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6顾先生顾太太盖着棉被纯聊天

唐羽贝自从傍晚在餐厅见过穆昊焱之后,那高智商的小脑袋就开始琢磨有谁能帮他把爸爸找回来,想来想去只想到白若素,于是便趁妈咪洗澡的时候偷偷拿来手机打给她。

“啊?!”白若素再次惊讶,这是多早熟的孩子,她三岁的时候估计说话还不利索呢,这小子居然会思考这么复杂的事,好强悍。

不过贝贝说他已经找到爸爸了,是穆昊焱吗?

万一不是怎么办,不行,她得和顾安之先讲一下,贝贝的事最好先不要告诉穆昊焱,等她弄清楚之后再说,不然空欢喜一场就不好,“你要我怎么帮你呢?”

“姐姐,妈咪快洗出来了,我先挂了,你明天能到酒店来找我吗,具体地址你问我妈咪,可是绝对不能对妈咪说关于我知道爸爸的事,好吗?”

贝贝的语速加快,看来唐菱真的马上就要出浴室。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明天一定到,贝贝拜拜。”

刚把手机放到卧室就听到门口传来关门的声音,“老婆,我回来了,我好想你。”

光听声音就知道顾安之的心情不错,白若素双腮微红,家里还有别人好不好,以前她怎么没觉得顾安之有这么肉麻。

这男人现在完全就把肉麻当有趣嘛,和以前她记忆中的完全不是一个人嘛,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换脑了。

“兰姨,还有多久能吃饭,好饿。”

白若素从卧室里出来就看到顾安之抱着肚子的撒娇状,脑中的顾安之形象再次幻灭,这真是顾安之?!

那个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半都冷沉着一张脸的*顾安之,她相信他在顾爸爸顾妈妈面前也没有过这一面。

“十分钟,你换套衣服出来就可以吃了。”兰姨并不像之前对待白若素那般无视。

顾安之转身便看到自己的老婆大人一副见鬼的惊恐表情,上前拥住她,手摸着她的腹部,双眸睁得大大的望着她,“老婆,今天逛街累吗?宝宝有没有不乖。”

白若素唇角扯了扯,顾大叔你这么卖萌顾爸爸知道吗?!

这怎么可能是顾安之嘛,白若素怔怔的看了一会,然后挥着手在他眼前转,嘴里还念念有词,“妖孽散去散去,快快散去……”

顾安之失笑,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丫头,你干什么,中邪?”

白若素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丫的才中邪,你全家都中邪。突然想起刚刚的那个电话,忙把他拉到一边坐下,“顾安之,你应该还没有给昊焱哥说起贝贝的事吧?”

这丫头,情绪转换也太快了。

“还没,怎么了?”毕竟半个多月没去公司,一大堆的事等着他去处理,开会谈工作的事都来不及,哪里还想得到昊焱儿子的事。

白若素舒了一口气,拍拍胸脯,“还好还好!”

“顾安之,你先不要给昊焱哥提唐菱姐母子,今天贝贝给我打电话说他找到爸爸了,我先去弄清楚了我们再告诉他,别让他白高兴一场。”突然冒出来一个儿子,她也不确定穆昊焱就真的会很高兴。

“好。”——

唐羽贝是个小人精的分割线——

第二天一早白若素便来到了唐菱母子现居的一家小酒店。

“贝贝,你今天要听姐姐的话,知道吗?妈咪去上班了。”唐菱换好鞋在门口还不忘嘱咐儿子,又不好意思的冲白若素笑笑,“若若,辛苦你了,如果一会你有事就麻烦你把贝贝送到我的医院来,谢谢。”

白若素摸摸唐羽贝小朋友的头,“唐菱姐,你这么客气干什么,反正现在放寒假我也挺无聊,有贝贝陪我正好呢,你就放心去上班吧,我会好好照顾贝贝。”

唐菱亲了亲儿子的脸颊,然后关门离开。

“贝贝,你说你已经找到爸爸,他是谁啊?”唐菱一离开,白若素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唐羽贝进屋问道。

“姐姐你等会,我拿个东西给你看。”

