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97唐小姐,你一向是把四轮当两轮的吗?(加更求月票)

白若素顿时无语,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有理由的嘛,总之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邪恶的思想,可是她不想,昨晚已经把她折腾得够呛,她可不想明天再一拐一拐的,还顶着个熊猫眼去上班。

正当她想要拒绝的时候,手机很配合的响了起来,白若素一把推开压在她身上,正努力解着她扣子的某人,冲他食指靠唇,“嘘。”

然后才接起电话,“喂,你好。”

“请问是白小姐吗?我这里是林湖区警察局。”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白若素微微愣了一下,警察局的这么晚才她什么事!“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姚钱钱是你的朋友是吗?她醉酒伤人,麻烦你过来一下。”

“啊!”白若素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钱钱伤人,她现在没事吧,好,你们先帮我照顾她,我马上过去。”

挂上电话,白若素连忙披了件外套,拎包便要往外走,却被顾安之拉住,“先别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林湖区警察局的人打电话过来,他们说钱钱喝醉了酒还伤了人,具体是什么情况还不清楚,我得去把钱钱保出来。我们晚上聚会时她是喝了不少,哎,那会她坐计程车走的时候,我就应该跟过去。”

白若素怎么都没想到这大半夜的钱钱会因为伤人被抓到警察局去,不知道她伤的是什么人,那人伤势如何,钱钱又有没有伤到,白若素现在满脑子的问题。

顾安之想了想,把白若素的包拿过来放好,又帮她把外套脱掉,将她固定在怀里,“你一个孕妇大半夜哪都别想去,姚钱钱闯了祸自然该她的监护人去保,你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

“可是……”白若素想问钱钱的监护人是谁,听说她父母上个月才刚移民,现在这里只剩她一个人。对了,还有佳欣姐,可是佳欣姐也不是她的监护人呀。

顾安之揉了揉她为他而续的齐肩发,拿出手机在上面找到一个人的号码,拨了过去,只响了两声便接起,“喂,我是顾安之。”

显然电话另一头的人没想到会是他打来的电话,声音中还带着些睡意的说道:“顾少,你都喜欢大半夜往一陌生人那里打电话的吗?”

“苏总,既然身为别人的监护人就好好监护着,别大晚上的扰人清梦。”

顾安之搂着老婆提醒道,嘴角的笑意明显,他显然是知道这通电话打过去,苏辉文绝没心思再睡觉,自己的女人自己管好,总来烦他的女人怎么行呢。

果然电话那头的男人闻言立马精神,急切的问:“什么意思?钱钱出什么事了?”

顾安之换了个手握电话,“想知道啊,可以,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趁火打劫一向是商人的本性,这么难得的敲诈机会,若不珍惜的话,会折寿的。

“顾少,堂堂诺亚集团总裁,我这一小小公司经理哪能有什么好处给你。”

“行啊,反正挨饿受冻被欺负的人又不是我女人,我无所谓。”

顾安之心情还蛮好的耸耸肩,在一旁的白若素听得一头雾水,难道这位苏总就是传说中钱钱的监护人?!

苏辉文叹了口气,就知道那女人迟早会成为他的弱点,一点都不安份,“你们城东的那个项目,我接了,低于市价两个点。顾少,你看这样还满意吗?”

顾安之翻身躺在chuang上,轻笑一声,“林湖区警察局,祝苏总有个美好的夜晚。”

苏辉文谢了一声,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往外跑,姚钱钱,丫头,今晚你死定了!他的损失必须得在她身上找回来,这所谓商人本性。

“顾安之,你笑得好歼诈。”

白若素捧着顾安之的脸在上面啵了一下,她相信顾安之能让那个苏总去接钱钱,说明那男人应该真的重视她,她也希望钱钱能早点忘掉那个渣男,找到幸福的第二村。

“是吗?居然敢说我歼诈,老婆,我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歼诈。”说着翻身把她压在身上。

少儿不宜,一室*继续着……——

穆少唐菱正式第二次见面的分割线——

穆昊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伸了个懒腰,今天是请酒店所有员工吃年夜饭的日子。

他接手酒店才一年,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作为酒店的负责人,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太过冷漠。这是他的性格决定,他并不是可以和员工打成一片的平和领导人,他有一种与身俱来的冷傲。

本不是很想参加这样的聚会,可是以前负责酒店管理的陆伯伯每年的年夜饭都一定会和员工一起吃,早上他还亲自打电话嘱咐,必须出席。

他说偶尔也要让员工感受一下他作为负责人,对他们其实也像是对家人一样,这样员工在新的一年才会更卖力的为酒店服务。

诺亚酒店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年夜饭会在一周前由员工投票选择餐厅,让所有员工都可以参加。

