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1白若素失踪

闻言唐菱的嘴角弧度扯动得越来越大,干脆在椅子上坐下,身子舒服的靠在背椅上,换了一个手拿手机,“穆先生,你似乎少说了一个字,假男女朋友,我们只不过是假扮而已,不是吗?”

如果此时有人经过唐菱的病房,一定会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他们医院出门的冰山唐居然也会有如此明艳的笑容,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听唐小姐这口气,似乎怨念很深嘛,如果你想把这假字去掉,其实我并不是太介意,就当日行一善,我吃点亏收了你。”

电话那头传来穆某人欠扁的笑声。

“免了,我可没这福份。”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不能不承认,在他提出把假字去掉时,她是有心动的。

不过她很清楚那只是一句玩笑话,如果自己当真,就太傻了。她很有自知之明,不会自恋到觉得短短的几次美食*穆昊焱就爱上了她,就算是爱估计也是爱她的一手厨艺而已。

她长得顶多算是清秀,比起他钱包里的那个女人,她差了何止十倍。

虽然知道他爱上她的可能性很小,可她还是在心底默默的希望有那么一天,他们能重新在一起,给贝贝一个完整的家。

从这些日子与穆昊焱的接触,她完全相信四年前她是因为爱他,才会生下贝贝。

可如果他们当时是彼此相爱,穆昊焱又怎会认不出她呢,她侧面打听过,他并没有像她这样失忆过,那又会是怎么回事,这件事一直在唐菱的脑中来回的晃悠,她很想知道答案。

有时候她躺在chuang上,看着一旁熟睡的儿子,甚至在想该不会自己当初是暗恋,然后就学那些言情剧里的女主给穆昊焱下了药,强了他?这样才有的贝贝吧!

脑中再次闪现穆昊焱钱包照片里的女人样子,坚定的点了下头,这种可能性很大。

“没事,我赐予你这个福份。”

穆昊焱心情大好的打趣道,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唐菱成为他家里的女主人这个想法,上周末他带着唐菱和老头子见了一面。

虽然他家老头子是很想他赶紧交个女朋友没错,可除了对白若素,他还没见过自家老头对哪个女人这般热情过,那天全程他都被老头子忽视,不知道的还以为唐菱才是他女儿,而他更像是每个老爸都讨厌的和自己抢小*的女婿。

“唐小姐,下班了吗?我去接你,晚上一起吃饭。”绿灯亮灯,穆昊焱踩下油门。

唐菱还沉浸在自己强了穆昊焱的YY中,那脑补的画面刺激得她囧囧有神,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估计一看到他就会想起一些不和谐的画面,“算了吧,今天我有约会,改天吧。”

从两人确立假男女朋友关系以来,唐菱对他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这突然的拒绝,让他愣了一下,才道:“哦。”

察觉到穆昊焱语气中的失落,唐菱的小心脏莫名的怦然一跳,这表示他也有些在意她了吗?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穆昊焱磁性的声音传来,“好好玩,你先挂吧。”

唐菱应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与穆昊焱相处这段时间她发现,他其实很绅士,每次讲电话他从来没有自己先挂过电话。

“小唐,你还没有下班啊。”握住手机发呆的唐菱抬头看了眼来人,想起之前如果不是穆昊焱及时出现,她就被他下药成功的事,语气平淡的回了声,“恩。”

“你就是唐菱,也不过如此嘛,连最基本的教养都没有,张科长好歹是你的上司,你这是什么态度。”

唐菱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她的性格如此,一向不喜与人深交,平时就算是同事,遇到也只是淡淡的一笑。可面对一个对她心怀不轨的人,她不想浪费自己的表情。

再说了,这个女人是谁?她就很有教养吗,对初次见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

“楚楚,你刚回国对小唐不了解,她并不是对我无理,只是她的性格比较清冷。”张强强急忙解释道,这两个姑奶奶他可都不敢得罪。

“小唐,这是我们院长的女儿秦楚,是很厉害的外科医生,也是我们医院未来的接班人。今天才刚从美国回来,以后大家就都是同事。”

