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8顾太太爬三楼,顾先生炸毛了

“求求你们,我女儿现在一定很怕,你们救救她好吗?”女人拽住了白若素的手,脸上的妆已经哭花,看上去很是恐怖。

白若素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挣脱掉她的手,问:“你们住在几楼,她只有一个人在家吗?”

女人一见有人肯理她,激动的用手抹掉脸上的泪水,急切的说:“我们住在三楼,我在前面的超市上班,昨晚上夜班就把她一个人反锁在家,刚才听到这里发生了火灾,我急着跑回来钥匙也找不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求你帮帮我吧。”

白若素顺着她的手看向被困的小女孩所在位置,分析了一下现场的情况,现在的火势一直是在上延,完全可以待在二楼等消防员的救援,可楼上还有那么多更迫切需要消防员的居民。

三楼并不是很高,虽然卧室方向都装有防盗窗,可有一个全开放的小阳台,他们楼下的二楼正对着阳台处也装有防盗窗,只要有一个梯子,再站在二楼的防盗窗上,要救小孩子出来其实并不困难,她都能轻松办到。

正当她想着,周围的人传来一声尖叫,抬头一看,三楼那个小阳台上出现一个穿着花裙子大概三四岁的小姑娘。

“小女孩该不会是打算跳下来吧。”

“你看那女孩在哭……”

“这么小的女孩要是从上面跳下来,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了吧。最怕就是残了,那下半辈子就惨了。”

围在四周的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里面是火灾现场,他们又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进去之后也有可能人没救着倒把自己的命搭上。

“玲玲,玲玲,妈妈在这里,别哭,妈妈马上来救你。”女人哭喊着冲小女孩的方向跑去。

白若素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等,说不定消防员还没到,这女孩就已经从上面摔下来了。

三楼虽然不算高,但从那上面摔下来也可能会丧命,于是冲周围的人喊,“你们谁家在附近,有梯子的,能借一下吗?”

“我家有,就在旁边那个小区,我马上去拿,等着……”

一个中年男人一边回答一边往家里跑,可能是因为刚才他也没有想过帮忙,却看到一个看似柔弱的女生都勇敢的站起来帮忙,有些不好意思,完全是以超越极限的速度在奔跑,他也怕因为自己慢了一步,小孩子就从三楼摔下来。

白若素跑到那个妈妈身边,“你别着急,先稳住你女儿,让她待在那里别动,我们马上去救她,千万不能爬上阳台的护栏。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女儿救出来。”

“好,好。”女孩的妈妈此刻已经慌了神,有人能安慰她并保证能救出女儿,她立刻按她说的做。

没一会梯子就拿了过来,放好后刚好够得了二楼的防盗窗,“叔叔,麻烦你帮我扶一下。”

说着白若素便爬了上去,虽然已有六年没有爬过树,不过她的灵巧度还在,很快就从二楼的防盗窗上了三楼的阳台,一把抱住了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小妹妹,别怕,姐姐现在就救你下去。”

白若素抱起女孩,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暗道,“宝贝们,你们在妈妈肚子里要乖,妈妈不是故意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只是为了救一个小姐姐才这样,你们一定要和妈咪一样勇敢,不要被吓着。”

白若素看了一眼下面的防盗窗,她实在没有信心一手抱着孩子,用一只手就能爬下去。

于是又转回去在女孩家里找来很多绳子,把小女孩稳稳的绑在自己的背上,这才小心翼翼的踩上防盗窗,接着拽着防盗窗柱往下滑,没过多久就顺着梯子成功的回到地面,整个救人过程不超过五分钟。

当她背着小女孩落地时,周围的群众都自发的鼓起掌来。

白若素在那个中年大叔的帮忙下把小女孩解了下来,交到她妈妈的手上,“以后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能把小孩一个人放在家,这样真的很危险。”