而且这几个小时绝对的放松,吃年夜饭的那天,酒店从五点到晚上十点暂停营业,要让全体员工都过个幸福的新年。

“Boss,时间差不多,我们可以过去了。”助理推门提醒道。

“好。”穆昊焱看了下他的日程表,麻辣火锅,这是由员工选出来的地方,他并不擅长吃辣,不过也不排斥。想到吃,穆昊焱突然又想起了几天前的青菜粥,吃得真让他意犹未尽,如果在吃过火锅之后能来一碗那样粥,应该会很不错。

不过李颖梦从那天之后便消失在了,也没给他打过电话。

为了跟她说声谢谢,这几天每天一到下班时间他便回家待着,可她再也没出现过。难道是回A市了?

一路上穆昊焱都在想着那天晚上的可口清粥,很快便到了麻辣火锅,很实在很直接的店名。

从楼下看也只是一间普通的餐厅,进去之后才知道别有洞天,这家火锅店在S市相当有名,店已经开了有十多年,从最开始只有十桌的小店面,发展到如今这六层楼高的大餐厅。

今晚诺亚包了五六楼两层,穆昊焱上去时,每楼都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他先去六楼上与员工们打了声招呼,每桌喝了杯酒,这才回到五楼酒店高层们的桌次。

秘书经常帮穆昊焱买便当,因此对他的口味很清楚,于是事先便给他们这一桌上的是鸳鸯锅底。

“穆少。”

穆昊焱从走道走进来,每一桌的员工,以及最里面高层那一桌的都纷纷起桌,很恭敬的点头行礼。

“都坐吧,今晚是我第一次参加酒店的聚会,大家也都别太拘束,想吃什么随意点,辛苦了一年,以后酒店还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希望明年的业绩能更上一层楼。”

简单的举杯祝语之后便开吃,穆昊焱以前只参加过他们五少的聚会,几乎没有过这么大型聚会的经验。

看到大家都吃得很欢,有些不太能吃辣的辣得眼泪直飙,反手擦干后又继续和大伙疯抢着吃,感觉似乎也不赖。

几杯酒下肚穆昊焱便觉得差不多已饱,怪不得大家会选择吃火锅,火锅的确很适合聚餐时吃。

特别是在冬天,气氛比吃刚一上桌便凉的中餐要好很多。大家在一个锅子里涮着吃,不管平时在酒店是什么样的职位,他们现在只是同事关系,大家都一样。

这的确也是增进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办法之一,只有把员工当成是朋友是家人,他们才会给你创造更多的价值,陆伯伯一点都没有讲错。

这家火锅店单层是女厕,双层是男卫生间,当穆昊焱从四楼的卫生间出来,正好看到坐在窗口的那个男人正往对面酒杯里下药,这种事在酒吧见多了,在这种饭店他倒是第一次见。

不过穆昊焱并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只是对之前坐在他对面,现在应该也去了卫生间的女人觉得可惜,居然认识了这么个男人。

正打算回到五楼,便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楼梯间上来,直接朝刚才下作的男人走去,最后在那男人的对面坐下。

她就是那个倒霉的女人!

李颖梦?!

穆昊焱停下了步伐,李颖梦怎么会在这里?她这又是在做什么,相亲?

看来她真的很想结婚嘛,在他那里没有消息,这么快便又开始了下一家,还是说她本来就是同时和很多男人在相亲,然后比较一下谁更适合她?

不知为什么,这种想法让他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像生气又不是在生气,他也不清楚是怎样,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眼前的衣冠*给糟蹋了。

穆昊焱给了自己一个很单纯的理由,李颖梦是他家老头子好朋友的女儿,他是为了老头子才出手帮忙,与他自己的想法无关。

唐菱今天下班前同科室的同事说要聚餐,她不好推脱于是只好来了,结果没想到她不过去上了个洗手间,同事全跑光了,只剩下他们的科长张强强在等她。

“科长,他们呢?”

