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083啰嗦的顾先生

南宫爵病危的消息一出,一时之间对于顾安之的负面消息通通消失,各大网站的留言版上,网民都表示理解他缺席婚礼的行为,南宫爵在诺亚人的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的神病危又哪有心思举行婚礼。

此刻比起顾安之与白苏末的婚礼,大家更关心的是这个一手建立起诺亚集团巨大商业王国的国王,手术是否能成功。

各大媒体在医院外等待了接近十个小时,终于传来南宫爵手术非常成功,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消息,只是还需要住院静养,白家树代表董事局出面请所有在场媒体到拉城最大的六星级餐厅用餐,并接受了采访,说明了南宫爵已无生命危险,正在逐步恢复中,也证实了现在诺亚集团的执行总裁是顾安之的消息。

至于顾安之与白苏末那场未完成的婚礼,白家树只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件事等爵爷身体恢复后再议。

南宫爵的这个主意不但帮顾安之解了围,还能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这个医院,住院部的顶层被诺亚集团全部包下,这层楼里有假装生病的南宫爵,还有真正需要住院静养的白若素。

医院,白若素所住的VIP病房内。

刚睡醒的白若素一睁开眼睛便看到白苏末放大的脸,距离她不到十公分,吓了一跳。

白苏末保持着那个姿势瞪着白若素,最后还是白若素朝旁边移动了一下坐起,可能对于自己与顾安之结婚这事,在面对白苏末时,她还是有一些心虚。

虽然顾安之说之前会答应婚事是因为白苏末欺骗了他一些事,但如果没有她,顾安之和白苏末会结婚这个也是事实。

“姐。”

白苏末后退了几步,白若素这才看清楚她的模样。

几日不见,白苏末的脸色更差,苍白无血的脸,比起小产那天还要病态,一身纯白色的洋装,看起来更像是午夜出现的某种精灵。

“若若,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掉安之呢,他是我的,你知道的,我有多爱他,你为什么要来抢呢。我们都要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抢,你不是说了要祝福我们,为什么又在我最幸福的时候夺走我的一切。”

白苏末咬牙切齿地问,她哭过,眼睛有着深浓的血丝,失去了平时的柔丽,到是有那么几分沉郁。

白若素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的问题,祝福他们时她的确是真心,她记得三年前她向顾安之告白被拒绝后很伤心,白苏末找到她说了她对顾安之的感情,还说她们公平竞争,一直到顾安之做出最终选择,不管谁成为他的新娘另一个人都必须完全死心。

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可是她耍了她不知道的手段,留在了顾安之的身边,这场爱情竞争赛本就失了公平。

她不想说狠绝的话再次中伤白苏末,但她也不是坐等别人欺负的玛丽苏。

特别是想起昨日小黑来看她时告诉她很多关于白苏末的事,其中一件便是婚礼前的那起绑架,白苏末是主谋。看着如此软弱的白苏末,她实在不愿相信,可又不能不相信。

“姐,当初你也说过我们尊重顾安之的选择,不管他选择谁,我们都不要怨恨对方,这是你说的。当顾安之选择你的时候,我无话可说,他现在选择了我,我也绝对不会推开他。我还想休息一会,你走吧。”

只是考虑到那场绑架最终受伤的人是白苏末,现在她失去了孩子又失去顾安之,而她却什么都拥有,不愿再落井下石而已,可白苏末却不愿意这样离开。

“听说你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说得自己好像很清高,一个月前安之还是我的未婚夫吧,你又怎么会怀上他的孩子,他是你的姐夫,你怎么可以这么贱,爬上你姐夫的chuang,难道你就找不到别的男人了吗?偏偏要和我抢,你凭什么!”

白苏末的情绪有些激动,脸上的表情也因为她的愤怒而变了形,完全颠覆了平时的形象。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管我解释什么你都觉得是在掩饰,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那晚的事只不过是个巧合。你要怪就怪你的好姐妹顾妙之,是她下了药想害我,谁知道却害到了你。再说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那晚在顾安之身边的人明明是我,你又为什么要骗他是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明明已经三个月,为什么要骗大家说只有一个多月,你说自己有多爱顾安之,那又为什么会怀上别人的孩子。”

好吧,既然她要把话都摊开来说,她就奉陪到底。

“你闭嘴!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我为安之付出了什么吗?”

白苏末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歇斯底里的大声呵斥白若素,气得手发抖,随手拿起一个菠萝往白若素脸上砸去。

“六年前我帮安之挡了一枪差点死掉,三年前他被绑架,我为了救他,被五六个绑匪伦歼,你知道什么,你又为他付出了什么,凭什么说我不爱他。”

白若素捂着被菠萝砸出血的额头,惊鄂的眸光望向白苏末,她都在说些什么,轮轩?

“你在做什么!”正在这时顾安之推门进来,后来还跟着南宫爵以及几位大家长。

顾安之冲进来推开白苏末来到白若素的病chuang前,小心翼翼的帮她擦着额头上的血渍,一双厉眸危险的瞪起,“滚!”

