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95电脑病毒的事因她而起?(加更求月票)

白若素说得理所当然,后面还是没好气的加了一句,“你最好把今天的报纸找来看看,另外,晚上你自个睡书房去,从现在开始除了告知我解除病毒的方法,别给我打电话,也别想我和你说话,下午不用来接我,我自己回去。”

后面那几句话说得很小声,只有手机那头顾安之能听到。

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一旁,便趴在桌上开始补眠。

反正现在她也无所事事,昨晚被折腾得够呛,趁这个时间休息一下也好,以她对顾安之的了解,这个解毒最多也就五分钟就能解决,能偷到几分钟的闲也好。

办公室里乱成了一团渣,都在诅咒那个下病毒的人,一分钟又催一下电脑部门的同事,过一分钟又催一次,总之所有人都很慌乱,除了淡定睡觉的白若素。

当然她一个人太过淡定,有人也会看不过去,王欣走到白若素身边,在她桌子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刚入眠的白若素被吓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她实在是太困,昨晚估计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刚才一趴到桌上便找到了周公。突然被王欣这么一拍,魂都快吓掉,一把推开王欣,“你发什么神经,有病请吃药,少来烦我。”

忘了提一句,我们的白二小姐有严重的起chuang气,特别是在她睡得正香时,要有人把她吵醒,不揍一顿已经算轻了。

王欣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敢这样冲她吼,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自处。

办公室里的同事也都只是微微一愣,又继续做自己的事,谁都没有闲心来管她们发生了什么事,电脑一坏所有事都做不了,大家本来也都烦燥着。

白若素吼完之后打算继续去找周公聊天,手机却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时间。什么呀,才三分钟!

看来RY的网络保全还是没有养废人嘛,果然实力非凡,再看看他们TBB电视台,到现在还没查出病毒的来缘,更别说是破解。

“干嘛,破解了?”

“这个病毒并没什么恶意,也不需要什么破解,半个小时后你们的电脑会自动重启,就可以正常运转。”

顾安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他已经叫人找来了今天的报纸,当然也就知道了白若素为什么会传病毒来整他。

“哦,挂了。”说完便打算挂电话。

顾安之急忙喝道,“别挂。你……总得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顾安之向来是不喜欢解释,也不觉得有什么事需要解释,明白他的人不需要解释,不明白他的人,他也不用向她解释。

可若若不一样,他也很清楚,那丫头并不是相信了报道上说的事,只是单纯的看到他与别的女人相拥的照片而生气,不管那个拥抱是怎样造成,那都是事实。这与她相不相信他完全无关,可他不想看到她生气,觉得还是应该解释一下为好。

“免了。”直接挂断。

看着已经挂断的手机,顾安之脸色微变。

白苏末,为什么非要一次又一次的触及他的底限,原本想看在白家的份上让她过得好一点,看来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嘛。

握在右手的笔,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TBB电脑中毒事件果然在半个小时后结束,经过网络安全部分的细查,发现除了昨日播出了第一期的“明星情侣”视频文件被毁之外,别的组都没有任何的损失,也没有盗取什么机密的商业文件。

这让TBB的高层感到不解,有人认为病毒事件并不是针对TBB,而是针对莫寒,于是又联系了莫寒的经纪公司,一起商讨。

没人会想到视频文件会这么快被毁掉,并没有备份文件,而且他们与各大视频网站约定的是直播的第二天,发剪辑并配好文字的版本给他们放在网站上,以供网名观看。

可现在编辑文件还没有完成,唯一的原版又被毁掉。

看来昨日播出的直播会成为绝版,看到的人是幸运,没有及时收看的那就永远都看不到第一期。只有从一些报纸杂志上看到一些照片,以及记者的叙述而已。

凌佳欣也出席的针对第一期被毁的解决商讨会议,她并不认为这件事与莫寒有关,他的粉丝,不管是喜欢还是讨厌他的,不至于想到要去轰一个电视台的网络吧。

况且他们就算想也没有那样的本事。

听网络安全部门的同事讲,这起事件的操作者完全是专业的黑客,而且还是顶尖级别的,让他们网络瘫了半个小时,却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莫寒若有所思的看了凌佳欣一眼,昨天在化妆间顾安之出现的事,只有他俩知道。