“小吴他们有点事就先走了,没事,我们慢慢吃。”张强强帮她烫了一根鸭肠夹到唐菱的碗里。

唐菱觉得单独和科长在一起有些别扭,可人家好心帮她备菜,她不接下似乎又不对,于是只是忍着往嘴里送,“科长,要不我们也回去吧,正好我家里还有事。”

张强强端起酒杯,“今晚我俩还没有喝过,我们干一杯吧,在一个科室也快一年,我们这还是第一次出来聚餐,怎么都该干一杯吧。”

“科长,对不起,我不会喝酒。”贝贝很不讨厌她身上有酒味,如果喝了酒回去,那小家伙又得念叨她了。

“唐菱你这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就这么一杯,这酒的度数小,也不会喝醉,喝完这杯我们就回,行吧。”

张强强从调到妇科来当这个科长开始,他就一直在注意唐菱,可她真如传说中一样淡定冷漠,一年了没见她与谁的关系要好,也从不参加同事间的聚会,一下班就回家。

他也听说了她是个单亲妈妈有一个儿子,就不明白了,以她这样的条件,有男士表示好感时,不是更该抓住吗?

他明示暗示过几回,人家都礼貌的拒绝,朋友和他打赌说他搞不定唐菱这个女人,赌金一万,为了赌金也为了他的面子,他今晚必须把唐菱拿下。

“好吧。”为了能快些结束这尴尬的饭局,唐菱端起酒杯,她的酒量其实还不错,这么一杯难不倒她。可就在她把酒往嘴里送时,一只手抢走了酒杯,重新放在了餐桌上。

唐菱抬头看向握住她手,将她带进怀里的男人。

是他!穆昊焱!

“你是什么人?”眼见唐菱就要成为鱼肉任他宰割,谁知道突然冒出个程咬金。张强强立马站起来用质问的语气问道。

穆昊焱看了一眼唐菱,搂着她腰的手紧了几分,突然扯出了一记微笑,“你好,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叫穆昊焱,请问怎么称呼?”

他的回答让唐菱的双眸猛然放大,也忘记要挣扎,就这么任由她抱着自己。

张强强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个男朋友,而且这个人的名字好熟悉。

想了想觉得这张脸似乎也在哪里见过,突然想起了此人是谁,立刻在身上擦了擦出汗的双手,主动往前伸出,“你好你好,我叫张强强,是唐菱的同事?”

“唐菱?”穆昊焱脑中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女人不是叫李颖梦吗?唐菱?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唐菱以为穆昊焱在叫她,于是从他怀中不着痕迹的挣开,故作淡定的介绍道:“他是我们科室的科长,这位……”

唐菱正巧不知道怎么穆昊焱,张强强已经把话接了过去。

“这个不需要介绍了,穆少我当然知道,小唐啊,真没想到你的男朋友是穆少,怪不得我们医院的那些男人你瞧不上了。也怪不得你要保密,要让医院的那群护士知道,还不把你活剥了呀。”

张强强能坐上科长的位置,那也是有几把刷子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他的强项。

他庆幸自己今晚的计谋没有得逞,否则,碰了穆少的女人,他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

听到张强强说起医院,穆昊焱也总算是想起这个叫唐菱的女人是谁,她就是若若说过的家庭医生兼假女朋友。

看来他还真阴差阳错的救对了人,想起那日在餐厅,全都是他在说话,她的确也没说过自己是李颖梦,只是他看到同样的发型又都有行李,认错了人罢了。

这么说来他俩的缘份还不浅,家庭医生,怪不得他明明发烧头痛得要命,结果一觉醒来便全好了,原本有个医生女朋友还有这种好处。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带她先离开,我们酒店在楼上聚餐,正巧我带她上去见见我的同事。”穆昊焱重新牵起唐菱的手。

张强强连忙从座位上走到过道,点头哈腰的说:“当然,当然可以。”

“今晚你们的算我帐上,张科长还想吃点什么可以随意点,我的助理一会儿会下来结帐。”说完便很自然的牵着唐菱的手离开。

走到楼梯口唐菱把手从他温暖的手掌中抽出,“谢谢”。

虽然她也不知道穆昊焱怎么会突然出现,把她带走,但看得出来他似乎在为她解围。

“谢什么?你刚不是在相亲吗?你不怪我破坏了你的相亲,反而谢我,是不是有点奇怪?”穆昊焱看着空出来的手,将手随意的插进裤袋里,然后转身上楼,一边走一边问道。

唐菱只能跟着他的脚步上台阶,“我们只是普通同事的关系,刚才还好多人,不是只有我和科长。”

唐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向他解释,可能看着那张和贝贝相似的脸,她没办法像对别人那般淡定。

“如果只是普通同事关系,他会在你的酒里下药?”穆昊焱停住了脚步,回头一双利鹰眸子盯着她问。

唐菱这才明白穆昊焱当时为什么会出现,他救了她。“谢谢。”不知道说什么的她,只能再次感谢。

“你只会说这两个字吗?”穆昊焱下了一个台阶与她同阶,“还是对于救命恩人只是淡淡的一句谢谢就了事?”

