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99如果不是他自己去做了亲子鉴定,也许他就信了

“怎么回事?若若,你的朋友都是这种类型?”兰姨皱眉的问道,“孕妇还是和一些脾气好点的人交朋友比较好。”

“兰姨,钱钱平时不这样,这都怪顾安之。”钱钱一发脾气白若素就联想到昨晚顾安之叫她的监护人出警察局的事,那丫头一定是在气她不讲义气。

顾安之也一步不移的跟着她,看着她换衣服,拿包,出门,在门口被白若素拦住。

“你就乖乖待在家,如果钱钱和我绝交了,我也和你绝交,哼!”白若素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冲身后的老公说。

“那怎么行!她和你绝交了你就更不能和我绝交了。”顾安之立即拒绝道。

“为什么?”

“你失去一女闺蜜不是还有我这个男闺蜜嘛,你要和我也绝交了,多亏呀,一次失去俩闺蜜。”顾安之勾起一抹笑,意味深长的看着老婆大人,小眼神还带电的。

“懒得和你贫,我出去了。兰姨,我出去了,晚上应该不用做我的饭,我会吃得饱饱的回来,你帮我把顾安之给喂饱就行,哈哈,拜!”

白若素放弃和他逗嘴,因为一般来说她几乎没说赢过顾安之,与他贫嘴自己总吃亏——

白若素很快赶到两人的老地方Kingdom商场一楼的咖啡厅,一进门便看到裹得严严实实的姚钱钱。

走到她对面坐下后,白若素便脱下外套和围巾,商场的暖气很足,进来就跟春天似的,白若素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好友,“钱钱,你咋回事,你不热吗?”围巾都快把嘴给捂上了。

“不热。”姚钱钱没好气的回答道。

白若素知道自己昨晚没去接她,还任由顾安之随便叫了个人去,有点不仗义,自知理亏,“还不热,你额头都出汗了。钱钱,你别这样嘛,我给你道歉还不成嘛。”

“你丫的,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说你怎么会有苏辉文的电话,谁不好叫你怎么就偏偏把他给招警局去了。”

姚钱钱一时气愤没注意到自己的音量,惹得周围几桌的人都把好奇的眼光投了过来。

“顾安之说苏辉文是你的监护人,他一听警局的打电话叫我去接你,就给他打电话,我一时也没拦住。嘻嘻,钱钱,别生气了,是不是那苏辉文欺负你了,改明我帮你收拾他去,总行了吧。”

白若素改坐到她身边,摇着她的手臂,“姐,我的好姐姐,别生我气啦,你看看我这一孕妇,一接到你的电话立刻就赶过来了,连滚带跑的,也怪累的,你就消消气嘛。”

“哼!”一个大力弹在白若素的脑门,“这次看在我未出生的干儿子份上饶了你,下次再犯,姐给你上大清十大酷刑。”

“OK,保证不再犯。不过钱钱,我真的很好奇,那个苏辉文到底是啥人,真是你监护人啊,怎么回事?”一得到原谅,白若素体内的八卦因子就开始叫嚣。

姚钱钱瞪了她一眼,不过她把若若叫出来本来也不是真的要和她绝交,她就是想要找个人聊聊。

若若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俩之间也向来没有秘密,“说就说呗,要说起苏辉文啊,这还真是,我觉得我和他前世一定是仇人,这世才会成冤家。”

“我认识苏辉文比认识那个贱男还要长,我们两家原本就是世家,我爸与他爸是以前的大学同学,两家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苏辉文比我大了十岁,小时候我爸妈忙的时候,就会把我放到苏家让他照顾我,他对我来说就像是我的小爸爸。

后来他们家在我五岁的时候全家移民去了美国,我和他也就很少联系,再后来认识了那个贱男。

你也知道姐长这么大,一直就围着那个贱男转了,原本以为毕业就会结婚生宝宝,过很平凡幸福的日子,结果那家伙居然背叛了我。算了,贱男不提也罢,还是言归正传吧。

苏辉文去年突然回国发展,刚开始回来还没有找好房子时,我爸妈就让他住在家里。其实说真的,我真的一直把他当长辈看,没想到那小样居然对我有非份之想,他之前也提醒过我说那贱男不适合我什么的,反正你知道热恋中的人哪听得这种挑拨的话,对他的态度也就一直不好。

