发进步,可以说只要这个人还存在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他们找不出来的人。

“老大,影子保镖怎么说?”打完电话,吩咐手下准备好他需要的仪器后,裴寒轩转身问顾安之。

穆昊焱看了顾安之一眼,看他正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裴寒轩的问题,于是他帮忙回答道:“影子保镖说嫂子进TBB电视台后,就没有看到她出来,也就是说有可能嫂子是在电视台不见的,至于芯片说不定是后来故意放到明华医院。”

顾安之闭着双眼,当初他就不该同意让若若去别的电视台,如果放在自己身边就不会出事。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顾安之的自责,“喂……我是……什么意思?好,我知道了。”

“老大,什么事?是不是有嫂子的消息了。”裴寒轩和穆昊焱在电话响起时,也都同时站了起来,着急的看着顾安之。

顾安之抓起外套,“现在不确定,老四你继续找,老三你去调查一下周陈亮,我现在去一趟公司,很快会回来。”说完便开门离开。

顾安之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脑中一直回响着刚才的电话内容,是他敌对公司*B珠宝的总裁打来的。

“顾总吗?你的相好还好吧?我有一份大礼送给你,想必现在已经到了你的公司。”

诺亚最近正针对*B做了一系列的打击手段,如不出意外,一周之内诺亚珠宝将收购*B珠宝。

难道若若失踪的事与*B珠宝有关?

如果真如此,他会让他知道,惹到不该惹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到了诺亚珠宝的公司大楼,顾安之乘总裁专用电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刚进去秘书便敲门进来,说是有一份来自*B的快递急件。

让秘书放下后,顾安之脱下外套坐在自己的转椅上,拿起快递信封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是一叠照片,有些是他与若若两人一起用餐,他送若若上班的照片,还有一些是若若一个人的,有她在TBB电视台内部的,也有她出外景的……

看来已经跟踪他们有不短的时间,不过从他刚才的电话内容来看,对于若若的真实身份,应该还不是很清楚,只是以为若若是他在外面的*。

顾安之一张一张的照片看,忽然拿着照片的手停下,把其他的都放下,很认真的看着一张照片,照片拍摄时间正好是今天,若若穿的也正是前几天,他陪她去买的新外套。

正当他在仔细研究这张照片时,手机铃声又再次响起,瞥了一眼,*B珠宝的老总,接起电话后,顾安之还没有开口,那边的人似乎很兴奋,先传来了声音。

“顾总,怎么样,这份礼物还算惊喜吧。想必你的太太还有爵爷应该不知道你在外面还有一个女人吧,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你太太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我相信不用我提醒你吧。”

在外面的人看来,顾安之有能力这点没人否认,可他能这么年纪轻轻就坐上诺亚执行总裁的位置,只不过是因为他命好,娶了南宫爵唯一的外孙女而已。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说重点。”

顾安之黑眸微闭,不管这件事与这人是否有关,他今天见过若若应该没错。

“这个女人现在在我手上,如果不想她有事的话,二十四个小时内存一亿到我瑞士银行的帐号上。不然的话……嘻,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你的女人现在正怀着你的孩子吧。要是不想大小都失去的话,就乖乖按我的话做,别想报警。反正我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大不了,我就让他们母子为我陪葬。”

“好,给你钱没问题,不过你让我先和她通话,我怎么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顾安之不敢拿白若素的安全去赌,虽然直觉告诉他,绑走若若的人不会是这个人这么简单。

“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等着……”过了一分钟,电话那头传来了白若素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快放我出去……”

白若素的声音传来的同时,顾安之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若若,若若,听到我说话了吗?你现在怎么样?”

“顾总,你要听声音现在也让你听到了,乖乖按我的话做,等我收到钱,你就能见到你的小*了。现在,倒计时开始,抓紧时间,我的耐心可不好。”

讲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顾安之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然后很用力的将手机摔向墙壁,瞬间摔成了几段。

按下座机快捷键,让秘书拿了一个新手机给他,然后把卡里的一段录音传给了裴寒轩,让他们尽快查出这个邵总的具体位置。

同时让穆老三去筹钱,如果真的只是钱能解决问题,他根本不在乎这点钱,可是他很清楚姓邵的那个男人不会真的收到钱就放人这么简单。

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后,顾安之走进休息室的浴室,水龙头开得大大的,任水淋在他的身上,双手握着脸深深的喘吸着气,然后用手把脸上的水擦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顾安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能,居然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一拳猛的捶在镜子上,镜片从拳头四周开始破碎,最后整块镜片从镜框滑落,摔在地上破得粉碎。顾安之的右手手指关节也被玻璃划破,血肉模糊。

过了一会顾安之才走出休息室,却看到白祺睿正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看杂志。

“老大。”白祺睿见顾安之走出来后,立刻放下手上的杂志,站起身朝他走了几步,在看到顾安之正流血的手,急忙上前几步,“老大,怎么回事?”

白祺睿看了沉默的顾安之一眼,快速的奔进休息室,熟练的找出医药箱,然后把顾安之拉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开始帮他处理伤口。

几分钟后终于把陷在手背上的玻璃碎片清理干净,包扎好。

“老大,下次你要想敲玻璃时麻烦你用锤子行吗?那可比你用手来得方便多了。你这手晚上回家被若若看到,她得多心疼呀。”

顾安之看了眼手上的纱布,若若如果没有出事的话,看到他这样子,心疼的是一定的,但肯定会先骂他一顿,然后才会再关心他是不是很痛呀。

“若若,我一定会安全的把你救回来。”顾安之在心里默默的想道。

“老二,你现在过来有事吗?”

白祺睿很少会在上班的时间来公司,从他决定当医生,放弃白家的继承权那天起,他几乎没有进过公司。

“也没什么事,老头子让我来叫你们回家吃饭,若若结婚后就很少回家里。老头子让我带个话,说就算若若结婚了,那她也永远是白家的女儿,别有了婆家就忘了娘家。”

白祺睿把白老头子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述了一遍。

“老大,你可别这么看我,我也只是转述老头子的话而已,这可不是我说的。不过不是我说你,老大,你这女婿做得还真不怎么好,连怎么讨好岳父都不知道。”

顾安之现在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平日子虽然他与穆昊焱最亲,但他们五兄弟也算是一起长大,那份感情不是别人可以比的。

“老二,今晚我们不能回去,你回去替我们对爸说声抱歉,过几天,我一定会带若若回家去住几天。”

“为什么不能回去?”白祺睿也不笨,看到顾安之的脸色不太对,“是不是若若有什么事?”

白祺睿对若若的感情,顾安之心里很清楚,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把实情告诉他。

“若若,不见了。”

“不见?!什么意思!老大,你说清楚一点。”白祺睿脸上原本还因为开着玩笑,扬着笑容,这下脸上的表情瞬间沉了下去。

顾安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老大,这是小事吗?你居然还想瞒着我们,瞒着那几个伯伯叔叔吗?老大,若若不光是你的老婆,也是我们白家的女儿,是我的妹妹,最主要的她还是爵爷唯一的外孙女。

不行,我现在要马上打电话通知我爸还有顾伯伯他们,老大,这不是你一个人可以作主的事。”

“老二。”顾安之抓住白祺睿打电话的手,其实他心中有个猜测,所以不想把这件事弄太大,如果惊动了爵爷,很多事很多人就无法回头——

还有一更,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