这或许是顾安之第一次当着大家长们的面发火,也是第一次冲白苏末发火,所有人都一愣,病房内一阵寂默。

“顾安之,你吼什么,苏末哪里做错了,就算你不爱她,也不能这么对她。”

白家树最先站出来力挺女儿,虽然这个女儿他不喜欢,但也不能任由外人欺负了,毕竟是自己的骨血。况且当着这么多长辈面前,他这样吼白苏末也摆明是不给他面子。

白苏末见有人为她撑腰,再加上她还不知道白若素与南宫爵的关系,她以为南宫爵也还是站在她这边。

于是摆出流着泪一副随时都要晕倒的模样,扑上去抱着顾安之,“安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若若的,我只是太爱你了,你不要生气。我向若若道歉,若若对不起,对不起。”

顾安之甩开她的手,把她从怀里拉开,往后一推,“白苏末,不要再装了,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安之。”白若素拽着他的衣角,一双明眸亮闪闪的望着他,“不要生气。”

“顾安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

白苏末哭得梨花带雨般,这样的女子正是男人最心疼的类型,可知道真相的顾安之却已完全免疫。以前对她因愧疚而产生的感情,在看到那张告密信后通通都消失不见。

她越是装得这般柔弱,只会让顾安之越厌烦她。

本来他还念在白苏末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确也付出过真心,不想让她太难堪,再加上南宫爵也在场,有些事他已查清楚,当年的事爵爷也参与其中,否则光靠白苏末也不可能成事。

可他不想让她继续这样纠缠下去,特别是不想让白若素误会,所以……

“我在婚礼当天就让昊焱告诉过你,你所做的事我全都知道了,你就应该很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和你订婚,娶你,都是因为三年前的那件事,现在我既已知道那不过是你设下的一个局,你以为我还会娶你?”

顾安之在说这席话时余光一直注意着南宫爵的表情,可他没有丝毫的变化,没有疑问没有惊讶,也没有任何的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么是他见惯商场的尔虞我诈,要么就是他本就一早知情。

白苏末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他怎么可能知道。

那件事是南宫爵帮她一起设计,当日的绑匪早就拿着钱不知道去哪个国家享福去了,不可能,这一定是顾安之故意骗她,她不能上当。

重新整理好情绪,称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安之,你不能为了若若就编这种谎话冤枉我,你有什么证据这么污蔑我。”

顾翔烯等人也都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说谎,可是不管是谁都让你们很受伤害,顾安之和白苏末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都很喜欢。

即使他们不能成为夫妻,也不希望两人这样为了互相伤害对方而撒谎。

“要证据是吗?”

顾安之拿出手机找出上面的一张照片,这是昨日穆昊焱传给他的,“这个男人现在正在S市,需要把他带来与你对质吗?”

虽然当日收到告密信未查实他便逃婚,但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相信人的人,到了拉城后他早就让穆昊焱暗中调查,也许是白苏末的阴谋注定该被拆穿,当年绑架他的五名绑匪中的其中一名这几年的活动范围居然在伦敦,那里可是弑盟的主场。

照片上的男人满脸是血,全身绑着铁链,可白苏末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人,正是三年前绑架案的主犯,她没想到顾安之真的能找到他。

事已至此她知道自己在顾安之心中已完全没有地位,在她用菠萝把白若素额头砸出血后,他对她仅存的那点愧疚感也消失不见。

白苏末将视线从顾安之身上移到南宫爵身上,希望此刻他能为她说句话,毕竟这些年她帮他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

南宫爵右手杵着拐杖,左手覆在右手上,低垂的眼帘抬起瞟了白苏末一眼,然后走向白若素,在她的病chuang边上坐下,伸手轻轻摸了下她额头上的伤口,“丫头,疼吗?来,给外公看看。”

“没事,外公你别担心。”

白若素轻扬浅笑,在刚知道白苏末就是婚礼前绑架案的主谋时,她也生气过,恨不得跑过去拽着她的头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此刻她已不恨,不管之前怎样,白苏末已经得到了她应有的下场,而她现在也很幸福,不想再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这只会破坏那幸福的完整。

白苏末这才明白自己真的已经被抛弃,被顾安之抛弃,也被南宫爵抛弃。

白若素那践人居然是爵爷的孙女,还真是命好。她不会放过她,迟早要撕破她的那张幸福网,让她一无所有。

白苏末握紧拳手暗暗在心里发誓,她得不到的,白若素也别想得到。

白家树作为白苏末的爸爸,很多事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一直想让她嫁给顾安之,才选择无视。现在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袒护女儿,大步向前,抬手,一个耳光重重的落下。

“给我滚出白家,我白家树没有你这种女儿,给我滚!”

