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98我和顾安之是见不得光的

唐菱从余光看到穆昊焱明显笑意难掩的脸后,一脚重重的踩在油门上,呼的一声超过自行车情侣,把他们远远的甩在身后,从后视镜看到两人停住车,唐菱觉得异常的骄傲,鼻子还止不住发出了哼的声音。

穆昊焱在一旁看着她的变化过程,愣了一下,在他尘封的记忆中,那个女人似乎也是这样,只要一害羞就会整张脸涨得通红。

那时候他便很喜欢逗她,看到她连耳根都绯红时就觉得有趣,再次看了看唐菱,直接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

一路上就伴随着穆昊焱大声的笑语,车终于算是比较正常的行驶着。

没过一会,唐菱把车往边上一停,重重的踩下刹车,穆昊焱因为没想到她会突然踩刹车,还停得这么猛,鼻梁直接撞在了前面的台上,如果是假鼻子估计这会已经歪了。

唐菱看了一眼外面的公寓,重重的舒了口气,终于安全到达了穆昊焱的家。

“你怎么了?”唐菱看着摸着鼻子一脸痛苦的穆昊焱,明知故问道。

穆昊焱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第一眼见的时候以为她是温柔的小猫,现在看来原来是只爪子锋利的小野猫。

好,太温顺的猫也没什么意思,他就喜欢小野猫,和那个女人一样,野猫。

穆昊焱捂着鼻子吼了一句,“停这干嘛,车库难道是用来摆设的?”

切,她和他不熟好吧,哪里知道他家的车库又在哪里。“左还是右?”

“直走……”

又折腾了十来分钟,唐菱终于安全的把穆大少的车停进了他专属的车库,把车钥匙还给穆昊焱,恭敬的行了个礼,“今天的事谢谢穆少,今日之恩,唐菱今生不忘,再见。”

转身就要离开,却又被穆某人给叫住,“怎么?就这样走了,不是想要报恩吗,跟我上去。”

唐菱原本以为送他回来就是报恩了,还要回家?不会是真的要让她以身相许吧,虽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可四年前的经验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要不要这么快啊。

就在唐菱在胡思乱想时,穆昊焱已经走到了她身边,让她睁开眼缓过神时,发现穆昊焱放大版的脸已经距离她不到5cm,唐菱本能的闭上眼睛,眉皱得死紧。

过了一会还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唐菱慢慢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那张放大版的脸还在她眼前,距离一点没变,又飞快的闭上。

穆昊焱觉得唐菱有一种让他笑的本领,从今晚见她开始他不知道自己已经笑了几次。不过这如果被他的员工看到,会觉得明天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以冷绝出名的穆少,居然有这样的笑容,太玄幻了。

在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会有一个女人可以轻易让他卸下防备,他一定会让那人回家洗洗睡吧,做梦更快。

可现在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出现,距离那个女人失踪后,四年多,终于又有这样一个人出现。

穆昊焱并没有像小说里的那些深情男主一样纠结着自己不该对不起旧爱,轻易的被另一个女人吸引。

他很坦然的决定接受唐菱的特殊,她也许会成为对他来说不一样的女人,到底他们能走到哪一步,且走且瞧。

穆昊焱在唐菱的额头轻轻一弹,说:“你的脑袋瓜子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该不会在对我意yin吧。我劝你还是收了这份心思,我可是很挑食的,不是什么人送到嘴里都能吃得下。”

唐菱捂着额头吃痛的皱眉,这家伙太小气了,一定是在报复她刚刚撞到他鼻子。

切,这么小气的男人,她当初怎么会爱上他,还为他生了儿子的呀,唐菱觉得很不能理解。

“喂,要我跟你上去,你也得说说让我上去做什么啊。我哪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坏心思,那一层只有你一家人,万一你要对我图谋不轨,我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唐菱插腰问道。

已经走到电梯口的穆昊焱转过身笑道:“放心,我对你……”

色色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没兴趣。再说你不是我嫂子的朋友吗?我要对你做了什么,她还不唆使老大宰了我啊。”

唐菱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若若肯定会站在她这边。

于是心情很轻松的跟着穆昊焱进了电梯,直接到了他家,第二次来他家,电梯门一开,唐菱很无语的看着沙发上那乱躺着的衣服,还有茶几上杂乱的文件书本。

“穆少,你住在这样的窝里很舒服吗?你不觉得把这些都收拾干净了看着心里也爽快些吗?”

