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5处不了就分呗,反正姐又不是没分过手

姚钱钱显然不想提她的那位大叔,“我俩之间太复杂,以后再慢慢说,今天说的是你,我的事等我整理清楚了再一一向你汇报,放心,我还会瞒你嘛。”

白若素想想也对,也就没有再为难她。

“小素素,你刚说你怀孕了是吧,现在几个月了?”

“两个月。”摸着还未突显的肚子,虽然才刚十八岁,但这母性是天下女人与生俱来的天性。

姚钱钱也看看她的肚子,在上面摸了摸,这里面居然有小生命,真是太神奇了。“那再过两个月就该看得出来了吧,到时候就不能去学校,怎么办?”

白若素耸耸肩,很随意的答道:“还能怎么办,休学呗,反正现在正在放寒假,我打算休学一年,等生完宝宝再继续念。

不过这不念书也挺无聊的,我前两天和顾安之商量来着,可能这两个月我会先去RY电视台实习。不过其实我并不想去RY,你也知道苏末姐在那里上班,虽然我现在对她是问心无愧啦,可在一起上班还是觉得挺别扭,当然,我主要是怕她别扭。”

“你这个姐姐也真够强悍,为了得到一个男人居然还设计自己被轮轩,她真想得出来。我看你还是别去RY电视台,她那么阴险,你现在又怀着宝宝,万一她动什么歪脑筋,害你没了宝宝怎么办?”

姚钱钱突然站住没有继续往前,拉着白若素的手说得相当严肃。

白若素瘪嘴一想,这倒也是,她来明的她倒不怕,万一来阴的害她的宝宝怎么办。就算到时候顾安之把她给杀了,宝宝也回不来。

“你说得对,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可是整天待在家里真的很无聊耶,你寒假又要去拍戏,也不能经常出来陪我。顾安之白天也要上班,唐菱姐也要上班,哇,好烦燥啊!”

而且她听说女人在怀孕期间,情绪波动会很大,她一个人待在家里一定会胡思乱想。

“额,我的一个表姐她现在在TBB电视台当主持人,要不我去和她说说,让你去实习一下,反正实习又不要钱,多一个免费的员工他们肯定不会拒绝。我和表姐说一下你的情况,就让你干些轻松的活。”

白若素开心的拽着姚钱钱的手臂晃。

“真的吗,太好了,那我就可以不用去诺亚了。还有哦,钱钱,我不想也变成大众谈论的对象,我的身份必须保密。

谁的老婆,谁的外孙女我都不喜欢,我只是白若素,你和你表姐说的时候就只要说我怀孕了就好,千万别提到顾安之和我外公的名字,拜托,亲爱的。”

“随你吧。”

两个人继续挽着手往前走,“对了,我表姐他们好像要开一个新的综艺节目,会请一名当红的男明星,然后请七名个性气质身份完全不一样的女子,有点类似相亲,又不完全是,女嘉宾有明星,也有一般的路人。

主要就是通过节目让喜欢那位男明星的粉丝知道他爱的人是什么类型,最后选出来的也不一定就非得交往,反正这一类的节目收视率完全不用担心。

我听说这一季请来的男明星是UE组合的队长莫寒,哈哈表姐已经和我说好了,我也会参加那个节目,趁这个机会先露露脸。哇,好想和优质男人谈恋爱。”

白若素瞟向一脸花痴样的姚钱钱,这女人真是!

