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100危险逼近

以前也许顾安之不明白他妈的心思,可最近他似乎有些了解,一个月前南宫爵给若若看她妈妈的照片时,他也在场。

若若和她妈妈长得非常相似,如果若若真是爸的亲生女儿的话,那妈就有理由恨她,情敌的女儿,这不就是一个相当充分的理由吗?!

以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父母是否相爱,可从他自己真正懂爱起,他就觉得自己父母间的交流,和他们平时的相处,完全就不像是一对相爱夫妻的样子。

最近他偶尔回来还发现一个秘密,爸妈好像已经分居很久了。

总之,种种迹象似乎都在告诉他一个事实,他的爸爸妈妈并不像他以为的那么相爱,顾爸爸心里藏着一个深爱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若若的妈妈。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顾爸爸会这般的对若若偏爱,为什么他妈又会这么的讨厌若若。

顾安之很好奇他的丈母娘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会让顾爸爸爱这么多年不变,绝对不普通不平凡。

“若若,你别管妈怎么想的,反正和你一起生活的是我,又不是妈。她喜欢苏末就让她喜欢过呗,反正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就够了。”

白若素翻身趴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脸笑着说:“没看出来呀,我们顾大少说起情话来也这么肉麻,哈哈哈!”

“你觉得肉麻以后那我可就不说了。”顾安之利眸一挑,伪气道。

“别呀,说嘛说嘛,以后每天给我说一遍,我就喜欢肉麻,特别是喜欢你对我肉麻。”白若素急忙撒娇回答,这可是她的福利,必须争取。

“哥,若若姐,妈让我来叫你们吃饭。”不知何时顾妙之没有敲门已经站在了门口,笑颜全开的唤着他俩,就像她之前没有做过对白若素下药的事一般。

白若素明亮的眸子收起,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这女人从她生日之后便一直躲着她,现在好意思出现在她面前了!

“嫂子,哎,我又忘记改口了,苏末姐他们都来了,正在楼下等你们。妈刚刚说了要收苏末姐当干女儿,嘻嘻,以后就还是一家人,你说是吧,若若姐。”

顾妙之明显就是故意的,叫白苏末还一口一个嫂子,而她,明明是她嫂子的人,却不叫。

“你先下去,我和你嫂子马上就来。”

顾安之就像没听到顾妙之之前说的话,他很清楚自家妹妹和老婆是水火不相容,也没有想过要她们姑嫂能好得像姐妹。

之前他的确有这种想法,希望他最疼的这两个女人能够成为朋友,不要一直敌对,可在他听到顾妙之和白祺睿的对话后,他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若若做不到,他,也不可能像以前那般的chong爱相信这个妹妹。

在国外这些年,她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以前就算她会使小性子,有些小姐脾气,自私自利,可却不会干这种恶毒的事。

这和她的生活环境绝对有关系,他一直觉得自己疼妹妹,可现在想想妙之变成这个样子他也有责任,他这些年的心思一直在工作和若若身上,对妹妹除了物质的满足,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关心过她。

“若若,我知道妙之在你生日时做的事太过份,你就看在我的份上别和她计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看到脸色变冷的白若素,顾安之拉起她的手说。

白若素点了点头,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说她都是顾安之的妹妹。“好,可如果再有下次,我……”

“若若,你不用再说,如果再有下次,别说你,我也不会放过她。妙之这一次是运气好,让你那晚碰到的人是我,不然的话……”

顾安之想到那种可能性,身上的厉气凝聚,真的幸好,若若那晚敲开的是他的门,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老婆,我们下去吧。”