唐菱换完鞋就像老妈子似的开始收拾,这不是她愿意的好吧,谁让她有轻微的洁癖。

特别是穆昊焱这套房子不管从格局到整体设计,还是细到墙壁的颜色,客厅吊灯的装饰,全是她喜欢的样子,她忍受不了自己的Dreamhouse,变成杂乱脏的狗窝。

穆昊焱看着认真收拾的唐菱,心中涌进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像是通过她看到了那个女人,虽然她们长得不一样,可随着与她接触增多,她给他的感觉与她真的很像。

这套房子是他在四年前买的,从整体装修到每一件家居的购买以及摆放,他都亲力亲为。

他曾无数次想过她在家里收拾屋子的样子,他为她造了一个Dreamhouse,可她却消失在他面前,四年没有再出现过一次。

没想到他会在一个几乎可以说是陌生人的面前,一次次的想起她。

他现在都弄不清是因为唐菱的特殊让他对她有些另眼相看,还是只是单纯的想在她身上找那个女人的影子。

穆昊焱回到卧室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时,唐菱累得瘫坐在沙发上,她已经把杂乱的客厅收拾得干净整洁,就像发烧那晚他出来时看到的一样,他想这女人一定有强迫症,每样东西该放在哪里就必须放哪里,绝对不能乱。

唐菱这速度这效率,绝对不会比专业的家政阿姨差,找这么个假女朋友也不错,看来他以后可以省下一笔家政费用。

“你让我上来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真的要回家了,我家里还有事。”

看到穆昊焱出来的唐菱,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你一晚上总是说家里有事,要回家,可据我所知你妈妈已经过世,还有一个你很恨的继父,现在是一个人住在酒店。你家里该不会是藏了个男人吧?!”

穆昊焱开玩笑的一句话,让唐菱心中一震。

她家里的确是有一个男人没错,一个再等十几年就会长成男人的小宝贝。

穆昊焱该不会调查过她吧,他已经知道贝贝的存在了吗?怎么办,要是他问她要回贝贝,她该怎么办,贝贝就是她的唯一,没有贝贝,她一定也活不下去。

“怎么?还真藏了个男人呀!”穆昊焱没有放过她眼中闪过的一抹惊色,这女人有事瞒着他,或者有什么怕他知道的秘密。

“你才藏了个女人呢!到底有什么事,不说我走了。”

唐菱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在穆昊焱面前她总是不会控制情绪,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穆昊焱没有再逗她,反正不管是什么秘密,他总有一天会知道。不过他答应过若若不能去调查她,对于对嫂子的承诺,他还是必须得做到。

收起逗她的心,言归正传,说出了他今晚让她过来的理由,“给我熬小菜粥。”

“什么?熬粥?”大晚上的把她给绑架过来,就是为了给他熬粥,这男人还真把她当老妈子使唤呀。

“你那晚上熬的小菜粥很香,我还想吃。你不觉得吃过辣辣的火锅之后再来上一锅小菜粥是件很美的事吗?”穆昊焱想象着那晚的味道,脸上又再次展露出笑容。

唐菱斜眼瞪向穆昊焱,觉得美不会自己做啊,干嘛非要把她给绑架过来,难道……

难怪人家会说要想绑住男人先绑住他的胃,对于还完全算陌生人的他俩,他居然会为了想吃她熬的粥,把她强硬的带了回来。

不过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她不也想要好好与他相处看看,想借由他找回当年的记忆,也想给贝贝一个完整的家。