唐羽贝跑去拿起自己的小书包,从里面拿出一份报纸,递给白若素,指着上面的一则新闻对她说,“姐姐,这个,这个人就是我爸爸。”

白若素好奇的接过来一看,居然是关于她外公病情还有顾安之上任诺亚集团执行总裁的新闻,报纸上的人正是穆昊焱,当时他们都在美国,是穆昊焱作为新闻发言人接受了采访。

贝贝的爸爸居然真的是昊焱哥,穆伯伯一定会很开心,这么可爱的孙子。

之前在美国时知道她怀宝宝穆伯伯还说过要帮昊焱哥相亲,他也想早日抱孙为乐呢。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有没有听我说啊。”唐羽贝摇了摇正发呆的白若素。

“哦,在听呢。贝贝,原本老天让我认识你妈咪和你是为了帮你找回爸爸呢,如果是别人还不好说,你爸爸嘛,嘻嘻正好是姐姐认识的人,要不我今天就带你去见他好吗?”

白若素在脑中想象中穆昊焱见到幼儿版自己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哈哈。“你们俩长得很像,他见到你绝对不会怀疑你是他儿子。”

“不要!”唐羽贝立马拒绝了白若素的提议。

白若素不解的看着他,“你不想和你爸爸相认吗?”

“想啊。”

他一直都想有个爸爸,幼儿园里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在他们受欺负时爸爸就会出来帮忙,他想如果有爸爸,妈咪就不会这么辛苦,也不用怕外公那边的人。

有一次同学拿着这张报纸来问他,诺亚酒店的总经理穆昊焱是不是就是他的爸爸,是不是因为他爸爸太忙所以不能送他上学……

那时候他是第一次见到穆昊焱,当时他就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他的爸爸,从那之后他格外留意新闻和报纸。

也从同学的爸爸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他爸爸的消息,知道他是很了不起的人,他很开心他的爸爸是他,不知道是不是父子天性,总之他很喜欢他。

“可是妈咪不想,我不想让妈咪不开心。”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呢?”白若素也好想有一个这么贴心的儿子,果然不是只有女儿才是贴心小棉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宝贝你以后也要像贝贝哥哥这么贴心哦。

唐羽贝之前其实也没有想好要白若素怎么帮他,不过这会听她认识穆昊焱,好像还很熟的样子,似乎这事就更容易了呢,“姐姐,你可不可以介绍爸爸和妈咪认识。

昨天我有试探着问妈咪,如果爸爸还活着,又知道有我,想要和我们一起生活,妈咪会不会和爸爸结婚。

妈咪说只有相爱的两个人才可以结婚,如果爸爸只是因为我要和妈咪结婚的话,妈咪不愿意。”

白若素大概算是听明白了,因为只有相爱的人才能结婚,而贝贝想要自己的妈咪和爸爸结婚,所以让她介绍他们认识,先让他们相爱,最后当然就能顺利成章的生活在一起。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贝贝就不能曝光,唐菱姐也不能是作为贝贝妈咪这个身份与穆昊焱接触。

“姐姐,你可以帮我吗?”

因为妈咪不想要爸爸因为他才娶她,所以他不能自己出马搞定爸爸,只能拜托姐姐帮忙介绍,他相信妈咪这么棒的女人,只要给他们机会相处,爸爸一定会爱上妈咪。

白若素不得不承认这个小机灵头实在是太彪悍,不知道再大几岁会变成什么样,太聪明也太恐怖了。只有三岁而已就能把问题理解得如此透彻,不是说三岁小孩根本没有逻辑思维的吗?

他是变异了还是怎样!