“好啊。”白若素从chuang上爬起来,主动挽着他的手,这是她老公,不管顾妙之再怎么不想认她是嫂子,这都是事实。

她老哥是她的男人,原本想整她,没想到变成了成全他们,想必顾妙之没少躲在一边气得跳脚吧。

顾安之手附上手腕上的那只玉手,一共下楼去了客厅。

客厅里非常的热闹,白爸爸,白祺睿还有白苏末都在沙发上坐着。白苏末坐在蓝羽的身边,两人亲密得像是一对亲密的母女。

白祺睿在她回国的第二天便出国去开一个什么医院的研讨会,原本以为今天见不到他,没想到已经回来了。

白若素浅笑莺颜,在看到白祺睿时脚步加快了些速度,拉着顾安之到他身边,挤到他的沙发旁边坐下,“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和顾安之好去接你呀。”

“我哪敢让你去接啊,你现在是我们顾白两家的一级保护动物,怎么样,肚子里的小捣蛋最近有没有欺负你啊!”

白祺睿温柔的摸了摸白若素的肚子,又打趣的对顾安之说,“老大,你是不是也该跟着若若喊我一声哥呢!总不能换我喊若若嫂子吧。”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就一称呼,我还没有喊过谁哥,这倒也新鲜。”

顾安之冷峻的嘴角慢慢扬起了一道笑意,白祺睿那话是玩笑,他当然也玩笑般的回答,反正没有谁会把这话当真,他又何必认真。

白祺睿对若若的心思,顾安之非常清楚。

虽然他们两人都同时喜欢若若,但白祺睿不会成为他的情敌,因为他明白,他对若若的疼爱,绝不会让她为难,在她明确做出了选择时,他的那份爱便会永久埋藏,化为兄妹的疼爱。

况且他与白祺睿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也不是只因为女人便会破裂的那么易碎,这点信心他还有。

“哥,你看妈送给嫂,哦,不,苏末姐的手镯好漂亮,哎,瞧我这记性,总是叫错。若若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顾妙之挤到白若素和顾安之的中间,故意把他俩隔开,挽着顾安之的手臂撒娇道:“哥,你也给我买一个怎么样。”

说完嘴角轻含冷笑看了白若素一眼,意思好像是在说,你就算是嫁给了我哥又怎么样,我永远都是我哥的妹妹,他最疼的人是我。

白若素正面迎上她的挑衅,她平时以为自己已经够幼稚,现在看到顾妙之的行为,突然自己已经不算什么,顾妙之才是幼稚的代名词。

“妙妙,我和你哥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他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理应和他一起疼你才是,你要喜欢的话,改天我们约好时间,一起去买手镯。你哥平时也忙,他又不会选女孩子的东西,再说呢,这也是我作为嫂子应该做的。”

白若素很自然的也拉过顾妙之的手,亲昵的握住,说话的时候全程带着微笑,非常的得体。

顾安之欣赏的注视着自己的老婆,如果是以前,白若素早就发飚,现在的她成熟了好多,会为他着想,也更多的会考虑到家人及朋友的感受。

她并不是玛丽苏,只是清楚现在并不是找顾妙之算帐的好时间,再怎么样她得给老公,给顾爸爸他们留面子。

“也好,你嫂子的欣赏水平肯定比我好。”顾安之也配合老婆的话说道。

顾妙之见白若素根本不生气,挑衅得也没有意思,眼珠子飞转着又不知道在想什么馊主意。

“若若,好久都没回家,也不知道爸爸想你啊,现在结了婚心里就只剩婆家了是吧,把爸爸完全丢一边了。”白家树怨妇状的窝在另一边沙发上。

白若素急忙跑上去抱住他,“爸,你这都哪里话啊,若若不管结婚没,不都是你的女儿嘛。你女儿是这么没有孝心的人吗?就算不要老公也不能不要老爸,是吧。”

想到自己刚才下楼第一眼先注意到哥,心里还是有些愧疚,连忙撒娇卖萌的依在白爸爸的怀里。

白苏末看到这样的场景与顾妙之一样,恨得牙痒痒,她才是白家真正的大小姐!