“我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女孩妈妈抱着小女孩一个劲的向白若素点头道谢。

看到团聚的母女俩,白若素的心情也变得好好,她记得之前看过一本小说,上面写着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多做善事,因为我们做的每一件善事都是在为以后的子女积福。

她承认自己救这小孩其实也有自私的成分,她想要为肚子里的宝贝积福。

而且那个站在楼上孤单无助的小女孩,就像当年院长还未出现前,在前孤儿院里受尽欺负却无人可求助的她。

“小丫头,你可真了不起,不过就几分钟没见你就成英雄了呀。”

陈仁和陈艳艳把现场的情况拍完,又到周围的居民区去了解了些情况,回头就没看到白若素,在找她时听到围观的群众在说有个小姑娘很勇敢,独立爬上三楼救下一个小女孩。

他还在想会不会是她,结果走过来一看还真是那个刚来实习的小丫头片子。

“陈哥,你就别笑话我了,那算啥英雄。”

听到消防车的声音,白若素指向消防车来的方向,“那些才是真的英雄,楼上还有好多居民被困住,陈哥,这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爆炸知道吗?”

“我们刚刚采访了几位附近的居民,说是五楼E的燃气泄露,不过现在都只是猜测,这个还要等专家来鉴定才能知道真正的起火原因。小丫头,真是可惜,我怎么就没把你的救人画面给拍下来呢。”

陈仁一副很惋惜的样子,“你这精神太可贵了,别跟那李记跑家长理短,跟我去跑事故新闻吧,我们这行就需要你这种有冲劲又勇敢的人。”

“艳子下周就开始休婚假,你来替她怎么样,和我搭档,我俩一定很合拍。”

白若素很想回答他一句,其实她是需要请产假的人,哈哈,想想还是不要,吓到前辈就不好了。

虽然她也很想答应他,可一想到顾安之如果知道后那张臭脸,算了,如果一直跑事故新闻,危险性肯定大大增加,她现在的身体状态实在不适宜。

“小丫头,你好好想想吧,消防员上去了,我得拍片子去,晚点答复我。你刚辛苦了,就不要跟着我们过去,回车里去休息下。”说完便冲进了人群中。

白若素耸耸肩,看来只能辜负他的好意,正准备回车里等他们,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上两人的合照,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说:“顾安之。”

“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还习惯吗?”

白若素握着手机一边讲一边往车那边走,“恩,我是谁呀,不管把我放在哪里都能生存的超级适应体。”

“你那边怎么这么吵,你在外面?”顾安之敏感的察觉出有事发生。

白若素回头看了看正燃得火红的大楼,“恩,在外面跑新闻,Z区一幢居民楼失火。告诉你哦,顾安之,你老婆我今天好厉害,我刚爬到三楼救出了一个小女孩。那个妈妈她……”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顾安之几乎是用吼的讲出这四个字,吓得外面的秘书急忙推门进来,受了惊吓的顾大少又冲秘书一吼,“出去!”

白若素也被他的吼声吓到,怔怔的站在那里,糟糕,这事不该告诉他,怎么办怎么办?

白若素咬着唇思考着怎么让顾大少解气,“顾-安之。”片刻没有再听到那头的声音,白若素小心翼翼的叫了声他的名字。

“你待在那别动,我马上过去。”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完全不给白若素解释的机会。

Z区失火的居民楼是吧,顾安之按下桌上的座机,吩咐秘书立刻把失火居民楼的具体位置找出来。

白若素看着发出盲音的手机呆住,顾先生貌似真的很生气!

他现在过来的话,她还怎么过平静的实习生活,真是没想到实习第一天就这么精彩,又是与大明星结仇,又救人,现在还要闹绯闻了吗?!