张强强急忙强笑着介绍,“楚楚,这是我们妇产科最受欢迎的医生,唐菱。”

唐菱瞥了秦楚一眼,听到了外面的雨声,打开抽屉拿出雨伞。

她平时对人再冷淡,基本的礼貌还是会有,可是对着这个秦楚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对方在看她时有一种敌意,她这人就有这么一毛病,对于对自己敌视的人,她更不想去讨好。

“就这态度还最受欢迎,没被病人投诉就该偷笑了吧。”秦楚从门口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并没有马上离开的打算。“我听说你是昊焱的女朋友?假的,对吧?”

听到秦楚提到穆昊焱的名字,唐菱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打趣的望了一眼秦楚,想必她察觉到的敌意源于此。

唐菱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她很清楚即使此刻自己说了是,秦楚也不会相信。

况且听她直呼穆昊焱的名字,似乎很熟念的样子,在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少说为妙。万一她和穆昊焱的关系真的很亲切,她不确定他们假情侣的关系都有谁知道。

“唐小姐,你是想让我当望妻石吗?”一个似认真又似开玩笑的好听声音,从门边传来,把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秦楚更是惊喜的站了起来,冲着来人猛的放电。“穆学长。”

夕阳的余辉照在了站在门口的穆昊焱身上,全身像是被涂满了金色的色彩,优雅的摘下墨镜,嘴角微微扯动,从秦楚身边走过,径直来到唐菱身边,揽着她的肩很自然的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完全无视了一旁眼睛快眨抽筋的秦大小姐。

“你怎么来了?”唐菱唇角微弯,她没想到穆昊焱这个时候会过来,刚刚她明明说了今晚和别人有约。想来刚才打电话时,他人已经在医院附近。

只是对于他的突然到来,唐菱的心中显然是欢喜的。

穆昊焱一双眸子完全定在了唐菱的身上,就像天地万物都只自动屏蔽,只剩下他俩,“我就知道你这小迷糊会忘记,昨晚我不是才给你说了,晚上爸让我们回家吃个饭。我看以你在老头子的受chong程度,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越来越没地位。”

唐菱心里暗笑,这家伙不去当演员还真是可惜了。瞧他那一脸卖萌的表情,完全是贝贝的翻版,让她忍不住想要去吻他。

她还真感谢秦楚他们,平时哪能看到穆三少如此乖萌的一面。

“穆学长,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秦楚问完,一双迷人的电眼忽闪忽闪的望着穆昊焱。

穆昊焱把视线从唐菱身上移开,皱着眉头似在思考,一会困惑的说了句,“你是?”

唐菱觉得自己这样憋笑下去,早晚会内伤。这穆昊焱也真是,人家都叫他穆学长呢,就算是不记得也应该猜到秦楚是他的学妹。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穆昊焱见秦楚不再说话耸耸肩拎过唐菱的包,另一只搂住她的腰,“不好意思,我们……”

“没关系没关系,三少时间宝贵,你们有事请先走吧。”张强强看了眼仍然在发呆的秦楚,急忙应道。

“我要锁门。”

看到唐菱手中晃摇的钥匙,张强强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对不起对不起。”一边道歉一边拉着秦楚离开唐菱的办公室。

唐菱锁好门后任由穆昊焱牵起她的手离开。

虽然两人确立假男女朋友关系已有一段时间,可这样十指相扣的情侣牵手方式还是第一次,以往都只是在穆爸爸面前会做一些比较亲昵的动作,在私下他们就像一对无性格之分的好友。

现在感觉到从穆昊焱手心传来的热度,唐菱脸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穆学长,我是秦楚啊,高中时低你一个级的学妹。”就在穆昊焱与唐菱快走到转角处,秦楚终究没有忍住,奔上前自我介绍道。