“切,为什么不是一个女人选七个男人,搞得像皇帝选妃似的,有什么好开心。”

完全女权至上的白同学很鄙视闺蜜的行为,这个莫寒她当然有听说,国内的一线乐团队长,今年又因一部偶像剧人气巨涨,187的模特身材,正是时下最流行的长腿欧巴,也难怪把钱钱迷得都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管他选妃还是选皇后,反正这个又不完全是真的,如果最后选中,两个人相处一下,处得来就在一起,处不了就分呗,姐又不是没分过手。”

自从初恋男友背叛她之后,短短几个月时间,姚钱钱交了不下十个男朋友,总是不到一周就分手,白若素对于她这种自残行为劝过数次均无效,最后也只能任她去折腾。

“总之能和莫寒约会一次,就算只是做秀才好啊。”

“小素素,你会来探班的吧。额,也不对哦,我们首期节目录制是下周末,说不定你那时候已经是TBB电视台的实习生呢。”

姚钱钱一向做事风风火火,想到哪里就立马行动,“走,我姐今天在上班,我现在带你去找她吧。”

白若素没有反对的机会,就这么被钱钱给拽进了出租车里,往TBB电视台开去——

诺亚酒店的顶层办公楼内,穆昊焱疲惫的按压太阳穴,最近他的工作真是超负荷,得找老大要加班费才行,他去国外和若若潇洒快活,弑盟的所有事都交给他一个人。

最苦命的是一向很平静的弑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频频出事,他怀疑是不是盟内有内歼。

短短半个月他们的兵工厂被国际xingjing销毁了三个,军火交易的底价也被对手知获,抢走了他们一半的客户。总之,流年不利啊。

光是弑盟的话也还好说,偏偏他还要帮老大兼顾RY珠宝的日常运作,再加上原本就是他工作重点的诺亚酒店,有时候他真恨不得自己有十个头十双手,最近诺亚的高层基本全在美国陪着爵爷,媒体方面也都是由他去应付,他真想打电话给老大叫救命了。

好在现在老大回来了,他终于可以松口气。正打算闭目浅醒一会,手机便烦人的响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看了一眼,老爸!怎么会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连忙接起,“爸,什么事?”

“没什么,你李叔叔的女儿颖梦去S市出差,她在S市没有熟人,你帮我好好招待她,晚上请她去吃个饭唱个K什么的,最好是让她在你家住下,人家一个姑娘家,出门在外很不安全,住酒店什么的就更不靠谱。”

穆昊焱一头黑线,什么招待,实质上就是相亲嘛,还住店不靠谱,他老爸是忘记他管的就是酒店吧,老头子什么时候也开始操心他的终身大事了。

“爸,我晚上要加班,最近事很多,没空。要不你找老四去吧,他最懂怎么和女人相处,一定会好好招待。”

废话,这是他给儿子介绍的女朋友,怎么能让裴寒轩那小子捡了便宜。

“那小子不靠谱,我警告你绝对不能告诉小轩子,我就给你明说,颖梦可是个大美女,又是剑桥回来的高材生,还是A市一家六星级酒店的大堂经理,你俩都是酒店业的肯定有很多话题可聊。

我好不容易打听到这么一个有才又有貌的丫头,你给我好好表现,赶紧给我生个孙子玩玩,虽然现在你是赶不上安之的速度,但也不能差太多,快去准备一下,我已经把你的手机号码给颖梦了,她下了飞机就会找你。”

说完穆家老头便挂断电话,完全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穆昊焱看着传来嘟嘟声的手机,很无语,他家老头什么时候也学会裴叔叔那套,看来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以后要少让老爸和裴叔叔一起玩。

不知道老爸是不是被若若肚子里的宝宝给刺激到了,也是,老大的动作还真是快,若若才刚十八岁,老婆都还没当两天就要上任当老妈。

他记得那个女人当时也是十八岁,和若若现在差不多的年纪,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他们说不定也会有个好结果。

穆昊焱甩甩头,怎么又想起了她。

他似乎也该交个女朋友,不过绝对不是老头子介绍的对象——

晚上,S市一家高级餐厅内

穆昊焱走向餐厅最里面的一个靠窗位置,那里坐着一名身穿灰色套装,扎着马尾,餐桌旁边还放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和手机里联系时说的一样,想必这个女人就是李颖梦。

一身订制合身的手工西装,将穆昊焱高富帅的气质衬托得淋漓尽致,优雅而又冷漠的气质,在他身上融合得格外迷人,走过之处&*&女性顾客都忍不住随着他的步子多瞧上几眼。

最后他走到了那名与他相亲的女子面前,优雅的拉开椅子,解开一颗西装扣,坐下。

“不好意思,来晚了。”