后来他找好了房子便搬了出去,我俩一直都没什么联系,我还以为他放弃了,一直到贱男*那晚,就是我俩去魅吧喝酒那晚,你还记得吧。”

“恩,当然记得,我不过去上了个WC,回来你丫就不见踪影了。”

那晚的事白若素怎么可能会忘,她可差点就被那俩糟老头给糟蹋了,还好顾安之及时赶到,不过那晚也有一件好事,让她认识了唐菱姐。“你继续。”

“那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是给贱男打电话结果居然打给了他,你去WC时,我就被他扛回了他的公寓。然后……”姚钱钱明显脸上一红。

看到钱钱那表情,过来人的白若素当然明了,直接点穿,“怎么?被吃干抹净了。”

“咳咳……反正就那么回事吧,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脱得精光的躺在他身边,你不知道我那会真想直接用枕头把他给了结了。结果那男人说什么你知道吗?”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姚钱钱还是一脸的愤慨,“他居然说是我以酒行凶,霸王硬上弓,还说要让我对他负责,你说这男人是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白若素也回想起那晚的事,那晚她被下了药。可顾安之并没有趁人之危碰她,果然这世上表达爱的方式每个男人都不一样。

其实从钱钱的描述中可以听出,那男人是真的爱钱钱,回国应该也是因为她,而钱钱虽然话中全是对他的不满,可她的表情骗不了人。

她明明不是真的恨苏辉文,如果真是她讨厌的人对她做那种事,以钱钱的脾气,不宰了他再去自首才怪,也许对于她这种后知后觉的人,也许直接生米煮成熟饭比较快。

“后来呢?你俩就这么在一起了?我听顾安之说过有一次半夜给你打电话,是他接的。”

“在一起个鬼啊,你家顾大叔打电话来问我你的事那天,我生病在家躺着呢。

我爸妈不是在准备出国的事嘛,那段时间很忙,我生病了便把苏辉文叫过来照顾我,所以他才会接那个电话。也不知道苏辉文给你家大叔说了些什么,怎么我一有事,他就给他打电话呢,你回去给你家顾大叔警告一声,下次如果我有啥事找你,你丫必须亲自来,不许再告诉苏辉文,知道不。”

提到昨晚她在警局看到来接她的人居然是苏辉文,她就有想宰顾安之的心。

“得了,小的知道,一定如实转告。那昨晚呢,他去接你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对了,你昨天为什么会被抓到警局呢,我记得那警察打来电话说你伤人,吓我一跳,你伤谁了呀。”

白若素突然想起了重点,昨晚姚钱钱喝完酒就气急败坏的冲了出去,“该不会是那个导演吧。”

她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昨晚她们吃饭时也就提到那个故意整她的导演。

“不是他还有谁,昨晚听了表姐的话我就回了剧组所在的酒店,跑去找导演要个说法,结果那王八蛋看我喝多了,居然想用强的,GNN也是他想强就能强的吗?

姐直接拿起花瓶朝他脑门敲去,谁知道那王八蛋居然恶人先告状说我伤人,姐是正当防卫好吧!”

白若素看到钱钱那气得恨不得现在再去补上一拳的表情,默默的问,“苏辉文怎么样了,还活着吧?”

“你突然问起他做什么,他还能怎么样,当然活得好好的,上班去了呗。”

“那你昨晚被苏大叔带回家后,是不是那啥了……看你这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就知道,昨晚你应该没有睡好吧。”白若素打趣的问道。

姚钱钱被说得有些不自在,“你怎么知道,被他折腾到今天下午,那家伙才跑去上班,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精力。

你不知道他居然打我屁股,是真的打屁股哦,姐我都多大了呀,连我爸妈都没打过,那家伙居然打我屁股,真*。”

白若素耸肩轻笑,“钱钱,我说句话你可千万别揍我啊。”

“说。”

“我怎么觉得你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应该不只是苏辉文的一厢情愿吧。”

白若素眼睛怔怔的睁着姚钱钱,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这丫头是学表演的,最会演戏的,稍微不容易就被她骗了。

姚钱钱先是一愣,然后就是哈哈大笑,“小若若,你当姐*啊,我会喜欢他?哼,怎么可能,你做梦还没醒吧。”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姐,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啊,如果你真讨厌他,苏大叔现在还有命去上班,早就被你给灭了他传宗接代的家伙了吧。”