凭什么她辛苦了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白若素却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她不会就这么罢手。

她现在不过就依仗着自己是南宫爵的孙女才这么无法无天,假设她失去了这个身份,爵爷还会这样护她?白爸爸和顾爸爸还能把她看得比谁都重?她还能这么幸福的当她的顾太太?

白若素,看你还能幸福多久!

白苏末的嘴角噙着一记冷笑——

白若素有危险的分割线——

“明星情侣”第二期按计划很完美的播出,已经过了一周的时间,也没有人再提起当初被莫寒亲手系红线的七号女嘉宾白白,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猜莫寒会在留下的几位女嘉宾中的谁,从这一期开始就是莫寒与她们的单独约会时间。

白若素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她真的很怕被人给人肉出来。

虽然自己没做什么对不起谁的事,但她这身份,她配偶栏上的那名字,就算她什么错事也没做,都足够引起S市全城女性羡慕嫉妒恨的了,再知道了她还上明星相亲节目,不把她生吞活剥了才怪。

周五,白若素照常上班,一到办公室才把包放下,陈仁就跑到她桌前双手合十,“丫头,拜托救救我呗。”就差跪下了。

“SAY。”白若素放下手上的事,双手托腮看着陈仁,看他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陈仁见白若素很有兴趣的样子,连忙从一旁拖过来一张椅子,坐下把自己准备的说词认真的给她说。

事情是这样,陈艳艳休婚假本来只有两周时间,昨天就该回来,谁知道回来的前一天遇到了扒手,她和她老公的护照身份证件都被偷了,现在要办齐那些证件才能回来,至少也还需要一周。

陈仁手上有一个新闻必须要有女性记者一起配合才能完成,问过其他女同事,大家都很忙,看来看去也就只有白若素比较闲,而且她正好还是个孕妇,连装都不用装。

昨日台里接到一些民众的反映,说家里的孕妇在一家A&*级医院的妇科接受某周医生检查后,性格变得怪异,有产前抑郁症的倾向,况且这样的情况并不只有一两例,可是家人报案警察介入调查后却没有任何的结果,称与周医生并没有直接关系。

家属无奈之下只好把这情况反应给电视台,也不知道是不是迫于医院的势力,很多报社电视台都不敢报道这条新闻,陈仁见受害人的家属实在可怜,就想先去调查一番,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报道,本打算等陈艳艳一回国便去,连专家门诊都已经预约好了,可她现在又回不来,他便只好把主意打到了白若素身上。

见识过她在有孕在身的情况下爬上三楼救人,相信她是个有正义感的人,所以也相信她定不会拒绝他。

“怎么样,丫头,能帮我这个忙吗?那些孕妇真的很可怜,还有一个都怀孕八个月了,上周却因为产前抑郁从自家楼上跳了下去,一尸两命啊,可警察最后的结案只是自杀,家属来求我时都跪下了,一大老爷们,真的,看得我特难受。”

“没问题啊,哪家医院,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白若素的正义感完全被挑起,也许是同样身为孕妇,代入感特强烈,都TM什么垃圾医生,居然还专挑孕妇下手,看她不拆穿他的真面具。

陈仁见白若素如此爽快便答应,脸上露出一抹很奇怪的表情,久久没有动作。

“陈哥,你还发什么呆呀,走呗。”白若素推了他一把,把包拎起,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怎么样,不会露馅吧,你说要不要去弄个小摄像机放我包里呀,或者拿个什么录音笔吧。”

看到白若素兴奋的准备着行动需要的东西,陈仁突然拉住她,“丫头,要不还是算了吧,我看这也挺危险的,万一那医生真是什么坏人,我不就把你害了嘛。”

“还是不是爷们呀,这么罗嗦,放心吧,在这S市还没人敢把我怎么样,走吧。”

白若素之所以这么爽快的答应,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依仗着背后的顾安之,否则她不会在自己有孕在身时去冒这个险,因为她很清楚,不管那医生背后有什么样的势力,在五大家族面前就什么都不是。