唐菱正拿着菜单点贝贝爱吃的海鲜,因为继父的关系,她只能忽忽收拾了一点行李,打算带着贝贝先去酒店住几日,觉得很对不起儿子,所以决定在去酒店前先带儿子来吃他最爱吃的龙虾大餐。

想到儿子,唐菱的脸上就扬起幸福的笑容。

突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对不起,先……”先生的生字还未出口,倏地……心脏猛跳,脑子瞬间空白。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怎么会是他?那个和贝贝长得有八成相似的男人。

穆昊焱看着眼前明显被吓到的女人,好看的眉头微微起皱,冷冽的眸光打向她,“李小姐,我有这么可怕吗?”

唐菱本能的放下菜单,两只手使劲的挥动,“不是不是。”

“看来是老头子一厢情愿,不过这样更好,我也不用麻烦,我酒店还有事忙,就不留下与你用餐,希望李小姐在S市玩得开心。”起身,嘴角扬起一个优雅的弧度,视线不自觉再次移到她的脸上,这女人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也是,老头子朋友的女儿,说不定以前在什么聚会上见过。

转身,轻快的离开,他没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解决。

贝贝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穆昊焱离开的背影,漂亮的小脸上眉头微皱,如同穆同学先前的翻版。

是他!

“妈咪,刚才那个叔叔你认识吗?”唐羽贝再次回头看了正消失在转角处的穆昊焱,在唐菱的身边坐下,拍了拍还在震惊中的妈咪。

“啊,啊,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呢,呵呵。”干笑了几声,急忙转移话题,“宝贝,妈咪给你点了你最爱吃的巨无霸龙虾,喜欢吗?你还要不要点别的菜?今天不管你要吃什么,妈咪都同意。”

唐羽贝好奇的打量着他妈咪,刚才那个叔叔她分明是认识的吧,“妈咪,我看那个叔叔和我长得好像,他是贝贝的爸爸吗?”

唐菱身上的菜单滑落,立刻否认,“怎么可能,你爸爸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去世,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叔叔绝对不是你爸爸,知道吗?好了,宝贝龙虾来了,我们先吃好吗?一会还要去找酒店。”

“哦。”唐羽贝嘟嘟小嘴,他好希望那个叔叔是他的爸爸,他也好想有一次的幼儿园里亲子活动能有个爸爸陪他参加。

唐菱看到儿子失望的表情也很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想要一个爸爸是很正常的想法,她是不是也该接受医院同事给她安排的相亲呢。刚才那个男人长得很像儿子没错,也有可能真的是贝贝的爸爸,可看他那一身装扮还有气质,就知道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那样的人她怎么能攀得上呢,总不能直接过去问人家,“你是不是我儿子的亲生爸爸?”那样一定会被当成是个疯子。

心疼的摸了摸正在埋头吃着虾子的儿子,心里默默的说:“对不起,宝贝,是妈咪让你成了单亲家的孩子。”——

白若素回到家时还不到六点,顾安之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还没有回家,家里漆黑一片,在玄关处打开灯,里面的一切是那么陌生又那么熟悉,她没想到这会成为她的家,曾经在梦里幻想过无数遍,真正成了这里的女主子却觉得很不真实,总觉得这不过是一场美梦而已。

从玄关走进,手顺着墙摸着每一寸,三年前还没真正告白前,这里她来过很多次,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她与他的影子,有时候他在书房看文件,她便窝在书房的沙发上捧着一本言情小说看。有时候她做功课,他在旁边喝茶守着……

告白被拒绝后,她就很少来这里,记忆中就来过两次,都是在她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被顾安之抱过来的。