穆昊焱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秦楚,“啊~~~~~~~”一副恍然悟的表情。

秦楚失去温度的脸上终于展露了笑颜,“穆学长想起来了。”她就说嘛,高中时期她好歹也是校花,他们也一起在学生会共事过,穆昊焱不应该会忘记她。

张大的嘴猛然闭上,“不好意思,我记性一向不好,秦小姐别介意。”

谁不知道他穆三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居然还说自己记性不好,张强强额头渗出丝丝薄汗,想必是刚才进来前听到了秦楚对唐菱的讥讽才会如此,张强强再次庆幸自己当时下药没有成功,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唐菱憋着笑憋得好辛苦,穆昊焱这人实在是太护短了,想必是刚才听到了秦大小姐对她说的话。稍稍仰起头看着穆昊焱的侧脸,不能否认,这种被人护短的感觉,很好!

在自己昏迷醒来后,她就一直是妈妈和贝贝的支柱,第一次有这种可以让她依靠的人出现。

此刻她好想把贝贝的事告诉穆昊焱,想要永远抓住他,即使他只为了贝贝和她在一起,似乎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她能留在他身边。

穆昊焱手握着方向盘,很专注的在开车,只是时不时勾起的嘴角拆穿了他的专注。

他也不懂自己怎么回事,平日里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在听到秦楚讥讽唐菱时,脚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嘴里的话也像是不用经过他的大脑思考,自己便嘣了出口。

特别是刚才用余光扫到唐菱望他的眼神,不可否认,很受用,看到她似陶醉的看向他,这让他的心情无比的好。

“穆三少,在前面那个公交站停下车吧。”

唐菱收回了自己的花痴心心眼,甩掉一些莫名奇妙的想法,不管以后怎样,现在她与贝贝的约会更重要,贝贝现在应该还在家里等她吧。

这些日子为了穆昊焱,她都有些忽略了自家宝贝,虽然每次基本上都是贝贝先说他和同学的爷爷有约,还说什么自己已经长大了,让她不要总缠着他。让她真是哭笑不得。

“你就这么对刚帮你解围的恩人?”穆昊焱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话,我根本不在意。”

言下之意,穆三少,你多管闲事。

正当穆昊焱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响起,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马接起,“喂,老大……什么!好,我知道,马上过去。”

滋!很刺耳的刹车声。

穆昊焱倾过身子,修长的手臂横过唐菱打开车门,“下车。”

“啊,哦。”唐菱愣了一下,还是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转身想向穆昊焱解释些什么。

车在唐菱下车瞬间,不到一秒的时间,又重新启动,驶进了车流中。

唐菱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坐过山车,刚刚因为穆昊焱对她的护短,她很兴奋,可此刻又因为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变得忐忑。

穆昊焱生气了吗?

望向穆昊焱离开的方向,久久唐菱都无法移开步子——

穆昊焱步子急速的走进弑盟在S市的大本营,顾安之出现在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们早在建立弑盟时就有约定。

弑盟两位盟主,一明一暗。

顾安之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出了大事,而且是非常非常大的事。

推开门进去,看到顾安之正站在玻璃墙边,背对着门。穆昊焱走了过去,站在他的身边,也随他一样看向落地窗外的夜景,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霓虹灯却已经交互的闪烁起,映射在黄昏的街道,为原先的繁华热闹添增了不少华丽的缤纷色调。

“老大,出了什么事?”

顾安之转过身,一身冰冷的戾气,本来就墨黑的瞳眸此刻深邃得见不到底。

穆昊焱从未见过老大眼中如此明显的杀意,能让他这样的只有一个人。

“是不是嫂子有什么事?”

“若若……”顾安之再次转过身望向渐渐被黑夜笼罩的城市,声音很轻很静,“失踪了。”

失踪!