以前她也想过去相亲,给贝贝找个爸爸,可既然有了与他亲生爸爸相处的机会,她没理由拒绝,毕竟对于贝贝来说,其他男人怎么都不如他的亲生爸爸好。

“好吧,我煮。”说完就钻进了厨房。

穆昊焱跟着也进了厨房,从装修完毕后他几乎就没进过厨房,现在看着唐菱在里面忙活着,他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的,似乎每天下班回家如果都能看到她在这里忙碌,也挺好。

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样的画面。

现在他才觉得这个家似乎有点家味了,以前这真的不过是个他休息的地方,并不是家。

“你待在这里做什么,该干嘛干嘛去呀,这还得熬一会。你们这种老总不是应该有很多文件要看,很多视像会议要开的吗?没听过厨房是男人的禁地吗?快起开!”

如果她这番言论被她的好姐妹白若素听到,一定会反驳她,为什么厨房的事就必须是女人的事,现在男女平等,男人也该进厨房做饭给老婆吃,等等,等等。

不过他倒不介意以后的女人是个爱厨房的人,反正他不会做饭,可又喜欢有质量的饮食。

穆昊焱这次没有和她争什么,乖乖的听话离开了厨房,回到了书房,拿出钱包打开,手轻轻的抚过照片上的女人,四年,已经失踪四年,他是不是也该放下她了呢。

穆昊焱离开后唐菱大大的松了口气,这男人太精,她好怕他看出了什么,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他知道贝贝的存在,如果他们以后真的有幸能走到一起,她希望穆昊焱是因为爱她,而不是为了责任。

经过这几个小时的接触,唐菱相信他们当初是因为爱才有了贝贝。

因为穆昊焱虽然有些机车,但他还是很有魅力的男人,应该是自己会心动的类型。只是,那晚看到他钱包里的女人又是谁呢?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唐菱走到穆昊焱书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穆昊焱,可以出来吃饭了。穆昊焱……”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

唐菱推门进去,发现穆昊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从一旁的衣架上取下他的外套,小心翼翼的为他披上,凑近了看他的五官,长得真的很精致,她经常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脸,总会有一种不真实感,觉得不像她自己一样,所以对于自己的长相她非常清楚,这男人长得比她好看多了。

当年他们到底有一段什么样的感情呢。手悬在半空,想要抚摸,却最终收了手。

像上次一样,把熬好的粥放进保温杯里,再给他留了一张纸条后,有些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家——

穆昊焱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现贝贝的分割线——

自从白若素知道顾安之便是游戏里一直陪着她的安之若素后,两人的感情再次升华,只要不用上班,两人总喜欢腻一起,有时候顾安之的公事太多,便只能带回家去完成,这个时候白若素就会抱着一本小言情窝在沙发上,陪着他。

兰姨也发现了最近两人不像以前那样每天总是吵架拌嘴,最近甜得她这个老人家看着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今天周末,你们两个怎么不出去玩玩,整天窝在家里怎么行。若若,你是孕妇,得多出去运动运动,别整天待在家里看小说,对宝宝不好。”兰姨一边收拾着书架上的书,一边劝道。

“兰姨,你有子女吗?”从小说书里冒出个脑袋,好奇的问道。

兰姨收拾的手顿了一下,脸上一闪而过的悲伤,但很快就又恢复了笑容,回头回答白若素,“有啊,我都这把年纪了怎么可能没有孩子,我有一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现在在国外呢。”

“哦,怪不得呢,我就说兰姨应该是有经验的人。那你老公呢?好像都没听你提过。”现在兰姨是他们的全职管家,晚上就住在他们家里,从来没听她提过自己的事。

白若素有时候也在想,兰姨是不是以前有过不太幸福的婚姻,所以才会到他们家里来当管家。

其实经过个把月的相处,白若素已经把兰姨当成是一家人,她也想多了解了解她,所以才唐突的问道。

“我是单亲妈妈,没有老公。好啦,我的事也没什么好说,别转移话题,小顾,带若若出去逛逛吧,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对孕妇和宝宝都好。”