“爸……爸……我……”白苏末捂着脸,满面泪花。

“我错了,求你别赶我走,我已经什么都没有,我不能没有这个家,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爸,我求你。若若,对不起,对不起……”

白若素并不是什么玛丽苏女主,她其实也有想过现在去帮白苏末求求情什么的,可一想到她怎么设计顾安之,让他俩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才能走到一起,她就开不了口。虽

说爱一个人没有错,可是爱到耍手段设计那就太没品了。

“二哥。”白家树扬起的手再次落下时,陆焕上前制止,“算了,苏末也已经认错,现在若若丫头和安之也都没事,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是啊,老二,算了。”裴仲宇也上前劝道。

白家树也没有要打死她的打算,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儿,况且她的这种情绪说不定更有利于他,他只是需要一个停手的台阶而已。

“好,苏末,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就回S市,在家好好反省一下,一周后再去上班。”

“谢谢爸,谢谢裴伯伯,陆伯伯,我一定会改,我一定会改的。”白苏末又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瞬间又变回那个善良优雅的大家闺秀。

白苏末离开后,南宫爵回头对他最忠实的几位大家长们说,“我刚才问过院长,若若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随时可以出院,下部分的报道也是时间进行,明天我就要回X国,若若跟着你们回S市,家树,她依然是你的女儿,为了若若能继续像普通人一般生活,她的身份还是要保密。

安之,我把我的宝贝孙女交给你了,好好对她,如果让我发现你欺负她,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是,爵爷,你放心,她是我的老婆,我理应疼她。”

顾安之微微低首,顺着回应,现在知道南宫爵是若若的外公,反而更不能对他轻举枉动,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他最重视的人。

“爵爷你放心回去,我一直都当若若是我的亲生女儿,不管她真实身份是什么,我永远当他是我白家的掌上明珠。”白家树也很恭敬的应道。

“丫头,你现在有孕在身,万事都要小心,好好保护我的重孙。”南宫爵在孙女的头上疼爱的敲了敲。

白若素俏皮的行了个军礼,“Yes,SIR!PC1111白若素保证完成任务。”

病房内传出一阵笑声——

不知道是什么的分割线——

“S市,我白若素终于又回来了!”站在S市的国际机场门口,白若素朝着蓝天白云大声的高呼,心情大好。

所有的事都解决,回来之前她和姚钱钱联系过,问了她一些关于现在S市的人们对于顾安之逃婚事件的态度,听说现在几乎没人在谈论他逃婚的事,最近S市有很多值得大家茶余饭后闲聊的新闻。

比如南宫爵的孙女是谁?又比如国际巨星温晴成为RY珠宝的代言人,近日会前往S市举行媒体见面会。再比如国内某位知名已婚男艺人婚外情曝光……

总之人们其实都很健忘,一则新闻的热度最多也就一周,很快便会被另一则新鲜的八卦给替代。

“若若,一会我要回公司一趟,我先送你回我们家好吗?”顾安之一手拉着行礼箱,一手牵着白若素,温柔的安排道。

白若素同学刚回国时差还没倒过来,脑子也没能正常的运作,疑惑的问道:“回我们家?”

“顾太太,你不会忘记我们已经结婚了吧,当然是回我家,我知道你不想见妙妙,所以我们暂时先住在我的公寓,等姜奚区那边的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再搬到那边去。”姜奚区是诺亚集团去年新开的楼盘,那里居住的都是些富豪,让顾安之决定把新房定在那里的原因主要就是安保做得相当出色,绝对不用担心会有狗仔什么的拍到白若素。

“哦。”白若素嘟着小嘴应道,那萌萌的模样让顾安之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住那翘起的唇。

考虑到此乃狗仔最为密集的机场,这个吻只是轻轻一尝而已,“这只是前菜,主菜等着回家享用。”顾安之温暖的笑扬着唇角。

白若素跟在后面气得想踹他一脚,什么前菜主菜的,他当她是一盘菜吗?“喂,顾安之,我现在还不能回家,我和钱钱约好了在Kingdom商场见,你把我送到那里就行了。”

“好,别玩得太晚,要回家时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也别玩太疯,要时刻紧记你是有宝宝的人。有陌生男人来搭讪你就把婚戒给他看,不许和他说话,不许……”

一路上顾安之的嘴就没停过,一直絮絮叨叨的不许这个不许那个。

“顾安之你有完没完呀。”白若素的一双美眸亮闪闪的瞪着顾安之,她怎么不知道顾先生还有这一面啊,真罗嗦!

“这么不放心你还不如找根绳子把我绑在你身上好了,真是!”

顾安之摸摸下巴,一副探究的表情看着白若素,说:“这主意不错,看来我得回去找根粗一点的绳子,防止你咬断绳子逃跑。”

“顾安之你找死是吗,居然敢说我是狗,你才狗呢,你全家都是狗。”一记粉拳砸在顾安之的胸上,这家伙真是一日不揍就要上房揭瓦了。

“好好,我全家都是狗,特别是我的老婆,是最凶最厉害的俄罗斯高加索大型犬。不好好绑着,随时都有可能挣脱绳索跑去危害男性人类。”

找个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当老婆也真是够受罪,光是一个全球第一佣兵组织的教父就够他受的。

白若素气得牙痒痒,恶狠狠的看着顾安之,说她是狗是吧,抓过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下去。一直到自己的嘴都咬酸,这才松口。看到顾安之手臂上带血的牙齿印,有那么一丝的愧疚,哎,孕妇的情绪化果然很恐怖啊。

上一章
下一章