现在这个家属于她,这个家里的男人也属于她,好没有真实感。

他们结婚已有快一个月,可这却是真正过夫妻生活的第一天,之前一直都待在医院,她要不要像电视里演的那些贤惠的妻子一样,做一桌子可口的美食,等待老公归来呢。

在脑中努力的补了一下这个画面,发现太不和谐了,她可是新时代的女性,干嘛要给他做饭。况且就算她想做,她也只会做西瓜柿鸡蛋面,汗颜。

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除了几杯纯净水外,什么都没有。

正当她想着要不要去趟超市补补货时,门口传来了开密码锁的声音,白若素从厨房走出来到门口,顾安之不是说会议会开得很晚吗?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顾安之,你……”她没注意自己就像小妻子一般,站在玄关处等着下班的老公。可是门拉开,进来的却是个陌生的大婶,“你是谁?”

“夫人。”

大婶只打了声招呼,也没有说自己是谁,便拎着几大袋的食物径直走向厨房,白若素看了看她的背影也跟了上去,看着她很熟练的把水果饮料等食物分层放进冰箱,又将一些新鲜的蔬菜放到菜盆里准备清洗,还有一些肉类放进冰箱的冷冻室。

白若素大概猜到来人是谁,知道这个房间的进门密码,又如此熟悉厨房里的事,只有一个人。

“你是兰姨吧。”她听顾安之说过这个钟点阿姨,说是已经来这里帮忙有两年多的时间,是他比较信任的一个人,只是脾气有点古怪,不太爱理人。

被叫做兰姨的女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没有回头看她,轻轻的应了一声“恩”,又继续洗着猪蹄。

“今天晚上要做猪蹄吗?哇,太棒了,我最喜欢吃猪蹄,是红烧还是卤,或者清蒸呢?”白若素看着猪蹄,眼睛里都要冒光了。既然是顾安之都比较尊敬的一个人,那她还是要好好和她打好关系。

“兰姨,上次我来的时候听顾安之说那个鸡汤是你熬的,真的好好喝哦,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喝到那种味道的鸡汤。”

说完还吞了吞口水,明显一副正在回味的表情。

“明天给你炖鸡汤。”依然自顾自的洗着晚上准备做的食材,只是没有刚开始那么冷淡,偶尔会应上白若素一句。

“可是你怎么会想到在鸡汤里面放西红柿呢,以前我在孤儿院时,院长也经常给我们做西红柿鸡汤。”

白若素想到以前那个非常照顾她疼她的院长,脸上就忍不住扬起特别幸福的笑,只是后来她回孤儿院想找院长时,才发现孤儿院已经散了,院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兰姨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身,一双明亮的眸子盯着白若素,怔怔了好久,一言不发,而后又转回去继续洗菜。

白若素挑了挑眉,怎么回事,她说错话了吗?觉得很莫明其妙,再想继续探问些什么时,手机响起。回到客厅从包里找出手机,一看号码,是唐菱,半个多月没联系,她也正想找她问问关于穆昊焱的事。

“喂,唐菱姐。”

“姐姐,我是贝贝。”手机另一头传来很稚嫩的童音。

白若素看了一眼手机,有些惊讶,贝贝才三岁多怎么可能就懂得给她打电话,哇,天才儿童呀,“贝贝呀,怎么这么好给姐姐打电话,想姐姐了吗?”

突然想到会不会是唐菱姐的继父又找了他们的麻烦,最近她自己的事都弄得乱七八糟,也忘记了之前告诉过唐菱姐会帮她搞定那个*般的继父。

“贝贝,你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妈咪呢?”

“我和妈咪现在在酒店里,外公买了我们之前住的房子,把我们赶了出去。姐姐,我妈咪现在去洗澡了,我是偷偷给你打电话的。”

唐羽贝小朋友的声音明显又压低了一些,“姐姐,我看到我爸爸了,可是妈咪说那个不是爸爸,你可以帮我吗?”

唐羽贝自从傍晚在餐厅见过穆昊焱之后,那高智商的小脑袋就开始琢磨有谁能帮他把爸爸找回来,想来想去只想到白若素,于是便趁妈咪洗澡的时候偷偷拿出手机打给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