回到车里白若素觉得头疼得厉害,按了按太阳穴。

老天,她要怎么阻止顾安之,都怪自己,怎么那么一时嘴快,居然还把爬三楼的事拿来炫耀,也真是活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便听到警车的鸣笛声,看向窗外,顾安之那嚣张的兰博基尼的身后正跟着一辆警车,两辆车同时停下。

白若素捂脸,顾安之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以往的低调淡定都跑哪去了。

她也没想想谁遇到她还能淡定,也不知道这高调的行事风格是被谁逼出来的。

白若素躲在车里不肯出来,这个时候走出去不明摆着送死,她也不要呢。

这个时候火势已经逐渐减小,楼上的居民也基本被消防员们救了出来,暂时没有发现人员伤亡的消息。

陈仁和陈艳艳采访完正往采访车走过来,正巧与顾安之相对而行。

陈艳艳手上的话筒有着明显的TBB标志,看着顾安之朝他们走去,白若素急忙下车,朝陈仁他们跑过去。

“陈哥,艳姐采访完了。”然后装作特别吃惊的看向顾安之,“啊,顾少你怎么会来这里?”

陈艳艳和陈仁一听这称呼也吃惊的看向顾安之,在S市被称为顾少的人只有顾安之,没有之一。

两人拉了拉白若素,小声的询问道:“小丫头,你认识顾少,你们什么关系?”

白若素心虚的低着头不敢看顾安之,同样小声回答,“额,这个,能有什么关系啊,他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学长,以前见过几次而已。”

“顾少,你怎么亲自过来了?”在一旁采访的RY电视台员工看到他们的老总,也立刻跑了过来,这只是一起普通的火灾,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顾少重要的人。

“不好意思顾少,你刚才连闯五个红灯,又超速驾驶,我们……”

小交警也没想到这嚣张的车主是堂堂顾少,他今天才刚上班一周,正是最有冲劲的时期,一看有人违规,管他什么名车不名车,直追。谁知道这人嚣张到一路闯红灯到底,还完全无视后面紧追的警车。

顾安之瞟了白若素一眼,亲眼见到她没事才稍稍放心,对小交警微微低头,说:“对不起,该开的罚单你开吧,我秘书的爸妈住在这里,听说了这里失火太过着急才违反了交通规则,这是我的不对,把罚单给我吧,给你添麻烦,不好意思。”

白若素等人这才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女人。

顾安之谦卑的态度让小交警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请把罚单给我,顾少都是因为我太担心爸妈的安危才这样,对不起。顾少,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了,刚刚已经和我爸妈联系上了,他们去了姑妈家并不在这里。”

顾安之身边的秘书接过罚单,又向顾安之道谢。

“今天放你一天假,陪陪爸妈,老人家没事就好,我先回公司。”

顾安之向秘书小姐道别后又冲他们RY电视台的员工亲切的一笑,“你们也辛苦了,这种事故新闻经常都很危险,工作是重要,但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危险的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员比较好。我学妹的好朋友,你说是吧!”

顾安之扬起他那真诚的30度笑脸,朝白若素微微点头。

RY电视台的员工听到他们的老总如此关心他们,心里别提多开心,在此刻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为RY服务,能找到这样的老板真是他们的福气。

“是,我们一定注意,顾少,慢走。”两人像打了鸡血一般再次冲进火灾现场,誓言一定要拿到独家,才能对得起顾少对他们的看重。

顾安之在经过白若素的身边时,拍了拍她的肩,“学妹的好朋友,你也多注意安全。”

然后在她耳边用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警告道:“丫头,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哇,真没想到顾少是这么亲切这么关心体贴下属的人,怎么办,我也想去RY工作。”陈艳艳双手托腮,很花痴的望着顾安之的背影说。

陈仁也凑到白若素身边,用肩撞了下她的,“小丫头片子,听说顾少已经结婚,你见过顾少的老婆没,那个诺亚集团的公主,长得漂亮吗?”

白若素白了陈仁一眼,道:“陈哥,你一大男人怎么也这么八卦呀!”