因此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事件说不定只是顾安之想要保护白若素而为,别说他们追查不到,就算真的追查到是顾安之,他们又能拿他怎样。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不管是谁毁掉了第一期,不管他最初的目的是什么,我们都得感谢他为‘明星情侣’做了更好的宣传,一个节目刚开播一期,居然会引起黑客的注意,这应该是几十年综艺史上的头一遭,这个噱头够大。

原以为今天的头条会是‘明星情侣’,可因为顾少的事抢占了版面,我们只要发布一则消息,说第一期节目被黑客盗取成了绝版,相信此消息一出,明天各大媒体的头条版面都会是‘星侣’,这也许就是那些大牌限量版的魅力。”

台长想了想觉得凌佳欣说的也有些道理,倒不如把这个“明星情侣”就做成一个限量版节目。

每周一期直播,不重播,不许在网上转载,虽然这样看似会少了许多的观众,但在直播当日的收视率那可会相当可观,而且扫眼望去,还没有哪档综艺节目是这样。

人们往往对独一无二的东西有着特殊的迷恋。

“好,我们就来把‘明星情侣’打造第一个限量版综艺节目。”

莫寒全程会议都没有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重要的事。

会议结束后,凌佳欣到新闻组的办公室去找白若素一起吃晚餐。

这正合白若素的意,她打算和顾安之从今天起冷战,可一旦和他在一室相处,她就硬不起心肠,还不如和朋友去聚会,晚点回去面对他,就算只是一顿晚餐的时间,她也要表示一下自己要冷战的决心。

凌佳欣、白若素再加上从剧组过来的姚钱钱,三人一起来到S市最有名的川菜馆,找了一个可以看到海景的包房,点了一桌子辣到飚泪的菜。

“我们开瓶酒吧。”拍了一天戏,累到不行的姚钱钱提议道。

白若素双手在胸前打叉,别算上我,酒乃孕妇大忌。不管她怎么生气都好,宝宝还是得排在第一位,做任何事之前都得先想到会不会对宝宝有害。

“哎,看你一副小学生的样子,实在很难让我联想到伟大的妈妈。”

钱钱吐槽道,她们三人中若若年纪最小,又长了一张娃娃脸,怎么看也最多是个高中生,居然不只已为人妻,还快为人母,这让她情何以堪。

“表姐,我俩喝吧。”

凌佳欣没意见,身在娱乐圈,虽然她只不过是主持人,但喝酒这个还是早就练了出来,以前经常和台长一起去和广告商吃饭,没点酒量怎么行。

这间川菜馆以辣,服务好,以及快出名,点完菜不到一刻钟便都端了上来,正打算用餐,白若素的手机响起。

她看了一眼,果断的挂断,再响再挂,最后干脆直接关机。

“小素素,你和顾大叔闹别扭了?你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顾大叔对你多好啊,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让顾大少看她们一眼,人家就独独钟情于你,你还有啥不满,孕妇呀,就是矫情。”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白若素嘟着嘴看向姚钱钱,这丫头今天一天都在剧组拍戏,应该还没看过报纸,不然肯定不会这么说她。埋头啃麻辣鸭掌,装着没听到。

凌佳欣给自己的杯里倒满酒,“若若,其实我也很好奇你和顾少的故事,在昨天没见过顾少之前,我一直以为他爱的是白苏末,毕竟两人已经七年的感情,娶诺亚公主不过是因为那是南宫爵的孙女而已。

可是昨天见到顾少,他看你的眼神骗不了人,那分明是深爱中的男女才会有的眼神,如果他以前爱的真的是白苏末的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与你有这么深的感情吧。”

白若素手拿一个鸭掌,抬头看着凌佳欣莞尔一笑,说:“有这么明显吗?反正你也知道我最大的秘密,你又是钱钱的表姐,我相信你应该不会把我的事说出去。其实吧,白苏末是我姐。”

“啊?!”

同样都姓白,但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毕竟白若素的资料她看过,不是说是孤儿院长大的吗?有善心人士的资助,才能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完成学业。

“亲的?”

“不是,我小的时候被白家收养,也就是白苏末的爸爸就是我的养父,所以我和顾安之早就认识,已经六年多了。

我们三个人的事有些复杂,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反正结果就是顾安之最后选择了我,据他说他对苏末一直只是恩情,到底怎样我也不清楚。”

白苏末为了得到顾安之的爱做的那些事情,她还是没有说。不是因为要为白苏末保持形象什么的,只是觉得那些说了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其实就算没有那些事,她相信顾安之的心也一直在她身上。

从他逃婚带她到拉斯维加斯,两人互相坦白后,她从来没有怀疑过顾安之这些年对她的爱。

“若若,你真的很幸福,看得出来顾少真的很爱你,那些八卦杂志上的东西看看就算了,根本不能信,你也别为了这些事和顾少生气。

顾少对你真的很好,我觉得今天电视台中病毒这个事一定是顾少为了保护你找人做的。”

凌佳欣的这席话引起了白若素的兴趣,“顾安之?为我?电脑病毒?”