这件事还真非她去办不可。

陈仁见她这么有把握的样子,也就没有再阻止,两人一起去机房选了一些适用的偷&*拍器材,白若素的包也换了专业的偷&*拍包包。

一次都准备就绪后,陈仁与白若素便一起出发,两人扮一对普通的夫妇,陈仁跟在身边也是为了怕万一有什么事,他可以立刻冲进去救若若。

“若若,要出去采访吗?”走出电视台时,正好与凌佳欣碰到。

两人停下脚步,“恩,我帮陈哥去一趟明华医院,嘻嘻我还是第一次去偷&*拍,感觉就像警察查案一样,好刺激。”

“恩,那赶紧去吧,自己小心点。陈仁,若若是个孕妇,你多照顾她一点。”

“我知道,欣姐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小丫头出事。”凌佳欣是TBB电视台的老前辈,陈仁在她面前也得尊称一声欣姐。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明华医院的门口,陈仁再三的叮嘱,“丫头,手机一定要一直保持通话中,只要有任何的异样你马上大叫,我就在门口,马上就会冲进去救你,知道吗?还有你记得把包的方向别放错了,一定要摄像头的那方对着那个周医生,总之你随机应变,搞不定就找个借口出来,拍证据事小,你的安全还是最重要的。”

“陈哥,你怎么突然变这么罗嗦了呀,我是谁呀,一看我这长相就知道我很聪明,放心吧,都给你说了,我不会有事,在S市没人敢动我。”

在妇科专家门诊主任医师周陈亮的诊室外,白若素看了看号码正好还有两个人就轮到她,两人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等待。

不到十分钟,上面的滚动屏就显示到白若素的化名,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林琳。

白若素再次检查了一下包里的机器,然后拨通了陈仁的电话,两人试了一下效果,“行了,陈哥,我进去了。”

陈仁一把拽住白若素,“丫头,我们走吧,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你经验不足,还是等艳艳回来再说。”

“陈哥,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啊,你放心,只要我一发现有危险,立刻就大叫,反正你就在外面,想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轮到我了,我真的进去了,放心,放心,你要相信自己的搭档嘛。”白若素拍拍陈仁的肩膀,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陈仁在白若素进去病房后,不安的在门口站了一分钟,想敲门的手抬起又放下又抬起再放下,如此反复多次,最终还是把手收回裤兜,歉意的看了一眼滚动屏上林琳的名字,然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唐菱收拾好办公室,脱下医生袍拎起包打算下班,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一勾,快速的将包放回椅子,按下接听键,“喂,有事?”

声音很平静,只有她自己知道在看到来电显示时,许久没有悸动的心,砰砰的正乱跳着。

“没事就不能找你?据说我俩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吧。”电话那头的人心情似乎也不错,声音传着一种暖暖的笑意。

与唐菱虽然认识不是很长时间,但每次和她在一起时都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熟悉感,距离上次把她绑架到家里熬粥已经有半个多月,两人的联系一直没有断,隔一天他便会找不同的理由把她给叫到家里。

相处之后他发现唐菱有一手好厨艺,不光只是熬粥好吃,她做的菜每次都被他吃到碟朝天,似乎她手上有什么魔力,不管什么样的材料,到了她手上,都能变成一道道美味的菜肴。

他发现自己现在的嘴已经被她养刁,越来越不喜欢在外面用餐,即使她只是做一碗清粥,他也觉得比那些五星级大厨做的鲍鱼粥还要和他的胃口。穆昊焱又再次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女人,那个自称是公主的女人,在留住男人胃这一点上,唐菱完胜。

闻言唐菱的嘴角弧度扯动得越来越大,干脆在椅子上坐下,身子舒服的靠在背椅上,换了一个手拿手机,“穆先生,你似乎少说了一个字,假男女朋友,我们只不过是假扮而已,不是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