穆昊焱在接到电话时就已经有心理准备,老大在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很镇静,但他却听到了颤抖的气息,只是没想到这个重大是关于嫂子。

“老大,谁干的查出来了吗?和上次的绑架有关吗?”穆昊焱没有明说,但他的明示也很明显,他第一个怀疑的是白苏末。

顾安之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目前还不能确定此事是否与她有关。”

“老大,要查苏末吗?”虽然他也不希望这件事与白苏末有关,因为他知道如果查到这件事真与她有关的话,老大绝对不会饶了她。毕竟他们也算是朋友,况且她怎么说也是白家真正的女儿,不想闹到那个地步。

只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就算白苏末不是此事的主谋,也肯定有参与。

“现在若若的身份一直是保密的,知道的人并不多,我没有听若若提过与谁有过节。”

如果真要说对若若有过节的那就只有自家妹子和白苏末,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是这个结果,但如果真是她们中的谁做的,那就别怪他不念旧情。只是,他相信她们不会那么笨,毕竟若若现在的身份不光是他的老婆,还是爵爷的孙女。

“现在还不能确定若若是否被绑架,她的手机一直关机,电视台的人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给她办公室打了电话,接电话的人说她今天没有去上班。”

顾安之非常懊恼,为什么没有亲自送她去电视台,平常都是他送她,今天因为公司有个早会,他必须提前去准备一些资料。

“可是老大,你不是派了影子保镖保护嫂子吗?他们怎么说?”

“他们都说亲眼见到若若进了电视台,没有再出来过。”顾安之的眉头皱得更紧,派去保护若若影子保镖都是由他亲自训练,是弑盟刚成立便加入的老成员,也算是他的心腹。

穆昊焱饶过办公桌,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说:“也就是说嫂子是在进电视台大楼到她办公室这条路上不见的,那调电视台的监控看了吗?”

“若若不希望自己的身份曝光,我没有光明正大的去查,不过在你来之前我黑了TBB的网,很奇怪,今天早上七点到九点这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全部异常。”

这也是为什么顾安之这么确定白若素出事,若若一不见,她出现的那段时间的监控便异常,明显是故意的,有预谋的计划。

“嫂子的手机呢,能查到定位吗?”

穆昊焱知道老大在嫂子的手机里安装了最新型的定位系统,就算是手机关机也能查到所在的位置。

“还没有,因为手机是关机状态,要查出具体的位置,还得需要一点时间。”

顾安之心里很着急,可他很明白越是着急的时候就越要冷静,因为急对于事件的解决没有任何帮助。他必须比任何时间都更冷静,才能好好的想办法怎么才能在最快的时间查到若若的消息。

穆昊焱手机刺耳的响起,看了一眼名字,是自家老头子,又不能不接,看了顾安之一眼,按下接听键,“爸,有事吗?”

“臭小子,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是吧。你小子现在拽了,有女朋友就不用管我这个老头子了。”

“爸,我在忙,说重点。”

如若是平时他会很乐意与自家老子闲聊几句,这个时间点不行,可他在得到老大的指示前,又不敢泄露关于嫂子失踪的事。

以几家老头对嫂子的重视程度,就算她不是爵爷的孙女,他们也会把S市给翻个个儿来找她,到时候嫂子找回来后,就别想再安静的过日子。

穆老爷子唧唧歪歪的嚷了几句,这才说重点,“臭小子,我好久没见若丫头了,打她电话关机,你去告诉若若丫头,就说老头子想她了,晚上到家里来吃个饭,把菱丫头也一起叫上。”

听到穆老爷子提到白若素,穆昊焱视线移向顾安之,在接到他的眼神指示时,他回答道:“爸,唐菱今晚医院有事走不开,嫂子最近电视台也很忙,过几天吧,等大家都忙过这一段,我再约一起吃饭。”

“爸,我现在真的很忙,晚上再说吧。”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老大,这件事你不打算告诉顾伯伯和白老爷子吗?”

其实他也知道答案,只是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

鑫妈的宝贝们,最近评论很少哦,今天不想求别的,大家去留个言呗,让鑫妈知道你们在的,没因走放假走亲戚就抛弃我了……留言多了鑫妈动力来了,说不定会有惊喜加更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