应该不可能吧,如果真是他,她发邮件给他时,他应该不是那样的反应才对。

“恩,你可能不知道吧,这次整个电视台中病毒什么都没有丢,也没有毁,唯一不见的就是昨天直播的视频。

其实我也还在担心,虽然昨天直播时没有太多人对你注意,可如果反复重播的话,难免会有你的熟人认出你。如果是对你心怀恶意的人,用那个大作文章就不好了。

结果今天那段视频就毁了,台里已经决定以后‘星侣’都采用一次性直播的方式,不重播,也不把版权卖给各大视频网站。

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昨天的事应该就这样过去了,只要下周我随便想个什么机会另外找个人代替你的位置就行。”

白若素很惊讶,这次的病毒事件居然是为了她?可是这个人绝对不是顾安之,那会是谁呢?白若素皱眉努力想着谁有这个可能性。

“你们俩都是说些什么,全是我听不懂的话。”

姚钱钱在她们聊天的空隙已经喝完了两瓶啤酒,她的酒量本就不是很好,此刻已经有些晕晕乎乎,“你们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啊,我到底适不适合走演员这条路呢?”

白若素豪气的把手搭在姚钱钱的肩上,“钱钱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么泄气的话,你不是一直说演戏就是你的生命,你就是为演戏而生的嘛。是不是今天在剧组发生了什么事?”

“呜……小素素。”

姚钱钱突然扑进白若素的怀里哭,一会抽泣的说:“今天我演的是一个有两句台词,被客人强要的JI女,拍了十条都过不了,一直被人压在身上,那男的还一个劲的非礼我脖子,呜……我好可怜。”

凌佳欣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一听姚钱钱的话就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钱钱,导演在拍之前是不是说过要单独和你谈谈这类的话,或者是让你去他房间他给你讲戏什么的?”

姚钱钱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凌佳欣,说:“你怎么知道,他是有问过我,可是我不过就两句台词,根本没必要讲什么戏嘛。啊!”

姚钱钱突然拍拍自己的脑袋,“我明白了,表姐,你的意思是不是那个导演想潜规则我?”

白若素也猛的点头,“我也觉得那导演是故意的,你多牛的演技呀,比现在那些什么偶像剧的女主角演得好多了,怎么可能连个两句台词的戏都要NG十次,一定是那个导演故意整你。”

姚钱钱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NND,居然敢欺负到姑奶奶头上,我要不报仇就不是姚钱钱。”

说完拎了一瓶啤酒就跑了,白若素和凌佳欣急忙追出去,却被服务生叫住,说她们还没有付钱,于是凌佳欣留在饭店付钱,白若素追了出去,等出去时只看到姚钱钱关上车门离开的背影。

“怎么办?走了?”凌佳欣出来后,看着车流不息的公路上,哪里还有姚钱钱的身影。

白若素弯腰双手撑着膝盖,刚刚跑太快有些累,“佳欣姐,现在怎么办?”

凌佳欣想了想,“若若你回去吗?那丫头不会出什么事,我会找个最合适的人去找她,你放心。”然后招了辆出租车让白若素先回家。

白若素回到家时顾安之正在书房与南宫爵开视像会议,等顾安之会议结束去卧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反锁在外面,门从里面锁了,他有钥匙也打不开,除了破门而入,没有别的办法。

“若若,若若开门,我有话和你说。”

“我没有话和你说,今晚你睡书房不要来烦我,我戴耳机听歌,你再说话我也听不到,要真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说完白若素重重的拍了一下门板,示意他这会别来惹她。

==========================

亲爱滴宝贝们,这个月本书想要冲一下新书月票榜,亲们的月票不要攥着啦~!因为这个月比较特殊是春节月,过段时间大家肯定都走亲戚看朋友去了,所以不要留到月底了,有月票的同志,现在就投吧!!!!!请记住一定要用客户端投生双胞胎哟~~!!!今天加更两千字求月票,谢谢宝贝们了,耐你们~~~~~~以后也是月票多多,加更也一定不会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