白若素一副知你者莫若我的表情看着姚钱钱,让姚钱钱很不自在。

“好吧好吧,我承认,没有我想象中那么讨厌他,咦,若若你说女人会不会因为那个男人那方面的技巧很好,然后就不反感和他OOXX呢?”姚钱钱很小声的在白若素的耳边问道。

白若素刚喝到嘴里的咖啡直接喷到对面椅子上,连忙抽纸擦嘴,又迅速跑到对面擦被她弄的咖啡,捣腾了好一会才重新坐回姚钱钱的身边,“我的姐姐,你要不要这么有才啊。”

“切,有这么好笑嘛,人家可是很认真的在问你。”

“那什么意思,你是想说你喜欢上了苏大叔的身体,但是并不喜欢他这个人是吗?”

看到姚钱钱居然还理直气壮的点头,白若素一掌拍在她腿上,“你女*啊!”

“好吧,既然你认真的问,那我就认真的回答,据我所知,男人倒是很多会因为喜欢某个人的身体而爱上某个人,可女人吧,一般都是因为爱某人,才会接受某人的身体,所以俗话不是才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嘛。

如果你要问我的意见的话,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爱苏大叔,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白若素一副爱情专家的架势,最后把自己的意见作了个总结。

姚钱钱泄气的瘫坐在沙发上,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般。嘴嘟着脸鼓得像个气球,双只手在脸上戳着。

“我怎么会爱上苏辉文呢,我这辈子最不可能爱上的就是他啊,他是我的小爸爸,我根本没把他当男人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小素素,一定是你的判断有误,你丫长这么大也就爱过顾安之一个人,经验不足,不能听你瞎说,明天就是‘明星情侣’第二期的录制,我喜欢的是莫寒那种类型的,是的,一定是。好了,小素素回去吧,我还得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天不能让莫寒把我给淘汰了。”

姚钱钱一向风风火火的性格,自顾自的说完后便一把拉起白若素,买单走人,直接把白若素塞进一辆出租车里,把门一关,直接转身走人。

白若素看着好友的背影摇摇头,钱钱啊,就算你打死不承认,也不能改变你已经爱上苏大叔的事实啊——

“明星情侣”的第二期在众人的期待中开始直播,从一开始收视率就节节攀升,可见台长的这个策略有效,自从“星侣”发布新闻拒绝任何二次重播后,关于“星侣”的报道就一直没有间断。

凌佳欣正在后台做准备,莫寒走了进去,示意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先出去,他有话单独和凌佳欣说。

“说吧,啥事,你小子不会又动啥歪心思了吧。”

凌佳欣将椅子转了个向,朝向莫寒的方向坐着,不安的问道。“我警告你啊,当初是你自己主动说要出演,现在就别给我耍小性子,台本上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上期的事件不能再发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顾少真要追究,别说是我,就算你是当红明星又怎样,你的演艺路也就到这里止步了,知道吗!”

莫寒叹了口气,“在你心中我就是这么不值得信任吗?我承认上次是我不对,自作主张,可是我那是因为谁,你……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我不管你都有些什么心思,总之这个节目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不许给我搞砸了。”

凌佳欣莫名其妙的觉得烦燥,“咳,还有啊,平时你也注意一下你的行为,和那些女嘉宾在台下最好不要闹出什么绯闻,这对我们节目没有帮助。”

凌佳欣想起刚刚看到莫寒与几个女嘉宾在化妆间的亲密互动,好心的提醒到。

要是被八卦杂志拍到了,他会选谁的神秘感就没了,或者拍的与他在台上选的不一样的话,那时候别人又会说他花心,这都不是凌佳欣愿意看到的。

“姐,你这到底是为了节目好,还是,其实你在吃醋啊!”莫寒突然凑到凌佳欣的面前,抬头眼对眼的笑着问。

凌佳欣本能的一把推开他,“笑话,我干嘛要吃醋,你和我有什么关系,节目就快开始了,赶紧去做准备去,别在这瞎胡闹,把台本都给我看熟了,可以滚了。”

莫寒挤眉无语的想着,估计也只有凌佳欣这女人会对他说滚,而他居然还不生气,他绝对有受虐倾向,看来哪天得去精神科看看,他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还是被凌佳欣给下了迷&*药。

“表姐,我刚看到莫寒出去,你们很熟吗?给我介绍下呗。”姚钱钱在凌佳欣背上一拍,吓得正发呆想事情的她,蹭的一下站起来。

看到是自家表妹后,凌佳欣猛拍胸口,“钱钱,告诉过你别吓我,你表姐要有心脏病的话,现在你就得给我准备口棺材了。你不好好去准备一会的节目,跑我这来做什么,你刚刚说啥?”