“好,别的不敢说,这个忙姐姐一定帮,我也好想你妈咪能嫁给昊焱哥。贝贝,你喜欢爸爸吗?要不要姐姐给你多讲一些你爸爸的事给你听啊。”

唐羽贝一听有爸爸的故事可以听,立马展露笑颜,一下挽着白若素的手道:“好啊好啊,以目前的了解我很喜欢这个爸比。”还一本正经的摸摸下巴,很认真的回答。

“昊焱哥,怎么说呢,好像很少看他笑,也不怎么说话,他……”

一整天的时间,两个人除了出去寻觅食物外就一直待在酒店,贝贝一直缠着她讲更多的关于穆昊焱的事,听到他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女人时,唐羽贝小朋友明显很开心,还很老成的说了句,一定是在等他妈咪。

白若素想想也有可能,虽然她不清楚这两人是在什么情况下有了贝贝,但也许真如贝贝所言,穆昊焱的心底一直有个位置留给唐菱,所以这么多年一个女朋友也没交过。

晚上顾安之正好约了穆昊焱吃饭,白若素决定先去试探一下。

突然觉得这个寒假很有意义,要是能撮合唐菱姐和穆昊焱,说不定他们可以一起举行婚礼呢。顾安之说过等她生了宝宝后,会再选一个好日子到她最向往的赫尔辛基大教堂去举行婚礼。

打了电话让顾安之来酒店接她一起去用餐,在等顾安之过来时唐菱已经下班回了酒店,两个人闲聊了一会。

唐菱问白若素明天下午有没有时间,可不可以过来陪陪贝贝,她有一个重要的约会,说是同事介绍的一个相亲对象,本来她是想带贝贝一起去,可一想到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万一到时候说了什么伤害贝贝的话,让贝贝伤心就不好了。

白若素一口答应明天会来陪贝贝,一面又想着自己必须得加快步伐,不然等唐菱姐找了男朋友,那穆昊焱咋办。

顾安之打电话让她下去,他已经到了,唐菱带着贝贝下楼送她。

当顾安之见到贝贝的那一瞬间,心底也有一丝的惊讶,真的很像,如果把他带到穆伯伯面前,那老头子绝对不会怀疑这是他孙子。

两人来到餐厅时,穆昊焱已经到那,正在打电话,“爸,我的事你不用操心,放心我不会当和尚,行了,挂了。”

收好电话站起来,冲着白若素勾起唇角,“老大,嫂子,来了。”

白若素赶紧挥手纠正道,“别别,这么叫我觉得好别扭,你还是叫我若若比较好。都叫了这么多年,就算我嫁给顾安之我也还是白若素,以后别叫嫂子,把我都叫老了,我才十八好吧。”

顾安之与穆昊焱相视一笑,两人同时无视她。

“若若,昨天你不是吵着说想吃辣的又想吃酸的吗?这一家的酸菜鱼又酸又辣。”

顾安之拿起菜单开始点菜,他家老婆昨晚睡到半夜突然爬起来说她想吃辣椒,还想喝醋,惊得他立马清醒,这是什么味觉,怪不得人家说怀孕的人总喜欢吃些奇怪的食物。

“老年人都说酸儿辣女,嫂子,你这又酸又辣的该不会是龙凤胎吧。”穆昊焱只有在单独与顾安之相处时才会有如此放松的状态。

白若素嘴角抽搐,“昊焱哥,你还知道这些啊。”

不知道唐菱姐怀贝贝时是不是也喜欢吃酸的呢,想完又暗骂自己笨蛋,唐菱姐整个怀孕过程都在医院掉着盐水,吃什么酸的呀。咦,难道贝贝那超龄的智商就是掉盐水掉出来的吗?

自从和顾安之结婚后,她觉得女人怀孕时真的很幸福,但前提一定是有个体贴的好老公。

唐菱姐怀贝贝那会一直躺在病chuang上,没有老公在身边照顾。

那里又是那么封建的乡下地方,未婚怀孕是多严重的事啊,在医院里那些医生护士估计也不会对她有多好。

这之后又遇到个*的继父,唐菱姐的命真苦,她一定要帮她和贝贝,现在也只有她能帮到她。可是要怎么帮呢,又不能说出贝贝的存在,要不着痕迹地把他们拉到一起。

“昊焱,刚刚是穆伯伯打的电话吗?怎么,催婚了。”

顾安之拿着菜单随意的问着,他知道他亲亲老婆现在满脑子在想些什么,作为体贴的老公当然得帮帮她。

“恩,这不都怪你俩,老头子看到若若怀孕,他就也想抱孙子,现在一天几个电话催我相亲,我都快被他烦死了。”