唐菱皱眉看向穆昊焱,好一会后冒出一句,“我没有你有钱。”

穆昊焱嘴角轻扯,“我知道。”接着便转身下楼,走了几梯发现那女人还怔在台阶上并没有跟过来,于是回头补了句,“没钱用别的报恩就行,跟我来。”

唐菱先是愣愣的跟着他离开,脑中一直闪现各种怪怪的报恩方式,在脑中待得最久的报恩方式就是以身相许,使劲甩了甩头,把这奇怪又羞人的想法给甩出脑中。

继续跟上穆昊焱的步伐。

“上车,愣着做什么。”穆昊焱走到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路虎前面,“还是你想要我帮你开车门?”

“哦,不不,我自己会开。”

唐菱觉得穆昊焱太有压迫感,和他待在一起好不自在,还是他生病晕倒时比较可爱。不管怎么样,她还是乖乖的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你喝了酒对吧。”

正在系安全带的穆昊焱一愣,“喝了,怎样?”

唐菱三下五除二的把他才刚系好的安全带又给解开,“酒后不能开车,我开吧。”

“在这S市还没人敢给我开罚单。”穆昊焱坐在驾驶座上并没有离开,他是爱车之人,这辆路虎就像他老婆一样,除了他还没人开过,连他的几个好哥们都没开过。

唐大小姐的脾气有时候也很拧,“我知道穆大少是有名有地位的大人物,就因为知道所以才担心,万一被哪个勇敢不怕事的小警察逮到,正好现场又有个什么八卦记者的,我可不想因为某人的酒驾上头条。要么我下车,要么你让我开。”

穆昊焱显然没想到这女人会这样说,“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非要听你的。”

“穆少不是要我报恩吗?我的时间也很宝贵,如果现在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家里还有事。”说着便打开车门,下车。

穆昊焱也跟着下了车,果然是白若素的朋友,脾气都这么倔。她们是因为臭味相投所以才这么好的吗?好到把她介绍给他。

当初若若说要他们当假情侣时他就知道,若若的小心思,其实就是变相的相亲。

“钥匙接着。”穆昊焱将手中的车钥匙隔着爱车扔给唐菱,自己则转到副驾驶的位置,开门坐了进去。

拿着车钥匙的唐菱嘴角扬起一抹很明媚的笑容,愣了一会走向驾驶室。

其实她拿到驾照已经有好几年,前两年也有自己的车,可后来因为家里生意下滑的原因,她把车也卖了,说来已经有快一年没有开车,她现在的技术似乎也没有酒后驾车的穆昊焱好。

启动车,还有熟悉各个仪表以及调整最舒服的坐姿,唐菱就用了差不多十分钟。

这让坐在她身边的穆昊焱看得眉头越皱越紧,他的生命该不会就在今晚终止在她的驾驶技术上吧。

就在穆昊焱快要忍不住夺回车子的行驶权时,唐菱终于启动好车子,缓慢的进入了车流之中。

唐菱开车时非常的专心,身子坐得笔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像她呼吸的动作稍微大一点,方向盘就会偏似的。

看在穆昊焱的眼里觉得有些好笑,过了几分钟后,穆昊焱好心的提醒道:“喂,记得要呼吸,你可别窒息了。”

唐菱还真听话的大大的呼吸了几口,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搞笑。可是她还是开得非常的小心翼翼,这可是路虎呀,随便蹭掉一点漆,她俩月的工资就没了。

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要那么弩做什么,他爱开就开呗,就像他说的,穆三少的车哪个不长眼的敢拦呀,说不定现在都已经到了目的地。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穆昊焱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回家。”

然后便看向窗外,看到一辆骑自行车的情侣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再也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

唐菱觉得莫名奇妙,回家就这么开心吗?有什么好笑的,笑得她一阵心慌,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小姐,你一向是把四轮当两轮开的吗?”

“啊?”一时之间还没明白穆昊焱什么意思的唐菱,看到前面骑着自行车的小情侣回头向她打招呼时,她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脸唰的一下变红,四川变脸都没她这么快,红到耳朵根都是红的。

“那个,我,我只是把安全看得比较重要而已。恩,就是这样。”双眼盯着前方,小声的解释道。

可从余光看到穆昊焱明显笑意难掩的脸后,唐菱一脚重重的踩在油门上,呼的一声超过自行车情侣,把他们远远的甩在身后,从后视镜看到两人停住车,唐菱觉得异常的骄傲,鼻子还止不住发出了哼的声音。

========================

贝贝妈咪可爱吧,看在可爱的贝式母子份上,有月票的别留着了,投过来吧,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