“放心吧,我看你那颗小心脏结实着呢,别人不都说祸害活千年的吗,表姐,你还有得活呢。”

趁机非礼了凌佳欣的胸,“表姐,你和莫寒真的熟不,把他介绍给你表妹我呗,我现在正缺一男朋友。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你和他谈谈,让他选我怎么样。”

“明星情侣”的规则第一期淘汰一个女嘉宾,第二期淘汰两个,然后就剩下四名,接下来的三至六期节目每一期就是男明星与一名女嘉宾的约会直击,第七期节目会再淘汰两名女嘉宾,最后剩下两名最有好感的女嘉宾,第八期节目会做出最后的选择,再接下来的五期节目便是最终的情侣模拟真实夫妻一起度过五天的新婚生活。

第一期的白白就是白若素,这件事没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凌佳欣等人决定第二期直接宣布白白因为家里原因,宣布退出“星侣”。

毕竟第一期视频已经没有,就算有心人想人肉她也很难,况且她也不是娱乐圈里的人物,除了那天被莫寒亲自绑了红线,也没什么引起观众兴趣,应该不会有人会去人肉她。

总之她是不敢再让白若素上节目,就算把她从这节目T出去,她也不会再让若若上台。

毕竟T出这节目,她就也损失了一个节目,也许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要是得罪了顾少,那后果,她不敢想象。

这一期原本要淘汰两名女嘉宾,也会因为白若素的自动退出,只淘汰一名女嘉宾。只要她这期不被淘汰,就能和莫寒约会。

“姚钱钱,我们节目可是以真实著称,你这是要我弄虚作假吗?不行!

对了,钱钱,你最近和苏辉文怎么样了呀,他知道你参加‘星侣’吗?那家伙知道了,会不会跑来砸了我们电视台呀。”凌佳欣是姚钱钱的表姐,苏辉文她当然也认识,小时候都一起玩过。

原本以为他这次回国就是为了钱钱,谁知道一直没动静,这不,她才怂恿自家表妹来参加‘星侣’。

加上钱钱本来就是表演系的学生,以后也是要进娱乐圈,现在帮她挣点知名度也不错,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他?干嘛好端端的提起他,我和他又没有关系。算了,我也知道求你也是白求,我还不如直接脱了引诱莫寒快点。表姐,我闪了,一会见。”来也快去也快,说完这句话,姚钱钱便跑得没了影。

凌佳欣还在回味着姚钱钱的话,虽然知道她只是说说,那丫头绝对做不出自己脱光去引诱谁的事。可别人就不好说了,莫寒那家伙是不是每晚回去,都有不同的美女脱光躺chuang上等他呢。

甩开十八不禁的画面,凌佳欣发现自己很讨厌这样的场景幻想。

为什么呢?!他是莫寒,对,他是莫寒!——

除夕之夜,白若素与顾安之一起回顾家吃年夜饭,这还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回顾家。

并不是他们不孝,而是顾家大家长不允许,他从保护若若的角度出发,在宝宝未出生之前他们都会尽量把她保护起来,不被曝光。

虽然他们没有回顾家,不过顾爸爸倒是经常抽空去约他们在不易被发现的超会所相见。

超会所里只有VVIP的会员才能入内,要成为VVIP会员年会就是一百万,这个数字并不是谁都能付得出。

顾爸爸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孙子非常的关心,每次都会带很多的补品给若若,他和若若的亲密程度,有时候都会让顾安之开玩笑说,若若才是顾爸爸的女儿,他比较像是上门女婿。

在听到这种话时,顾爸爸只是笑着搂住白若素,若有深意回答一句,“有可能哦。”

聪明如顾安之,心里当然会有自己的疑问,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并不是顾爸爸亲生的。

妈妈和爸爸结婚时他已经有好几岁,但顾爸爸对他一直都像是对亲生儿子一样,有时候比他亲生的妈妈还要更好。

他不是顾爸爸亲生的这件事,好像并没有人知道,在他大一点的时候,有一次偷听到大人的谈话,爸爸对穆叔叔说,他是他的亲生儿子,是他们结婚前有的。

如果不是他自己去做了亲子鉴定,也许他也信了。

不过血缘算什么,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一直都把顾爸爸当成是自己的亲生爸爸,也是唯一的爸爸。

别的人,他不会认!