看到兰姨明显的不想多谈家里的事,白若素也不想再提人家的伤心事,于是打住。

打趣的说:“兰姨,你不知道吗?我和顾安之是见不得光的,我俩现在是隐婚阶段,我们的约会场所只能是家里,你又不是不知道顾安之的知名度,今天我和他出去逛一圈,改明就会上娱乐头条,我可不想出名。”

其实现在白若素是真的没什么抱怨,这样的关系也是她想要的,她不想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说她是顾安之的老婆。

到那时,她就不是白若素,而只是顾安之的一个附属,不管谁在提到她时都会加一句,顾安之的老婆。

这样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所以她很喜欢现在隐婚的状态。

白若素计划过,她现在才大一,她打算等她毕业后,到时候也才二十二岁,再公开办一次婚礼,公开他们的关系。

虽然她平时大大咧咧,但和别的女人一样,也同样有着一个童话婚礼梦,她也想要穿着全世界最美的婚纱,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

只是白若素说得很轻松,听在兰姨耳中却不怎么是滋味,她的女儿在国外,现在她完全是把白若素当成自己亲闺女一样疼爱,当妈的当然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委曲。

“小顾,我们若若有这么丢脸吗?你居然把她给藏起来,她可是你明正言顺娶的老婆,又不是金屋藏娇的*。”

兰姨到顾安之面前,把他手上的文件抢走,啪的一下扔在桌上,一副丈母娘质问女婿的口吻。

顾安之发现自从白若素入住之后,兰姨性格变了许多,不像以前那样少言寡语,而且脾气也越来越大,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而且现在明显的她俩一派,联合起来欺负他,他好怀念以前那个专chong他的兰姨,记得白若素刚来的那两天,兰姨连正眼都不带瞧她,现在也不过才一个多月,白若素这笼络人心的手段还真是高。

“兰姨,冤枉啊!不是我把她藏起来,是她把我藏起来,我才是那个受伤的人好吧!”顾安之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把惹人怜爱的悲情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兰姨立马转向抢走白若素的书,“若若,我们小顾可是个好人,你得对人家负责,知道吗?”

白若素扑哧一声,兰姨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啊,怎么看她都是小白兔,顾安之是大灰狼嘛,哪里有小白兔对大灰狼负责的道理。

白若素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家,不光是因为家里有她爱的人,还因为有……妈妈。

她从小是孤儿没有感受过母爱,被收养之后白老头的老婆也过世多年,还是没有妈妈。和他们家比较亲近的顾家,也不知道她做错过什么事,总之顾妈妈一向都不喜欢她,她去顾家玩的时候,她都会直接无视她。

直到现在和顾安之结婚,兰姨搬进了他们家,成了家里的一份子,她对她的照顾,疼爱,关心,完全满足了她对妈妈的所有幻想。

她在想如果她亲生妈妈在的话,应该也会像兰姨这般疼她吧。

“老婆,听到没,对我负责。”顾安之也凑热闹的挤到沙发上,在白若素肩上蹭啊蹭。

正在这时白若素的手机铃声响起,她一把推开故作可爱的顾安之,拿出手机接起,“喂,钱钱,啥事?”

“白若素,你个死丫头,现在给我滚出来,立刻,马上,不然,姐和你绝交。”电话那头的姚钱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白若素一出声,她就冲电话吼了起来,中气十足。

白若素把手机拿得远远的,以免自己耳膜受损,等她吼完之后才答了一句,“好,老地方,我马上过去。”

“怎么回事?若若,你的朋友都是这种类型?”兰姨皱眉的问道,“孕妇还是和一些脾气好点的人交朋友比较好。”

“兰姨,钱钱平时不这样,这都怪顾安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