穆昊焱提起这个就想到今天一整天连环夺命Call,那老头子居然威胁他说如果一个月内不找个女朋友的话,他直接给他找个女人然后押他上//chuang,真是疯了。

顾安之放下菜单,看着穆昊焱,“怎么?还在想那个女人。”

“女人,什么女人?!”原来穆昊焱以前有过女人吗?是唐菱姐吗?白若素的耳朵立刻竖起,很认真的听穆昊焱的答案。

“恩。”穆昊焱显然也不想多谈,只简单的回答了一个字,但答案也很明确,他心中的确有个人,而且现在还在。

白若素突然灵光一现,她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两人绑一起,“昊焱哥,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当然这应该是互惠互利的一件事,对你也肯定有好处。”

穆昊焱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的抬头,问:“当然,只要我能帮。不过我很好奇有什么忙是老大做不到,非要我帮?”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是个医生,我想让你请她当家庭医生,顺便假扮一下他的男朋友。”

白若素心里有了主意,反正不管怎样,先把两人绑到一起再说。

如果几年前两人能生下贝贝,说明一定有吸引彼此的特殊魅力在,所以她相信只要让他们再好好相处一下,说不定会重新爱上彼此。

白若素突然想起唐菱在今天她又问起贝贝爸爸时说的话,她说她对于怎么怀上贝贝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之前发生了一次事故,昏迷了一年左右,等她醒来的时候贝贝都已经快两个月大,可却记不得以前的事,只记得她妈妈一个人。

“果然是老大做不到的。”老大结婚了当然不能当假男朋友,只是……

“原因呢?”

白若素想了想应该怎么讲这件事,“她遇到一些麻烦,需要一个有能力有背景的人帮她,又因为那个让她有麻烦的人是她的继父,她又太善良不想赶尽杀绝,只要那个男人不敢再找她麻烦就行。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也很尴尬,不能暴露身份就帮不了她。”

“那个人你也见过,就是上次在水月洞天我救的那个女生,上次我受那么多罪间接也是她继父造成的,所以我也要报仇。”

“那个男人是什么人?”穆昊焱回想了一下,貌似有点印象。

白若素皱眉回忆关于唐菱继父的事,“好像说是唐氏什么医疗用品公司,反正就是做医疗用品生意的就对了,那个老家伙居然为了自己公司能多赚点钱,叫唐菱叫去当三陪小姐,要不是那天遇到我,她就惨了。”

“况且,你现在不是每天被穆伯伯催你结婚催得快疯了嘛,如果你和唐菱姐假扮男女朋友的话,穆伯伯也就不会再催你了是吧。”

穆昊焱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如果有个女人当他的挡箭牌,不被老头子整天烦着这倒也不错。

只是他并不笨,若若的那点小心思他还是能摸透,她应该是想他们假戏真做,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相亲。

“好,这个忙我帮。”

虽然明白她的心思,但他还是答应,一方面平时他也一直把白若素当妹妹chong着,她的要求只要没越过他的底线,他都会答应。

另一方面他还是觉得若若的朋友并比老头子给他介绍的那些名媛们有趣,而且他们这种明摆着是假情侣,对他来说更好。

白若素展颜道谢,“不过,昊焱哥,你不许去调查唐菱姐,也别主动找她继父的麻烦,可以吗?”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要求,穆昊焱还是耸耸肩无所谓的答应,反正只不过是假情侣,他也没想过要对她花多大的心思,至于那女人接近若若有没有别的目的,这个,他想老大应该会调查清楚。

任务达成,白若素的心情格外的好,挽着顾安之的手臂摇晃着,“顾安之,我还要吃这个这个,还有那个……”一只手在菜单上开心的点着——

今天是白若素去TBB电视台实习的第一天,提前一天她便设好了闹钟,清晨六点,当晨光射入窗帘缝的时候,一阵刺耳的“懒虫起chuang了,懒虫起chuang了……”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顾安之在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便醒来,从美国回来已有一周,因为他的亲亲老婆现在正处于怀孕初期。

医生也说过她的情况不算太稳定,前三个月定不能行fang事,所以他现在每晚都只能抱着老婆,单纯盖被睡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