“那女人真是比顾少还要神秘,要是能把她的照片挖出来那绝对是全国独家,你说我要不要改当狗仔去,这一张照片说不定能顶我一年工资呢。说嘛说嘛,你是不是见过,要不你去把照片弄来,我俩五五分帐。”陈仁越说越有劲,就像看到了一堆钱在前面等他。

白若素嘴角抽搐,她干嘛要把自己卖了,还分五成给他,她又不是疯了。

“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整个诺亚集团如此严密的把公主给藏起来,要是你敢曝光,我看你就算有钱也没命花。”陈艳艳花痴完后,好心的劝道。

“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回去编辑这条新闻,这不是应该在一会的午间新闻播的吗?”

白若素适时的提醒道,这两人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工作,一个花痴一个八卦,咋这么不像跑事故新闻的,倒像是娱乐组的。

陈仁猛的拍拍脑门,“对哦,我差点忘了,快走快走。”一手提着摄像机,一手拽着白若素往采访车奔去——

下班后,白若素去了唐菱现在住的酒店一趟,两人约好在酒店楼下的咖啡厅见面。

“唐菱姐,贝贝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下来。”白若素一进咖啡厅便看到了唐菱坐的位置,径直走过去微笑着打招呼。

“他在楼上玩电脑,那臭小子说我们女人聊的话题他没兴趣,呵呵,真是越来越像个小人精。”

提起儿子唐菱的脸上便满满的都是满足的笑容。“怎么,今天第一天去电视台实习还习惯吗?电视台的工作是不是很有意思,会看到很多明星吗?”

白若素低垂着头,泄气的说:“别提了,我都还不知道一会回家要怎么向顾安之交待。今天我去了一个火灾现场,看到有个小女孩在三楼很危险,她妈妈又找不到钥匙开门,我就爬上去救她,结果我一不小心说露嘴让顾安之知道了,呜……好悲剧呀!”

唐菱闻言会心一笑,“你呀,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很多人还羡慕你有个这么关心你爱你的老公。我想顾安之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爸爸,你肚子里这两个宝宝比我们家贝贝有福气。”

“唐菱姐,你会想贝贝的爸爸吗?”白若素试探性的问着。

唐菱无奈的瘪嘴一笑,“我完全没有关于贝贝爸爸的记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有的贝贝,但我很感谢他让我有了这个儿子,要不然我将活得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白若素,唐菱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妹妹,可能这就是别人说的缘份,她俩就是有成为闺蜜的缘份。

“那如果有可能的话,你想见贝贝爸爸吗?”

穆昊焱的那长相太明显,即使唐菱姐对他没有任何的印象,但只要一看到那张与贝贝相似的脸,她就一定能猜到什么,所以还不如明白的告诉她。

“嗯?”唐菱端在手中的咖啡一顿,本能的回答道:“可以吗?”

“当然。”对于唐菱的表现白若素相当满意。

“上次你不是问过我,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个出现在水月洞天的人我认识吗?自从我见过贝贝后就总觉得他眼熟,后来我就问顾安之那天我晕倒之后还有谁来过,他告诉我昊焱哥当晚也去了,我再一回想,发现我之所以觉得贝贝很眼熟,就是因为他长得太像昊焱哥。”

白若素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继续道:“唐菱姐,你说昊焱哥会不会就是贝贝的爸爸呢?我打听过他在四年前好像是遇到过一个女人,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你呢?”

唐菱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会有这种可能性吗?贝贝的爸爸一直没有忘记她,可如果真是如此,那晚在餐厅他怎会认不出她?

“我不知道,不知道。”唐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我为什么会失忆,要是没有失忆就好了。”

她好想能记得关于贝贝爸爸的所有记忆,他们当初相爱过吗?爱到什么程度呢?

白若素握住她猛敲头的手,“唐菱姐,不管以前你们俩是怎么样,也不管你们以后还会不会在一起,如果有那么一个机会,让你可以和昊焱哥接触接触,你愿意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