不过最近他越来越怀疑,若若会不会是顾爸爸的亲生女儿呢,他已经不只一次开过这种玩笑。

只是这次他并没有偷偷的去做鉴定,这是爸爸和若若之间的事,况且是不是亲生的又有什么关系,若若现在不也叫他爸爸嘛。

他相信爸爸一定很想在除夕之夜与他们一起渡过,所以为了这个除夕之夜,顾安之派了上百个保镖在顾家方圆十里清场。

当他载着白若素回到顾家时,一路上除了他的保镖,连个苍蝇都没有。

“爸,我们回来了。”

一推开门白若素的大嗓门就冲顾翔烯叫道,在看到一同出现的蓝羽时,低下头,嘟着嘴怯怯的喊了声,“妈。”

自从结婚后白若素总算是知道这个婆媳问题,真是个大问题。

以前她也没觉得顾妈妈有多讨厌她,只是不太搭理她而已。可婚后她的区别对待就太明显,特别是她和白苏末在一起时,她完全还是把苏末姐当成是他家儿媳妇,全程无视她。

哎!婆婆和媳妇果然是永远的敌人。

白若素翻了个白眼,无法想象自己以后也会变成这样的婆婆。

“若若丫头,快,快过来坐,让爸看看肚子有没有大一点,我孙子这些天还乖吗?”

顾翔烯兴奋的把白若素拉到沙发上去坐,双眼直直的盯着她的肚子看,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儿媳的态度。

蓝羽当然也觉得顾翔烯这样的行为有些过了,扯了扯他的衣角,“翔烯,你虽然一直把若若当成是自己的女儿,可他毕竟不是,你这样孩子也会觉得不好意思,为老不尊啊。”

白若素很想说自己没关系,不过就是看看肚子嘛,她又没那么小气,在电视台,自从那些同事知道她已婚还怀着宝宝,也经常摸她肚子,他们都把她当成小丫头看,觉得好奇而已,也没什么啊。

可是看到蓝羽瞪她的眼神,白若素默了。虽然她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她是顾安之的妈妈是她的婆婆,算了,她大人不计小人过,免得顾安之和顾爸爸为难。

顾安之牵着白若素的手为她解围,“爸,妈,我带若若上我房间去一会,我还有一些衣服和书没有带过去,让她和我一起去收拾收拾,晚上好顺便带回家。”

“去吧,快一点,一会亲家他们就过来了。”

“好,我知道了,爸,我们很快下来。”

于是带着白若素便往楼上走,在楼梯上白若素还听到蓝羽在对顾翔烯说,“这个媳妇就是被你给chong的,一点儿媳妇的样子都没有,你看看她,哪里比得上苏末,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别指望她能帮到安之,不需要我们儿子照顾,我就谢天谢地了,你们还都这么一味的chong着她,小心她以后变本加厉爬到我们这些长辈的头上。”

进了房间后,白若素很委屈的撅嘴往chuang上一躺,眼睛目呆的望着天花板。

顾安之也陪她一起躺下,把她揽住他的怀中,“丫头,别胡思乱想,伤心会生出个气包儿子。”

“切。”粉拳捶在顾安之的胸口,脸在他怀中蹭了蹭,手指有意无意的在他胸口画着圈,过了一会轻声的问道:“顾安之,你说妈为什么那么讨厌我呢?我真有那么差吗?虽然我是没有苏末姐那么女强人,也不一定能在工作上帮你什么,可是娶老婆又不是娶合作伙伴,对吧。”

以前也许顾安之不明白他妈的心思,可最近他似乎有些了解,一个月前南宫爵给若若看她妈妈的照片时,他也在场。

若若和她妈妈长得非常相似,如果若若真是爸的亲生女儿的话,那妈就有理由恨她,情敌的女儿,这不就是一个相当充分的理由吗?!

================================

谢谢宝贝们的月票,昨天涨了不少,么么哒,加更加更!不过大家都知道本月是春节假期月,到时候回老家后肯定就没时间码字,为了保证每天保底六千,得把那十几天的稿子存好,所以无法加更太多,请谅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